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中国石油作家协会2004年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   根据石油作协第四次代表大会的安排和要求,在我们的副主席于英太同志的积极推动和筹备下,石油战线的作家同志们在革命圣地南昌聚会,共商文学创作大计,共同交流研讨创作心得和遇到的问题,来提高我们对创作规律的认识和进一步搞好创作的热情.……
  • 感受忠武
  •   一   金色三峡,银色大坝,环抱着绿色的宜昌.去年年底,当北国已是冰雪覆盖之时,重庆忠县至湖北武汉输气管道则建设如潮.作为工程总指挥部的忠武管道工程建设项目经理部就坐落在绿树掩映的桃花岭饭店公务楼内.……
  • 桔迁淮北
  •   一   张之洞坐在湖广总督府的大厅里静静思索着.人说武汉三镇是长江流域三大火炉之一,真是名不虚传.刚交夏季,天气便闷热得很.自己虽然瘦弱,可汗水却如喷泉不停地向外涌.……
  • 荒原无故事
  •   胡班长不姓胡.这是我被他狠狠地掴了一个嘴巴子后才晓得的.其代价于我有些过大,原因起于我师傅的一次酒后睡岗,让我蒙受了不白之冤,重重地挨了班长一巴掌,使我饱尝到了做学徒时的辛苦,感受到了做人的一些厉害关系.由此,我对班长和师傅终身难忘.……
  • 最后一个病人
  •   圣地亚广场的巨型座钟刚敲到第六下的时候,心理医生莫罗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他看到挂钟上黑色的指针正分秒不差地和巨型座钟的声响吻合住.这是初冬的一个傍晚,夕阳过早地完成最后的表演,匆匆谢幕,天色开始呈现出蒙蒙的黑意.……
  • 最后的狼
  •   罗援朝白天睡觉,夜里警醒,扛着他那杆宝贝似的单筒猎枪,与那匹灰白色的老狼较上了劲.孤岛草原水丰草茂,灌木丛生,沟壑纵横,不知哪片茂密的草丛中还覆盖着水泡子.水泡子里有黑鱼和鲶鱼,有时候还会爬上来锅盖一样大的老鳖.十几天了,罗援朝天天夜里在草原上转悠,追踪那只老狼的踪迹,碰到过狐狸、刺猬、獾、山猫,有时还会惊起一两只如今已成为珍惜动物的野兔子.……
  • 只为你温一杯茶
  •   一   齐望有饭后喝茶的习惯.他喝茶很讲究的.非家乡的芝麻绿豆茶不喝.而与他一起参加石油会战的老伴深知其嗜好,于是井上干活回来,老伴必得先泡了一杯茶.他喝了后,歇一袋烟的工夫再吃饭.因为他认为这茶放了芝麻绿豆是很营养的,先让胃吸收吸收,再吃饭.……
  • 葱炝面
  •   一   女儿总是一边还在说话一边已进入梦乡.雪芬轻轻地从女儿身边溜下床,身着睡衣走出卧室,穿过客厅到书房拿了闹钟.……
  • 树上的鸟儿不成对
  •   一   一九七六年,于雪被一个北方的大型石化企业“招工“,从下乡知青变成了工人,这一年她二十二岁.……
  • 放生
  • 撒谎
  •   办公室小谭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秘书,有事没事儿在领导跟前逗上几句,把领导捧得天花乱坠,喜笑颜开.领导很赏识小谭,总是说他办事活泛,常把“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办.这不,领导刚才国外回来,本该亲自看望上级主管领导秦副局长,“汇报“工作的同时,趁机奉上点“纪念品“.可是,领导同这位秦局长向来不和,很少来往,讨厌他那份趾高气扬的劲儿.领导思前想后,又不敢怠慢,便安排小谭把“纪念品“带给秦局,并让小谭捎话给秦局,说自己偶感风寒,正卧床不起,否则定会亲自登门云云,也好看看秦局态度.……
  • 大地书(组诗)
  •   苏北平原   我看到那么多水泊,我在它们   蜿蜒的背影里,被一种清香醺倒   在棉花和稻禾的巨大摇篮里……
  • 在色彩斑斓的北疆(组诗)
  •   红雪   雪是白的,当它做为血液   孕育了边疆的山山岭岭   在北方所有生灵的脉管里   那殷殷的红色   便闪耀着母亲的高贵与神圣……
  • 在乡村或城市的外面(组诗)
  •   乌鲁木齐的火车往东开   乌鲁木齐的火车往东开   陌生的人坐在身边   过敦煌,天就亮了   窗外的沙丘让我们靠近   开始聊天,吃吐鲁番葡萄   趁列车员不注意,我偷偷地抽几口烟   ……
  • 古潜山颂歌(组诗)
  •   黑色的爱情   两千多年前那块巨墨的醇香吸引着我   司马迁老先生的那杆狼毫的锋芒诱导着我   撇下夫人及其塞北麻坛高手们的明蛋和暗蛋的拦阻   我风儿样地奔向五商本纪第一站   ……
  • 生活中,有一缕缕感动(三章)
  •   雨韵   早晨4点钟,突然醒来.奇怪自己怎么醒得这样早?连日来的案牍劳形、焦烦躁虑,似隐入遥远的南极,感觉少有的神清气爽,那就赶快起床吧.洗漱时,细细体会冷水轻拍在皮肤上的清凉,丝丝缕缕的惬意透过肌肤沁入心灵.望着梳妆台前的自己,在镜中对谁微笑?这是我吗?几十年来上万次简单重复过的程序,今天做得饶有兴致.镜子里这是我吗?一个十九岁少年的母亲?思绪之河流到这里,我顿时一怔:今天是孩子的生日!……
