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1年第05期
  • 创造日中间知识的共同空间
  • 日本《世界》杂志分数期由多位作者所论及有关东史郎诉讼案问题,使关心此问题的读者多得思考。特别是二000年四月号所载孙歌的《日中战争——感情与记忆的构图》,其中提到有关历史学及历史研究者应有的状态这一深刻的问题,即:我们应该怎样面对“现在”这个历史?这个历史是否要排除感情记忆?
  • “日本想像”的差异
  • 沟口雄三与孙歌对于东史郎事件的响应,开启了新的讨论空间,将问题移转到感情记忆的层次上,超越了过去历史实证论的范畴,触碰到历史的核心问题。日本正在演变的修改教科书与东史郎事件在台湾没有受到重视,倒是右翼小林善纪的《台湾论》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其实反映了两岸内部对于日本想像在感情与记忆上的差异。台湾的本省人(一九四九年以前从大陆来台的人)的主导性记忆是在日本殖民主义,
  • 直面相互缠绕的历史
  • 年初逗留东京,在不同场合与日本和韩国的学者讨论,得到的是彼此相近的困惑和危机感:今天,无论是现实还是学理,都把我们逼到了两手空空的地步:现成的理论和以此为据的批判方式并不能有效解决复杂的现实课题,而直观的道德正义性也不足以面对紧张的国际政治关系。在保守和右翼意识形态日益升级的日本社会,
  • 漫画
  • 丁聪
  • “横站”的命运
  • 深秋时节,碧蓝的天色将红黄相间的树叶映衬得格外鲜艳,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四周寂静无声:在这样的时刻修订这本鲁迅的思想传记.一行一行地重读八年前写下的字句,我的确有一点惊讶:那时候的笔触怎么会这样放肆,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阴郁和愤懑?回想起来,就在结束这本传记、将书稿送交出版社的时候,
  • 饿←→愁:中国女作家点滴
  • 有一些当代女作家跟我是要好的朋友,但我从没把她们当做女性作家而后去琢磨她们的共同点,或与我们这些男性作家的不同点。如果要注意一个作家的特点,我们会考虑他作为一个作家与其他作家的区别点在哪里,而不问这个作家是男的还是女的。我也乐意这样想,男人之所以写诗,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变成女人,也就是变到美的一边。
  • 我的衣食父母
  • 一九八二年初春,我买了一本香港三联书店繁体字版的《新英汉词典》,因为我已在九龙官塘重生英文夜校报了名,准备学英文——此刻当我写下“重生”,联想到学英文给我带来的重生机会,我才突然明白了这两个字的意思。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买这么一本按其规模来说是中型的,对我来说却是超大型的工具书,因为我读的是小学课本,
  • 取道斯德哥尔摩
  • 记得在编写出《九十年代诗歌记事》后,一位诗人朋友建议我能否把这些年来的诗歌翻译情况也加进去。这个建议颇出乎意外,但我马上意识到他说的其实正是我们应该去做而尚未去做的。是的,这才是我们所真实经历的文学的历史。无论承认与否,我想几乎在每个中国现代诗人的写作生涯中都包含了一个“秘密”,
  • 在幻象的背后
  • 在经济增长率、GDP或人均GDP成为衡量发展的主要依据的今天。人们已经不太愿意把进步的反面结果视为认识发展问题的有力补充。尽管很多人承认现有的发展主义模式已经导致了自然和人文生态的恶化,人们仍有理由保持对发展主义标准的信念:不断提高的收入,舒适的居住和工作环境,
  • 退出、呼吁与忠诚
  • 赫希曼(Albert O.Hirschman),一九四五年四月七日生于柏林,曾任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教授,目前是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的名誉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NAS)等学术团体的会员,美国经济学会的杰出研究员。赫希曼的研究成果极为丰厚。《退出、呼吁与忠诚:对企业、组织和国家衰退的回应>于一九七零年由哈佛出版社出版,多次重印,
  • 用效率诠释正义
  • 在二十世纪学科融合的浪潮中,法学和经济学的联姻可以说是最令人回味的重头戏之一。科斯和波斯纳是促成这一联姻的两个关键性人物。但是,如果追踪他们各自的学术经历,我们可以发现,他们几乎是相向而行的。科斯认为,在存在交易费用的条件下,法律对于资源配置不再是中性的。法律通过明晰产权,
  • 原生艺术
