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扩版寄语
  • 编者的话
  • 第五届《文学遗产》论坛暨《文学遗产》编委会扩大会议召开
  • 古典文学研究的“二重证据”与“三重证明”
  • 人们喜欢以“二重证据法”概括王国维在20世纪学术史上的贡献。但有意思的是,对王国维有深入理解的陈寅恪不是以“二重证据”,而是以“三重证明”来评价他的学术成就和贡献。陈寅恪谓王国维的学术内容及治学方法:“殆可举三目以概括之者。一日取地下之实物与纸上之遗文互相释证。凡属于考古学及上古史之作,如《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及《鬼方昆夷犷狁考》是也。二曰取异族之故书与吾国之旧籍相互补正。凡属于辽金元史事及边疆地理之作,
  • 从古代文论到中国文论——21世纪古文论研究的断想
  • 中国古代文论这门学科是由传统的诗文评发展而来的。20世纪以前没有“古文论”的称谓,有的只是“诗文评”(见《四库全书总目·集部》),顾名思义,它指的是存活于那个时代的一种文学批评。事实确乎如此,我们看到,不仅唐人评唐诗唐文、宋人评宋诗宋艾属于当时代的批评,即便宋人评唐代诗文或明清人评唐宋诗文,亦皆是为自己时代的文学创作构建范型,亦属当代性文学批评。文学领域中的这一活生生的存在,自不能称之为“古文论”。20世纪以后,情况起了变化,
  • 文学的社会身份与文化功能——文学史研究提出的追问
  • 近些年来,文化视野的古代文学研究取得了不少成果,同时也势必引起新的学术反思。例如,我们往往习惯于把文学默认为文化关系中的受动者,单向解说文学的种种被影响和被渗透,静态地阐释文学对某种文化的反映和体现,缺少观照文学在文化建树中的参与性。与此相关,我们的文学史书写也就很少追问文学的社会身份及其历史的转化,很少追究文学的社会运行及其文化功能,从而难以进一步走向历史的深处。
  • 古代文学地域性研究的回顾与前瞻
  •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文化研究热的出现,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者运用人文地理学相关理论把握古代文学的地域特色,逐渐成为一个热点。诸如屈原与荆楚文化、魏晋文学与中原文化、南北朝诗歌的地域色彩、西域文化与汉唐文学、唐代地域政治与唐代文学、李白与长江文化、苏轼与岭南文化、巴蜀文学与文化、地方作家群创作特点等研究课题均有不同形式的新成果产生。其学术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 辞赋源流与综合研究
  • 据宋代司马光记载,姚铉命夏竦作《水赋》,限以万字,“竦作三干字以示铉,铉怒不视,日:‘汝何不于水之前后左右广言之,则多矣!’竦又益之”(《涑水记闻》卷三)。清代刘熙载从这则佚事中抽绎出一个创作上的道理,即赋家笔力除了能达题中易有者,还贵在“难有者能有也”(《艺概·赋概》)。如果挪移到学术上来,似乎也不无借鉴。
  • 清代文章研究的历史与现状
  • 清代文学研究有非常独特的学术价值与地位、清代在文学方面是一个集大成的时代,也是承前启后的时代:它是中国传统文学的终结,又是中国新文学诞生的前夜。清代文章在中国文学史上独具特色,在创作上又与清代政治、学术相表里,和政治制度、教育制度、教化风尚、宋学、汉学关系密切,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与学术根基,呈现出与明代文章截然不同的面貌,产生了众多著名的作家与作品,并形成影响巨大的流派。
  • 漫谈古代小说理论批评研究之“缺失”
  • 古代小说理论批评研究在20世纪的古代文学学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逐步为研究者所重视,出现了一批研究成果,可以说,这一领域的研究已慢慢走向了成熟。但回顾这一段历史,我们也不难看到,中国古代小说理论批评研究还有许多尚待开拓的领域和可以调整的格局,其研究在整体上存在着明显的“缺失”现象。概而言之,这种“缺失”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 古代小说文体的动态特征与研究思路
