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永远的文学史
  • 去年年末,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在京召开“文学史写作的理论与实践”国际学术研讨会,我在会上作了一次发言,我说我在初中求学时初次听中国文学史课,采用的教材是谭正璧先生的《中国文学史纲》,它也是我第一次接触的中国文学史著作,屈指数来,已逾六十年。我当时不可能想到,我以后会与文学史研究、编写工作产生难分难解的“姻缘”。
  • 解放思想 继续开拓——兼谈“边缘化”问题
  • 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在古代文学研究领域里取得的成绩是巨大的。我同意袁行霈先生的看法,这三十年取得成绩的具体表现,在于更新观念方法,重视资料考辨,回归文学本位。
  • 期待突破:新时期古代小说研究的问题与思考
  • 我们通常把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称作新时期。以此为时间坐标,这三十年古代小说研究乃至整个古代文学研究所取得的成绩可谓有目共睹,怎么估价也不为过。但是,如同任何事物总是存在两面性一样,成绩再大,也不可能没有问题和不足。本文并不企图对三十年的古代小说研究作一全面的回顾和总结,而是只讲问题,不讲成绩,以期引起同行对于问题的关注。
  • 论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及反思与世变之关系
  • 本文论述三个问题:其一,词的美感特质是什么,它是怎样形成的;其二,词学家对词之美感特质形成的反思;其三,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与词学家的反思与世变有什么样的关系。
  • 孟子诗学思想二题
  • 本文首先讨论了孟子的说诗理论,认为“知人论世”与“以意逆志”构成了孟子说诗理论的核心内容。这一理论的最大贡献在于:“诗人”从此被正式纳入了研究者的视野,中国文学史正式进入了“有主名”的阶晟诗人的“出现”标志着诗歌作品本体地位开始确立,作为文学的批评对象产生了,因此,孟子的学说也成为中国文学批评理论正式形成的标志。其次,本文对孟子的“迹熄诗亡”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诗”是对“王者之迹”的记录与反映,“王者之迹熄”则“诗亡”,这是孟子对于“诗”之性质的最基本的理解。在这种崇尚“王道”的儒学世界观的支配下,孟子的说诗实践最终没能脱离德义论的范畴,这也是其说诗理论与说诗实践之间产生分歧与矛盾的根本原因。
  • 论汉代兰台文人及其文学活动
  • 东汉明帝、章帝时期的兰台,是汉代重要的官方艺文机构之一。兰台文人的成员主要有班固、贾逵、杨终、傅毅等,其创作的繁荣局面出现在明帝永平五年(62)至章帝建初中,共约二十年。兰台文人集团的出现,有力地推动了东汉前期文学的复兴;班固、贾逵、傅毅等人的应诏而作与同题共作,对章、和时期的文坛趋势有重要的指引作用;兰台文人崇尚文辞的风气对东汉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
  • 《搜神记》研究二题
  • 关于《搜神记》编纂之缘起,传统观点以为干宝有感于父婢及兄再生,遂撰《搜神记》,但目下不少学者否定此说;或认为《搜神记》之编纂,乃因干宝由无鬼论向有鬼论转变而引发;本文从干宝思想及建武中任史官的身份出发,对干宝编纂《搜神记》缘起问题作以解析。《搜神记》撰成,干宝以之示名士刘忮,刘忮谓“卿可谓鬼之董狐”,明扬暗讥。对于刘忮何以讥讽干宝,有学者以为刘忮“属无鬼论一派”,故嘲讥笃信鬼神的干宝为“鬼董狐”;本文以为,刘忮嘲讥干宝,实反映出当时礼法之士与任情放诞名士之间的矛盾、冲突。
  • 诗国高潮的前奏——简论开元前期张说及其周围的诗人群体创作
  • 本文以《岳阳集》、《朝英集》、《集贤院壁记诗》为中心分三个阶段简论开元前期以张说为核心形成的诗人群体创作,指出是张说及其周围的诗人群体创作,促成了诗国高潮的到来。以《岳阳集》为中心的岳州诗人群体属在野,他们形成了一段不容忽视的山水诗创作高潮,以《集贤院壁记诗》为代表的宫廷诗人群体属在朝,他们的诗歌反映了其时玄宗与张说的文治理念,《朝英集》的创作虽属在朝,但其诗多关边塞,它与前两者共同开启了盛唐山水诗、应制诗和边塞诗创作的高潮。
