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汉赋源于《周礼》“六诗”之赋考
  • 汉赋源起,历来诸说纷纭。赋体之名,当源于《周礼》“六诗”之赋,源于赋诗言志用诗之法:“赋”本义为“不歌而诵”、“敷布其义”,后在此二义基础上衍出制作、自作之义,苟赋与汉赋兼而取之,将自作“不歌而诵”、“敷布其义”的文雅之辞称之为赋;“赋”为“主文谲谏”政教传统的产物,汉赋在“主文”的形式、“谲谏”的目的上兼而取之。
  • 钱澄之《田间诗集》版本及佚诗
  • 明遗民钱澄之在清初诸大儒中,影响甚大。其经学成就,张舜徽认为顾炎武尚有所不及(《清人文集别录》,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9页)。至于诗文创作,在当时更享有大名。乾隆四十五年(1780),清廷开始禁书,钱澄之《田间文集》、《田间诗集》均列入《军机处奏准全毁书目》及Ⅸ应缴违碍书籍各种书目》中,为重点查禁之书。1998年黄山书社点校出版的《田间诗集》,以康熙二十九年(1690)二十八卷本《田间诗集》为底本点校,未能参校康熙元年(1662)乐易堂十卷本《田间集》刻本。
  • 论简帛《五行》与《诗经》学之关系
  • 《五行》的核心内容是五种“德之行”、“善”、“德”等道德境界或人格的生成图式,其中有些图式乃是由《诗经》作品的情感图式转化而来的。在这一方面,《草虫》一诗对《五行》有非常深刻的影响。而对《鸬鸠》、《燕燕》等诗的解读,更成为《五行》核心观念——“慎独”和“舍体”建立的重要基础。《五行》谓《关雎》“繇色榆于礼”,直接承继着上海博物馆所藏简书《诗论》的话题,显示了《诗经》学的进展;其就《鸬鸠》、《燕燕》说“兴”的内容则是现在所知最早把“兴”作为诗歌写作体式来探讨的材料,向下与《诗序》、《毛传》等传世《诗经》学著作衔接,补足了《诗经》学史上的一段空白。
  • 《文学遗产》网络版创刊
  • 由《文学遗产》编辑部主办的《文学遗产》网络版现已正式创刊。域名为:http://wxyc.1iterature.org.cn或http://www.文学遗产.中国(请使用IE7.0以上版本)。
  • 《唐诗纪事校笺》掇误
  • 南宋前期计有功编撰的《唐诗纪事》,是唐诗研究极有文献价值的丰硕之作。王仲镛先生的《唐诗纪事校笺》用力甚勤,出版后广被采用,很受研究者注意。但该著仍然存在不少问题,有必要再次作全面的笺证工作。现就平日积累的笔录札记,撰为一文,供学界参考。
  • 龚鼎孳评语
  • 清初“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鼎孳(1615—1673),降清后历任刑、兵、礼三部尚书,极善交游,沈德潜《清诗别裁集》就说“士之归往者遍宇内”。这些,自然可以在他的《定山堂诗集》中看到。他也经常品评时人的诗文,散见于清初别集中。这些评语,无论是否应酬之作,均有助于我们认识相关作品的艺术成就,有助于我们考察清初文人的行迹与交往,
  • 唐代文论中生命化批评的人文意蕴
  • 生命化批评深刻反映了文学与人的生命精神之间的密切关系,它要求文学作品应具有和生命特征相似、相通的内涵和形式。唐代文学批评的经典代表之中,陈子昂论“风骨”,王昌龄论“势”,杜甫论“神”,韩愈论“气”与“不平则鸣”,司空图论“生气远出”,无不体现出一种生命精神。唐代生命化批评体现了文学创作者在时代精神的鼓舞下,主体意识的充分觉醒和对自身生命价值的高度肯定,反映了唐代文人追求生命永恒、人文同构的审美倾向和批评理念。
  • 欧阳修《六一诗话》与《杂书》、《归田录》之关系——兼谈欧阳修《六一诗话》的写作
  • 郭绍虞《宋诗话考》据宋入张邦基《墨庄漫录》所记,认为欧阳修所作《杂书》为《六一诗话》之前身,此说多为学界认同。但事实上,《杂书》(实为欧集所收《试笔》)并非欧阳修编撰《六一诗话》所据,相比之下,“录之以备闲居之览”的《归田录》与《六一诗话》的关系更为密切。《诗话》之作虽有部分条目写于归颍以后,但其主体乃集《归田录》删稿而成;至于编为专书,以“诗话”名之,则在熙宁五年夏秋之际的可能性最大。
  • 黄庭坚对传统诗歌意象的禅意化演进——以“月”、“松”、“竹”为例
  • 黄庭坚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居士。他对禅宗尤有兴趣,阅读了大量语录、偈颂、禅诗,与多位禅师有诗歌往来,对以诗说禅或以禅入诗的形式十分熟悉。黄庭坚的诗歌意象,与作者对主体精神的追求息息相通,他精心选择意象,以意炼象,他的意象既沿用了古典诗歌中的传统寓意,又在其内涵上有所开拓,添加了禅的超脱精神,富有佛禅意韵。
