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天涯》 > 2011年第03期
  • 对照童年——一个母亲生养孩子的现代性遭遇
  • 2007年6月,我成为一个孩子的妈妈。在随后至今的几年中,母亲因为帮忙照顾孩子,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她经常说的一句话是,“现在养一个伢子怎么这样难?“母亲想起我的童年,我正陪伴儿子的童年,时光流转也不过
  • 天书
  • 一医学院除了教授人体解剖学、诊断学、内科学以及护理学之类,一定还教习了一门书法公共课。不然不会那么多从医者,无论专业资质,字迹都惊人一致!你凑近医嘱,费力揣测,结果多半徒劳,医生们只使用他们结绳记事的字体。病人怎可腹
  • 行骗的社会逻辑
  • 保罗·埃克曼是研究说谎的专家,曾在加州大学医学院任心理学教授。他的研究对象涵盖新几内亚部族、间谍、连环杀人犯、精神病患者等。埃克曼长达四十年致力于研究人类的面部表情、情绪表达和人际欺骗。虽然埃克曼是“识破谎言的专家“,他总结出了许多辨别谎言
  • 东京停电
  • 北京时间2011年3月11日13时46分,震中位于日本本州岛仙台港东130公里处发生了9.0级特大地震,地震引发海啸,并进而引起福岛核电站核泄漏,核灾难随之引起能源紧张,并导致作为现代化大都市象征的东京长时间停电,学者孙歌认为“:东京停电“可以说是一个标志性事件,需要我们重新思考和定义“文明“的内涵,我们今天的生活方式,是否真的“文明“?
  • 印度“Incredible”
  • 三十八天的印度之行告一段落,如果说要写点什么的话,最不费口舌的就是“Incredible“(难以置信的,惊人的,极妙的)“。Incredible“是印度官方推出的旅游口号,但凡在印度呆上一个星期的人,就会深深明白“Incredible“到底是
  • 诗人与他的时代
  • 近日,在网上读到意大利思想家阿冈本的《何谓同时代》(王立秋译)。阿冈本的诗学文集《诗歌的结束》以及他讨论诗歌“见证“的文章《奥斯维辛的残余》,我早就注意到了。在该文中,阿冈本提出的,也是一个今天的人们可能
  • 午夜来獾——关于自然生态文学
  • 一这里说一只獾的故事,用以诠释和感悟不同的生命与自然的关系,揣测其中的一些奥秘。在山东半岛东部海角的林子里,有几条通向海洋的干涸的古河道、一些无水的河汊。这种地理环境有利于一种叫作獾的动物的栖息。
  • 幸福的日子
  • 有好几年的时间,每到入冬,我就把冰箱的电源拔掉。阳台就是天然冰箱,需要低温保存的食物,我就放在阳台上。想吃冻豆腐了,晚上我把豆腐放在朝北的窗户外,第二天就能冰冻起来。但我没有坚持下来。三年前的某天是我的生日,我想一个人安
  • 鹰在世
  • 鹰之初与塔尔夏特村的人说起鹰,我发现人们都喜欢说鹰的第一次,但令我吃惊的是,鹰居然还有那么多动人的第一次。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而鹰之初却充满了死亡的危险,甚至可以说所谓的鹰之初其实就是生命更迭,它们
  • 大地的清音
  • 山涧流泉我曾经长时间地生活在一个村庄里,一片偏僻但是活着的地域。那地方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土地因山而突兀,田畴因峰而狭长。谷底有泉,泉水淙淙汇成溪;溪水流淌,叮叮当当唱成曲。若嫌这天籁之音不足悦耳,你得到林中去行走。林深路远,
  • 在鸟鸣中醒来
  • 小时候,在乡下老家,是真能体会到“在鸟鸣中醒来“的意趣的。那是在川中丘陵深处,一个僻静、荒远的小山村。一座座简朴的农舍,散漫在瓦蓝瓦蓝的天底下。又被郁郁苍苍的山拥簇着,被清清
  • 来稿须知
  • 一、本刊欢迎投稿,投稿者可通过邮寄或电子邮件的方式。所投稿件必须是原创、首发,凡已在公开报刊发表的作品,请勿再投。所发稿件一经发现属一稿多投者,本刊将拒付稿费。由于本刊人力有限,来稿一律不退,请来稿者谅解,并自留底稿。请勿在稿件中夹寄退稿邮资(现金和邮票)。自投稿之日起两个月内未接
  • 收税笔记(1990—1996)
  • 故事一:“停当“和“董达“的堂客这里的“停当“和“董达“是我按方言的发音写下的,意思是贤惠和不贤惠的堂客。为了听的原味,就用这四个字代替了。男人为自家地里的事与另外一家的男劳力发生了纠
  • 美国家书(2000—2001)
  • 2000年12月30日18:01市场见闻新年之际,祝大家新年好运!今天要给大家看的是一组市场照片。我们在戴维斯常去的商场有safeway(意为“安全之道“)和bestbuy(意为“最佳购
  • 初一女生观察手记(2005—2006)
  • 小猫前天下午,我不想去饭堂吃饭,就和同学L去小卖部买方便面吃。到了小卖部,我又看到了那只小猫咪。我曾经在军训的时候见过她,但,就在我准备为她买牛奶的时候,她只留下了一个背
