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石油的声音——大庆“新铁人”李新民话语记读
  • 李新民,44岁,铁人王进喜创建的"钢铁1205钻井队"第十八任队长,2006年2月带领GW1205钻井队赴苏丹打井,现任大庆油田钻探工程公司伊拉克鲁迈拉项目部副经理兼哈法亚项目负责人。2011年6月29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党组授予李新民"大庆新铁人"荣誉称号。
  • 黑龙长歌
  • 漠大线漠河至大庆输油管线简称漠大线,它让相隔一千里的漠河和大庆急剧地亲近。你勇敢一点,在眼睛里把壮美山河使劲地缩小,缩成黑龙江地图。从东北到西南,你用目光穿山越岭,划一条直线。黑龙江边兴安镇是起笔,刷地一下,在大庆的林源画个小点,漠大线完成了。这里面,千军万马的鏖战拼搏,精英豪杰的呕心沥血,都凝聚在一根线上了。祖国版图金鸡之冠,黑龙江版图天鹅之顶,点缀着一个小镇名叫兴安。兴安的南边八公里有一个高坡名叫黄花岭。中国石油人在黄花岭上削平了一个大场地,
  • 盲野
  • 一钻井队队长胡大彬被一辆警车接走了。被警车接走不要紧,如果是开警车的朋友来找胡大彬玩,喝过酒吃了饭打完牌亦或是泡完脚按完摩就欢天喜地送过来了。但开警车的不是他的朋友,他朋友也没有在车上坐。警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正开年终总结表彰大会呢,胡大彬坐在会场里的第一排,身上斜披着绶带,胸前别着大红纸花,手里拿着讲稿,只等公司经理宣布完表彰决定,排着队跟领导握了手,接过奖牌,
  • 背后
  • 显示器背后上午工间操之后,李莉总要在大楼外晒一会儿太阳。自从竞聘到信访科,李莉才知道太阳是如此难能可贵。以前她所在单位的办公楼面北朝南,自己的办公场所又在四楼,一年四季阳光灿烂温暖如春。现在信访科所在的办公楼坐西向东,楼房前后还种植着高大笔直茂密的法桐树,无论上午还是下午,这座三层楼长期栖身于枝繁叶茂的树影中,楼房里始终阴冷黑暗,特别是李莉所在的一楼办公室,像幽深的地下室。
  • 悬羊
  • 一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我不想上学了。我恨不得立刻离开这所虚伪的学校。从第二次月考,我就看出老师对我不满。她手指点着我的额头,说你脑子咋这么笨,由于你影响到班级名次,让我在年级里抬不起头。我很委屈,我努力过,也想让老师像对待学习好的同学那样对待我,说话和风细雨,提问总落不下我,课堂练习会不时地走到我的桌前,指出做题出现的差错,给我一个提示。可我跟不上老师的速度,一个问题没等理解老师就讲到下个问题,每天都是新的内容。我想这哪是学习,简直是在百米赛跑。一年的课程半年讲完,我听了如同听天书。真的,不骗你。我觉得愈来愈难以承受,我开始相信老师的话,我是个笨孩子。我对学习开始厌倦,感到四周有股无形的力把我压扁。
  • 马兰花开
  • 一天空蒙了层灰色的布,就想下雨。马兰心里却装了只会唱歌的百灵鸟,偶尔忍不住就会跳出来哼哼两声。马兰歌唱得不好,一般她就不唱,连哼都不哼,因为队上的钢蛋说只有猪才哼哼。所以马兰要是唱起歌,那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喜事。马兰不是花,但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会以为她是朵花。马兰是油城的女人,可她没马兰花那么家喻户晓,只是一名沙漠钻井队的石油工人。这次轮休完回驻地上班,马兰在包里装了两瓶五十二度的白酒,圆肚细颈的玻璃瓶,大红底的商标上印着烫金的"伊犁特曲"四个字。
  • 姥姥区
  • 一姥姥区,就是老区。忘了是谁了,学班长点名儿,先这么叫开的。班长平时不结巴,只有叫我们的名字才显得不那么自信。比如梅妤,他会叫:梅……梅……梅妤。他这是不想念错年轻人的名字,觉得那很不好,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所以,才结巴。班长每次点完我们的名儿,就好像马达断了电还要再转上几圈,需要缓冲一下,才能恢复到连贯的表达状态。姥姥区就是他说到老区时出现的。
