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1年第10期
  • 道德情操
  • 亚当·斯密一贯倡导,人类的自利行为可以通过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达到人类整体的最大福利。就是这个亚当·斯密,在写作《国富论》的同时也写了一本《道德情操论》,赞美人类的同情心和道德,从而引出了所谓的“斯密问题”。果然存在这么一个问题吗?在我看来,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不是没有理解市场经济运作的规则基础,
  • 阿龙是谁
  • 见《读书》二00一年第八期上王绍光先生的大作《美国“进步时代”的启示》,文章开头引了一首叫“阿龙”的诗人写的打油诗,内容是讽刺乱收税。据王先生介绍,阿龙是英国十八世纪的诗人,原名为Anon。实际上Anon是英语Anonymous的简写,意思是不知姓名或佚名,当然不用给他加上中国化的“阿龙”之名,不然还真让人以为是位名不见经传的当代中国民间诗人。
  • 市场是有效的吗?
  • 一九六五年.年轻的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教授尤金·法玛(Eugene Fame)在《商业期刊》(Journal of Business)上发表了《股票市场的价格行为》一文,正式提出了“市场有效性假说”(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简称EMH)。根据这个假说,如果一个市场上的金融资产(包括股票,
  • 人类生活的美学问题
  • 与蔡肪的《鹰和人都吃鸡》(《读书》二00一年第六期,以下简称蔡文)一文之“人越多则鸡越多”的观点不同,我认为:至少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人少一些则人均鸡越多一些”。
  • “市场失灵+政府失灵”:双重困境下的“三农”问题
  • 近年来,人们在复杂的矛盾冲突带来的教训中有所进步,知道中国的问题原来不是所谓的农业问题。而是以农民问题为主的“三农”问题。这当然令人欣慰。但是,最近参与“三农”问题讨论的人们一般还都习惯于约定俗成地根据经济科学所规范的学术语境提出政策意见。
  • 尼采如是说
  • 正义是什么?照尼采的说法,其源自势均力敌的双方实现的谅解与交换——从根子上说,那不过是自我保存的利己主义。此说听上去颇似不伦,可是随着其中的理路琢磨下去,再笨的脑瓜也该大彻大悟,只消看看人类社会进步的足迹,你不难发现妥协的价值。当然,尼采的哲趣不仅在于此端,他所追寻的问题是:
  • 中国农民何以“不善合”?
  • 《黄河边的中国:一个学者对乡村社会的观察与思考》,是我近年来读过的关于中国农村的最好作品之一。尤其是“观察与思考”中的观察部分,详实广泛,带着读者在黄河边上走村串户,与各色人等促膝谈心,客人的提问深入细致,主人的答复诚恳实在,读来竟有享受之感。
  • 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
  • 几天内什么都不做,一气到底读完了成一的《白银谷》,最直接的感觉就是好读,就是过瘾!九十多万字的故事眼看煞尾的时候,竟然觉得它还是太短,怎么就结束了呢?不用说,这自然是写作者的手段高明。记得成一兄在写这部长篇的时候曾经说过,
  • 教师的责任感
  • 《读书》二00一年六期《把儿童世界还给儿童》一文,讲到学校教育不可能以儿童为目的,而要首先考虑现实社会的存在和发展,及儿童成长为什么样的成年人的问题。“教师的责任感主要是一种社会的责任感,而不是对一个个具体的儿童的责任感。”
  • 轻轻地讲个沉重的故事
  • 在法国,有一项别出心裁的全国性文学大奖,叫做“中学生遴选龚古尔奖最佳小说”,创办者是法雅(FNAC)书店。评选程序与成年人龚古尔奖一样严格,共有十名评委,先是由一些自愿参加评选的中学生集中到一地一起读书,评选出十本进入决选的小说,然后由评委在这十本书中评选出一本最佳小说,
  • “活着的人们需要再生”
  • 读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是需要一点勇气的,仅有勇气还不够,还要有坚强的神经;而这里所讲的“勇气”与“神经”,又全都是在一个平常到几乎可笑的意义上而言的,这就是:还好,我没有失明,至少眼下还没有失明。
  • 泰戈尔是幸运的
