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中国石油作家协会2007年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   同志们:   首先让我们以崇敬的心情,向新中国石油工业的优秀领导干部、铁人文学基金会顾问、中国石油作协名誉主席焦力人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共同缅怀焦老为中国石油文学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
  • 舞动的阳光——大庆油田物业集团阳光家园客户服务中心纪实
  •   在阳光家园,地是净的、物是美的、心是亮的;在阳光家园,日子是幸福的、生活是美好的、人居是和谐的;在阳光家园,灿烂的阳光和笑脸是恒久不变的…………
  • 狗道(三题)
  •   我与狗   舅舅一把我送回家,我就发现自己被父亲骗了.   “大黑“不见了.   院落里的洋梨树下,没有它的身影.   “大黑呢.“我问妈.“大黑呢?是呢.“母亲说,她也才刚刚发现它不在了.……
  • 一缕白烟
  •   一   要不是在油城碰见七年前被他送进大狱的贺来,杨自强这辈子也许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苟延在这座并不属于他的城市.他会在精彩的美梦和无奈的存在中,一年又一年凭着一身强健的傻力气,安分守己地把这座城里最脏最累的活儿做好.……
  • 背景升温
  •   记忆里的五家雨变电站,卧在一片玉米地里,多少有些像露出海面的一小块礁石.那时节正是庄稼来劲的茬口,青绿的玉米秆子,拔得有半人高了,风溜过玉米地时,叶片随风摇摆,摩擦出来的细碎声密密咂咂.……
  • 啊,那条河
  •   一   西北风发了狂,把这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盐碱荒滩活生生剥去了一层皮,褐色的碱土赤裸裸地暴露着,一丛丛干枯的碱蓬、黄须被连根拔掉,随着狂风滚动着,滚动着,随即又被甩向半空抛在视线里.风搅得宇宙昏昏暗暗,搅得日头像要耗干油的破马灯,无精打彩地挂在头顶.……
  • 老张看井
  •   老张是个住站看井的.   千里油田,有不少的边远井,这样的井既不挨着村,也不靠着店,就只能派人常年住到井上,隔上一段时间,来一辆油罐车把抽上来的原油拉走,拉油时,顺便给住站的人捎来些吃的用的.……
  • 青春憾
  •   一   “嘎嚓--嘎嚓……嘎嚓--嘎嚓……“   百无聊赖的骅骅独自一人躺在卧铺车厢的下铺上,一声一声地数着火车轮箍和铁轨接口处有规律的撞击声,想用前几天物理课上才学到的知识来计算这火车行驶的速度,但当他每次数到几十下的时候就数乱了……因为他脑子里想的东西多,思绪太乱了,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数完一分钟时间……他不明白为啥就连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到…………
  • 爱成两棵采油树
  •   他和她都是采油工.同在一个采油队.一个是技师,一个是站长.   作为队上的形象大使,他们的名字常常被排在一起.   单位已经十几年没进新人,当年的姑娘小伙都年至不惑.   大家每天看着同样的面孔,干着同样的活计,感叹着快速逝去的光阴.……
  • 霞光闪亮(组诗)
  •   徐洪霞,大庆油田新时期五大标兵.在十五年的环卫工作中她挥动着那把扫帚,清洁着铁人的故乡,也清洁着我的心灵.……
  • 家在小城(外一章)
  •   家在小城.   家在小城,总感觉说话底气不足,总感觉低人一等,总感觉没有生活在大城市的人那么自在,那么有优越感.……
  • 雪夜中的值守
  •   2006年底,我从遥远的西北边疆来到北京,这样的北京虽然又是一个天气意义上的“暖冬“,但北京的冬天还是很寒冷.其实,同许多人一样,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个季节,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寒冷.……
  • 我家门前三棵树(外一章)