  • 较量
  • 一队里圆满完成了全年经济责任制考核指标,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掩盖不住的喜悦。不容易啊。去年大概也就是这个时候吧,厂里下的硬指标,居然一口气增长了4.6个百分点。7月份就要到点儿的书记徐善念一个劲儿地强调,为党奋斗三十多年,希望在这里能给我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咱时间过半争取任务要过半呀,啊。弟兄们硬咬着牙,使出浑身解数,拼到了四季度初,还是留了个大尾巴,把队长葛让雷急的,到了晚上就在床上驴打滚儿。
  • 绿纱巾·红嘴唇
  • 一冬雪下个不停。黄河水面封冻了。那个头戴绿纱巾的年轻女人,坐在石窑洞的炕沿上望着窗外。窗户都按着大孔眼的玻璃,每块玻璃透亮明净,但都贴着彩色纸剪成的骆驼,女人看着发呆,慢慢地看见成串的大骆驼走在雪地上了。女人用手抚摸着胀起来的小腹,快9个月了,肚里的孩娃快降生了。她二十九岁,这已经是怀上别人的孩娃第五回了。
  • 荒原情结(组诗)
  • 黎明 又一个刚出蛋壳的黎明 云像搓衣板上的泡沫,太阳像 烧红的脸盆,偌大的原野轻轻一晃 恢复了她的真身
  • 围住石油取暖(组诗)
  • 白露 十月的某一天 在石油前线,我遇见了 染在蓝色野菊花上的轻霜 还有浮在空中的鹰隼
  • 黄土塬上的思绪(组诗)
  • 坐在对面圪梁上的人 坐在对面圪梁上的人 是一颗刨出来的土豆遗落在梁上 还是一只不知回到哪个羊群的羊
  • 山·岭
  • 山 野山—— 绵绵 绵绵的 野山 横在 北
  • 雪事及十二月的马车(组诗)
  • 从西伯利亚来的寒流 在我的北方,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 连同它凄凉的荒原 以北风将晴朗的白天与愁惨的夜晚 用呼哨划开,切割,
  • 季节中的第三条河流(组诗)
  • 故乡的湿地 透过葱郁的叶片 斜阳,将点染的光标 挂在晶莹剔透的草尖 清新的空气,连同细雨 弥漫进松软的草皮
  • 信念(外一首)
  • 断层 尖灭 撕裂 回折 重重阻隔 道道天堑 处处埋伏 处处封锁
  • 红叶(外二首)
  • 我的情丝 是你浇过水的那棵枫树 常年陪伴着咱们的那口老井 生长着你的体温 你给它的
  • 岳麓书院(外一首)
  • 走近你 岳麓书院 你这座逾千年的学府 一种庄严、幽远的 气息 把我吹成一本书
  • 第一声春雷(外一首)
  • 像渐渐升起的和鸣 低音区重金属的行进时断时续 仿佛云中诸神的面孔隐隐现现 也仿佛小河里 那些大大小小浮冰此时的眷恋
  • 敦煌(外一首)
  • 驼铃叮咚 遥远的雁鸣 烽关烟隧 向西的斜阳 越来越明亮的佛光 越来越厚重的历史
  • 母亲(外一首)
  • 响了好几遍铃声 母亲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我的白发亲娘啊 你的头晕病好些了吗 剩下的药还够不够一个疗程
  • 春天的故乡(外一首)
  • 耳兜已经装满了小鸟的召唤 瞳孔已经换上了嫩绿的衣裳 你追着风影把我手臂挽起 一同走向春天的故乡
  • 乡间的土坯老屋(外一首)
  • 几间斑驳的土坯小屋 爸爸住过 爷爷住过 爷爷的爷爷住过
  • 中秋静谧的夜晚(外一首)
  • 不用抬头就知道月应该圆了 看这月光的饱满的微笑 一如新春时全家人的眼睛 远处的灯光全部都放亮 可以听到一些屋子里传出 说话的声音和舞蹈的音乐
  • 阿吉的女儿柴达木罕
  • 柴达木这个神圣的名词植入我心田已经有40多年,她如同一棵永不凋零的大树,不断地生长绿意,传递生机,增强我的生命力,净化我的精神世界。几十年里,不知有多少与柴达木开发建设有关的人与事,都牵动着我的情感。对柴达木早期开发有重要贡献的第一向导、神奇的阿吉老人,就是我崇敬的人物之一。阿吉的故事在柴达木流传,经久不衰。阿吉老人的女儿柴达木罕,也成为我心中铭记的人。
