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逐鹿西部
  • 前几天,公司老大把南北方招去谈话,让他把西部市场给扛起来,尽快拿下!几天过去了,老大解韬略当时的表情、说话的语气、做出的手势等等,依然清晰地在南北方眼前此起彼伏地呈现,挥之不去。那是殷切期望,更是对他这个年轻将士的寄托和考验。
  • 准备搬迁
  • 谢添做梦也没想到,解放自己和改变全队人命运的竟然是天公的一次淫威发泄。那是冬季的一天上午,凛冽的寒风刮白了原本很红的太阳,整个荒原处于严重失血的病态模样。谢添揉揉发涩的双眼,里面好像灌满了沙子,很疼。“把他家的!”他边骂边揉着眼睛就走出了集油站的大门。一阵风袭来,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便裹紧了被油污浸透的棉袄,顶着强劲的寒风,侧着身螃蟹样地朝队里走去。
  • 石油流经的日子
  • 第一章:市民日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一个城市的废品收购站里,吴红的母亲、吴红和姐姐平正蹲在堆若小丘的猪白骨堆旁,妈妈手拿斧头费力地敲打着猪头骨,吴红和姐姐从敲碎的猪鼻骨夹缝问,往外取那层色为酱红、状如棉纸、肉不像肉、血不像血的东西。吴红和姐姐把那东西叫做肉。在她们周围,分门别类地还堆放着几座小山包一样的废铜烂铁、破纸板、碎玻璃等废旧物品。她们忙乎了一阵后,母亲捧起装有肉的报纸高兴地说:“不少了!不少了!又不用花钱和肉票能搞出这么多的肉,真是不错啊!今天可以好好让你们打打牙祭了!”
  • 工人
  • 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212人,虽然在32厂里面呆了那么一阵子。那日在大街上与一旧时工厂的朋友碰上,说起旧时的一些事,突然感慨起来,于是就想写写他们。我觉得当年大家是真正的212人。但有朋友看到我的标题后却劝我将题目改改。我说,工人是领导阶级,为什么不能写?他说不要简单化,目前什么是工人都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写呢。我说,这个很简单,做工的人,就是工人。他说,没这么简单,做工的人多着呢,现在连农民也都在做工,可他们能够算工人么?我想想果然是。又说,那是指有正式工作的人。他说,那更是差远了,你也有正式工作,可你现在称什么干部不叫工人。被他这么一说连我也糊涂了。于是他得意地说,我叫你别写工人,怎么样?
  • 交通科长马来顺
  • 2008年10月20日7时15分,马来顺驾驶马6,行驶到大庆市萨尔图区奔腾二村路口时,头脑一顿,感觉困意难挨。就想,靠边休息一会儿再走吧!可抬头一看,离目的地公司大楼就差一跨子远了,还是坚持一下吧,到地方再好好休息。
  • 在指挥部食堂
  • 每天上午九点,陈燕都会准时蹬着三轮车,来到红柳河钻井指挥部食堂。陈燕不是来送吃的,也不是来送喝的,而是来食堂收剩饭剩菜,拉回去喂猪的。
  • 谁拉着谁奔跑
  • 田田读高三这年,因为性格强悍而出名,被许多同学称作牛人。她喜欢参加各种风光无限的公益活动。譬如向灾区募捐,尽管只募捐到一千零一块钱。再如她号召大家去地震灾区当志愿者,结果只有自个儿一人跑到四川,又被维护秩序的警察以帮倒忙为由给撵了回来。
  • 小小说二题
  • 穿上旧衣回老家 孩子太小,害怕经不起来回路上的折腾,连续四年都没有回乡下老家过年,今年春节说啥也要回乡下老家过年。刚进腊月门,爱人就开始准备回老家要带的东西。孩子的东西不用说,吃的、穿的、用的,还有带给父亲的,母亲的,哥哥的,嫂子的,侄女侄子的……足足五个大包裹。我和爱人特意买了价格不菲的新衣服,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换个遍,咋说咱也是城里人,绝不能丢了面子。
  • 一座叫石油的城(组诗)
  • 石油城小记 一座城池,在巨大的轰鸣之后,一步一步艰难长成,还长出了许多新一代。一座城池,在看不见的时间里。如顺水推舟,顺水缓缓追逐着人群离开的脚步,在多年以前或多年之后,总会走到春暖花开的地方。
  • 石油的花朵(组诗)
  • 被石油梦见 在光的帷幔被打开之前 我确定 我曾经被石油梦见 太阳坠落山崖时的响动 以及 火焰飘扬的舞蹈 都与我的经历有关
  • 勘探情怀(组诗)
  • 飘香的思维 一种飘香的思维 铸成走南闯北的认识之剑 触及几百米几千米的坚硬岩层 剑锋不会钝化
  • 江南行吟(组诗)
  • 姑苏小巷 从辽远的北方平原走来 走进姑苏 姑苏的小巷里 杏花雨 打湿了我的遐想
  • 这个夏天的美丽忧伤(组诗)
  • 逝去的涛声 不仅仅在那个时刻 夏季的花开在光阴的背后 等了很久 你表情如水 有些冷像三月里正在解冻的冰
  • 断章或碎片
  • 冬天的深处 我静坐着 等一个人,等一个 在秋天死去的人——最终的醒来
  • 上个世纪的爱情
  • 我的父亲母亲出生在宜宾一个边远僻塞的小镇。 父亲说,小的时候,小镇美极了,环抱小镇的群山、竹林、鸟鸣、山涧,都曾是父亲的天堂。还有绕镇而过的一条中都河,每到夏季涨水的季节,水里的鱼多得常常跃出水面,鱼鳞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小时候的父亲常常渴望自己也是河里的一条鱼。
  • 青考盛夏
