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1年第07期
  • 鱼龙混杂的大转变时代——正本清源,分清是非
  • 为了在转轨时期的大变局中找到自己的正确方位,思想理论界人士需要对这个变革过程的基本态势和主要趋势有清晰的认识。
  • 俄罗斯的私有化
  • 一九九二年一月二日俄罗斯开始进行大规模快速私有化。一九九六年一月十日,一位俄罗斯著名学者发表了一篇引起广泛影响的文章:《俄罗斯的金融寡头》。文章披露:新俄罗斯经济精英的61%出身于原苏联官员;在一九九五年秋天的抵押拍卖中俄罗斯已经形成了依托于金融工业集团的七大金融寡头。
  • 捷克的证券私有化
  • 捷克转轨十年来,先经历了“捷克奇迹”,后陷入了“捷克困境”。在一九九。年初捷克转轨的前提条件下,通过证券分配手段进行大众私有化的所谓“人民资本主义”是符合国情的选择,也是符合公民社会中现代价值理念——不管左派还是右派——的共同底线原则的。
  • 墨西哥的危机
  • 墨西哥的政治模式立足于一九一七年颁布的宪法,实施代议制民主,政体为联邦总统制,实行三权分立,总统权力很大,根据宪法拥有立法动议权、立法否决权、召集议会特别会议权和任命最高法院法官权。政治根基牢固而广泛的革制党执政后,总统实际上还拥有超宪法权利,
  • 法治与权贵资本主义
  • 权贵资本家是那些通过盗用或腐蚀国家权力以谋取巨额私利的一小撮有产者。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有产者都是权贵资本家,那些通过自己的努力致富(哪怕是一夜间暴富)的人不在此列。权贵资本主义也不能与收入不均划等号。对于一个社会而言,一定程度的收入不均产生有益的张力,为社会的创新提供必要的激励。从这个角度看,
  • 民法自由的缺失
  • “权贵资本主义”也好,“小偷资本主义”、“强盗资本主义”也好,其反映的问题,在理论上,叫做“所有权的取得”,它属于我们现在常说的“产权”问题,属于“民法学”。
  • 人文疆界
  • 凡属我水头人氏,必须团结一致,坚决打击和消灭入侵之敌。发现敌情,不论任何工作,都必须把反击敌人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按照赏、罚的原则,在对敌斗争中勇敢、突出的人员,给予奖励,凡属做对敌斗争的工作,都给予报酬。
  • 方法·思想·社会科学研究
  • 在一九九五年出版的《发展、地理和经济理论》一书中,克鲁格曼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即经济学学术思想和研究的演变过程受到特定历史条件下研究方法和分析手段的深刻影响。我以为,克鲁格曼的这个观点道出了当代社会科学学术思想演变过程的一个重要现象,值得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和应用社会科学研究成果的政策制订者深思。
  • 累垮人的“长假”
  • 读书的“捷径”
  • 读书原本是没有“捷径”的,无奈,消费主义的时代,干什么事情都讲究走“捷径”。由于人的记忆和知识传统的“路径依赖性”,这个“捷径”只能以概率的方式存在,而不能确定地找到。
  • 微斯人,吾谁与归?
  • 十余年来,一个念头不断地在我脑际萦绕。它有时会在初春早晨的残雨里冒出,而使我骑车去北大校园讲课的路程变得忧伤;有时它在龙井袅袅的清芬里飘起,而使听风阁内关于学术规矩的讨论激烈起来。一个仲夏的深夜,在加拿大约克大学哲学系的一间办公室里,我在电脑上敲下了“微斯人,吾谁与归”这个题目,突然间思潮汹涌,文章的“眼”做成了,
  • 儒墨何妨共一堂
  • 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九十六岁的老作家施蛰存新著迭出,年前有《北山谈艺录》行世;五月间,专写其家乡风物的文言随笔集《云间语小录》出版;七月,《北山楼诗》面世;年底,《北山谈艺录续编》印成;另一部集作者多年金石文字的《唐碑百选》早已编定,如不是出版周期上的耽搁,也应在这一年的年末上市了。这些著作,多为旧文编集,但又不同于一般老作家的旧文集,因为它们大多是首次发表。
  • 观看的意义
  • 卡蒂-布列松如果知道,他在中国那几乎家喻户晓的声誉,竟是和另一个来自香港的具有同样名声的摄影家陈复礼共同享有时,这个骄傲的法国人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了。因为,无论从什么意义上来说,卡蒂一布列松抓拍式的街头摄影和陈复礼那种做作的唯美摄影是不能同日而语和相提并论的。一个是徘徊在繁华马路上的独特猎人,
  • 影像中的二十世纪中国