  • 故园(三题)
  • 溪流无声故乡,有一条小溪。溪水是山泉汇成的,很清亮,如同一条洁白的带子,系扎在故乡的山脚,随着山峦的起伏连绵蜿蜒着、飘拂着、舒展着,无拘无束,随性而率真。溪水静静地流,阗然无声。有时,你会觉得她像一个恬睡的女人,慵懒地匍匐着,尽情享受山风的戏弄、阳光的抚摸……当她捆扎在山涧里的时候,会湍急、跳跃,会有跌下悬崖的奔放,会有一泻千里的激情。
  • 非洲打工日记
  • 2011年1月29日星期六晴五九的第三天,风飕飕的,贼冷贼冷。我从新疆飞往北京,在那里将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油集团)的一些人汇合,然后飞往非洲,飞往苏丹(阿拉伯语黑人的国家)的首都喀土穆(阿拉伯语大象鼻子)。再从喀土穆飞往苏丹北部达尔富尔六区的石油产地巴里拉(BAIEEIA)。石油工人出国打工,石油工人坐飞机上班,
  • 石油人物(二题)
  • 老代在同事眼里,他就像一个永不生锈的采油树上的螺丝钉;在妻子眼里,他既是一个无情同时又是一个多情的男人。所有人都喊他老代,他的大名叫代君明。31年来,他和采油树抽油机相伴相守,前前后后当过泵工、电工、拖拉机手、维修工、设备管理员、班长、生产副队长、队长……采油,是他一生安身立命的事业,是他从一而终的兴趣爱好,
  • 苦菜吟
  • 一日里人们说的、出去挖的和餐桌上偶尔食用的苦菜,主要指这一家族里的苣荬菜、苦荬菜和蒲公英,这三种苦菜可以说是野菜王国里的三君子。其实,我也清楚苦菜在野菜族系里,和有高贵身份的人心目中都没什么分量,因为它太普通太大众,生来就没有"山菜之王"蕨类的尊贵,也不像刺嫩芽、刺五加等"山珍"那么稀奇。苦菜因为自身命运的苦涩,所以它一直和贫穷困苦结缘连根,
  • 月是旧模样(外一章)
  • 读过宋之问的"乡近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知悉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烂熟陶渊明的"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只是当初读这些古人诗句的时候,或漫不经心,或只是为读而读,不解其中之味。忽然有一天,它们商量好似的集体涌至脑际,一个短句倏忽蹦将出来:叶落归根。是啊,不管相隔千山万水,还是远在天涯海角,无论荣华富贵,还是穷困潦倒,人最终都希望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这种对故土的眷恋与生俱来,甚至是不由自主,让人无法掌控,
  • 故乡风情画
  • 一我的故乡在粤东山区,是一个客家山村,村里是清一色的客家人,村庄里一条条乡间小路弯弯曲曲地在村头地尾中延伸,一条连着一条地延伸到村外。村民们祖祖辈辈踏着这些乡间小路到田里耕作,到山里砍柴割草或者打猎、采山货。到外面做工或者经商的村民,踏着这些乡间小路走出山门,去开创自己的新天地,然后又从外面归来,同样踏着乡间小路回到"生我养我"的村庄。乡间小路给老家村庄增添了一道风景,每当太阳初露,乡间小路便热闹了。路上走着一个个勤劳的村民,
  • 邻家小妹
  • 邻家小妹洋洋的生日比我小,她叫我哥哥。1972年,父母在陕西彬县的长庆油田会战指挥部渭北大队参加会战,我们家和洋洋家租住在同一个当地居民家的院子里,1973年又一同搬到陕北一个叫张坪的地方,在一个单位大院一直呆到1976年我们小学毕业。多少年过去了,洋洋的趣事叫我难以忘怀……那年,我和洋洋在彬县二小上一年级。记忆中二小好像建在一座古庙里,门楼子是破败的翘檐立柱,模糊的雕梁画栋,一股子腐气。老师办公室设在门楼子里,中院是教室,后院是操场,院内多古老松柏。后院墙外是流经县城的泾河。
  • 柴达木石油会战的回忆