  • 实在很难相信,我已经跨入超10年工龄的“入门级”老工人行列了。 1999年从技校毕业,分回油建一公司,我就开始每年例行在工龄记录上添一笔。恍然间离20岁已经很远了。那些曼舞骊歌回放在渐渐后退的路上,依旧我行我素繁华似锦。留给我的,是身后一条条蜿延绵长的管道和记忆深处那些五彩斑斓的片断:管沟内外红衣飘飘的身影,被太阳抚摸得亲切黝黑的面容,焊花与铁渣共同交织的礼炮,以及那一句“我们是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的惊人之语。我的工地初体验摆放于盛夏的背景下,起于春末,止于白露,周遭的一切在我看来都充满着新鲜、刺激,哪怕偶尔会对孤独与迷茫进行自我反省。
  • 故乡
  • 爷爷是老疙瘩,父亲也是老疙瘩,我又是老疙瘩。这样疙瘩来疙瘩去,就把我疙瘩成了李氏家族辈分极大的人。到底大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与我年龄相仿的人没有一个敢直呼我其名的,不是叫叔叔,就是叫爷爷。
  • 乡情
  • 陌上花开缓缓归 南方花多。是在离开了好些年之后我才意识到的。小时候,每年农历三月三,也就是古代所谓的上巳节,母亲都要从户外扯回来一些荠菜煮鸡蛋。用荠菜煮过的鸡蛋壳会染上一些绿色,有一种特殊的香味。虽然长大后的我不再爱吃煮鸡蛋了,记忆总还是美好的。
  • 父亲的尊严
  • 人人有双亲,双亲被称为父母,父在前母在后,仅凭这排列便定下了主从关系。因此,口头语也好,履历表也好,父亲永远排在母亲前面,在户口本和房产证上,户主往往是父亲的名字。山东人焦波曾办过一个让世界恸容的影展,题目是《俺爹俺娘》,爹在前娘在后,即使是翻译成外文也得这么写。可见,父亲是一个家庭的脊梁。
  • 大庆警校的白杨
  • 今年是黑龙江省大庆市警察学校建校三十周年。 一想起大庆油田和大庆警校,我的脑海里马上就会浮现出松嫩平原上的那座闻名遐迩的油城、铁人王进喜、“三老四严”等,还有二十二年前刚到大庆时的情景。
  • 竹影夜话
  • 杨于畏移居泗水之滨,斋临旷野,墙外多古墓,夜闻白杨萧萧,声如涛涌。夜阑秉烛,方复凄断,忽墙外有人吟曰:“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帏。”反复吟诵,其声哀楚。听之,细婉似女子。疑之。明日视墙外并无人迹,惟有紫带一条遗荆棘中,拾归置诸窗上。向夜二更许,又吟如昨。杨移杌登望,吟顿辍。悟其为鬼,然心向慕之。
  • 老地方见
  • 每个怀旧的情性之人,大约都有自己心中藏匿着的老地方。老地方其实挺念想,念想是一种酸甜混合的回忆;老地方其实很有滋味,滋味是男人们和女人们从目光聚焦到舌尖碰撞过的那抹腮红印记。老地方也会时过境迂,老地方也会苍凉衰败,老地方也会云生雾起。
  • 追思肖复华:生命的追思
  • 肖复华去了,我们的好朋友去了,石油文学界一位优秀作家去了…… 黄鹤一去不复返,犹如鹤鸣在耳边。肖复华1950年6月15日出生于北京。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学作家班研究生班。17岁响应国家支援大西北建设的号召,去了青海柴达木油田,一去近30年。近30年的戈壁荒漠的工作与生活,在肖复华心上刻下深深印痕。他留下的文字诸如《世界屋脊神曲》、《大漠之灵》、《风从戈壁吹过》、《柴达木笔记》等著作,无不来自于柴达木的风霜,无不来自于青海油田的生活。肖复华去了,但他的音容笑貌留在朋友们的心中,留在朋友们的笔下。在这里,我们选发几篇怀念肖复华的文章,以此追思肖复华……
  • 重病之中你热情依旧的笑脸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 11月26日,星期六,上午我和两位女友去奥体森林公园走了大约10公里,然后去附近超市的大排档吃羊肉粉汤,蓦然间我想到了肖复华。一口老北京话的肖复华,最喜欢吃的是西北风味的羊肉粉汤。“北京的羊肉粉汤不是那味儿!”他说。
  • 追忆肖复华
  • 北京的雪,今年早早地降临了。雪匆匆赶来为复华送行,因为雪像复华的性格,纯洁、剔透,匆匆地来,悄悄地走。
  • 柴达木的酒让我怀念永远
  • 参加完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刚刚回到南方,就接到了李玉真的短信。这个短信发来时我并没有及时看到,或许是因为它带着太多的悲恸,太过沉重,一直沉到夜深人静时,我才突然看到。于是,这个骤然降温的夜晚,便带着凄凉的风声,在我面前铺开了无际的悲伤。
  • 冬日
  • 天气预报说晚上有小雪,可是,漫天飞舞的雪花俨然是一场大雪。夜空一片灰灰蒙蒙,雪下得不紧不慢,飘飘洒洒,持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趴在窗前向外张望,整个城市银装素裹,变得简单而干净。就在这个早晨,我接到周宏嫂子的短信。短信上说,肖复华于二十八号中午走了。一时间,短信上的每一个字变得那么冰冷,冰冷得让人有点儿木讷。
  • 弘一法师嘉言
  • 《地火》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主办单位:集团公司政治思想工作部

    主  编:王世伟

    地  址:北京六铺炕(中国石油报社)

    邮政编码:10001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8510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27/i

    邮发代号:82-549

    单  价:8.00

    定  价:3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