  • 电影从它的诞生之日起,其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记录——不管是记录排演的故事还是发生的事件,而纪录片则主要是记录后者。纪录片以记录不可复现的时间流程显示出特殊价值,它犹如时代的多棱镜与社会的万花筒,总可以折射出不同时代的风云起伏和沧桑变迁。
  • 白色的寓言
  • 当以实玛利不由自主地在棺材店门前停下脚步;当他看见人家出殡就要尾随其后,贪婪地观看;当他的忧郁症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以至需要一种有力的道德来约束自己,免得他故意闹到大街上,把人们的帽子一顶一顶地撞掉的时候,他本能地意识到,他必须赶紧出海了。出海,在麦尔维尔看来,是摆脱尘世苦难、厌世感、忧郁症的一剂良药。海洋作为与陆地相对立的一个地理概念,
  • 失败者的话语狂欢
  • 今天在北京大学设有一个后现代研究机构,中国在进口减肥可乐的同时一起进口德里达。
  • 从拿破仑回归雨果
  • 先贤祠聚集了法国的众多思想伟人,就像圣但尼大教堂是历代法国皇族汇聚的地方一样。可是,它们却还不是巴黎最辉煌的墓葬。巴黎最夺目的金顶,是覆盖在拿破仑的灵柩之上的。
  • 错在勒热讷
  • 看到这个拗口的题目,有人也许会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 军功阶层与“有限皇权”
  • 在史学研究中,一个概念的成功提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摆在我们面前的新著《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军功受益阶层研究》提出了“军功受益阶层”这一陌生的史学概念,作者李开元教授试图从这个全新的视角出发重新阐释西汉帝国的建立以及西汉前期的政治史,大胆新锐,让你有不得不读下去的冲动。
  • 人类学的时间与他者建构
  •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话对于今天的社会科学界似乎是有些不大合适了,你不能说我们缺乏对中国社会的调查,官方的也好,学院派的也好,每天我们都在“生产”有关“社会是什么”的产品,而且也有消费者在这类产品的市场中依据自己所喜好的内容来消费。
  • 族谱 历史 权力
  • 一九九六至一九九八年间,我曾多次深入到江西宁都县的一个客家村落(取学名富东村)进行田野调查。这是一个有四千多人口的大村落,居住着罗李两姓。根据罗姓族谱的记载,最迟在公元一千年间罗姓家族的祖先已经在富东开基。从他们讲述的方言,与赣南其他地方的客家方言比较来看,居住的时间应该比较久远,是所谓“老客”。
  • 马里三地(一)
  • 按照计划,二000年二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在欧洲国际跨文化研究所及马里国家人文科学研究所的共同主持下。来自欧洲、亚洲和美国的一行十一人与马里当地的几位非洲学者召开了一次有关“互惠知识”(reciprocal knowledge)的学术会议,会议地点选在著名的通布图(Tombouctou)。从地图上看,这座城市位于马里北部尼吉尔河沿岸,
  • 乱七八糟的甜点盒子
  • 目前国内出版了大量的译著,这有利于了解国际最新学术动态。但是,也必须清醒地看到,由于出版国外图书尚缺乏必要的规范,一些译著难免留下“硬伤”。要想改变这种局面,一项重要工作是具体指出译著中的那些“硬伤”。这里仅就《我们为什么有文化:阐释人类学和社会多样性》一书所存在的“硬伤”列举一二,以期有更多的读者参与到这种看似不屑为之的工作中来,临时充当一下业余“学术警察”。
  • 本刊通告
  • 引喻失义
  • 《读书》今年第四期叶凯先生《作为知识分子的周扬》一文,以为周扬在“道”与“势”的选择中,并没有放弃知识分子的批判立场,没有放弃人格的独立和思想的自由;只是因为“势”以正义,真理或革命的化身出现,故而以大局为重做了自我牺牲。叶先生为使自己的观点更有说服力,举了贾植芳的例子。但将贾植芳作为例子,是引喻失义。
  • 考虑反腐败特区
  • 一口气看了《读书》今年第三期从《百年中国,一波四折》开始的前五篇文章,和五位作者一样百感交集,心忧如焚。正在此时,又听到今年人代会上许多人(约三分之一)对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投弃权乃至反对票,显示人们对反腐败成果不够满意的消息。改革正在过大关,究竟怎样做,我们才能阻止腐败对新生市场经济体系的致命伤害,才能化解复杂尖锐的农村矛盾,才能既不影响当前稳定,又追求真正长远的社会稳定呢?