  • “衰世多信鬼”——宋季士大夫与相士交往诗文透视
  • 宋季士大夫文集中普遍留有与相士交往的诗文,这些诗文的大量集中出现是历史与时代的必然,是宋季衰世中士大夫命运的折射。透视这些诗文,探讨其成因与风貌,可以了解当时士大夫在庸君权臣政治下的挣扎际遇与茫然无助心理,也有助于对宋季文学的整体深入研究。
  • 《世说新语》元刻本考——兼论“刘辰翁”评点实系元代坊肆伪托
  • 本文以庋藏于日本及台湾之《世说新语》元刻本为文献基础,通过细致的文本比勘,就其底本与分卷、刘孝标旧注删存情况、刘应登批注之特点和内容以及“刘辰翁”评点实系元代坊肆伪托等项,进行了详尽的梳理与考辨。论文认为:元刻本正文源自一个文本面貌极为接近“湘中本”的宋本,具有很高的版本校勘价值;其所刊刘应登批注及“刘辰翁”评点,亦有助于廓清由明凌漾初刻本衍生出来的种种讹误,推进《世说新语》及古代小说评点研究。
  • 郑文焯、况周颐的交恶与晚清四大家词学思想的差异
  • 郑文焯与况周颐的“交恶”是清季词坛的一个重要事件,它反映了晚清四大家词学思想的分歧,今人论著对这一问题罕有论析。郑文焯、王鹏运认为况词“淫艳”,而况周颐则以之为重、拙、大的载体。郑、况交恶与他们的个性相关,而其深层原因则是词学观念的差异,况以“秀在骨”、“艳在神”的《花问》艳词为学习对象,主张性灵寄托,而王、郑则强调词体的言志功能。郑、况交恶所体现的词学观念的差异显示了四大家词学思想的丰富内涵。
  • 从晚清到“五四”:传教士与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萌蘖
  • 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发端于西方儿童文学的译介,西方来华传教士对此有筚路蓝缕之功。19世纪中叶以后,传教士加强了儿童读物的编译与出版,主要包括福音小说、作为儿童文学的寓言、世界各国经典童话,不仅内容使入耳目一新,其艺术手法也与中国传统文学迥异,对中国作家具有某种示范性和启示性,催生了中国现代儿童的萌发。在倡导儿童文学的同时,传教士也把西方现代的儿童观和教育理念带进中国,对中国的儿童教育发生了一定影响。
  • 明代戏曲家啬轩道人考
  • 戏曲家啬轩道人的名字,最早出现在清人的《笠阁批评旧戏目》中,记其作有《官枭记》。《今乐考证》将《宫枭记》归入“国朝院本”,但并无实据,邓长风先生在《〈笠阁批评旧戏目〉的文献价值及其作者吴震生》(《明清戏曲家考略》,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一文中曾经推测啬轩道人应属于“康、雍之际,甚至年代更早的曲家”,各种工具书对此人皆云不详。
  • 梁启超对于国学研究的开创性贡献
  • “国学”相对于“外学”,是20世纪初产生的一种新概念。梁启超对于这一新概念的产生、确立和发展起过重要的作用。梁启超是早期国学研究中一个重要流派的代表,是最早使用新观点、新方法、新形式研究国学的资产阶级学者,是“五四”时期胡适派国学研究的先导。他在研究工作中形成的批评、继承和发展相辅相成、并行不悖的国学观,对我们今天仍有重要的参考、借鉴乃至指导意义。
  • 借鉴与创新——日本明治时期中国戏曲研究对王国维的影响
  • 众所周知,王国维为中国戏曲史学科的奠基者,其著述曾给日本的中国戏曲研究以巨大的影响。但与此同时,需要指出的是,日本明治时期的中国戏曲研究,也曾给予王国维以巨大影响。王国维对戏曲的一些重要看法,如悲剧说、元明戏曲之差异说、元剧关目简陋说等明显受到管川临风等人的影响,他用“戏曲”一词作为中国古代戏剧的总称,也是转取自东瀛。故对以王国维为中心的近代中日学术文化的相互影响,应给予更多的关注。
  • 春秋时期的铭论与铭体
  • 铭是附着在器物上的一种实用文体,刘师培《论文杂记》称:“铭者,古人儆励之词也。铭始于黄帝,故《汉志》道家类列《黄帝铭》六篇,厥后禹铭笱虞,汤铭浴盘,武王闻丹书之言,为铭十六,而周代公卿大夫,莫不勒铭于器,以示子孙。”到了春秋时期,神权观念逐步衰落,人本思想萌芽,当时社会的主流卿大夫阶层开始关注个人的终极价值。他们追求事功、渴望不朽,致使传统的礼仪性、程式性的铭体创作向个体性、灵活性转变。
  • 《楚辞·天问》“顾兔”考
  • 《天问》:“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兔在腹。”其中“顾兔”的释义,历来歧解纷纭,未有定论,学术界较多采用闻一多的“蟾蜍”说,但对照古代文献中关于“顾兔”的记载及训释,我们认为,“顾兔”指明眸善视的月兔,即向下看的雄兔,更为妥当。
