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熔炉,铸造一代希望
  •   初夏时节,位于松辽平原的大庆油田阳刚气盛,神气充盈.在铁人耕耘过的这片神圣的土地上,已长成了茂密的“钢铁“森林,收获着殷实的希望.……
  • 风景如铁
  •   一   几场春雨过后,刺槐林的树干上便生出一只只金黄色的平顶蘑菇,徜徉在雨后新鲜清凉的空气里,脚下是铺着金黄色落叶和衰草的松软泥土,头顶无数不知名的鸟鸣转万千.把一只只肥肥嫩嫩的蘑菇摘下投进安全帽里,想像着既将开始的一场蘑菇盛宴,你会觉得这草甸子赛过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 我是雨,你是风
  •   一   沈红顶着雨往回走,鞋踏进水坑,雨水迅速漫过脚踝,侵进鞋里,走起来扑哧扑哧直响,弄得她很不舒服.她进了值班室,立刻把鞋换下来,从摆放整齐的各种记录中抽出巡检记录,写下巡检情况.顺手掀了几页,其中一行字引起她的注意,3号泵电机发热,通知站长派电工维修.签字姗姗.沈红眼前晃动一个胖胖的,笑眯眯的女孩,那就是姗姗.说姗姗是女孩也不对,她比沈红大两岁,已经结婚,只是人长得小.……
  • 城市的表情
  •   一   在广州打工,让人感到最难、也是感受最深的恐怕就是住房了!   女记者童馨毕业于北京某名牌大学新闻系,没费任何周折就应聘到广州某名声显赫的报社当记者的生涯里,让她刻骨铭心的就是遇到一户住在她隔壁的一对“特殊“邻居.……
  • 上下左右
  •   李默坐在桑七井大门口左边的大石头上,他喂养的土狗青子安静地趴在脚边,好像睡着了.这是个月白风清的夜晚,月亮散发着幽暗的光明.他经常在这里安坐,脑子里随便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头顶一盏路灯,没精打采地发着光亮,灯光下,聚集雾一样的蚊虫,它们不知疲倦地飞舞.李默将脚提到石头上,双手抱住膝盖,青子机警地爬起来,抖动皮毛,看主人没有回去的意思,又趴下继续睡觉.……
  • 那些年的桃花
  •   在桃花坪采油站,子娟与小牛是引人注目的一对.一是因为他们都是农村来的,总是任劳任怨.二是因为他们干活认真仔细,很有人缘.三是因为他们看上去很般配,小小年纪,金童玉女似的.   子娟与小牛都是两新工.两新工是区别于正式工的一种时新的叫法.新就新在执行的是新的薪酬待遇,新就新在是按协议进行管理.也就是说,这些人只拿固定工资,不算厂里的在册工.看起来,都是采油工,穿一样的工服干一样的活.其实,骨子里是不一样的.……
  • 耐月
  •   一   耐月背着筐子去屋后装柴禾时正看见小木匠骑在长板凳上推刨子.小木匠上身穿着件颜色众多混杂在一起的毛衣,毛衣下摆束进了裤腰里,瘦消的侧影显露出他的青春和干练.耐月不知道小木匠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是邻居三叔前几个月收的徒弟,家好像是邻村的.……
  • 办公室不谈爱情
  •   秦奇和汪晓贤两个人都是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机关工作的.   两个人报到是在同一天,当时还有十来个毕业生也在人事部等着安排去各自的科室,人事部长说到一个业务处安排的人员名单时,两个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姓名,秦奇和汪晓贤便走到了一起,相视一笑.   这样,两个人就算认识了,也就是说两个人将在一个办公室里做同事.……
  • 斩不断的石油情
  •   哗……哗……又开始涨潮了.   油生坐在海滩上,思绪沿着那有时向岸边伸延、有时又畏惧海岸而急剧退缩的海滩而伸展,追逐那西天如火的霞,如火的太阳……   当东方的朝霞染红海边的时候,早潮开始退落,一天的工作却开始了.戴安全帽,换工作靴,一切都是那样神速,一切都是那样准确,一切又是那样有条不紊.这一连串的动作,最耐人寻味的是穿连衣裤工装了.将衣服从衣帽钩上摘下,用力一抖,往脚下一放,一套,一提,全解决了.……
  • 马蜂窝
  •   忽一日,人们发现在C城大街十字南面的一棵大槐树上有一个马蜂窝,围观者成百上千.一日,马蜂恼怒,将一中学生叮伤住进了医院.又一日,马蜂在人民医院护士丁某的脸上吻了一口.顿时,丁护士左边脸肿得像个足球似的,连眼也迷成了一条缝.于是乎,再没人敢看马蜂窝了.但马蜂仍不满足它所取得效果,每天都在寻找袭击的对象.自然,每天也就有人因马蜂叮咬而住进医院.这条繁华的大街成了一条没人敢过的闲街,给周围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 西部随笔