  • “和而不同”,令人神往
  • 读了《读书》二00一年第四期所刊费孝通先生的《“三级两跳”中的文化思考》及该期的“编辑手记”,给人一种印象是中国文化历来注重“和而不同”,这一点“特别是应该让西方人知道,因为西方人那里没有‘和而不同’这个东西”。
  • 我们怎样“思考”与“说话”
  • 王晓明《“横站”的命运》(《读书》二00一年第五期)一文,反复读之,使人胸臆怵然。“今天的社会黑暗的很大一部分力量,正来自我们头脑中的那些简单机械的思维习惯,来自我们对‘现代化’之类的空洞名目的崇拜和迷信。旧的桎梏还未崩溃,新的专制已经登场;旧式愚民的数量依然庞大,新‘愚民’的群落却已初具规模,”一百多年来,为什么我们总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从一个苦难陷到另一个苦难?我们所承受的苦难实在太多,
  • 编辑手记
  • 一代名师 世纪老人《顾毓琇全集》出版
  • 也谈“悲欣交集”
  • 《读书》二00一年第四期,田青先生有文《面对“悲欣”总茫然》谈到宗教在人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认为宗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文章极有见地。该文重点提到了弘一法师临终绝笔“悲欣交集”。并作了详尽的解释。分析固然精彩.但鄙意以为未能达法师的主旨。
  • 布鲁诺是为科学而死吗?
  • 在《火刑》(高中语文第一册)自读提示中,开头就说:“意大利著名科学家、思想家乔尔诺·布鲁诺生活的时代,正是以罗马教皇为首的天主教统治的时代,他们用极其残酷的刑罚摧残坚持科学维护真理的科学家、思想家.布鲁诺就是其中的一位殉道者。”
  • 瓷枕
  • 古代的瓷枕各色各样,不仅让一般老百姓看不明白,就是我们这些吃古代饭的人也有些纳闷:古代的人就那么喜欢睡在这硬邦邦冷冰冰的什物上?我有时甚至想,这些多数出土在墓葬中的枕头也许是给死者用的吧?宋沈括《梦溪笔谈》曾有这样一则记载:“古法以牛革为矢服,卧则以为枕,取其中虚,俯地枕之,数里内有人马声则皆闻之,盖虚能纳声也。”
  • 能饮一杯么
  • 星灿先生《毛即没有》一短札(载《读书》今年四期)引《廿二史考异》云:“古音无如模,声转为毛,今荆楚尤有是音,江浙间仍读如模矣。”说甚是。无模音同还可再举证:佛教称合掌作稽首以示恭敬日“南无”,读如那摩(namo),无古读如模(摩mo)也。
  • 心事哲学的意境和思想高度
  • 读了赵汀阳先生载于《读书》二00一年第三期的文章《心事哲学(之一)》,深受启发,诸多我一直没有想通的问题一下子就豁然贯通了。
  • “卍”不是“卐”
  • 二000年第十期《读书》曾昭奋先生文《圆明园罹难一百四十年祭》,内容极为丰富,但在论及园中建筑艺术“从单体建筑平面看,除了常见的矩形、方形外,还有日字、田字、卐字形等”时,误把“卍”字(音“万”)错成“卐”形了。
  • 风潮下的暗流
  • 日本小林善纪的漫画《台湾论》一出版就引起轩然大波,书中“能成为慰安妇,对这些妇女而言,反而是出人头地”等语在两岸三地都受到人们的谴责。然而这一致的谴责声,是否出自同样的情感?这股愤怒的风潮,是否单纯来源于对慰安妇们的同情呢?
  • 人权:如何叙说?
  • “人权”在国际事务中很是时髦。滥炸南斯拉夫是为了保护人权,支持西藏独立势力是为了保护人权,不让中国主办奥运会也是为了人权。以前“人权”是贬义词,说它是资产阶级的。现在不这么看了,中国政府也得承认中国人权有欠缺,愿意跟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协商讨论。抽象地说,在中国争取人权的改善不但是应该的,且是无可争议的。但具体地说,改善什么样的人权以及如何达到目的却是有争议的。
  • 正义的重申
  • 时下,出版界关于后现代的书籍可谓铺天盖地,而将法律与后现代联系在一起的中文书却极为少见。近来由米健教授翻译的《后现代法哲学》似乎是这不多见的书中的一本。
  • 解决三农问题功夫下哪儿?
  • 《中国经济快讯》二00一年第十五期发表了拙文《农民增收的第四条渠道》,同期还有记者对温铁军、张晓山、陆学艺三位学者的访谈《试解百年中国“结”》。因对温、陆两位先生的观点不敢恭维,在此提出商榷。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