  • 邮差修瓦勒(Facteur Cheval,1836—1924)是法国乡下的一名邮差,他因为在一次例行送信的途中捡到了许多漂亮的石头,从而激起建造一座属于他自己的城堡的愿望。一个没有受过任何建筑训练的小人物,凭着一股不可思议的狂热与毅力,靠着双手与血汗,一土一石、一砖一瓦,耗费了四十三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一座令人流连、景仰的艺术胜地——“理想皇宫”。
  • 《嚎叫》或圣·金斯伯格的庄严弥撒
  • 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tre)出版于一九五二年的《圣·热奈,喜剧演员和殉道者》,是他自己认为最应该被后人记取的作品之一。在这部为让·热奈(Jean Genet)进行辩护的著作中,萨特把这个私生子、小偷、流浪汉、男妓加囚徒的剧作家和诗人称为“圣·热奈”,
  • 眼睛的喷射力量
  • 纪念罗贝尔·布莱松(Robert Bresson)逝世一周年的活动尚未落下帷幕,我们又迎来了他的百年诞辰。生于一九0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布莱松一生与二十世纪相始终。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法国文化事务部宣布了布莱松于当日在巴黎逝世的噩耗。
  • 三联书店·“乡土中国”系列
  • 非法之法不是法
  • 写下这个题目,心里不禁暗笑自己,我怎么也玩起这样的文字游戏了。然而这句话在英语里,一点文字游戏的味道都没有。非法之法不是法,这是我最近又一次读美国宪法时,最有感触的一点体会。
  • 法治与公法
  • 大体说来,法治可以分为私法意义上的和公法意义上的。私法意义上的法治相对说来要容易些。因为大凡有权威与秩序的地方,无论依习惯法,还是依国家法,私人之间的纠纷“一断以律”乃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皆是不难做到的。倘若断案的公权者挟私偏袒,便提出了一个公法问题。
  • “地方性知识”
  • 在人类学理论的发展史上,普遍主义和历史特殊主义之间的方法之争贯穿始终。二者分别围绕着人类文化的“同”与“异”之两极而展开交锋,各不相让,在不同的历史周期里此起彼伏,各领风骚。普遍主义者认为人类学的宗旨是发现人类文化的共同结构或普遍规律,如进化论者给出文化演进的阶段模型。
  • 学术与社会的互动有感
  • 《二十世纪中国思想与学术掠影》所收主要是我近三年文字中与二十世纪中国思想与学术相关者(早几年的相关专论多已收入《民族主义与近代中国思想》和《权势转移:近代中国的思想、社会与学术》二书,而文化与学术评论则已收入《东风与西风》之中)。全书分为两编,上编从广角撷取思想与学术的世纪片断,下编则注目于史学研究的发展趋向。
  • 历史中的是是非非
  • 黄仁宇是一九三六年的南开大学生,投笔从戎,成都中央军校毕业,请缨上缅印前线,任新一军上尉参谋,英勇负伤,受海陆空军一等奖章;后入美国陆军参谋大学,后为“国防部”参谋,后流落海外,三十六岁到美国密西根大学历史系念书,先大学生、后研究生、再四十六岁得博士学位。热血青年,英勇战斗,事态炎凉,坎坷人生,使黄仁宇的学术著作绝无一般洋博士“言必称希腊”的搔首弄姿。
  • 成者王侯(之三)
  • 共产主义者可以用高效、无情的训戒加以管束。李光耀欣赏这一品质。但是,在自治政府的早期岁月里,究竟有多少李的政治竞争者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呢?毫无疑问,有些确属共产分子。而林信雄(译音),当时最活跃的政治家之一,则否认自己是共产主义者。很多当地中文大学的激进分子们都是大中华沙文主义者,
  • 清末的彩票
  • 《近代史研究》杂志二000年第四期在“专题论文”栏目中发表闵杰的文章《论清末的彩票》。在详细介绍和分析了清末彩票的种种历史现象(文章各小节的标题为:“从吕宋票到江南票”、“洋商竞设彩票公司”、“上海中心市场——南北洋势力的争夺”、“各路诸侯尽显神通”和“彩票的取缔”)后,作者指出:
  • 编辑手记
  • 作为信仰体系的市场经济学
  • 听说北京某报正在选当代中国五十名人,其中包括两名经济学家。从前我曾发过的一个谬论:对同样一个病人,好医生是使病人不再需要他,坏医生是使病人一刻也离不开他。同理,一个社会觉得经济学家何等重要,经济学家大出风头时,大概总是经济不大妙的时候。最近因人们普遍关心经济科学和经济学入,不免又想到这个谬见。晚上,
  • 教育学的迷惘
  • 当今教育学的处境非常尴尬。哲学、历史学、社会学、法学等学科的研究者蔑视它,或干脆不予承认,更不用说自然科学各学科的研究者了。事实上,许多人根本不知道有教育学。在比较有影响的综合社会科学刊物中,讨论教育的文章罕见。作为一门课程,即使在师范大学,教育学也是一门公共课,没有人重视它,也无人感兴趣。凡此种种,
  • 文明的束缚
