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走上宽广通达之路——新时期古代文学研究的趋向
  • 1978年底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揭开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序幕,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弹指之间,三十年过去。在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过程中,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界也经历了、或正在经历着深刻的变化,诸如学术观念的更新、学者队伍的交替、研究领域的拓展、民族特色的彰显,以及各个专门学科的深入探索,都在共和国学术文化发展的史页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为了及时地总结这段历史的经验教训,我们特别开辟了“古典文学研究三十年”栏目,约请专家学者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就若干重大理论问题和学术实践问题进行宏观探讨,既总结成绩,也指出不足,目的就是为转型时期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提供有借鉴意义的历史经验。我们诚邀广大专家学者积极献言赐稿,共襄盛举,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新高潮中,作出更大的贡献。
  • 为最近三十年的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立块碑石
  • 1978年以来的三十年我国文化学术的发展是空前的,三十年来的中国文学研究的成绩怎么评估都不会嫌高。我这里野心不大,只谈谈三十年来的古代文学研究,想为她立块碑石,刻上些文字。因为她即将进入历史,因为她为我们这个学科留下了许多必须面对的历史经验与文化课题。
  • 谈“杂文学化”与“边缘化”
  •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古代文学学科的演变轨迹,总体上是发展的,向上的。但在发展之中也出现一些特别的状况,需要提出来加以关注。这里主要说两种变化,即学科内在重心的变异,以及学科外在位置的转移。“关注”之中,兼谈认识,略作评议。
  • 文学史研究的边界亟待拓展
  • 文学史是被有的学者称为20世纪中国文学研究的四大增长点之一。在此之前,因观念的拘限,人们只重视对作为文学正宗的诗文的整理与诠解,对词曲、戏剧、小说等通俗文学多有轻忽;又因方法的缺失,只在正史文苑传和各种诗话文评题跋书记中对文学发展的历史有所安顿,真正称得上收摄历史流程中文学发展实际面貌的专史类著作一直告阙。19世纪以后,受东西方影响,才有第一批文学史专著出现。再经百余年的发展,收获始丰。尤其是上世纪后半期,出现了一批标志性成果,通代与断代文学编年史也有很出色的表现。
  • 古代文论研究的回顾与前瞻
  • 承《文学遗产》编辑部之嘱,要在有限的篇幅内谈如此大的题目,实在很勉为其难,只能挂一漏万地谈一点浮泛的看法。 首先,我要肯定,古代文学理论研究作为一个相对年轻的学术领域,其成果积累和学术进步是很显著的,最鲜明的标志是已出版十余种标名批评史或文学理论史、文学思想史的古代文论通史,还有若干梳理、建构、诠释古代文论体系的专著和一大批专题研究著作,
  • 《文心雕龙》书名辨
  • 《文心雕龙》书名表明,刘勰分从构思与美文两方面着手而探讨文学问题,魏晋南北朝人普遍如此,时人却每求之过深,又不重视骈体文的写作特点,而是用现代人的意识去规范古人,以致每多歧解。
  • 司马迁遭受宫刑原因新说
  • 由于李陵事件的牵连,太史公司马迁(公元前145或135-?)惨遭宫刑之祸,对此,《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汉书》卷六十二《司马迁传》以及司马迁所作《报任安书》,都有详细的记述。因此,古今学者对其遭祸的原因大都没有异议。然而,据《三国志》卷十三《魏书·王肃传》,在曹魏景初年间(237—239),魏明帝曹敏(公元227—229年在位)和当时的常侍、秘书监兼崇文观祭酒王肃(195—256)曾有这样一段对话:
  • 史传里的琐事记载——《晋书》文学特色脞说
  • 史书里是否可以记载“无关军国”的琐闻轶事,这是历史编纂学中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在我国和西方史籍中,搜奇记异却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现象。记载琐事是许多历史家,特别是《晋书》的作者所乐于采用的一种史笔。这种史笔对于表现人物的思想性格,增强史文的生动性与可读性颇有助益。它不仅是《晋书》的一大文学特色,也是史传文学或历史文学的主要表征之一。
  • 魏晋南北朝“仙话”的文化解读——关于超越生死大限的话语表述
  • 本文从神仙信仰的确立、神仙的“人化”趋势、“洞天福地”的构建、仙界与俗世不同的时间系统设置等四个方面探讨了“仙话”叙事语境的形成历程及其内蕴的文化意义。笔者认为,“仙话”以追求肉身不坏的神仙信仰作为核心意旨,凸显出古代中国人对于现实生命意义和生死终极问题的独特考量。“仙话”的话语体系即是在这种独特考量中逐步建构起来的。
  • 唐代试策的表达体式——策问部分考察
  • 唐代试策文是“策问文”与“对策文”的统一体,策问文具有更强的相对独立性,在长期行用中,受特定功能和目的等要求,形成诸多表达体式,如在发言体式上有君主体、拟君体和主司体等,在诉求体式上有简单式、扩展式和繁复式等。策问文的体式化,一方面使其变得更加“复杂化”,另一方面也使其变得“简单化”。同时体式化也意味着某种程度的艺术化.