  • 今年,是泰戈尔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和逝世六十周年。二十四卷中文版《泰戈尔全集》又刚刚出版问世,这大概是泰戈尔在世界上除印度之外,出得最齐的《全集》了。作为一个泰戈尔研究者,我自然有许多话要说。然而,这里我最想说的,不是他的诗歌有何意义,他为人类文学宝库做出了多大贡献,而是庆幸他的幸运。
  • 英国史上女王几多
  • 《读书》二000年第二期载何兆武先生的短文,纠正了张鸣先生在《读书》一九九九年第十一期上发表的《乾隆的威仪与英国人的半跪》一文中的几处不妥提法,顺带提出“英国史上仅有三个女王”的结论。朱晨海先生随后在《读书》二000年第五期上回应《英国女王的确数》一文,指出何兆武先生“论及英国女王的人数,
  • 金佛山的权利
  • 四川省有个南川市,南川市有座金佛山。那里有千万年积淀而成的山体,有数十年、数百年甚至于上千年才能长成材的树木,有各类珍稀动物,有清可鉴人的泉水,还有许多许多我们远不知道的大目然道物——种种的奇异物种,又护养了那里的山、石、水、气,凝聚得仙气环绕,浓厚不化,真不负“金佛”之盛名的。正因为如此,金佛山又有了“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森林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桂冠。
  • 三联书店新版书
  • 夜巴黎的眼睛
  • 二十年代的巴黎,一天傍晚。开始入夜了,点灯人像往常一样,走过了繁华的大街,僻静的小巷,走过了灯红酒绿的蒙马特红灯区,走过了幽雅洁净的富豪区,把灯一盏盏地点亮。巴黎的夜晚就这样开始了。点灯人成了一个证人,见证着巴黎夜幕下的罪恶与堕落,荒唐与无奈,醉生与梦死。等到第二天黎明来临的时候,点灯人又出现了,他依然走过大街,
  • “超越时间”的音乐史
  • 如书名所示,《西方文明中的音乐》旨在以“西方文明”为整体舞台,展示音乐艺术在近三千年(自古希腊至二十世纪初)的漫长历程中所扮演的戏剧性角色。“文明(civilization)”一词,在当下“千年世纪”转折口的智力气候中,似乎已经有点过时——它令人联想起十八世纪启蒙运动以来“欧洲中心论”所特有的自负和傲慢。
  • 庞德:中国诗的“发明者”
  • 美国意象派诗人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一八八五—一九七三)的名字,对现代中国凄著来说,并不佰生。他那首令人想起日本俳句的《在地铁站上》,不仅在英语世界流传甚广,在中国也颇有知名度:
  • 短文的力量
  • 我读《读书》,每期的“首选”未必一定是洋洋洒洒的大文。譬如今年三期,我的“首选”,便是周泽雄先生一篇不足四百字的短文:《文字的力量》。巴金先生多年前呼吁建立文革博物馆,虽“应者云集”,但迄今也只“空留纸上声”。故而周先生以《古拉格群岛》为喻的一段立论——“在了解历史真相的诸种途径中,读者的身份较之观光客的身份是毫不逊色的,
  • 《荒原》的第八行
  • 我的窗户每天面对斯塔恩贝格湖。这是慕尼黑一带著名的风景区。许多二十世纪著名的作家和艺术家,像托马斯·曼、里尔克、康定斯基等都在这里生活过。茜茜公主在这里度过了二十四个夏天,她的表兄、怪异而富有艺术家气质的路德维希二世则自溺于深蓝色的湖水中。远处,阿尔卑斯山上的积雪闪耀,给那些来到这里眺望的人以启示。
  • “大学不是衙门”
  • 刘文典字叔雅,是民国之初的知名学者,抗战时执教于昆明西南联大。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西南联合大学各校复员,他却不肯随清华大学回京,而留在云南大学任教,理由是舍不得“二云”:云土(鸦片)和云腿。
  • 有“节”有“日”
  • 真该把“节”与“日”区分清楚了,不然这耳根子老是不得清净,平白遭受那么多无端的滋扰。
  • 男人的“不缠足运动”
  • 戊戌变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近代化的政治变革。初登政治舞台的维新派志士,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从思想启蒙到制度变革,从强兵富国到科举改革,大事要事急迫得挤破门,但是,维新人士所热衷的要务,除了政治变法之外就是妇女的“不缠足”。
  • 时间符号与民族认同
  • 时间作为符号,必须赋予时间以另外的意义,比较常见的做法是让抽象时间具体化、神圣化等,特别需与某个突出的事件黏附在一起。例如,一七七七年的七月四日是美国摆脱了英殖民统治,建立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标志,因此,对美国人来说,七月四日成为美国人的一个时间符号。同理,
  • 韦伯:民族主义,自由主义?