  • 黄庭坚诗学与宋人诗话的论诗取向
  • 黄庭坚诗学在“诗本”理论上注重学问涵养,在“诗用”层面上讲求诗法之学,并以“句法”之义涵盖用字、声律、用事、脱化及诗语风格等多方面内容,自本之末贯通着对于书本学问的高度强调和脱俗旨趣的坚执追求。凡此都在宋人诗话中展开为广泛深细的讨论,其多论字句、摘句为说的言谈方式表现为独特的论诗取向,这与“诗文评”篇章和序跋书札所阐发的“诗学理论”以及诗品的诠别品次、集句的例资广读、诗格诗式的格套拘定迥然有别,由此构成了以语言讲求为基本模式的文本批评体系。
  • 从“透脱”看诚斋诗学的理学义蕴
  • 本文探讨了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诗学与理学的关系。杨万里的诗有其独特的风格,被称为“诚斋体”,这种诗风的形成有其理学思想的渊源。本文从梳理杨万里与理学家的师承关系入手,首先揭示其诗学中的“兴”与理学的联系,指出其“天人合一”的实质;然后进一步论述其诗歌意境所体现出的由“生”而“乐”即为典型的理学境界。在余论部分,文章勾勒了罗大经的《鹤林玉露》对揭示杨万里的理学境界所作的贡献。
  • 方回的“吴体”诗论及其诗学批评意义
  • 方回的“吴体”诗论,有其独有的理论内涵与诗学意义。通过对杜甫七言大拗律诗“全拗”声律特征的发现与揭示,方回提出了“吴体”的诗学概念,并以“吴体”为诗学元素之一,重新建构江西诗派源自杜甫的新的诗统,同时又以之为诗学利器之一,对当时的江西诗派末流、江湖诗派的诗学弊端进行批判与匡救。“吴体”诗论,是方回诗学智慧与诗学立场的一个典型体现。
  • 论元初金莲川文人集团的文学创作
  • 金莲川文人集团,是元初一个重要的文学创作团体。他们的政论文学的内容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对君主之“训言”的论政之作,二是解释儒家经典的论道之作,三是阐述“夷夏一体”的民族观念之作。诗词曲赋作品表现了“又爱功名又爱山”的矛盾复杂心情、渴望平等的愿望以及对和平生活的期盼。创作的整体风格呈现出阳刚之势。
  • 吴中词学与“词亡于明”辨
  • “明词”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文学现象的指称,其特定性必须与影响明词的主体文化联系起来理解。清代以来由于忽视此种认识形成了“词亡于明”的论调,存在着相当大的偏颇,必须加以辨析厘正。本文以考察影响明词的主体文化为基本视点,以《全明词》提供的词人小传为依据,统计出有61.59%的词人产自吴中地区,进而说明吴中文化是影响明代词学的主体,并在此基础上辨析“词亡于明”论调的形成与吴中文化发展演变相关,提出认识明代词学必须深入理解吴中。
  • 邓志谟“争奇”系列作品的文体研究——兼论古代戏剧与小说的文体分野
  • 晚明文人邓志谟曾创作了六种“争奇”式作品,对这六种“争奇”式作品,学霁大多视为小说文体,并在小说视野下对其予以诠释,但争奇故事又具备明显的戏剧性特征。这种现象的出现,与“争奇体”作品的特性有关。本文由此出发,在对这一系列作品作辨析的基础上,也探讨了戏曲与小说文体的相关问题。
  • 从侯马、温县载书看春秋誓辞及誓约文化
  • 《毂梁传·隐公八年》曰“诰誓不及五帝”,范宁注:“五帝之世,道化淳备,不须诰誓而信自著。”可见,古人认为“誓”是五帝以后产生的,用来取信。《礼记·曲礼》云:“约信曰誓,莅牲曰盟。”春秋时代盛行盟誓之风,表示自己要遵守某项约定,如有违背,愿领受神灵的严惩,这样的誓辞在《左传》,《国语》等典籍中保存了许多。徐师曾《文体明辨》把约信之誓附于盟书之后,
  • 论班固的铭
  • 一般认为,班固现存《封燕然山铭》、《高祖泗水亭碑铭》和《十八侯铭》三篇,如张溥《班兰台集》、严可均《全后汉文》(卷二六)、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一)和曾国藩《经史百家杂钞》(卷六)。联系在一起,立意高远。班固另一篇表现这场战争的《车骑将军窦北征颂》(《古文苑》卷一二),歌颂窦宪,
  • 《文心雕龙·附会篇》“豆之合黄”解
  • 《文心雕龙·附会篇》有“如胶之粘木,豆之合黄”二语,“胶之粘木”易解,而“豆之合黄”却令人费解。黄侃曰“豆疑当作白”,范文澜注“未详其说”(《文心雕龙译注》第654页),陆侃如注曰:“按本篇多以人体为喻,这一段中所用‘偏枯’、‘腠理’等,都是古代医学用语,‘豆之合黄’亦同。《黄帝内经素问·藏气法时论》:‘脾色黄,宜食咸:大豆、豕肉、栗、藿,皆咸。
