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0年第07期
  • 一页的翻过
  • 二十多年前,有一次曾经未似思索地写道,游牧草原的循环不已的历史.“也许要翻向它的最后一页了”。
  • 三联书店·中国经验丛书
  • 生物圈:人类历史发展的怀抱
  • “生物圈”一词虽然是由生物学家[德日进(Teihard de Chardin,Piem),一八八一——九五五]创造的,目睹人类在地球上扩张过程的历史学家则更关注它的社会意义。汤因比(Arnold Toynbee,一八八九——一九七五)研究了一辈子世界文明史,留在世上的最后一份手稿却以环保味十足的题目作书名:《人类与大地母亲》。打开这本书你会感到奇怪.书中近百分之九十的篇幅讲的仍然是世界上各个文明的发展史,只有约百分之十的内容是阐述人与自然关系的。
  • 我说可持续发展
  • 联合国《一九九五年人类发展报告》中说:“环境恶化构成了对人类安全的威胁。”今天,中国已能确切地感受到这种威胁: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水污染及温室效应;水土流失和不断恶化的土地盐碱化、衰退化和沙漠化;令人担忧的生物种类、数量的减少乃至枯竭……仅以空气污染为例,在我国.由于空气污染每年造成了近一百一十万急诊病人.这不仅加重了医疗卫生系统的负担.而且每年因此损失的工作时间相当于七百四十万人年一据估计.我国目前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大体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至百分之八。严峻的形势把可持续发展这一议题提上了日程。
  • 甘地的政治智慧
  • “记忆的暗杀者”
  • 《读书》杂志二○○○年第三期发表了小岛洁先生《思考的前提》、沟口雄三先生《“战争与革命”之于日本人》和孙歌女士的《实话如何实说》三篇文章。这组总题为“思考‘战争与革命’”的笔谈,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了中日两国学人对待日本侵华战争以及南京大屠杀的立场和姿态。其中小岛洁的《思考的前提》指出了一个值得重视的事实:日本的一些研究者、批评家把中国方面对南京大屠杀中三十万死难者的数字的坚持视为一种政治行为,
  • “我是吴宓教授”
  • 伟大的儿子会生出自己的父亲。同样,伟大的学生也会培养出自己的老师。八十年代起来了钱钟书热,从此大家知道,这位“人中之龙”的老师中,有一位叫吴宓。仿佛这还不够,到了九十年代,陈寅恪又热了起来,于是大家又发现,这位“人中之龙”的朋友中,最好的一位也是吴宓。二十世纪中国学术界分量顶重的两位大师,一为至交,一为爱徒,那么,吴宓本身的分量自不待言。
  • 全球经济前沿观察
  • 师道之不传也久矣
  • 二十世纪几十年代与八十年代相比,校园的一道风景线是很多研究生都称呼自己的导师为“老板”而不再是“先生”。从时代背景来看,这一商业性的称呼在校园叫响,也许受到九十年代初那个“全民皆商”大潮的影响。
  • 建一座良心博物馆
  • 学者的理想人格
  • 马克斯·韦伯(一八六四——一九二○)去世前不久为慕尼黑大学的同学们做了两次重要演讲:“以学术为业”和“以政治为业”。韦伯以一位严肃的学者和政治家的身份,科学地、细致入微地讲述了一个理想的学者必须具备的品质和一个诚实、热忱的政治家必须具备的职业伦理。演讲充满理性主义的教诲,启迪过本世纪几代伟大的学者和政治家,其魅力经久不衰,今天仍被列为西方大学生的必读物。
  • 大浴大洁
  • 记得铁凝在《河之女》前言中提及散文创作,说真正的好散文由于其最显真面的特性因而自有“时尚打不倒的魅力”——这句话我以为也可用来评价她的小说《大浴女》。
  • 月是古时明
  • 上世纪有位名人说了句“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被人议论了大半个世纪。外国的月亮圆不圆的议论已经尘埃落定,我们今天来议论古时的月亮比现时明,应该是很有意义的。
  • 这个日子、这个事件与我们
  •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中共中央发出了一个通知,正式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这场被称为“灾难”、“浩劫”的民族自戕运动,后来得到了政治上的清算。如今,离开这场运动的发生已经整整三十三年。三十三年来,中国社会的面貌也已前后判然有别。人们甚至已不再提起“文革”还会不会发生的话题。民众似乎已经成熟起来。