  • 词谱检论
  • 宋以后词体的音乐文学性质丧失,仅是一种古典文学形式。明代学者尝试总结词体声韵格律的经验,开始编订词谱。清初万树的《词律》和王奕清等的《词谱》的刊行,标志词体格律整理的完成。三百余年来,词律的研究处于停滞状态,存在许多问题。我们应重新确定词谱收录词调的范围,树立律词的观念,根据新发现的资料增补词调,对词调进行量化分类,简化词调别体,探讨合理的图谱形式,确立声韵标准,对每一词调的来源、体制、声律、表情和形式特点进行考辨。在此基础上编订能体现当代学术水平的词谱,为词体研究和填词建构规范;这样将有利于词学学科的发展和词学作为汉学之一而与国际学术交流。
  • “不著织女襄”试解
  • 韩愈《调张籍》:“腾身跨汗漫,不著织女襄。”对后一句注释意见分歧。陈迩冬《韩愈诗选》:“襄,据《说文》解为织文。《诗经·大雅·大东》:‘跛彼织女,终日七襄。’这里的‘织女襄’犹如说织成的文章,与郑氏笺‘襄,驾也’用法不一样。旧注多引郑笺,失之。”按,郑笺如下:
  • 风景即诗与观者入画——关于宋人对待自然、艺术与自我之关系的讨论
  • 宋代诗人对待自然、艺术与自我之间的关系有两种新观念:一种是风景即诗,把风景直接当作诗歌,与之相对应的是风景即画,其中体现了自然创造出艺术、自然等同于艺术的思想;另一种是观者入画,观赏风景的诗人意欲进入风景所构成的图画,使自己成为被人观赏的对象。在揭示这两种新观念时,本文辨析了“江山如画”与“天开图画”二者对待自然与艺术的差异,探究了“目诵”、“所见皆诗”概念中所暗藏的介于诗歌与风景之间的绘画链条,分析了宋诗中展现出的观者与被观者的视角换位,并由此讨论了宋人要求“画我”而楔入图画分享美景的强烈呼声,以及由“画中我”而带来的“画中人”概念的流行。
  • 《大雅堂序》考论
  • 汪道昆于襄阳知府任上撰有《大雅堂杂剧》四目,国家图书馆藏明刻本两种,其一有序,该序首题“襄王孙日”,末署“东圃主人书”。对于这篇序文的作者,以及文中出现的“襄王孙”,学界存在着不同的看法。本文通过相关资料的辨析,结合序文的内在逻辑,考证“东圃主人”是镇国将军朱祜柯,“襄王孙”则是襄庄王朱厚颊。
  • 汪辟疆手批《苏诗选评笺释》述论
  • 国学大师汪辟疆在诗学研究上成就卓越,其宋诗研究,首重苏轼.曾手批清人汪师韩《苏诗选评笺释》六卷,迄今不为学界所知。本文首次揭出,并拟探讨以下内容:汪师韩《苏诗选评笺释》的编纂刊刻情况及其价值;汪辟疆苏诗研究及手批苏诗探源;汪辟疆手批苏诗义例;汪辟疆手批苏诗对清代苏诗评点的选择与裁定;汪辟疆手批苏诗的主要创获。
  • 南国女子皆能诗——《清闺秀艺文略》评介
  • 《清闺秀艺文略》是我国最早著录有清一代全国女作家的目录学著作,对清代女性文学研究有重要价值。本文介绍了它的成书过程、概况和文学史意义,并将《清闺秀艺文略》与《历代妇女著作考》进行比勘,列出后者未著录的条目。
  • 传统与现代之间:从《孽海花》看晚清小说中的异域书写
  • 本文以《孽海花》为个案,观照晚清士人关于异域的共时性想象,及其由此传达的文明与现代化的理想。限于作者的个人经历,其异域书写更多的是表达作家的中国都市体验及对西方的间接认知。小说以想象的方式逾越了地理和民族国家界限,多重文化体系与文化判断标准之间相互对抗、影响,并由此激发出一种离心倾向,要摆脱传统的束缚。然而,根深蒂固的传统始终与外来文化相抗衡。小说家试图以旧有文体、叙事模式和话语系统表达社会理想,但旧的文学形式本身成为桎梏,阻碍了新思想的表达。
  • 汉文学史上的1764年
  • 1764年朝鲜通信使在日本的唱酬笔谈活动是汉文学史上的一个转捩点。表现在朝鲜方面,是使臣对日本文坛整体的全新认识和高度评价,在日本方面,则是对朝鲜诗文的贬抑。通信使将其对日本文坛的印象和评价带回朝鲜,从而在朝鲜文坛引起反响,不仅改变了他们对日本文学和人物的态度,而且影响到对本国文学及中国文学关注点的转移。1764年朝日间的唱酬笔谈具有重要的文学史意义,它促使朝鲜人从日本文明的进步中转变了其对清代文章学术的认识,并刺激他们形成了汉文学圈整体视野的雏形。而日本文人也从自身的不断进步中获得自信心和优越感,对朝鲜乃至中国的文学日渐轻视。
  • 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转型期的技术化倾向及其缺失
  • 大约从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界逐渐把学术规范的讨论作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加以探讨,经过十余年来学界同仁的共同努力,目前学者们的规范意识的确有了明显的加强,并逐渐变成一种学术常识与官方规定,如果说这一阶段古代文学的研究有什么进展与改变的话,规范意识的加强可能是最为显著的特征之一。