  • 《全唐文》宋璟《梅花赋》为伪说补证
  • 《全唐文》卷二○七所载宋璨《梅花赋》,前人多以为伪作。但当代一些著名的唐文选本,如高文、何法周《唐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版),孙望、郁贤皓《唐代文选》(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仍予选录,故有进一步考察的必要。
  • 赵嘏卒年考
  • 赵嘏的生卒年,迄今有三说。一、《闻一多全集》第四册《唐诗大系》定赵嘏的生年为宪宗元和十年(815),卒年未考。若据《唐才子传》卷七《赵嘏传》谓其卒时“方四十余”,则卒年当在大中末,约四十三四岁。二、《唐诗人行年考·赵嘏行年考》谓其约生于元和元年(806),约卒于宣宗大中六年(852),约四十七岁。三、《唐五代文学编年史·晚唐卷》大中八年条考其约生于元和元年,约卒于大中八年(854),约四十九岁。
  • 略论宋代宫怨诗词
  • 中国的宫怨诗歌滥觞于《诗经·小雅·白华》,其间经由司马相如、陆机、谢胱等诗人的创作,到唐代步入鼎盛发展的阶段。有唐一代,后宫妃嫔姬妾名目繁多,皇后之下,有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各一人,并有昭仪、昭容、昭嫒、修仪、修容、修嫒、婕好、美人、才人、宝林、御女等各种等级称谓。太宗贞观初,
  • 元人选元曲所呈现的曲学史意义
  • 自昭明太子萧统编辑《文选》后,人们对于文学作品的“选”辑意识便越来越强,唐人选唐诗,宋人选宋词,元人选元曲,便未尝不是步萧氏后尘而更趋专门。一位选家,面对某一文体的作品,选谁不选谁,选什么不选什么,谁多选谁少选,总有选家自己的原则,这种原则,也总会在他的选本中得到直接或间接的体现。而选家按照某种原则的取合,
  • 《太霞新奏》征引《曲律》的方式和意义
  • 清代钱熙祚重刊王骥德《曲律》时称:“王伯良《曲律》,传本甚鲜,诸著录家亦未之及,惟吴江沈君征《度曲须知》尝引其论韵一条。”(《曲律》,《中国古典戏曲论著集成》第四册,中国戏剧出版社1959年版。《集成》本《曲律》以《读曲丛刊》本为底本,据明天启五年原刊本校补,本文所引《曲律》均据《集成》本)钱氏此说并不确切。
  • 王国维“系统圆照”的文学研究方法
  • 王国维进行文学研究特别注重对方法的探索。他力图把文学置放在一个宏大的知识背景上,通过建立一个超越时间、地域和学科的学术系统,来对文学艺术进行多方位的观照。我们借用《文心雕龙·知音》中的“圆照”一词,把王国维那种将文学置于一个彼此贯通的系统中进行全面体悟和考察的方法,称之为“系统圆照”。
  • 论郑振铎的文学史研究之路
  • 今年是郑振铎、孙楷第先生诞生一百一十周年。两位先生在中国文学史研究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了学习他们求实创新的学术精神,缅怀他们的道德人品,我们特组织这两篇文章,以飨读者。
  • 建立科学的中国小说史学——孙楷第先生晚年“自述”及其他
  • 1972年我从中国剧协调到中华书局,仍从事编辑工作。当其时,外界还在“批林批孔”,这里却聚集了从全国各地“牛棚”中抢救出来的史学界的耆宿,心无旁骛地校点起“二十四史”。随后文学方面的编辑工作也逐步恢复,阅读稿件、联系作者,我也开始熟悉起新的工作。在这书香四溢的世外净土,“出入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环境中,使我既得到学习锻炼,也得以先后结识如朱东润、王季思、顾学颉等学者名家,孙楷第先生也是其中之一。
  • 中国首届吴越钱氏家族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 由《文学遗产》编辑部和杭州师范大学主办,杭州师范大学吴越钱氏家族研究所承办的“中国首届吴越钱氏家族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于2008年4月26-29日在杭州师范大学下沙校区召开。来自国内外高校、研究院所、出版机构、学术刊物、传媒的七十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