  • 古代小说的文体研究是目前古代小说研究的一个热点,这一具有本体意义的研究值得期待的突破,也许不只是增进我们对小说某一体式更清晰的了解,而且还使我们有可能真正从观念上超越20世纪“以西例律我国小说”的思维模式,纠正相当普遍的小说研究与文学自身目的相疏离的现象,进而探索符合中国古代小说实际的理论体系。为了实现这样的预期,我们从一开始就应确认文体研究的内涵与指向。
  • 近代小说的研究现状与学术空间
  • 近代小说研究,曾经是中国文学研究领域十分寂寞的园地,近数十年来,随着思想的开放与学术的繁荣,研究界对其关注渐趋增多,并取得了颇为可观的学术成果,然而也存在不少需要调整的问题。笔者拟从以下四个方面,略陈愚见,供大家批评指正。
  • 论郑玄《毛诗笺》对兴的认识
  • 郑玄在《周礼注》、《毛诗笺》中对兴的认识有所不同。郑玄随文释义,从不同角度加以解说;在《周礼注》中以善恶美刺区别比、兴的解说,源于《周礼》“乐语”,是侧重从用《诗》方法的角度解说;在《毛诗笺》中以“喻”释“兴”,认为“‘兴’、‘喻’名异而实同”,乃是缘于毛《传》标兴解说诗本义,是侧重从《诗》之表现方法角度的解说。《传》、《笺》运用兴法解说诗本义,客观上促使赋、比、兴的含义由用《诗》方法转变为《诗》之表现方法。
  • 柏梁台诗真伪考辨
  • 从柏梁台诗的用韵字、诗句排序看,柏梁台诗可以肯定是西汉时代的作品;从柏梁台诗诗句所附的官职、作者及诗句内容等情况来看,柏梁台诗就是汉武帝时代所作,绝非伪作。柏梁台诗不仅是我国最早同时也是很完整的一首七言古诗,而且也是联句诗体的鼻祖。对柏梁台诗在中国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应给予充分的重视。
  • 第二届全国桐城派学术研讨会召开
  • 第二届全国桐城派学术研讨会于2005年6月17日-19日在安徽桐城召开。来自全国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的专家学者共一百余人出席了会议。大会共收到论文四十余篇。与会专家学者对桐城派的形成、发展、历史地位以及桐城派对清代社会的影响等诸多方面进行了研讨。
  • 另类的“修炼”——六朝狐精故事与魏晋神仙道教
  • 本文探讨魏晋神仙道教对六朝狐精故事的影响。认为神仙道教对狐精的“人形化”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神仙道教的修炼观念“移植”于狐精、狐精“但务方术”的另类“修炼”,不仅使狐精的“人形化”表现出一种独特的主动态势,而且为狐精的“人形”角色确定了一个基本的社会元素:性因素——从而决定了唐宋以来狐精故事的基本模式,也同时在民众心理上定格了狐精的整体品格。
  • 《壶山先生四六》作者辨疑
  • 国家图书馆藏有《四家四六》一种,宋无名氏辑,宋刻本。至于“四家”姓名,没有明确标注,只有四家的别号:壶山、腥轩、后村、巽斋。《中国丛书综录》著录为汪莘《壶山先生四六》一卷,王迈《腥轩先生四六》一卷,刘克庄《后村先生四六》一卷,欧阳守道《巽斋先生四六》一卷。关于《巽斋先生四六》的作者,我曾经撰文辨正应为危稹(见中华书局《文史》2002年第2辑)。而“壶山”究竟是谁,也有必要澄清。
  • 论张说推动盛唐诗歌高潮到来的曲折过程
  • 本文从张说与时代之间的具体关系入手,着重描述了张说在一种极为困难的环境中,是如何通过自己个人的努力,采取迎合并潜移默化地改变玄宗的方式,在复兴了宫廷诗坛之后,进而引发盛唐诗歌高潮到来的曲折过程,修正和丰富了学界现有的相关结论。
  • “《水经》亦屡读”中的《水经》