  • 从精舍到书院(外二章)
  •   一直以为旧时的文人有趣,书读得好,就考个官当,也省了几多跑官之累,有一天不做官了,就回乡建一座书院,读书讲学,悠然自得,为一方贤士,德高就望重.去年参观了蕲州的金陵书院,其山门和水井仍在,惟改做了道观,当也是明朝时候的建筑了.书院的终结,恰好是一百年前,两广总督张之洞创办新学,改书院、学宫为现代学校,作为洋务派的重要一员,张之洞的功劳首推他在湖广率先开创了现代教育,此后30年湖北皆为教育示范省.……
  • 月圆月缺人相知(三章)
  •   同饮一壶茶   中国的茶道是最最讲究的,由此产生的茶文化也令人叹为观止.不懂茶道的我,却在心中有着自己的“茶道“,自认为那是“交友“之道.也可以说,有幸同饮一壶茶的人,一定是朋友.所以,我想,如果我们曾经同饮过一壶茶,那,不管今后发生了什么,我们就都应该彼此相携,谅解,宽容.……
  • 雪域草原
  •   一   与往年比,今年第一场雪推迟了.   记得塞北草原每年的第一场雪多在阳历九月中下旬.那雪总是边下边化.嗣后,便冰封了大地.今年降雪的推迟,虽然焦渴了人们等待的心情,却给了秋天施展魅力的机缘.……
  • 如果有爱,便没有荒凉
  •   在一个特殊的地方,有个特殊的人群,表面平静如水.平静的水面下,湍流涌动.普通的心灵,普通的人生,普通的面孔,普通的床位.病房以外欢腾的世界杯足球赛,在这里没有引起任何震动.……
  • 大管廊
  •   陪同一位外地的客人下厂参观,他被化工雄悍的气魄所震撼,指着横贯东西十几公里的上下叠加的管架问我:“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 千千阙歌--为了无法忘却的怀念
  •   我不知道为何时隔三年多,在这初冬清冷的夜里,我才从心底深处拾起这些早该记下却一直没有记下的关于你的文字.……
  • 怀念陈宾伯伯
  •   陈宾伯伯不幸去世的消息,我是在北京的病床上得到的.曾经听过不少因病去世的讣告.对于陈宾老人才是真正的不幸去世.他的身体没有病,我很了解.只是冬季患一次感冒,去年末依然因感冒住院,就在要出院的早晨,他却永远的昏迷了.乃至昏迷两个月,乃至在三甲医院的高干病房里离开了人世.……
  • 书画家普希金
  •   初识这个标题,许多的人都一定以为是我搞错了,或故弄玄虚了,或想要别出心裁了.其实不然.诗人普希金,普天下的人是都知道的;小说家、戏剧家、童话家普希金,知道的人就很少了;而书画家普希金,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不知道,并不能说明他不是,就像我们不知道一个人的内心里都有些什么秘密并不能说明他内心里根本没秘密一样;就像我们不知道命运的手中都攥着些什么东西并不能说明他手里根本就没有东西一样.……
  • 石油文学的责任感与持久力
  •   一、“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是企业文学工作者、工矿业余作者的一种自觉的责任,是其区别于专业文学工作者的重要特征之一,是贯彻“三贴近“方针,遵循“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创作规律进行文学创造的必然结果.……
  • 西部石油生活的文学表现
  •   西部石油生活一直是文学关注的一个亮点,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今天,反映西部石油生活的文学作品,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其中不乏名家名作,也不乏非名家的优秀作品.新时期以来,西部老油田的文学活动和文学创作再度勃兴,立足于业务的文学写作者出手了许多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一批油田自己的作家成长起来.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随着塔里木、准葛尔、吐哈三大盆地石油勘探开发的崛起,以反映新区石油生活为主的文学作品,再度成为石油内、外部作家关注、投笔的热点,西部石油题材的报告文学、小说、散文、诗歌,包括作品评析和作家评说,经常见诸报刊、书架,惹眼地突显在石油文学的园圃,有的还在全国文坛产生了相当的影响.……
  • 《地火》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集团公司政治思想工作部

    主  编:王世伟

    地  址:北京六铺炕(中国石油报社)

    邮政编码:10001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27/i

    邮发代号:82-549

    单  价:8.00

    定  价:3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