  • 钱氏家族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
  • 晚清藏书家莫棠、莫绳孙生卒年考
  • 莫棠是清末民初藏书家,字楚孙,一字楚生,贵州独山人,他是晚清大儒、藏书家莫友芝九弟莫祥芝的第三子,官至广东韶州知府,民国以后弃官归隐,寓居苏州,1929年殁于上海。其一生酷嗜图书收藏,通版本目录学,家有“铜井文房”、“文渊楼”等,其藏书闻名一时。莫棠生年,各藏书家辞典缺失。台湾“国家图书馆”善本室藏有莫友芝之子莫绳孙日记和信札底稿数十册,
  • 傅增湘以古写本校勘《南华真经注》
  • 藏园校书,世所周知,然多据伦明之说得知概况,或据《藏园群书题记》及《藏园群书经眼录》瞥见一二。事实上,根据国家图书馆藏藏园校书跋识,可准确获知藏园主人校书之孜孜不倦,精益求精。以下仅以《南华真经注》为例。
  • 更正
  • 晏几道生卒年之质疑
  • 自从涂木水根据《东南晏氏重修宗谱·临川沙河世系》(简称《晏氏宗谱》)的记载提出晏几道生于公元1038年,卒于公元1110年(《关于晏几道的生卒年和排行》,见(《文学遗产》1997年第1期)后,晏几道的生卒年似乎已成定论。笔者最近也得到了该谱的复印件,然而经过仔细考证,发现其记载并不可靠:
  • 黄彭年评张裕钊《金山江天寺记》
  • 黄彭年与张裕钊皆晚清古文名家,又都曾主河北莲池书院,两人之间亦有来往,黄彭年还曾评张裕钊文,其(《陶楼日记》同治十二年癸酉闰六月廿六日载:
  • [古典文学研究三十年]
    永远的文学史(邓绍基)
    解放思想 继续开拓——兼谈“边缘化”问题(黄天骥)
    期待突破:新时期古代小说研究的问题与思考(孙逊)
    论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及反思与世变之关系(叶嘉莹)
    孟子诗学思想二题(马银琴)
    论汉代兰台文人及其文学活动(陈君)
    《搜神记》研究二题(张庆民)
    诗国高潮的前奏——简论开元前期张说及其周围的诗人群体创作(曲景毅)
    黄庭坚诗学与宋人诗话的论诗取向(易闻晓)
    从“透脱”看诚斋诗学的理学义蕴(黄宝华)
    方回的“吴体”诗论及其诗学批评意义(王奎光)
    论元初金莲川文人集团的文学创作(杜改俊)
    吴中词学与“词亡于明”辨
    邓志谟“争奇”系列作品的文体研究——兼论古代戏剧与小说的文体分野(戚世隽)
    从侯马、温县载书看春秋誓辞及誓约文化(董芬芬)
    论班固的铭(孙亭玉)
    《文心雕龙·附会篇》“豆之合黄”解(朱国伟)
    《全唐文》宋璟《梅花赋》为伪说补证(刘辰)
    赵嘏卒年考(赵望秦)
    略论宋代宫怨诗词(高峰)
    元人选元曲所呈现的曲学史意义(赵义山)
    《太霞新奏》征引《曲律》的方式和意义(王小岩)
    王国维“系统圆照”的文学研究方法(周秋良 欧阳文风)
    [学者研究]
    论郑振铎的文学史研究之路(董乃斌)
    建立科学的中国小说史学——孙楷第先生晚年“自述”及其他(黄克)
    [学术活动报道]
    中国首届吴越钱氏家族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李最欣 李亚莉)

    钱氏家族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
    晚清藏书家莫棠、莫绳孙生卒年考(湛庐)
    傅增湘以古写本校勘《南华真经注》(王菡)
    更正
    晏几道生卒年之质疑(唐红卫)
    黄彭年评张裕钊《金山江天寺记》(白雪华)
    《文学遗产》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主  编:陶文鹏

    地  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85195453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5914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09/i

    邮发代号:18-266

    单  价:16.00

    定  价: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