  • 洋人的八股取士
  • 西方人在近代中国的口碑不好,这是自然的事,因为他们是打破大门进来的。在中国读书人的笔下,我们知道洋人在中国做了很多很多的事,当然都是坏事,其中有一些是西方人虽然并没有做,但还在他们的想像之内,比如我们的人说洋教士拍花、挖心肝做药、取中国人的眼睛加铅炼银子,说早在莱特兄弟没发明飞机之前洋兵就坐着能飞的东西在北京上空飞,还会放一种用气流伤人的“气枪”之类。
  • 不算沉重的话题
  • 人到中年,为人处世比较平实了,动起笔来大致有个谱,比如多写事实,少发议论什么的。手头这套百花文艺版的“金鼎随笔丛书”,收竺可桢、梁思成、茅以升、李四光的论文、小品、日记、书信、诗词等,尚未读完又想跳出来议论几甸,看来“秉性难移”这句话确非虚语。上述四人的专业造诣不用说,那是大师级的,单论他们的文史及其他学养,我们这代人就应感到脸红。
  • 爱心护天才——博弈论大师纳什的故事
  • 怎样写一部开放型的文学史
  • 陈思和教授新近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以下简称《教程》)是一部特意为高等学校教学而设计的普及型教程,其读者大致预定为全日制高校中文专业的本科和专科生,以及非中文专业的本科生和成人教育的中文专业进修者。对于这样一个层次不尽相同的教学对象及其学习要求,主编在书的《前言》中有具体的分析区别,并且将其同文学史的构成和目的结合起来讨论,从而使这部教科书在组织和叙述上的独特创新之处有了翔实的理论来支撑。
  • 三联书店新版书
  • 汉语的未来
  • 我意外收到北大附中林芳华老师寄来的她为学生们开设的“艾米莉·狄金森诗歌选修课”的课程小结及学生们的“作业”——诗!
  • 信用危机与道德的功利性
  • 一九九八年第七期的《读书》杂志上盛洪先生的文章《道德、功利及其他》给人以启迪:道德这个表面上与功利相对立的品质,却有着深刻的功利性起源(或形而下起源)。我想这里有个隐含的前提:社会中有一套制度,使人们从长远看来,其道德性的行为能比不道德性的行为获利更大。作为一个法学工作者的我关心的是:假定社会不具备这个前提,或者说,这个制度的某个环节出现了危机,比如说,信用的危机,因此,使得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不讲道德的人比讲道德的人获利更大,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 自然垄断与人为垄断
  • 四月三日,美国华盛顿联邦地区法院杰克逊法官做出裁决,认定微软公司将浏览器与其操作系统捆绑销售的做法是“使用反竞争手段保持垄断地位”,并试图“垄断网络浏览器市场”,从而违反了谢尔曼垄断法。
  • “平等”的悖论
  • 秦汉历史数学(上)
  • 我是谁?——这是金庸的一些小说的一个(不是惟一)主题(theme),或不如说是“母题”(motif)。石破天在《侠客行》的末尾提出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就在眼前。“西毒”欧阳锋在《神雕侠侣》中也提出这个问题。他一心钻研武艺人了魔,忘了,我,不认识自己,不知是什么身份了。武艺也是艺术。艺术会使人人魔,例如画家梵高,还有诗人李白投水捞月的传说。《天龙八部》里的乔峰或萧峰为知道自己的身世,是汉人还是契丹人,闹出多少事。
  • 前人之事后人之师
  • 陕西省榆林市南片的镇川镇南端,有一个叫黑龙潭的小地方。再往南六公里,便与米脂县城接壤。黑龙潭本身以一口拳头大小的泉眼而得名:在当地人的信仰活动中,它又是一种带有向心力的文化空间。小到一个人的思维与行为之间的沟通和生存智慧方面的经验积累,大到跨越省份的社会生活,都在这个文化空间里展开。事实上,人们的思维与行为之间“对话”活动的深度和广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用步行所能丈量的物理空间。
  • 展望新世纪——英国《经济学家》2000年全球观察特辑
  • “女扮男装”与“诱拐卷逃”
  • 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年),对于上海居民来说可谓是极不平静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上海先后发生了两起震惊华洋两界的重大事件,影响并改变了上海不同华人集团的社会生活及其文化关系。这两起事件一为年初女堂倌周小大的“女扮男装”,一为年底戏班小生杨月楼与粤商之女韦阿宝的“私自成婚”。