  • 地域文学史和文化史中的过境作家研究刍议
  • 一 过境作家的界定与新的研究空间 本文所讨论的过境作家,指曾经或长或短在当地停留或居住,并在此地写出过很重要的作品的非本土作家。
  • 汉代赋、颂二体辨析
  • 在汉赋研究中,“赋”“颂”之间的关系问题常常困扰着研究者,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人们发现在汉代史志记载中或者“赋”“颂”连用,似乎同指一体,或者明为“赋”作,却偏称为“颂”。因此曾一度导致人们误以为“赋”即“颂”,“赋”、“颂”即是一体。但随着文体研究的不断深化,目前学界基本认可的一个看法是:“赋”、“颂”确是两种不同的文体样式,汉代人之所以常常将二者混称或并称,是因为汉人的文体观念模糊、宽泛所致。
  • 陆氏《异林》之钟繇与女鬼相合事新论
  • 《三国志·钟繇传》裴松之注曰: 陆氏《异林》曰:(钟)繇尝数月不朝会,意性异常,或问其故,云:“常有好妇来,美丽非凡。”问者曰:“必是鬼物,可杀之。”妇人后往,不即前,止户外。繇问何以,曰:“公有相杀意。”繇曰:“无此。”乃勤勤呼之,乃入。繇意恨,有不忍之心,然犹斫之伤髀。妇人即出,以新绵拭血竟路。明日使人寻迹之,至一大冢,木中有好妇人,形体如生人,着白练衫,丹绣柄裆,伤左髀,以柄裆中绵拭血。叔父清河太守说如此。清河,陆云也。
  • 《兰亭集序》真伪问题的再思考
  • 东晋永和九年(353),王羲之邀请多人在山阴附近的兰亭修禊事,饮酒赋诗,事后将这一次玄言诗盛会的成果编为一集,亲自为作一序并手写过多份,这就是著名的《兰亭集序》。唐修《晋书》卷八○《王羲之传》引用此序,内容比较丰富,一般即视为此序的正式文本。在此之前,萧梁人刘孝标已在《世说新语·企羡》注中有所引用,称之为《临河叙》,内容与《晋书》本《兰亭集序》颇有异同。此序后来还有种种其他称呼。
  • 《长恨歌传》版本辨析
  • 陈鸿《长恨歌传》今存版本有三:一为《太平广记》本;一为《文苑英华》本(即通行本,《白氏文集》亦载此本);一为明刻《文苑英华》附《丽情》本。对于通行本《长恨歌传》,陈寅恪先生指出:“颇疑《丽情》本为陈氏原文。”(《元白诗笺证稿》,文学古籍刊行社1955年版,第41页)詹锳先生也说:《丽情集》本“应当是陈鸿的原本”(《〈长恨歌〉与〈长恨歌传〉》,《学林漫录》三集。
  • 《极玄集》、《诗例》与《极玄律诗例》考辨
  • 《新唐书·艺文志》、《通志》、《崇文总目》、《宋史·艺文志》等著录有姚合《极玄集》、《诗例》各一卷。同时,《通志》、《崇文总目》又并录《极玄律诗例》一卷,这两种典籍均未题所著录诗集的集撰人。《极玄集》、《诗例》与《极玄律诗例》属三种总集,抑或是《崇文总目》、《通志》等典籍中有误收重出现象?《极玄集》和《极玄律诗例》有无关系?诸集著录的内容特点是什么?等等。本文欲查证文献史料,对这诸多疑点予以澄清,诚请学界同人赐教。
  • 《全宋词》滕甫作品辨伪
  • 唐圭璋先生编纂、王仲闻先生参订的《全宋词》以搜罗宏富、考证精确著称。但由于成书时间较早,有些后出资料未能参证。新出现的材料总会带来新的问题,例如《全宋词》未曾载录的佚作、可供校勘的异文、有待考辨的作品互见等等。为使这部囊括两宋词作的总集更为完善,根据新出材料作一些裨补罅漏的工作尤为必要。本文谨就《全宋词》所载滕甫词作二首进行较为深入的个案研究,或许可以剔除白璧微瑕之一斑。
  • 订正启事
  • 纪念钱仲联先生百年诞辰暨全国第二届清诗研讨会
  • 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学术研讨会专家
  • 中国语言文献与文学文献学高层论坛
  • 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学术研讨会综述
  • 2007年10月26日-27日,由《文学遗产》、《文史》、《文献》编辑部、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联合主办的“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学术研讨会”在成都召开。来自全国四十余所高校、科研单位、学术期刊共计60余位学者参加了大会。大会收到学术论文60余篇,举行了两场大会报告和六场小组讨论。
