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西部,生命如歌
  •   数万名石油将士奔赴大漠戈壁,在西部边陲开辟了中国石化第二个资源战场.2005年9月1日至9月17日,我们随“资源战略西部行“采访组,深入西部施工一线,对石油工程服务队伍进行采访.虽然对于数万名将士和上百支施工队伍而言,我们只是采访了很小的一部分,但就是这很小的一部分,已经让我们感受到了西部那顽强的脉动.……
  • 说理
  •   一   我是一个好说理的人.   我在宣传科工作,这是一个好说理的部门.   我从小就好说理,我娘讲起我小时候说理的事,常常露出慈祥幸福的微笑.说我从一开始说话,就总是问这是为什么,那是为什么.这是在问理.后来就用这个为什么去解释那个为什么.比如娘不要我摸电,说会电死人的.玩伴去摸手电筒,我就不让他摸,说会电死你的.我们俩就争吵起来,结果我这个说理的人就挨了玩伴的揍.上学时我考试不及格,爸爸脱了鞋子打我,我就和爸爸说理,我说老师说了,大人是不许打孩子的.爸爸说,我汗珠子摔八瓣供你上学,不打你还留着你,就把我的小屁股打肿了,坐在课椅上总盼着老师让我站起来回答问题,站着比坐着舒服.……
  • 稳定
  •   一   欧阳克复带着厂清欠办主任半年内三进省城,为的是到省城这家私企要回欠了他们厂十年的三百万元的成品油货款.这是块十分难啃的骨头.这家私企很有背景,据说幕后老板是个能决定欧阳克复他们这一级干部命运的政界要员.为了这笔欠款,近年来欧阳克复的前两任也曾试图努力过,但最终还是因为怕得罪上司而不得不放弃.现在到了欧阳克复这一届再也没有退路了,清欠指标与工厂职工的奖金挂钩,与厂班子的绩效挂钩.……
  • 杜衡的梦想
  •   衬衣丢了   杜衡那件白色的金利来衬衣丢了.这会儿他正躺在床上,远处的天空一片瓦蓝,他觉得是在乱糟糟的酒吧里,黑黝黝的人头攒动,看不清面孔,酒吧的窗子一扇扇张开,也像天似的瓦蓝,后来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奇怪的是:这些雪花漫天飞舞,落在地上,像棉絮一样既轻盈又干燥,他看着那些单衣单褂的人,居然没有一个感觉到寒冷.……
  • 蜕变
  •   要说人身上都有优点,这不算新鲜,吃五谷杂粮嘛,还能老打一种味道的嗝?倒是这人身上的优点,有时比较起来,能比出很多名堂,就算是一种优点在两个人身上同时存在,也会因人的现实地位、社会知名度,以及其他一些因素影响,而有着不同的分量和含意.……
  • 童年往事
  •   我叫刘若愚.   您一定以为,大智若愚是我爸给我起名时的本意和初衷.   其实不然,这不是我爸我妈那种格式化的头脑所能想出来的名字.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哥名叫刘大智,再生个儿子叫刘大勇,智勇双全,挺好的事儿.可是,我爸虽然对儿子情有独钟,却怎么也没自信到想要啥就来啥的地步,就好比他挑瓜那样十拿九稳.既然如此,也就免不了盘根错节生出差子来.……
  • 涝坝水
  •   一   一个地质队的仓库在1955年秋季的一个夜晚突然消失,几乎是准噶尔西北地质勘探局107队的一个灭顶之灾,损失使得仓库里存放的所有地质资料和勘察设备全部卷入泥沙深埋地下.资料都是107队两年来在沙漠的严寒酷暑中采集到的,一些宝贵数据很难再得,设备和一些精密仪器也是国家花血本从苏联买来的.当时的祖国百废待兴,损失的数目及价值令人扼腕.……
  • 旦八王
  •   我正睡着午觉,有人推门进来了.我知道又是王娟,她每次都是这样.我不想睁眼,也不想跟她招呼.实际上我总是睡不沉,头里像有条游蛇,哧溜跑到这里,一会儿又哧溜跑到那里.……
  • 张爱玲,飘零的芳踪与倩影
  •   “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月亮应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的一滴泪,陈旧而迷糊.“这是张爱玲<金锁记>的开头,在我看来,这个“陈旧而迷糊“的月亮就是张爱玲本人,孤独、神秘地悬挂在半个世纪前幽暗的夜空.……
  • 另类人生
  •   大奶奶   我没见过大奶,听说她很漂亮.   她是十四岁那年和一口红漆木箱被曾祖父赶的毛驴木车拉进我们家的.   十三岁睡觉就打呼噜,满脸肉疙瘩的大爷很丑,而且每夜都要在床上画一张“地图“.大奶自己掀开盖头和大爷睡了一夜,第二天便哭闹着不和大爷睡了. ……