  •   我家门前有三棵树.一棵是榆树;另一棵也是榆树;那一棵,还是榆树.   这一棵是人栽的榆树.这棵榆树被人作了手脚--它的脑袋叫人给换(嫁接)了,换成了人认为好看的大叶榆.它脖子不粉颈不好看.它脖子那儿有个伤包,像得了大脖子病.……
  • 每个人的草地
  •   五、六年以前,也就是我的女儿白鹤只有六、七岁大小的时候.我就和很多望子成龙的家长一起卷入孩子超前教育的洪流.领着孩子奔波在通往舞蹈教室、钢琴琴房、声乐老师家里等等各条道路上.……
  • 血脉
  •   整个六月,雨水都陪伴着兰州,空气清新、凉爽,早晚甚至会有到了初秋的感觉.据说这样的雨水五十年才遇一次,这对于干旱的兰州来说是比金子还要珍贵的.在这个下雨的季节我从炎热北京来到了这里,还有一个人从更西的西北来到了这里--这个人是我的父亲.……
  • 我的“留学“生活
  •   以前只听说过去国外留学,现在我们却有了在国内留学的机会.我们学校和大连外国语学院有长期的合作办学协定,由于我们班通过四级考试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学校领导一致决定此次交流办学派我们新闻系去大连外国语学习,相应的,大连外国语的学生会到我们学校学习新闻专业.我倒是对学校领导的良苦用心没什么感激,只是一直暗自高兴可以到美丽的旅游城市大连生活一年.……
  • 细碎平静的生活(三章)
  •   我知道你爱妹妹   我知道你爱妹妹.   这句话既不斩钉截铁,但也绝不拖泥带水,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说这句话的是爸爸.   细算起日子已有二十五、六年了,说过这句话之后不及一年,爸爸就去世了.……
  • 老椅子
  •   我是一九七六年初结婚的,结婚前一天早上,我刚走进办公室,保管员李大姐就打来了电话,说新结婚的小青年,单位定的发给两把椅子.于是我兴冲冲跟她去了仓库.李大姐指着仓库新锃锃的椅子说:“刚进的,你拿两把吧.“……
  • 母亲八十大寿那天
  •   2006年9月13日是母亲的八十寿辰.在小妹和小弟的精心策划下,我们全家(除外地工作和上学的两人外)二十三口人,四世同堂聚集在一家饭店里,举行盛大的家庭宴会,为母亲祝寿.……
  • 长山岛,我终于见到了你
  •   37年前,也就是1969年,我参军入伍来到当年参加解放长山列岛的某部72师这个英雄的部队,在革命传统教育中,我第一次知道了祖国的宝岛--长山列岛,了解了木船打败军舰的光辉军史.后来,调师文工团,参加了以长山岛战役为素材创作的现代京剧<跨海战长山>的编排演出,被前辈的英雄事迹深深感动.……
  • 勘探冀中北部
  •   大龙堂的记忆   我们钻井队在天津北塘地区完成三口探井后,1975年3月长途搬迁来到紧邻固安县城的大龙堂村,钻探固2井.……
  • 教诲大恩传千古——深切怀念我们的老校长路易·艾黎
  •   路易·艾黎著名国际友人,1897年12月2日出生于新西兰坎特伯雷地区斯普林菲尔德镇.凡接触过他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为“艾老“.……
  • 朴素的得与失——读于卓的长篇小说《挂职干部》
  •   “装在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郭梓沁大腿根儿一麻,侧身掏出手机.进来的这条短信息,是洪上县县委书记任国田发来的,问郭梓沁会开得怎么样了,郭梓沁回复……“……
  • 诗意达观与明晰世界的展开——读张永波的诗
  •   认识诗人张永波那是几年前的事,一个爱说爱笑的人,性格很开朗.虽然与他见面不多,但有一种强烈的灵犀相通的感觉.这期间不断地读到他发表在报刊上的一些诗,他的感受和体验显得自如轻松,可以快捷地进入艺术的愉悦之境.……
  • 《地火》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集团公司政治思想工作部

    主  编:王世伟

    地  址:北京六铺炕(中国石油报社)

    邮政编码:10001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27/i

    邮发代号:82-549

    单  价:8.00

    定  价:3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