  • “纪念钱仲联先生百年诞辰暨全国第二届清诗研讨会”综述
  • 2007年11月2日至11月5日,由苏州大学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文学遗产》杂志联合主办的“纪念钱仲联先生百年诞辰暨全国第二届清诗研讨会”在苏州大学隆重举行。来自全国各高校、科研院所、出版社及杂志社的专家50余人出席了会议。大会开幕式由苏州大学副校长田晓明主持,苏州大学校长朱秀林教授、河南大学校长关爱和教授、钱仲联先生弟子代表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魏中林教授、
  • “中国语言文献与文学文献学高层论坛”会议综述
  • “中国语言文献与文学文献学高层论坛”于2007年11月24日至26日在古都西安召开。会议由中华文学史料学学会古代文学史料学分会、《文献》编辑部、西北大学文学院联合主办,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古籍研究所、三秦出版社协办,西北大学文学院承办。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文献》编辑部、山东大学、浙江大学、吉林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
  • [古典文学研究三十年]
    走上宽广通达之路——新时期古代文学研究的趋向(袁行霈)
    为最近三十年的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立块碑石(胡明)
    谈“杂文学化”与“边缘化”(徐公持)
    文学史研究的边界亟待拓展(汪涌豪)
    古代文论研究的回顾与前瞻(蒋寅)
    《文心雕龙》书名辨(周勋初)
    司马迁遭受宫刑原因新说(范子烨)
    史传里的琐事记载——《晋书》文学特色脞说(李少雍)
    魏晋南北朝“仙话”的文化解读——关于超越生死大限的话语表述(韦凤娟)
    唐代试策的表达体式——策问部分考察(陈飞)
    词谱检论(谢桃坊)
    “不著织女襄”试解(吴振华)
    风景即诗与观者入画——关于宋人对待自然、艺术与自我之关系的讨论(周裕锴)
    《大雅堂序》考论
    汪辟疆手批《苏诗选评笺释》述论(胡可先)
    南国女子皆能诗——《清闺秀艺文略》评介(黄湘金)
    传统与现代之间:从《孽海花》看晚清小说中的异域书写(宋莉华)
    汉文学史上的1764年(张伯伟)
    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转型期的技术化倾向及其缺失(左东岭)
    地域文学史和文化史中的过境作家研究刍议(刘明华)
    汉代赋、颂二体辨析
    陆氏《异林》之钟繇与女鬼相合事新论(张庆民)
    《兰亭集序》真伪问题的再思考(顾农)
    《长恨歌传》版本辨析(马萌)
    《极玄集》、《诗例》与《极玄律诗例》考辨(卢燕新)
    《全宋词》滕甫作品辨伪(任德魁)

    订正启事
    纪念钱仲联先生百年诞辰暨全国第二届清诗研讨会
    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学术研讨会专家
    中国语言文献与文学文献学高层论坛
    [学术活动报道]
    先秦两汉文学与文献学术研讨会综述(李诚 熊良智)
    “纪念钱仲联先生百年诞辰暨全国第二届清诗研讨会”综述(薛玉坤)
    “中国语言文献与文学文献学高层论坛”会议综述(张文利)
    《文学遗产》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主  编:陶文鹏

    地  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85195453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5914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09/i

    邮发代号:18-266

    单  价:16.00

    定  价: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