  • 苏轼《寄周安孺茶》诗日:“嗟我乐何深,《水经》亦屡读。”今文学史家、郦学专家多以为此《水经》是郦道元《水经注》。如游国恩、萧涤非等主编《中国文学史》;郑德坤《水经注引得序》;陈桥驿《论郦学研究及其学派的形成和发展》、《郦道元与(水经注)》、《水经注研究二集》、《郦学札记》、《郦道元评传》、《水经注研究四集》;谭家健《(水经注)的文学成就》;李凭、王振芳《郦道元与(水经注)》;周谷城主编《中国学术名著提要》;
  • 白居易讽谕诗的语言分析
  • 白居易的讽谕诗与其创作目的和风格要求相适应,使用了大量典故(事典)和书面成语(语典),尽管其中大部分都不生僻,但也有被后人误解之例。此外,讽谕诗使用口语词的情况在整个唐诗中也不算突出。白诗的浅切易懂并非来自它的口语化或近俗,而是由于它题旨清楚、合于书面语规范和言事真切。宋人“俗”的评语模糊了白诗的实际面貌。
  • 关于王安石使辽与使辽诗的考辨
  • 王安石使辽因史籍佚失而无明载,然其文集中确有不少散见于各卷的使辽诗;他又曾任送伴使,并有诗作。因此王安石的使辽与使辽诗便成为后人研读中的谜团。本文对此作了详尽的梳理与考论,得出王安石于嘉祜八年四月(仁宗逝世后)作为遣遗留物国信使使辽的结论;并对其文集中的使辽诗和伴送北朝人使诗分别按行程作了认知与考辨。
  • 李雯生年辨正
  • 明末“云间三子”之一李雯的生年,近人著述一般都说是1068年。程千帆先生主编的《全清词.顺康卷》、张慧剑先生的《明清江苏文人年表》、严迪昌先生的《清词史》、朱则杰先生的《清诗史》等著作都断定李雯生活的年代是从1608年至1647年,与陈子龙生死同岁。但事实是否如此呢?
  • 苏轼诗与《维摩经》
  • 本文从苏诗最初涉及的《维摩经》入手,论述苏轼不同时期诗作与《维摩经》的关系,分析《维摩经》在苏诗中的反映和表现,并对其采摄佛经语汇、点化佛学义理为诗进行探讨,以期对苏轼及其诗歌创作多一些认识和了解。
  • 《论学绳尺》与南宋论体文及南宋论学
  • 南宋人林子长、魏天应编注的《论学绳尺》,完整地展示了宋代论体文章的形态、文法、内涵,包容着南宋文章家的论学理念,体现了两宋科场论文及应用论文的写作时尚。具有独特的文章学价值,对于研究古代论体文的发展、两宋科场论之风貌、南宋论学绳尺、以及后世八股文之渊源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原始资料。
  • 苏舜钦生卒年考
  • 一般认为苏舜钦生于大中祥符元年(1008),卒于庆历八年(1048),享年四十一岁。然而本人经过考证,发现这一结论不准确,苏舜钦应是生于1009年,卒于1049年。考证如下:
  • 杂剧的成熟以及与散曲的关系
  • 元杂剧的成熟必须具备外部条件,因为这是杂剧产生的土地。但一种文学艺术的发展,却有其自身发展的必然规律。从南宋起,雅文学渐有俗化现象,而俗文学如戏曲小说渐渐壮大,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至金代,一种新的诗歌体裁——曲,迅速发展成熟,确立了庞大的北曲音乐体系,这一音乐体系被戏曲家接受,成为元杂剧的音乐载体,而其文体形式——散曲,由于功能的多样化,也很容易演变成剧套,成为戏曲文学的重要构成部分——剧曲。作家常把个人的思想感情介入其中,甚至超越人物的身份与性格,有很强的参与意识,而形成“角色置换”现象,即作家借人物之口抒己之情。这与作家的文体意识有关。由于剧套与散套的文体特征基本一致,作家在谱曲时,与散曲的抒情功能纠缠,因此产生这种“置换”现象。
  • 别一时代与文体视野中的张岱小品
  • 张岱向被视为晚明(性灵)小品的主要代表作家。但检核历史可以发现,张岱的几乎全部小品都成书于明亡清立后三四十年间,作为小品作家,“晚明张岱”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但归根到底,两《梦》在鲁迅深刻指示的“比明亡略早的晚明潇洒小品”和“清初‘悖谬’小品”的两类中,不属于前者而属于后者,代表了小品在明清易代后的崭新动向。
  • 姚鼐立派与“桐城家法”
  • 姚鼐及其所树立的桐城文派,是清代文学流派中的一大宗。有关桐城派的纷争之烈,实为前所罕有。究其故,则姚氏及其弟子意欲“举天下统为一派”、“奉桐城一先生之言”为不得移易之“家法”,实为讼争的根本原因。