  •   玉门老君庙   2005年8月上旬,我来到玉门油田.从油田机关所在地的中坪乘车过了上坪,向下望去便是石油河,两岸陡壁很是险要,雨后水量较大,河水奔流得激情而欢快.河床边及陡壁上方分布的油井、输油站、银色油罐等石油设施,把荒凉点缀得颇有生气.……
  • 我不敢说……
  •   有首甜甜的歌叫《我不想说》,唱的是一些青年人对尚未明了的爱情“在心中的感觉“.我把这篇散文命题为《我不敢说……》,则是要表述三、四十年前,自己对已经心知肚明且又身处其中的“大庆人“,在心灵深处虔诚的敬畏之情.……
  • 诗意的乡音
  •   一   冬天的早晨,黑瓦上铺一层白霜,太阳还没露脸,村庄笼罩在很重的寒气里.   “豆花噢……“汉子的叫卖声自村头的橙树下响起,温润的嗓音在冷湿的空气中濡散开来,村庄便有了一些鲜活的气息.   汉子挑着两个木桶,木桶里装着刚出锅的豆花,豆花呼呼往外冒着热气.汉子将木桶搁在巷头的青石板上,就有人围了过来.他用铜勺舀干净豆花上泌出的清水,再接过头发蓬松的妇人手中的磁碗,摒神敛息地舀了四勺--妇人边打哈欠边说:“添一点吧,再添一点.“汉子又轻轻舀了一勺.“今天的豆花好!“妇人满意地递过毛票.……
  • 旅欧散记
  •   维也纳一瞥   晨,天光朦胧,“音乐之都“尚未从沉睡中醒来.清寂的马路上杳无行迹,偶尔驶过一列有轨电车,灯光暗淡的车箱里零星散坐着些打瞌睡的人,或许他们是下夜班的奥国工人吧?   忽然忆及日前黄昏由机场抵市区沿途所见,自是另一番景象.维也纳城区不算很大,只有100多万人口,老城区街路狭窄,古式建筑杂陈,给人一种挤迫压抑的感觉.然而,城市周围林木葱郁,公路两侧野兔、小鹿悠然自得地觅食玩耍,人与自然相处得极其和谐.西下的夕阳以柔媚的晖光,将粗壮的树干、阔大的树冠,一望无垠的草坪和成排成垄的花丛涂上一层金色,使本已朦胧的黄昏景色平添了几分迷离…………
  • 屐痕深深散文小辑
  •   乌苏里船歌   刘国霖   太阳伸展开了翅膀,桔红色的亮晶晶的朝霞带着特有的绚丽光辉,带着滴滴的露珠和清新的空气,亲吻着乌苏里江,亲吻着江上的渔船,也亲吻着赵大伯和我的脸.……
  • 梦想依旧
  •   很高兴参加这次石油作家协会工作会议,因为对我这样一个不再年轻的写作者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对远去的石油生活、以及远去青春的重温与对话,同时也是一次与新老朋友的亲情聚会,愿这次会后,拥有石油生活和石油文学梦想的文友们,都有好心情、好身体、好作品!……
  • 架构伟大作品的天梯
  •   两年前,我在鲁迅文学院第三届全国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习期间,接受了一次《文艺报》记者的采访,当时的话题是:产业文学为什么诞生不了伟大作品?我是我们这届高研班惟一接受采访的学员,我当时觉得有点凄凉,似乎还很悲壮,凄凉和悲壮的缘由是:在我们这个全国优秀作家聚集的团队,从事产业文学创作居然成了孤单的异类.……
  • 大庆油田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
  •   一   当今世界的能源主体“石油黑金“,体现着独一无二的经济和社会价值,更演变成了一种举世瞩目的“政治商品“.石油作为战略资源,它与国家战略、国家实力和全球经济、政治、军事、外交、文化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谁控制了世界石油资源,谁就掌握了控制世界的权柄.在世界经济青睐中国、在中国等待着伟大复兴的历史时刻,石油,已经和我们深深地联系起来.在我文学创作的字典里第一个词组便是石油或石油人.……
  • 我对石油文学创作的几点认识
  •   石油文学近来似乎又热闹了起来,一批不同类型的作品不但在石油系统内,甚至在全国都产生了极大的反响.就拿我对一个油田的了解,短短一年中,出版诗歌集、散文集、小说集的作者达十多人,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著书立说在文以载道的中国,算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不管是自费出版还是用的香港书号,有一本个人的集子,这对于许多已经温饱无忧的业余作者来说,也有了一种白纸黑字的交代,拿出来瞎好也是一本书.……
  • 向真实靠拢