  • 古德诺与中国
  • 资中筠先生发表于《读书》一九九八年第十一期的文章《关键在于立宪》,纠正了对古德诺的重大误解,对于人们了解古德诺究竟说了一些什么,颇有帮助。无独有偶,笔者近年来也在留心古氏在中国的思想经历,并利用在美研究访问之机,专程赴巴尔的摩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米尔顿·艾森豪威尔图书馆。
  • 好酒就怕巷子深:画地方保护主义者
  • 陈平原
  • 萨空了说的没错,“中国之有画报,半系受外国画报之影响,半系受传奇小说前插图之影响”;可具体落实到据说“其主旨至为紊乱”的中国石印时代(一八八四——一九二○)之画报,则不无欠缺。如断言“杂糅外国画报之内容,与中国传奇小说之插图画法与内容,而成点石斋式之画报”(《五十年来中国画报之三个时期》,见张静庐辑注《中国现代出版史料乙编》,北京中华书局,一九五五年),显然忽略了《点石斋画报》(一八八四——一八九八)的一大特色:图中有文。
  • 浮华掩盖下的荒原
  • 提起加籍美裔作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长篇科幻小说《神经浪游者》(Neuromancer),我们不能绕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它与八十年代西方电脑叛客(Cyberpunk)运动的关系。作为一种新的科幻小说类型,它启动了这场文学运动并在整个社会冲击成一个文化支流。八十年代是计算机网络刚刚分出经纬,准备更广更快地编织起来的时候。一些敏感的作家已经感到信息技术对人类未来造成的威胁。
  • 柏林电影节的这道风景
  • “戛纳”、“威尼斯”、“柏林”经国内电影人之口说出来,就并非只是三个国外城市的名字,它们表示着那所谓“三大电影节”,这三个名词说出来后已经转换成“肃然”、“心惊”、“肉跳”这些表示心理反应的动词。这些心情很大地影响着旁边的人.包括与影视无甚牵连的人。其原因和“金棕榈银棕榈”、“金狮银狮”、“金熊银熊”这些听说过没见过的奖杯有直接关系。这种对著名电影节和奖杯的趋炎附势搞得一些话都不知从何说起,比如那些去国外参加国际电影节的电影人,
  • 书林浏览
  • 整体的碎片和碎片的整体(之一)听者有心
  • 在关注当代音乐的整体演进时,有一点变得越来越清楚,就是发展到今天,生机勃勃的摇滚乐大体上已经崩溃。或者换句更老实的话,是“我心目中的摇滚乐概念(但愿它是符合实际的)已经崩溃”。当然,在谈到崩溃一词时,我发现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情形:一种是衰竭,另一种是胀爆。但无论好坏,它们都导致了原事物的消失,而摇滚乐的结局应了这后一种。
  • 感情记忆不可靠
  • 都市“恶之花”
  • 在上海不到一周,不同场合里听到谈论棉棉、卫慧的小说。普遍的说法是这些七十年代出生的“新人类”胆大,肤浅,“用身体写作,用皮肤思维”,写来写去都是些性交、吸毒。
  • 隔海读《读书》
  • 业余“学术警察”心态与学术表述
  • 记得辛弃疾曾说过“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后来读了点史书,颇感辛弃疾这句话或有故意为之的嫌疑,因为他根本生活在一个相当不安宁的时代,少年时似应已领会愁绪滋味了(这当然需要重建辛氏的少年生活才可以下定论)。对我这一代的许多人来说,如果可以套用一句《红灯记》里的话,是“读书人的孩子早知愁”,而且这一“愁滋味”还非常具体。不过,虽然少小知愁,少年时代的生活仍充满少年的特征,稍读书,
  • “米兰达法则”与美国宪法修正案
  • 在美国电视连续剧《神探亨特》中,人们多次看到,亨特警官每次历尽千难万险抓获犯罪嫌疑人后,都要说到:“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可能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你有权请律师在你受审时到场。如果你请不起律师,法庭将为你指派一位。”
  • 自决权的三种形式
  • 简单说来,不论是民族自决权,还是人权与主权,实际上讲的都是主体(民族、国家和人民)独立地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因此自决(selfdetermination)原则在这里有着根本的意义。它最早是由康德提出来的,适应了当时欧洲民族主义兴起的要求。自决权逐步成为民族主义的最高要求和最集中的体现。自决原则与西方民主、自由等许多原则一样,在法国大革命中得到广泛阐述和实践.并随着资本主义在世界范围的扩张而传播到世界各地。
