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全球化与新世纪中国文论发展的若干问题
  • 在这新世纪也是新千年到来的时候,全球化的浪潮正汹涌而来。世界文论体系中各国文论的互动性与相互依赖日益增强。中国文论的发展面临着一些重大和根本的理论问题,这些理论前沿问题又和世界文论的学术潮流扭结在一起,它们能否得到很好的解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未来中国文论的发展水平与方向。本文拟对其中若干主要问题,予以梳理。
  • 90年代文学理论批评走向考察
  • 与80年代相比,90年代的文学理论批评有了明显的变化。其主要表现有三个方面,即:批判之风再起;学术史研究备受关注;“中国特色”研究得到了强化。下面分别加以考察。
  • 与时代合谋的商业化叙事
  • 自从工业文明降临人间以来,上帝逐渐地失去了他的权威,一种名叫“商品”的东西突然像癌细胞一样迅速繁殖起来,布满了世界的整个机体。使世界不可救药地陷入了商品的恐怖统治之中。
  • 如何综合——文学研究方法论研讨之一
  • 自去年11月开始,我和河南大学中文系的三名博士生曹禧修、郭力、刘铁群共同研讨文学研究的方法论问题。这个课题出现在我们对方法论的认识由不自觉到比较自觉的过程中。过去总以为方法论相对于本体论和认识论而言,毕竟是次要的,不过是到达目的的手段,是过河的桥或船而已。在反复的文学研究实践中,我们才渐渐认识到,对于文学研究这样一种个体性的复杂艰难的精神劳动而言,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之间,是很难区分出也无须区分出什么本和末、主和次的,
  • 不平之气与激愤之辞:90年代的另类小说
  • 愤怒出诗人,不平则呜。“不平”和“愤怒”是古往今来文学创作的主要动因,这应该已成共识。90年代以来,有些作家的创作常常成为一时的文坛焦点,如张炜、张承志,如以林白、陈染为代表的女性主义作家,以小说艺术形式创新为己任的部分先锋作家,还有王朔以及晚近走红的新生代作家等。他们所以会成为争议的对象,我以为很大程度上恰好是由于他们的不平与愤怒。值得关注的是,对于所有这些作家的“另类”创作来说,“不平”与“愤怒”不仅是一种外部驱动力,也构成了文学作品的文本核心,即内容和形式本身。这就是说,
  • 非女性写作的两种范本——试论方式、池莉小说创作艺术个性的分野
  • 如果说女性写作是90年代小说创作一个响亮的名词,那么,人们同时就忽略了另一种同样产生了较大影响的写作——非女性化写作,也就是完全放弃女性作家特有的叙事角度、叙事姿态,甚至对题材特殊的偏爱,女性化的小说语言、价值立场等等,而采取男性的角度或是中性客观立场的小说创作。正如著名评论家王绯所言:“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女小说家书写的性别姿态可以分为两种:女性姿态书写;中性姿态书写。前一种,是作为女人,带着纯然的女性性意进行写作;后一种,是作为普泛意义上的人,摒弃性别意识的写作。”武汉作家方方、池莉的小说正是90年代文坛非女性化写作的两种范本。
  • 高扬儿童文学幽默精神的美学旗帜——兼评《中国幽默儿童文学创作丛书》
  • 幽默属于审美范畴。幽默是“笑的艺术”,是人生的智慧之花,是一种高贵的精神素质,一种轻喜剧风格的优雅姿态,也是现代人的心理“按摩”。
  • 儿童文学,儿童为何不爱你?
  • 尽管儿童文学做出了种种努力,却仍然遭到小读者的冷落,以至陷入了这样的尴尬。作者感觉良好,圈子里的人说好,成人评论家叫好,舆论看好,奖项瞄好,唯儿童不肯言好。一些小读者在舆论引导下购买甚至邮购某些作品,往往不能卒读,连呼上当;某些获奖作品经媒体大力宣传,只不过行销两三千册;就连个别老字号的儿童文学期刊也因多期无一篇让小读者产生共鸣的作品而失去了订户。如此状况已持续了多年,有关方面的解释一直为:作者少,素质低。
  • 从叙事方法看《变》与《红树林》的异同
  • 莫言潜沉四年推出的新作《红树林》,以其题材上的时空转换和创作方法上的大胆创新而备受瞩目,贯穿全篇的第二人称叙事作为其最醒目的叙事风格,为新时期长篇小说创作又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使人不禁想到以第二人称叙事著称于世的法国小说《变》,两者在叙事上的异同,颇值得探讨。
  • 有感于文学的力量
  • 作家吕中山赠我一册新书:《祝福祖国》,这是他对国庆50周年的献礼。奉献了他一片赤子之心:他对祖国真挚深沉的爱,对共产党的铭心刻骨的感激。
  • 对北大荒的深知和厚爱——读赵国春的《荒原随笔》