  • 陈寅恪手批《宋诗精华录》
  • 2004年12月,承友人梁基永君慷慨相赠,笔者有幸获得一份陈寅恪先生为《宋诗精华录》所作批语的复印件。据介绍,原书系陈寅恪先生曾经藏阅之物,几经辗转,现归沪上某藏家。《宋诗精华录》四卷,线装一册,是陈衍编选、点评的宋诗合集,商务印书馆1937年7月初版。陈寅恪先生手批者,则为1938年5月再版本。梁君所赠复印件,
  • 说“南”与“风”
  • 在《诗经》研究中,关于“南”与“风”的关系,是二是一,各有所见,未有定论。愚见却以为“南”既非独立于“风”外,亦非包括于“风”中,而疑心“南”与“风”,在春秋之时,音义俱同,只是用字有别。这里所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
  • 俳优与《庄子》的文章风格
  • 《庄子》文章风格之奇,历来所共知。这种风格的形成,固然与时代背景、地域文化及《庄子》本身思想等方面的作用有着密切关系,但俳优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
  • 说箴
  • 箴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实用文体,虽然应用范围有限,但在古代政治生活中发生过一定的积极作用,受到当时政治家和文体家们的重视。刘勰《文心雕龙·铭箴》作了专门评述,并将其总体特征概括为“义典则弘,文约为美”(《文心雕龙校注》,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年版,第73页。以下所引均出此篇)。本文主要根据先秦两汉的箴文考察它在取义与形态两方面的基本特点。
  • 王勃《释迦佛赋》乃丁暐仁作考
  • 清人董诰等编撰的《全唐文》卷一七七收录有署名王勃撰写的《释迦佛赋》,张金吾编撰的《金文最》卷一收录有署名丁畔仁写的《释迦成道赋》,这二赋其实是同一篇作品,分别冠在唐代和金代不同作者的名下。这篇赋是否为王勃所作,牵涉到佛学史、唐代科举史和律赋发展史中的重要问题,因此有必要作一番考辨。
  • 论《毛诗正义》对李益诗歌的影响
  • 李益的诗歌在大历及其后的诗坛上颇有特点,张为的《诗人主客图》称之为、“清奇雅正主”,其“清奇雅正”中“雅正”的诗歌审美内涵与风格正是植根于《毛诗正义》经学阐释系统的土壤之中的。
  • 北宋宫廷“赏花钓鱼之会”与赋诗活动
  • 北宋帝王推行“右文”政策,导致北宋文学创作的空前繁荣。《宋史》卷四三九《文苑传一》概括说:“自古创业垂统之君,即其一时之好尚,而一代之规模,可以豫知矣。艺祖革命,首用文吏而夺武臣之权,宋之尚文,端本乎此。太宗、真宗其在藩邸,已有好学之名,及其即位,弥文日增。自时厥后,子孙相承,上之为人君者,无不典学;下之为人臣者,自宰相以至令录.无不擢科,海内文士彬彬辈出焉。”
  • 虞集与元代南方道教的相互影响
  • 蒙元前期,全真道成为北方十分显赫的大道派。但元灭南宋以后,逐渐把扶植道教的重点转向南方的正一道,从而使其发展后来居上,超过包括全真道在内的其他道派。以正一道为代表的南方道教,在政治上取得尊崇显贵地位的同时表现出明显的文人化与儒学化倾向。而元室扶持道教的政策及当时整个社会思潮兼容并蓄的形势,又使这一时期的文人士大夫对道教抱有接受和认同的态度。这两个方面互相作用,致使元代中后期的文入学士与南方道教关系甚为密切。
  • 清初文言小说《觚剩》作者钮瑷生年考略
  • 清康熙朝问世的文言小说集,在艺术上屈指而三的作品是《聊斋志异》、《虞初新志》和《觚剩》。今人编撰《续修四库全书》,将此三书一并收入,亦显示出它们在清代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钮绣著述甚丰,实为清初重要文学家,传世者除《觚剩》之外,另有《临野堂集》(包括文集诗集诗余尺牍)等。惟学界对其生平所知不多,大多只是根据张士元《嘉树山房续集》“终于任,四十三年九月也”的有关记载,标注其卒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关于钮绣的生年,
