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1年第04期
  • 制度是如何思维的?
  • 想像这样一个情形:一组五位探险者困陷在石洞中,他们已知洞外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但需要十余日方能打通。而此时他们食粮已尽,无法维持到救援成功的时刻。惟一生存下去的希望是牺牲成员之一,食其肉以延生,以一死拯救四条生命。这一组成员会如何解决这一困境呢?
  • 洞澈艺术与人生
  • 徐梵澄先生在新千年之际,走完了他九十年的人生。他留下的未及成书的文稿或片言只字,因无后人和弟子,或许也会随风飘逝。在我惋惜之际,从他前来奔丧的堂侄徐书朋处看到四页残片,那熟悉的一笔不苟如铁画银钩的硬笔字迹,毫无疑义是徐老的亲书。
  •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圣彼得堡
  • 在圣彼得堡沉浸于如梦如幻的白夜的时节里,我们来到了这座北方之都。她也许是世界上已经留存不多的规划完好的城市之一。
  • 面对“悲欣”总茫然
  • 佛教、道教与儒教(关于“儒”是否是宗教的问题,目前学界尚有争论。但我同意任继愈、李申等学者的看法。)是中国古典文明与传统文化的三根支柱。不了解中国的佛教文化与道教文化便不可能真正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 街道的形而上学、诗及其他
  • 一些人对街道总有着特殊的兴趣。比如德国作家本雅明的一本书就叫《单向街》。他用情人的名字为这条街命名,并称这条街穿过了自己(作者本身)。这种说法很特别。书的结构也名副其实,听听其中的一些篇目——“加油站”、“早餐室”、“墨西哥大使馆”、“中国古董”、“五金店”、“天文馆”等等,就像是逛街,两边还有橱窗。一位评论家说,《单向街》“展示着最新春季样式的形而上学”。
  • 纪念一本书
  • 书这个东西,是很有意思的。人不可能把所有的书都记住,这就需要你经常拿起它来。一本书,一本好书,在你每一次读它的时候都会向你呈现出以往未曾发现的新意。一本书,用常了,用惯了,它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它就是你头脑的扩充,它和你的情感历程、心路历程是连在一起的,它也是你面向世界的目光的一部分。
  • 共产主义运动和全球化问题
  • 《极端的年代》的作者,著名历史学家艾瑞克·霍布斯邦去年接受某媒体采访,就若干重要问题发表见解,节要如下。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