  • 唐僧怀素《秋风》诗释疑
  • 唐朝楼颖所辑《善慧大士语录》卷四《智者大师》中提及一首小诗:“我有数行泪,不落十余年。今日为君尽,并洒秋风前。”(《善慧大士语录》卷四,《续藏经》卷六九,第126页)作者题署齐梁年间名僧释慧约,系为哀悼湘东王咨议范贲而作。北宋李防等编《文苑英华》则将此诗系于齐梁年间名道陶弘景名下,系和慧约法师所作(《文苑英华》卷三0二,中华书局1966年版,第1540页)。至南宋岳珂(岳飞之孙)撰《宝真斋法书赞》,
  • 赵师侠《坦庵词》略论
  • 南宋词人赵师侠,字介之,号坦庵,燕王德昭七世孙,临江军新淦(今属江西)人,有《坦庵词》一卷,存词一百五十四首,生卒年不详。《151库全书总目提要》云“盖南宋初人也”,饶宗颐《词集考》推测“似师侠生于建炎元年丁未(1127)以前”,似不确。毛晋汲古阁刻本《坦庵词》,题有明确年干者,始于丁亥即孝宗乾道三年(1167),止于丁巳即宁宗庆元三年(1197)除夕,其创作时期晚于南北宋之交的词人张元干、张孝祥,
  • 论杨万里的记体散文
  • 历来的杨万里研究,偏重于他独树一帜的“诚斋体”诗歌。对其散文,鲜有涉及者。其实,杨万里不仅是南宋诗坛的大家,也是南宋散文创作的代表。周必大就曾赞其文“理胜而文雄”(《文忠集》卷四八《题杨延秀新淦胡氏义方记后》,《四库全书》本),罗大经则云杨万里“论议挺挺”(《鹤林玉露》甲编卷一,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14页),方逢辰更是对杨万里之文赞不绝口:“诚斋先生胸次磊磊硐石町、挺挺介介,
  • 论宋代“语录体”对文学的影响
  • 一 尽管语录体从先秦《论语》、《孟子》到唐宋儒道释语录,从诗话、奉使伴使语录到小说、历史等文体,名称含义很宽泛,不尽相同,但由于宋代理学对后世的巨大影响,元明清以后,谈语录者便基本特指以程朱语录为代表的宋人语录了。尤其清乾隆时期,四库馆臣在《四库全书总目》中评书评文之内容艺术及体例优劣时,更是频频以诸如“语录之体”、“语录体例”等突出强化了语录体这一文体的独立性和鲜明特征。
  • 岭南词风“雅健”辨
  • 岭南词史始于五代,时何成裕“尤工小词”(吴任臣《十国春秋》卷六二《南汉五·列传》,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890页),今其词不传。又,学界素以五代人黄损为见于载籍的最早的岭南词人,黄氏词今传一首,曾昭岷等已辨其伪(见曾昭岷等《全唐五代词》,中华书局1999年版,第1280页)。北宋岭南不见有词人。后至南宋,粤人方渐有词名。自此至明代,岭南词人数量并不多,总体成就也不够突出。人清之后,岭南词坛风气大开,词人群起,
  • “长安十子”考辨
  • 清初王士祯(稹)所定“长安十子”,亦即现今普遍所说的“金台十子”,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诗人并称群体。学术界对该群体之于王士祯诗坛地位的提升、清初诗坛风气的转移,以及某些具体作家的诗歌创作等等,都有过不少的论述。但关于该群体本身,却有许多问题还模糊不清,或存在分歧,甚或每见错误。现在即根据目前所知,就几个主要问题做一番梳理。
  • 陶家鹤与《绿野仙踪》试探
  • 百年来《绿野仙踪》研究中的一大困惑,是作者、评点者的情况均甚为模糊。如果说作者的身世生平及写作此书的过程,还有一篇《自序》可考其大略,那么评点者包括两篇序文的作者侯定超、陶家鹤与作《前评》的虞大人在内,以及评语中提及的陶子和、田景虞等人的情况,就更加难以捉摸。但相比之下,其中作《序》人之一并作有“补识”的陶家鹤其人及其与《绿野仙踪》的关系,似较为有迹可寻,
  • 《文学遗产》文稿技术规范
  • 为加强本刊发表论文的学术规范,现根据时代变化和本刊学术特点,自2009年第4期开始,要求来稿做到: 一、作者请寄打印稿,姓名、联系方式另纸书写。每篇论文须提供内容提要和关键词。内容提要,应是文章的主要论点(切忌自我评价),字数每篇在200字左右;“关键词”一般为三至五个。
  • 《文学遗产》2009年总目录
  • 编后记