  • 探讨前沿问题,证成学术精神——第五届“《文学遗产》论坛”暨《文学遗产》编委会扩大会议召开
  • 第五届“《文学遗产》论坛”由《文学遗产》编辑部、西华师范大学主办,阆中市人民政府、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乐山师范学院中文系、绵阳师范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广安职业技术学院协办,于2005年10月19日-22日在四川省南充市北湖宾馆举行。《文学遗产》的编委以及来自全国各地高校和社科研究单位的六十余位知名专家学者参加了论坛。
  • Abstracts
  • 扩版寄语
    编者的话
    第五届《文学遗产》论坛暨《文学遗产》编委会扩大会议召开
    [“《文学遗产》论坛”专辑(上)]
    古典文学研究的“二重证据”与“三重证明”(傅道彬)
    从古代文论到中国文论——21世纪古文论研究的断想(陈伯海)
    文学的社会身份与文化功能——文学史研究提出的追问(李昌集)
    古代文学地域性研究的回顾与前瞻(周晓琳)
    辞赋源流与综合研究(曹虹)
    清代文章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吴承学)
    漫谈古代小说理论批评研究之“缺失”(谭帆)
    古代小说文体的动态特征与研究思路(刘勇强)
    近代小说的研究现状与学术空间(潘建国)
    论郑玄《毛诗笺》对兴的认识(鲁洪生)
    柏梁台诗真伪考辨(王晖)
    第二届全国桐城派学术研讨会召开(江小角)
    另类的“修炼”——六朝狐精故事与魏晋神仙道教(韦凤娟)
    《壶山先生四六》作者辨疑(杨世文)
    论张说推动盛唐诗歌高潮到来的曲折过程(曾智安)
    “《水经》亦屡读”中的《水经》(陈亮 王勇)
    白居易讽谕诗的语言分析(谢思炜)
    关于王安石使辽与使辽诗的考辨(张涤云)
    李雯生年辨正(姚蓉)
    苏轼诗与《维摩经》(梁银林)
    《论学绳尺》与南宋论体文及南宋论学
    苏舜钦生卒年考(杨松冀)
    杂剧的成熟以及与散曲的关系(吕薇芬)
    别一时代与文体视野中的张岱小品(潘承玉)
    姚鼐立派与“桐城家法”(严迪昌)
    陈寅恪手批《宋诗精华录》
    说“南”与“风”(林东海)
    俳优与《庄子》的文章风格(洪之渊)
    说箴(徐翠先)
    王勃《释迦佛赋》乃丁暐仁作考(詹杭伦)
    论《毛诗正义》对李益诗歌的影响(谢建忠)
    北宋宫廷“赏花钓鱼之会”与赋诗活动(诸葛忆兵)
    虞集与元代南方道教的相互影响(姬沈育)
    清初文言小说《觚剩》作者钮瑷生年考略(陆林 戴春花)
    [学术活动报道]
    探讨前沿问题,证成学术精神——第五届“《文学遗产》论坛”暨《文学遗产》编委会扩大会议召开(周晓琳)
    Abstracts
    《文学遗产》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主  编:陶文鹏

    地  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85195453

    电子邮件:wxyc_wx@cass.org.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5914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09/i

    邮发代号:18-266

    单  价:16.00

    定  价: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