  • 亦真亦幻作家梦
  •   一   对作家的兴趣始于生命的哪一年?是童蒙时期看<水浒>、<三国>等“小人书“的时候?是刚识了几个字就翻宋词、唐诗的时候?还是上小学三年级读了<苦菜花>、<迎春花>、<林海雪原>等大部头的时候?想来,那时并没有产生想在将来当作家的明晰念头,但在潜意识里,却已萌发了对作家的亲情之根.……
  • 我们的家,我们的路
  •   在那天的石油报上,我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和一个熟悉的名字--刘建厂.报纸上的刘建厂胸佩红花,在一整版的油田劳模照片中十分醒目地吸引了我的目光.相片上他微笑的面庞在我眼前渐渐模糊,一个调皮可爱的小男孩从我心底无比清晰的跃然而起.……
  • 春游台湾——那个更“中国“的地方
  •   飞机从曼谷起飞时,天已经擦黑了.当地时间比北京、台北晚一个小时.   窗外,是没有边际和中心的漆黑,根本就是黑洞.不知道这个肚子里装着二百来号人的庞然大物怎么摸着黑飞,这种时候不由你不把小命交给上帝来操控.机舱里,泰航的空姐们推着餐车,口齿清楚地重复问着:“鸡肉?牛肉?“她们让我再次感慨,无论在曼谷还是芭提雅,那么多的泰国华裔年轻人能讲一口标准的中国话,而在中国香港却不是这样,香港人的舌头怎么就比泰国人僵硬得多?……
  • 游动的浪漫巴黎
  •   五彩的大海上角力着两艘古老的帆船,天空中飘着薄薄的绿云.最后看了一眼墙上那张既不传统又不现代的油画,我想,这肯定是一位红胡须高鼻梁留下的笔迹.他当时的心境一定是五彩的,不然,不会有这种令人愉快的感觉.……
  • 大庆的广场
  •   广场,对于大庆人来说既是过去的记忆,又是眼前的欣喜.   公元1960年4月29日.千百年来,望月亮升起落下,由大风漫漫刮过、看黄羊野兔出没、任马背上的民族扬鞭驰骋的萨尔图草原,开天辟地诞生了“万人广场“.……
  • 时光,像水一样流淌(四章)
  •   青春里的音乐往事   我一个人的很多时候都喜欢安静地听一张安静的唱片.音乐的世界里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一个人站在无边的旷野中,然后可以躺下来静静地听,接着让我可以想起一些熟悉的面孔一些温暖的片段.旋律的反反复复中滋生出割舍不下的感情,情绪在音乐里起承转合.那些唱片中总是充斥着大段大段的吉他SOLO,恬然悠远安静明亮,给人亘古的遐想.哀而不伤的声音在行走的过程中穿越了所有的往事.……
  • 跑过去,坚持一下(外一篇)
  •   学校的操场跑道一圈是四百米.这两天,我早上起来跑步时产生了一种以前从未领略过的感觉:最开始的一圈是跑得最累的一圈,就觉得嗓子辣、喉咙痒,喘不过气来;然而当我坚持继续跑时,这些感觉就逐渐地消失了,浑身上下也轻松了许多,再跑一圈也没问题,再多来一圈也行!……
  • 修井的汉子
  •   春节过了,十五也过了,天气渐渐暖和起来,河里的冰悄悄地融化着,遗憾的是暖风和往年一样是带着风沙一起来的.……
  • 天府气田赋
  •   沃野千里,物阜民丰,人杰地灵,乃天府之土也.东起巫山,西至峨嵋,北达巴山,南抵大娄山,地缘广辽,海陆相沉积达万米之多.震旦、奥陶、石碳、二叠各系均富气之储集.……
  • 我爱夜班
  •   叮叮叮,叮叮叮,铃声把我叫醒;一排排,一盏盏,路灯把我欢迎.是谁把空气清洗?是谁把喧闹平静?啊,夜班,你把人们送入梦乡,你派我来迎接黎明.塔灯高,缀夜空,春夏秋冬好风景;槽车满,我发令,一条油龙又飞腾.是谁给我这么多月光,是谁给我这么多星星,啊,夜班,你给我丰硕果实,又送我满怀太阳红.我非常喜欢这首小诗,因为,它抒发了夜班工人热爱本职工作的崇高理想,它表达了夜班工人的壮志豪情.那么说上夜班好吗?不,不能说好.……
  • 《地火》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集团公司政治思想工作部

    主  编:王世伟

    地  址:北京六铺炕(中国石油报社)

    邮政编码:10001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27/i

    邮发代号:82-549

    单  价:8.00

    定  价:3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