  • 一只小鸟在树梢上向人类哀鸣:假如你真的爱我们,就应该给我们自由。这是中央电视台上的一则公益广告。关于同一个主题,大约在中学时期我还接触过另外的版本,它们是一首唐诗:“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然而后者虽然高度凝炼、更加接近艺术的本真,
  • 重排《茶馆》之我见
  • 关于重排《茶馆》的舆论在这出戏还没有演出的半年前就铺排开了。与此并行的是作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营地——首都剧场也将投巨资翻修。二者都为了面目一新地迎接国庆五十周年。报章上说这个剧场将引进多少进口的设备,音响如何,座椅如何,地面如何。
  • 盛世的恐慌
  • 孔飞力(Philip Kuhn)把“恐慌”作为一七六八年江南叫魂案的核心特征之一,是很有眼光的(《叫魂:一七六八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上海三联书店一九九八年版)。在一个传说是盛世的年代里,恐慌竟能像疫病一样在社会的下层和上层同时流行,这本身就极具意味。在这种恐慌的情绪背后,我们看到了普通百姓的毫无权力,
  • 符号、集体记忆与民族认同
  • 近来,出版界掀起一股不大不小的“老照片”热。这些照片把人们带回“文革”、三十年代,甚至二十世纪初,激起人们对往事的回忆。
  • 那个叫李振亚的人
  • “本公司华中水泥厂专员兼会计课长李振亚君兹因该厂停工遣散计在职一年八个月特此证明。”
  • 兀的不仰煞人也么哥
  • 被毁则报,被誉则默,此人之常情。但在梁漱溟先生之子梁培恕的文章《多些肯用心思的人》(《读书》二00一年第三期)中,即使其父被誉也未必默,而是实事求是地说明真相,令人感佩。
  • 品书录——科学创造灵光之闪现
  •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我国科学哲学的发展是以零散地介绍西方科学哲学为发端,到较为系统地介绍科学哲学的各个流派和最新成果,然后逐步开展独立研究而发展起来的。我国的科学哲学界在进行独立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一些重大成果,例如在科学实在论、科学认识论、李约瑟问题等方面就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但也遇到了与西方科学哲学界同样的困境——“自费耶阿本德之后,
  • 知识分子与民族精神
  • 读王富仁的随笔集《说说我自己》,最感兴趣的,是探讨中俄知识分子之差异与中国知识分子的文化心态和人格建设的内容。
  • 让大众掌握经济学
  • 经济学常常被经济学家誉为经邦济世之术。但在中国,经济学还主要停留在大学的神圣殿堂里。在那里,教授们往往运用非常复杂深奥、晦涩难懂的数学模型来描述经济理论,阐述经济观点,使得即使有一定经济学基础的人都难以完全理解。市场经济中,行为决策是由无数个人根据自利原则分散作出的,这些分散的决策可能是利人利己的,从而增加社会福利,也可能是损人不利己的,从而导致社会福利净损失。
  • 假如那时“伊先生”倡行
  • 尽管经济学已经成为社会科学中的一门显学,但在大多数老百姓看来,经济学还是一门相当枯燥的学科。很多选择经济学作为自己专业的学子,并非源于兴趣。十六年前,我选择国际经济学作专业时,对经济学的了解就很肤浅,当时只是觉得学经济学时髦,将来好找工作。当初全民经商已经涌起潮头,我对经济的理解也就是倒倒批文,弄个指标什么的。而且由于中国人重仕轻商的传统,再加上“无商不奸”的说法,
  • 过后思量总可怜
  • “过后思量总可怜”是程千帆先生在他的《两宋文学史·后记》中吟出的两句诗的第二句,前一句是“韶华到跟轻消遣”。六年前,我读到这两句诗的时候,以为这不过是一位老学者自谦的慨叹。六年之后,当我捧读《程千帆沈祖棻学记》(以下简称学记)掩卷沉思的时候,才意识到两句诗中蕴藏着历经磨难而不改其痴心的学者的心灵,《学记》则为这两句诗做了笺释。
  • 文事近录——关于纯文学的访谈
  • 《上海文学》二00一年第三期发表了《话说“纯文学”?——李陀访谈录》一文,在文中,李陀表达了他对当今流行的“纯文学”观念的反思和质疑。李陀认为,随着社会和文学观念的变化与发展,“纯文学”这个概念原来所指向、所反对的那些对立物已经不存在了,因而使得“纯文学”观念产生意义的条件也不存在了,它不再具有抗议性和批判性,而应当是文学最根本、最重要的一个性质。
  • “为官一任”辨
  •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几年经常挂在一些官员的嘴上。有人写文章反对,说不应以“官”相称。其实,问题不在叫什么名头儿,要紧的是做得怎样。“文革”时所有的机关都改名为“革命委员会”,领导班子都叫了“勤务组”,领导干部都称“勤务员”,但究竟“革”了谁的“命”,替谁“勤务”,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