  • 迄今为止,柴达木油田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条件最差的油田。它处在昆仑山、祁连山、阿尔金山三山环抱之中,平均海拔高度在3000米左右,盆地内年降雨量不足200毫米,油田所在的冷湖地区年降雨量只有12.9毫米,基本不见雨雪。而柴达木的年蒸发量却是2000—3000毫米,最高可达3700毫米,是世界上蒸发量最大的地区之一。20世纪70年代末,在中国石油史上有过一个惊人的设想——建设"十来个大庆",当时在国内外产生了强烈的反响,也引起了同行们的思索。
  • “老抠”
  • 我大学毕业时,正遇上我们国家一个特殊时期的开始,我就成了广大"臭老九"中的一员,正式分配到玉门油矿接受"再教育",屈指一算,晃过四十三个年头了。在这期间有很多往事记忆犹新,特别是我们的班长——大家叫他"老抠",他的形象时时在我的脑海中翻腾,激励我用笔记下来。"老抠"叫倪进宝,铁人王进喜的同乡,一九五一年初进玉门油矿,他很精灵,学技术认真刻苦,从学徒工转正到考工人技术等级,
  • 圣灯山·度荒记
  • 圣灯山,在四川省隆昌县境内,其海拔高度不到四百米,方圆不足十五平方公里,是一座由几个不同形态的山包排列成东西走向的小山。由于山内地层深处蕴藏的天然气窜到地面,有时被雷电击中或别的原因引起燃烧,通宵照亮山谷,在缺乏科学知识又十分迷信神鬼的古代,视这种现象为山神显灵:点圣灯,故得山名。圣灯山气田,于1935年由四川省原资源局雇用美国技师P先生和我国石油老前辈孙自全工程师钻探2号井,
  • 在关注与悲悯中的思考与期盼——隋荣小说创作概观
  • 隋荣,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练笔,90年代初即发表作品。总计创作数百万言,面世作品几十篇(部),多篇多次获省部级奖励。由此,使他成为大庆油田一位较有成就和影响的作家。近日,笔者集中阅读了隋荣自2003年至2010年间发表的作品共十三篇,计短篇小说三篇,中篇小说十篇,据此,谈谈对他以中篇为主的小说创作特点形成的几点感悟。从表现的生活内容领域——题材上看,
  • 挺进大沙海,探索大改革——略评长篇小说《挺进大沙海》的改革情节
  • 在新疆油田工作了20多年的"石油作家"郝贵平先生在出版多部"石油散文"及报告文学集后,又费时三年创作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挺进大沙海》(四川文艺出版社,2011年4月)。它一面世,就受到了石油战线的欢迎,也得到了有关评论家的重视,认为是石油文学中新近出现的为数不多的优秀作品之一。这部小说是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塔里木油田勘探初期的一段生活作为基本素材,
  • 独自倾杯
  • 一个从太行山深处走出来的男孩子,他的执着,他的纯朴,他的至真至诚的个性,以及那种温和的表象遮掩下的孤傲探寻和骚动不安,让我意念之中,总是油然而生出一只狼、一匹马、一只鸟的意象抑或图腾。那是遥远地平线上或站或蹲的一只狼,固执地守护着天的一隅、地的一角,守护着只属于他的旷野和山岗。"失去夜。一只狼站在荒野。无望的眼角,几滴混浊的凉泪,把最后的早晨滴落。"——《一只狼》。那是幻想穿过纠缠的人流、
  • 岁月
  • 婚礼
  • 《地火》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集团公司政治思想工作部

    主  编:王世伟

    地  址:北京六铺炕(中国石油报社)

    邮政编码:10001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27/i

    邮发代号:82-549

    单  价:8.00

    定  价:3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