  • 三联书店出版
  • “异化”这个译名:读书献疑
  • 《读书》一九九九年第八期上,有一篇辜正坤先生的文章《外来术语翻译与中国学术问题》,其中谈到“异化”。作者认为,这个译名“虽不算错误,但是由于其意义非常重大,影响非常深远,所以在翻译上应特别加以注意”。“八十年代的理论界曾爆发过一场关于‘异化’问题的大辩论。‘异化’这个词听起来有点别扭,给人的印象无非是变化的意思。但是,这个词当然还不是这么简单。”
  • 读书平台——从抑商主义到抑农主义
  • 翻开今年第五期《读书》的两篇文章,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 金銮殿前的站立者
  • 读何兆武先生《历史坐标的定位》(《读书》二○○○年第四期),对文中的一个观点有不同看法。何先生认为中国在明清“传统的皇权专制体制已进入了没落阶段……未能比较顺利地展开一场近代化运动”。其外因,是利玛窦等旧教传教士作为西方文化媒介的传播者在近代科学和近代思想等方面误导了中国。何先生的这一认识在学界虽然很有代表性,但仍有疑问需要提出。
  • 天足长好试新衣
  • 被缠足布勒成畸形的身体不需要新潮时装,因为它还不会独立行走,正像宗法制下的中国人不需要民主制度,因为自然经济里人民要生存根本不须与他人发生联系。读了夏勇先生的《研究乡民的公法权利》(《读书》二○○○年第四期)真是令人既欣喜又焦急。可喜的是欧洲民主制度萌发的最原始土壤——由农业社会自发转化成的商业社会:充满了竞争意识、权利分配意识、机会平等意识,跃跃欲试,欣欣向荣——今天在东方中国的农村里重现。
  • 难为,就知难而退?
  • 《读书》二○○○年第三期刊登孙传宏的文章《“片面”追求升学率?》,作者所分析的情况和现象,不是教育目的的“疏忽”,恰恰是我们的教育操作偏离了教育目的。家长、学生利用这种偏离来冲破“二元结构”(我们乡下叫跳农门);学校及社会一些官员顺便利用这一心理来突出“成绩”。至于学生“不惜牺牲自己的天性、压抑自己的个性,乃至以牺牲健康为代价,苦苦学习,
  • 编辑手记
  • 读者评选著作奖复选选票
  • 非科学的科学
  • 一页的翻过(张承志)
    三联书店·中国经验丛书
    生物圈:人类历史发展的怀抱(李工有)
    我说可持续发展(林毅夫)
    甘地的政治智慧(摩罗)
    “记忆的暗杀者”(吴晓东)
    “我是吴宓教授”(江弱水)
    全球经济前沿观察
    师道之不传也久矣(胡成)
    建一座良心博物馆(顾春源 刘春英)
    学者的理想人格(柯华庆)
    大浴大洁(徐静静)
    月是古时明(朱志泊)
    这个日子、这个事件与我们(张宁)
    洋人的八股取士(张鸣)
    不算沉重的话题(张德志)
    爱心护天才——博弈论大师纳什的故事(王则柯 王尔山)
    怎样写一部开放型的文学史(唐小兵)
    三联书店新版书(黄宗江 黄宗淮 黄宗英 黄宗洛 黄宗汉)
    汉语的未来(王家新)
    信用危机与道德的功利性(姚德年)
    自然垄断与人为垄断(拜晶)
    “平等”的悖论(冯亚东)
    秦汉历史数学(上)(金克木)
    前人之事后人之师(释然)
    展望新世纪——英国《经济学家》2000年全球观察特辑(费什波恩)
    “女扮男装”与“诱拐卷逃”(翟志宏)
    古德诺与中国(任晓)
    好酒就怕巷子深:画地方保护主义者(丁聪)
    陈平原
    浮华掩盖下的荒原(阎景娟)
    柏林电影节的这道风景(吴文光)
    书林浏览
    整体的碎片和碎片的整体(之一)听者有心(李皖)
    感情记忆不可靠(范晨阳)
    都市“恶之花”(扎西多)
    隔海读《读书》(张元)
    业余“学术警察”心态与学术表述(罗厚立)
    “米兰达法则”与美国宪法修正案(陈伟)
    自决权的三种形式(东来)
    三联书店出版
    “异化”这个译名:读书献疑(王若水)
    读书平台——从抑商主义到抑农主义(徐唐龄)
    金銮殿前的站立者(徐干)
    天足长好试新衣(王重吕)
    难为,就知难而退?(李宗国)
    编辑手记
    读者评选著作奖复选选票
    非科学的科学(陈四益 丁聪)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