  • 一八七一年德国统一之后,其“民族国家”的国势可谓蒸蒸日上,“现代化”前景似乎指日可待。就在我们这里的大清帝国签署了极为屈辱的《马关条约》一个月之后,一八九五年五月,马克斯·韦伯发表了著名的弗莱堡大学国民经济学教授就职演说——《民族国家与经济政策》,
  • 一个人的影像和书
  • 两年前,也就是一九九九年五月的时候,在山西一个叫故县的地方,我呆在一个叫“远大歌舞团”的大棚歌舞团里。这是一个带着一顶大帐篷四处“跑码头”的江湖团体,老板姓刘,五十岁,老家是河南平顶山的一个村子,他的两个儿子、儿子的女朋友,还有外甥、侄子都在大棚里,演员、伙计三十多人,都是在二十岁年纪上下,
  • 漫画
  • “把我卖了吧!”
  • 英国十八、十九世纪的卖妻做法,长期被看作是极不道义的陈规陋习。所谓卖妻,就是由丈夫用根绳子,套在妻子的脖子或腰上,牵到市场上,在一个人的主持下,以几个先令的价格,当众拍卖。乍看上去,卖妻同卖牛、卖马没大区别,同卖奴隶也没有什么两样。
  • 黑格尔和现代国家
  • 名满天下,谤亦随之,是黑格尔与尼采和海德格尔共有的命运。他几乎一死就成了批判对象,哲学上政治上对他的口诛笔伐从那时延续至今。早在一八五七年,他的同胞海姆(Rudolf Haym)就在他写的《黑格尔及其时代》中说,黑格尔的国家学说只不过是对卡尔斯巴德警察国家及其政治迫害的学术辩护而已。
  • “食之一岁”怎么讲?
  • 二00一年第七期《读书》上刘复生老师的文章《军功阶层与“有限皇权”》,行文纵横捭阖,旁征博引,是难得一见的书评。但美中不足,在引文上稍有疏忽。
  • 多数人暴政的警钟
  • 如果说世界上曾经有过震撼人心的审判,也许我们可以列出一长串名单,可是如果要找出一个最大程度改变人类品格的案件,那恐怕只有公元三十三年四月发生在耶路撒冷那场对耶稣的审判了。
  • “肥瘠荣悴”
  • 回顾二十世纪的中国政治史,人们公认这是一个风云激荡的历史时期。而对于中国文化史、中国学术史来说,二十世纪发生的历史演进,其实并不稍次于政治生活的剧变。
  • 碑的迷思
  • 在已经钢筋水泥化了的清华大学建筑群里,还保存着一片旧时的皇家园林和一些历史文物。走进清华园的二校门,北行不过百米,逶迤向西,有一座不惹人注意的石碑。碑的背后是一面矮山坡,松柏蓊郁,绿荫如盖,碑前有两条石凳,偶或有学生端坐读书。
  • 征集启事
  • 我读《圣经·旧约》
  • 在那黑暗混沌的远古时代,第一线理性之光于重封密锁中划破天际的瞬间,始终是后来的诗人们的永恒的题材。因为神说了“要有光”,所以在漫长的岁月中,作为小神的人,从未放弃过对于光的追求,并在追求中不断塑造着自己近似于神的形象。又因为那光是嵌在黑暗的肉体内的不可分离之物,人类为了自身的完美,只好将自身分裂,
  • 三联书店·陈寅恪集
  • 荷马史诗与马可福音
  • 国际权威的希腊文新约圣经(Novum Testamentum Graece)是以其主要编者命名的“Nestle—Aland本”(第二十七版,斯图加特,一九八四年)。编者在书后的附录中不仅列出新约大量的古抄本,还详细标举出新约中出现的各种引文。此外,凡新约各书作者模仿、借用或暗指的段落,编者也一一注明来历。其中经历代学者研究,认为可能受希腊、
  • 读书平台——卖尽藏书岂为贫?