  • 第六期编讫,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前夕。而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年风雨历程。回顾峥嵘岁月,我们深切感到,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事业的发展与繁荣,研究工作者的支持,更离不开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信任与鼓励。亦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走过六十时刻离不开党的领导,离不开文学
  • 高亨文献考据的治学方法及其学术价值
  • 高亨先生(1900-1986)是我国20世纪著名学者。1923年,他二十三岁离开吉林,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1925年考入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成为该研究院首届研究生,师从王国维、梁启超等国学大师,开始走上文史研究之路。之后,他辗转吉林、河北、河南、四川各大学。建国后,高先生经陆侃如、冯沅君教授引荐执教山东大学,成为山东大学古典文学“冯陆高萧”四大名教授之一。
  • 中央民族大学
  • 中国古代文学是中央民族大学的传统优势学科,前辈学者裴斐、禹克坤、张菊玲、李佩伦、刘俊田、林松等教授曾在本学科工作,为学科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尤其是著名学者裴斐教授,先后出版了《李白十论》、《诗缘情辨》、《看不透的人生——裴斐学术论文集》、《李白资料汇编·金元明清之部》(与刘善良合编)等著作十余种,在学术界产生了重大影响,为本学科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本学科1986年获得硕士学位授予权,
  • 汉赋源于《周礼》“六诗”之赋考(鲁洪生)
    钱澄之《田间诗集》版本及佚诗(张晖)
    论简帛《五行》与《诗经》学之关系(常森)
    《文学遗产》网络版创刊
    《唐诗纪事校笺》掇误(傅璇琮)
    龚鼎孳评语(张晖)
    唐代文论中生命化批评的人文意蕴
    欧阳修《六一诗话》与《杂书》、《归田录》之关系——兼谈欧阳修《六一诗话》的写作(张海明)
    黄庭坚对传统诗歌意象的禅意化演进——以“月”、“松”、“竹”为例(孙海燕)
    “衰世多信鬼”——宋季士大夫与相士交往诗文透视(刘婷婷)
    《世说新语》元刻本考——兼论“刘辰翁”评点实系元代坊肆伪托(潘建国)
    郑文焯、况周颐的交恶与晚清四大家词学思想的差异(杨传庆)
    从晚清到“五四”:传教士与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萌蘖(宋莉华)
    明代戏曲家啬轩道人考(裴喆)
    梁启超对于国学研究的开创性贡献(连燕堂)
    借鉴与创新——日本明治时期中国戏曲研究对王国维的影响(黄仕忠)
    春秋时期的铭论与铭体(韩高年)
    《楚辞·天问》“顾兔”考(贾捷 周建忠)
    唐僧怀素《秋风》诗释疑(谭洁)
    赵师侠《坦庵词》略论(曹志平)
    论杨万里的记体散文(杨理论)
    论宋代“语录体”对文学的影响(任竞泽)
    岭南词风“雅健”辨(范松义)
    “长安十子”考辨
    陶家鹤与《绿野仙踪》试探(周晴)
    《文学遗产》文稿技术规范
    《文学遗产》2009年总目录
    编后记
    [学者研究]
    高亨文献考据的治学方法及其学术价值(廖群)
    [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点介绍]
    中央民族大学(傅承洲)
    《文学遗产》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主  编:陶文鹏

    地  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85195453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5914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09/i

    邮发代号:18-266

    单  价:16.00

    定  价: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