  •   老百姓爱讲这样一俗话:一球一个打法,一人一个耍法.玩味这句话,它与创作之规律何等酷似:创作进行到一定的程度,便无规循了.于己而言,循是重复;于人而言,循是死胡同.既然如此,创作谈之类的文章实在是无趣的了.但作家们出于各式各样的原因,时不时或长或短地写着换汤不换药的所谓创作谈.言者姑且言之,看者姑且看之,全然当不得真的.……
  • 关于石油题材的诗歌
  •   有关石油的题材不是我专门去写的主题,但却是必然要到来的东西--那种辽阔的天空、荒凉的野地、冷峻的钢铁,那种西出阳关、告别亲人离别家园的永不停息的步伐,与象征商业社会进步的物质时代的全面来临、现代欲望达成下的繁杂与喧闹,以及消费的车轮驱动下的灯红酒绿构成奇妙的反差以及二者之间产生的巨大张力的隐秘呼应下,石油题材的创作从而成为我内心生活的标志,并给我带来了某种精神上的迎接,就像在一片空茫中,我总想通过写作去触及到某种东西,或许那只是石油人在旷远的荒原的一两声狂吼,似乎这才意味着对石油的抵达,虽然这不过又仅仅是一个开始.……
  • 石油作家协会大事简记(1991年7月——2006年11月)
  •   编者按:2007年1月7日,中国石油报将迎来创刊20周年纪念日,为此报社组织撰写了20年的报社发展史.石油作家协会、《地火》杂志作为报社所辖的两个小单位,其史迹自然也包括其中.这样,就“搭车“将这些年来的历程整理了一下--就是下面这两篇流水账一样的文字了.一整理才知道,由于资料的流失、记忆的失误或走形,即使很熟悉的东西也模糊了.发表出来,一是希望引发各位知情者的回忆与补充,二是给一个阶段的史实作个较圆满而完整的交待,三是就此也开个写石油文学发展史的栏目,或人或事或评价或议论或资料或钩沉,期望大家给于支持.……
  • 石油人写写石油人展示石油工业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地火》杂志创办十三年
  •   一   《地火》文学杂志是1992年试刊,1993年初创刊的.创刊时称为《地火》文艺丛刊.   当时,国家在邓小平理论指导下,在改革开放的热潮中,人民群众的思想得到了极大的解放,各行各业都进入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和变革时期.石油工业尤其如此,经济形势变化很快,改革工作也进入了轨道.国家对经济实行宏观调控,对工业布局及存在的经济体制的弊端,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对外开放,重组改制,实现新体制,引进市场机制、竞争机制,呈现了一片新的面貌.……
  • 大庆物业集团作品小辑
  •   直挂云帆济沧海(外一章)   孙长玉   企业发展犹如航行在大海上,愈行愈远,愈觉得浩渺无边.……
  • 熔炉,铸造一代希望(李富)
    风景如铁(王明新)
    我是雨,你是风(隋荣)
    城市的表情(叶金华)
    上下左右(姚念兵)
    那些年的桃花(李建学)
    耐月(孙逗)
    办公室不谈爱情(力歌)
    斩不断的石油情(陈继利)
    马蜂窝(李仲清)
    西部随笔(于英太)
    我不敢说……(王厚光)
    诗意的乡音(曹娟)
    旅欧散记(许少威)
    屐痕深深散文小辑(刘国霖 刘晶 叶子 王鹏程 张立春)
    梦想依旧(于卓)
    架构伟大作品的天梯(余述平)
    大庆油田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余兆荣)
    我对石油文学创作的几点认识(第广龙)
    向真实靠拢(和军校)
    关于石油题材的诗歌(殷常青)
    石油作家协会大事简记(1991年7月——2006年11月)(王世伟)
    石油人写写石油人展示石油工业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地火》杂志创办十三年
    大庆物业集团作品小辑(孙长玉 梅祥华 谷树军 王天臣 姚和雨 侯俊库 赵守亚 苟贤蓉 张昕禹 胡志霞 何帅 王雪霜)
    《地火》封面
      2012年
    • 01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集团公司政治思想工作部

    主  编:王世伟

    地  址:北京六铺炕(中国石油报社)

    邮政编码:10001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27/i

    邮发代号:82-549

    单  价:8.00

    定  价:3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