  • 时逢共和国50华诞,所有新闻媒体都在大张旗鼓地宣传各地各条战线各个部门取得的巨大成绩。几乎国家和黑龙江的各大媒体都报道了北大荒的历史飞跃,从~片荒原变成国家重要粮食基地的人间奇迹。但是,我并不满足,这些报道都说到北大荒为国家上交了千百亿斤的商品粮,却没有提到北大荒创造的辉煌文化为共和国增加的光彩。其实北大荒对共和国的贡献,应该是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的。而精神方面的影响更加深远。
  • 一盏自己的灯——读常新港《与荒原共舞的男孩儿》
  • 这是一个从前的少年,在成人的岁月里,平静的,为我们讲过去的故事。一个孩子,在一座城市里长到8岁,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命运时,因为父亲的命运,忽然就去了北大荒,并从此在那里长大成人。这中间自然有许多人生的苦涩、有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未免显得沉重的东西。但是,天高地广的北大荒,苍茫辽阔的大自然,从此则成为一个少年生存的背景。温暖厚道的民风,关东塞外的风情,在大城市里难能体味到的那种严酷与寂静、生动与温暖,
  • 战士自有战士的情怀——小评《永远的人》
  •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艾青在60多年前写下的诗句。作为诗人,只有爱得深切,才能写得深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首诗都是诗人自我人格的写照。作为诗人,他不应当像墙角的蟋蟀,总是弹奏自我的忧伤,他应当像战士,永远面对祖国、面对人民、面对现实、面对困难,呕心作字,濡血成篇,表现出不回避不拒绝的诗人的责任。
  • 准评论三篇——关于大庆三个人的书
  • 风者,国风:骚者,离骚;风骚者,既占地气又有天韵的好诗。读《荒界》的时候,我老想拍拍董谦的肩膀,想说,老哥,尿性啊,苞米棒子敲炕沿,硬实。熊瞎子戴眼镜还别三支钢笔,山野里出现高级知识分子。看《屯屯有》,看《南北炕》,看《公姐夫》,如饮烈性而且香醇的纯高粱土烧老白,粮食精的底蕴让人气血通畅,大仙附体。
  • 樗下谈文
  • 《废名文集》序《药堂杂文·怀废名》说:“废名的文艺的活动大抵可以分几个段落来说。甲是《努力周报》时代,其成绩可以《竹林的故事》为代表。乙是《语丝》时代,以《桥》为代表。丙是《骆驼草》时代,以《莫须有先生》为代表。以上都是小说。丁是《人间世》时代,以《读(论语)》这一类文章为主。戊是《明珠》时代,所作都是短文。……在这一时期我觉得他的思想最是圆满,只可惜不曾更多所述著,这以后似乎更转入神秘不可解的一路去了。”
  • 主题与变奏
  • 诗作者对前辈诗人的态度说起来复杂:敬佩、尊崇、挑剔,也包含着妒忌,因而或多或少带有某种反叛心理。在浩如烟海的诗作面前,他们悲哀地感到自己生得太晚,好诗已被前人作尽。这或许不无道理。诗歌的基本主题无非是从人与自然,人与社会,或人与神(秘)的关系中获取经验,其中当然可以衍生出一些其它主题,但大致跳不出这些范围。对一个缺乏认知深度和审美感受的人来说,有这种感觉当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奇怪的是,
  • 远方的朋友——周胜华印象
  • 认识周胜华,还是因了他的《秋水》。1990年秋,我在杭州见到这幅获得全国版展金奖的作品,那种抒情风景画的写意风格,可谓“画中有涛”,一片心灵的自由,一片心境的安谧,使人恍若幻境中得以自慰。我手头幸有画的照片,虽拍摄匆忙而略有模糊,却更觉朦胧而诗味浓郁,镜花水月,灵境幻生。于是,就在我参与编辑的《艺术界》杂志封底上发表出来。因我不知作者地址,刊物寄给吉林的孙银生,由他转递。很快就收到周胜华的来信,读他那十分真诚的话语,一种可信的朋友之感心中默会。
  • 谈电视诗歌散文
  • 电视诗歌散文是将具有抒情、叙事风格的诗歌散文搬上电视屏幕。这种新的文学样式,是近年来电视发展过程中一种新的探索和尝试,它通过电视语言和文学语言的双重表达,极大地拓展并延伸了语言文学的表现空间,给人一种清新的审美的意味。
  • 《文艺评论》封面

    主管单位: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韦健玮

    地  址:哈尔滨市香坊区文府街6-1号

    邮政编码:150040

    电  话:0451-8603701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672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59/i

    邮发代号:14-117

    单  价:8.00

    定  价:4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