  • 《读书》二00一年五期《过后思量总可怜》(王一飞)引了沈祖棻(涉江诗)中两首七律(优诏),云诗句“卖尽藏书岂为贫?”是“描述两位学者奉命退休,在卖尽藏书之后很想安静地呆一会儿”。
  • 我看《高家村》
  • 《南方周末》质疑《高家村》的几篇文章引起了我的兴趣,在反复读了《读书》中的文章之后,联系我的研究工作,不由自主地想为高默波先生说几句话,因为高先生说的我也亲身经历过。在写博士毕业论文期间我到农村调查,说“文革”时期好的人不少。我曾经问一位对毛泽东时代盛赞不绝的六十多岁的农民,“生产队有什么好?饭都吃不饱”。他说:“那时吃得虽然差些,但农民的精神还好。
  • 思想启蒙,任重道远!
  • 高默波先生的《书写历史:(高家村)》提到“对高家村的农民来说,‘文革’却是毛泽东时代的黄金时期”。这种看法明显不同于主流社会关于“文革”的定性和结论,引起了极大的争议。许多批评者关注的问题是,高文的观点是不是高家村农民的真实想法,是否符合“文革”的真实情况以及高家村农民的具体感受能否代表全中国农民的共同看法。在我看来,
  • “权力往往导致腐败”
  • 英人阿克顿(一八三四——一九0二)名言:“Power tends to corrupt;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李泽厚先生在《读书》二00一年六期指出,这话的后一半不可译为“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而应作“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纠正了一处常见的误译。
  • 花斑猫头鹰的回声
  • 地球是圆的,而且在转动。一种被称为北方花斑猫头鹰的奇特猛禽,不仅大洋彼岸现在有,咱们这边也曾有过。它之引起关注,在公元两千年的北美,是牵涉到《濒危物种法案》;在公元前近两百年的长沙城,是一篇贾谊写的《鸱赋》。
  • 编辑手记
  • 题词
  • 有领导干部叹苦经,日:最难办的是每到一地,都要叫你题词。题吧,不符合中央规定;不题吧,人家笔墨纸砚都备好了,硬要“罢题”,面子上不好看——“盛情难却”呀!
  • 道德情操(姚洋)
    阿龙是谁(陈仲丹)
    市场是有效的吗?(刘俏)
    人类生活的美学问题(李小平)
    “市场失灵+政府失灵”:双重困境下的“三农”问题(温铁军)
    尼采如是说(李庆西)
    中国农民何以“不善合”?(吴思)
    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李锐)
    教师的责任感(钱行)
    轻轻地讲个沉重的故事(王璞)
    “活着的人们需要再生”(陈家琪)
    泰戈尔是幸运的(郁龙余)
    英国史上女王几多(老苏)
    金佛山的权利(陈彩虹)
    三联书店新版书
    夜巴黎的眼睛(杨小彦)
    “超越时间”的音乐史(杨燕迪)
    庞德:中国诗的“发明者”(谢谦)
    短文的力量(姜云生)
    《荒原》的第八行(王家新)
    “大学不是衙门”(魏得胜)
    有“节”有“日”(刘东)
    男人的“不缠足运动”(张鸣)
    时间符号与民族认同(侯灵战)
    韦伯:民族主义,自由主义?(阎克文)
    一个人的影像和书(吴文光)
    漫画(丁聪)
    “把我卖了吧!”(李培锋)
    黑格尔和现代国家(张汝伦)
    “食之一岁”怎么讲?(刘轶瑶)
    多数人暴政的警钟(萧瀚)
    “肥瘠荣悴”(王子今)
    碑的迷思(徐葆耕)
    征集启事
    我读《圣经·旧约》(残雪)
    三联书店·陈寅恪集
    荷马史诗与马可福音(高峰枫)
    读书平台——卖尽藏书岂为贫?(刘法绥)
    我看《高家村》(庞守兴)
    思想启蒙,任重道远!(叶长茂)
    “权力往往导致腐败”(冯世则)
    花斑猫头鹰的回声(徐唐龄)
    编辑手记
    题词(陈四益 丁聪)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