  • 证明材料(1968—1972)
  • 我的经历我生于1924年11月19日,四岁时父亲死去,留下母亲、弟弟和我三人。父亲生前因吸食鸦片,将家中房产、宅地全部卖光,只留下三亩岗地(据说因早死一天而未卖成)。母亲当时因无法生活,将弟弟卖掉,带我一人到外
  • 当大事
  • 肖江虹是本刊“新人工作间“曾重点推出的青年作家,本期刊发的这篇《当大事》有着作者一贯的沉稳。小说有着底层的视角。作者用很小的切口,探入中国当下的乡村世界,用一个老人的死亡反观中国乡村社会在城市化进程中的尴尬:乡村文明在城市文明的挤压下渐趋消逝。当村庄里剩下的老弱妇孺抬不动一个棺材,那么,城市里的人便有失去家园的危险。
  • 重要启事
  • 由于受刊物编辑周期的限制,本刊转载使用的部分图片不能在发表之前一一与作者取得联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著作权实施条例》、《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相关规定,本刊在每期出版后一个月内,将地址不详的作者之作品转载费寄往中国文字著作权协
  • 你为什么害怕乳房
  •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和张畅一起出游。他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我们出发的时候说好了,一定不能在海滩上做龌龊的事情,因为那里有很多陷阱。可是他暗地里违背了约定,最后把我身上的钱扒光了才能打发走那个粗陋不堪的女人。因此,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连吃饭、
  • 永和九年
  • 一这晦气事来从不打声招呼。六根抬人去医院。病人送进手术室,没了轿夫事。难得来趟医院,六根就去挂了个号。最近老是前脚刚迈出,后脚就忘事。六根想找大夫问问自己是不是得了健忘症。这病是六根从电视上听来的,这些年播的连续剧里有不少主
  • 哥哥
  • 烈日下面,平运司的院子很静,滚烫的地上小团的油洼,黏稠得放光。那些敞开或拆散了的卡车零部件要融化了。光线刺眼,修理车间下却很黑暗。我望了一会,没有看见一个人,心里起疑,似乎我来到的并不是平运司修理厂。就在这时,一个人的头
  • 诺洁斑马线
  • 佳惠和成发的铺子在四马路上。四马路这名字叫得有些土,其实是一条挺繁华的商业街。街两边五花八门的店铺一家挤着一家,从街东一直挤到街西。街虽不长,但餐饮娱乐、日用百货、发廊浴池、副食水果、卫生医疗、服装
  • 来去自由
  • 会做梦的城市每次回国,倒时差最令人头疼。往往时差倒过来了,人也该回去了。几年前,也是在洛阳,夜里不能入睡,白天刚买了一本《里尔克诗歌中的天使》,里面附有《杜伊诺哀歌》和《致奥尔弗斯十四行诗》的译文,就起来读书里的诗,一遍遍反复读,一直读
  • 溪头沟春讯
  • 垭口上出家门,逆溪头沟而上不足两百米,折身爬上那个陡峭的坡,就是垭口上。在溪头沟人的话语里,“垭“字被读作一声。脆生生的,有一种别样的美感。不信你听听:垭口上——,垭口上——很久以来,垭口上一直是溪头沟人去往县
  • 四季
  • 早春站在窗口,看见湖湾草滩已抽出些许绿意。季节用它简洁的针法刺绣又一个春天了,先是草地、树枝,然后是整个山林、天空。“午前春阴,午后春雨,暖和悠闲,而且宁静。“——这是德富芦花在《自然与人生》中说
  • 从果子身边走过
  • 高原山野,野草莓最先成熟。向阳地方,植被相对矮小,水分大部分蒸发,温暖,干燥。野草莓可以长到成人拇指大小。鲜红,又酸又甜,挂在草叶外面。背着阳光的沟壑和丛林深处,野草纷披,葳蕤,光线阴暗,地气潮湿。掠
  • 风把银幕上的脸吹凹
  • 卡夫卡曾说:“电影是一件了不起的玩具。“但是他却不堪忍受。因为电影使他“裸露的目光穿上了制服“。卡夫卡真是一个怪异而有趣的人!而我正好与这位幽魂般的小说大师的看法相左。我喜欢电影胜过喜欢生活。有好多时候,我时常会把自己当成电影里的某个人
  • 倪碧城
  • 她的门就斜对着我卧室的窗,潮湿的青砖瓦房,门窗破败,背着阳光,像是许久无人住过一样。刚刚,还看见她提着水桶去河边打水。已经是冬天最冷的时间,明天就是除夕了,户外寒流正迅捷地穿过村子。看见她单薄的身影,
  • 山猪夹子(外三篇)
  • 符老其实并不算很老,才五十几岁,身板子硬朗,经常打赤膊;对人和善,一扯到他感兴趣的话题,就滔滔不绝,常有妙语出现。那天在枇杷树下,他叭叭猛抽了两口烟,扔掉烟头,对我说,小蔡,你晓得我这脚的来历吗?我
  • 压进箱子的梦境
  • 每个少女,都有一只朴素的或精致的箱子。她们的梦,有些甚至是一生的梦,都锁在这个小小的箱子里。很多时候,男人不知道女人的箱子里藏了些什么东西,他们大致可以猜到,无非是些衣服、首饰之类。这些器物在男人们心里不会形成任何障碍,他们关心的
  • 岁月的遗照
  • 清明回家挂亲,挂完亲后有两天时间,很想见见一些老朋友。昭龙是我最想见的。他是我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他没考上大学,就留在农村。我读大学和刚参加工作的那段时间,常到他家去玩。近些年就没去过了。不是没时间去看他,也不是不想他,正是忙忙碌碌的年龄,
  • 当文学遇上音乐,作家也是歌手
  • 从早期的罗大佑、崔健、黄磊,到如今的周云蓬、钟立风、万晓利、吴虹飞,这些唱歌的人,都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作家、诗人。乐评人李皖扫描了当下乐坛这些有着文学初衷的歌唱者。他像一个入迷的小说读者,用文学的味觉咀嚼着这些小众歌唱者的音乐,并借助于钟立风的口说出他们的心声:音乐是我忠贞的妻子,文学是我最大的艳遇。
  • 天台之路
  • 当我第一次在《国家地理杂志》上看到伊朗公元前十三世纪的恰高占比尔神殿(Chogha Zanbil Ziggurat),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世上还曾有过如此庄严的“建筑“。据说,这座泥砖砌就的高台是埃兰的国王Un-
  • 汉语政治学界的德国魅惑
  • 十九世纪开始,欧风美雨强劲地吹拂、洗刷中国。但是,在欧美诸国以及传输欧美主流与非主流理念的国家间比较起来,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以及前苏联、日本,对于中国现代思想世界与行为方式的影响状况,大为不同。从政治直观的角度看,上个世纪初至今,1949年
  • 全球化与身份定位
  • 呈现中国的方法李凤亮(以下简称“李“):我很早就在国内看到您主编的《美国大学课堂里的中国——旅美学者自述》一书。对旅美华人学者的中国文学教学作这样集中的学术表述,还比较少见。我尤其喜欢您所作的序言,里面提到国内
  • 中国模式的意义
  •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欧亚所国际组织研究室主任胡键在近期的《社会科学》杂志发表文章评析国内外有关中国模式的观点,也就此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胡键认为,要真正认识中国模式的意义,必须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考察:
  • “日本灾难”引发的哲学思考
  • 西安交大哲学教授张再林近日在《世界哲学》网络版上发表文章,对日本地震引发的灾难进行哲学反思,他指出,这一灾难与其说是天灾,不如说是人祸,是人类亲手为自己植出的难以下咽的苦果。张再林说,这种人祸与其说是
  • “民工荒”的背后
  • 近日,社会学家贺雪峰在“三农中国“发表文章,分析近年来频频出现的“民工荒“的原因。他指出,沿海工厂既不增加农民工的工资和待遇,又不降低招工的标准与要求,这是导致“民工荒“的主要原因。贺雪峰说,最近几年,除2009年外(2009年春节是最近几年中
  • 许纪霖认为自由派思想1990年代后失败
  • 学者许纪霖日前在答问时认为: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的论战,从理论角度而言,是新左派大胜,自由派大败。为什么这样说?汪晖如今已经国际化了,国外都想听听来自中国的不同声音。但自由派至今没有建构出一套完整的全球化
  • 新自由主义的世界,一个卑污的世界
  • 青年学者吴冠军在《东方早报》发表关于大卫·哈维的新著《新自由主义简史》的评论,继尔引申出对当代世界的批评。吴冠军评论道,在福山提出历史终结之后仅仅十三年后,大卫·哈维在其《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
  • 《天涯》封面

    主办单位:海南省作家协会

    主  编:蒋子丹

    地  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1号楼6层

    邮政编码:570203

    电  话:0898-5332803 536000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9496

    国内统一刊号:cn 46-1001/i

    邮发代号:84-12

    单  价:12.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