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2年第08期
  • 江河万里
  • 去年,清华园紫荆花盛开时节,清华大学送走了她的九午周年大庆。水利系黄万里教授,生于一九一一年,正好与清华同年。校庆过后,万里先生怀着迫切、喜悦的心情掐着指头数日子,等待着自己九十寿辰的到来。
  • 覆巢之下 焉有完卵
  • 今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年”,据报道,江苏的周庄、同里和浙江的西塘、南浔、乌镇五个古镇正在集体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五个镇我最熟悉的是西塘,一九九。年我作为省“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成员被派驻西塘两月有余,这个当时还非常古朴的小镇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 《天涯》杂志二00二年四期要目
  • 杀人艺术的“主导传统”和“成功秘密”——读《剑桥战争史》之一
  • 古人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孟子·公孙丑下》),但近五百年来,天下所行者却不过是“以力服人”的“霸道”。我记得,好像是上一世纪初。有哪位欧洲哲人说过,我们还生活在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代(其最后一幕是荆轲刺秦王)。我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因为近半个世纪,在“恐怖的和平”下(真正的恐怖是来自大国),已经好久没有世界大战了,
  • “断发易服”的心态
  • 在清末民初,中国服饰由满化向西化变革的重大转型期中,章炳麟的《解辫发说》颇能代表一些反清知识分子的态度和立场。
  • “历史”化内的叙利亚文明
  • 对人类文明的长时段表现进行描述甚至评估,也许应是某种大大高于人类的地外生灵的工作。特定时空和特定文化形态中的人做这种事。很可能被视为一种臆断。但倘若抱着这一目的,即探求知识,以期使分属各文明的人们在未来岁月里变得更和平、更公正、更少霸权气,文明研究便多少能心安理得了。
  • 贸易管制:一段不容忘却的历史
  • 作为一种国际政治斗争的工具,贸易管制在美国外交史上的出现由来已久。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政府实行的贸易管制大致有三种类型:对直接交战国的贸易禁运,如—犬一二年美英战争期间美国对英国的贸易禁运;在“中立”名义下实行的贸易禁运,如“二战”爆发前后,美国根据《中立法》禁止向交战国双方和任何外国出口武器弹药;
  • 学统与思想创造
  • 自从出现制度化知识教育的学园或学校(院)以后,人类的知识生产进程就发生了变化。作为知识教育的基本场所,学园或学校(院)既是传授或传播知识的专门机构,也是生产知识、创造思想的特殊园地,尤其是现代型大学出现以后。这一文明史事实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议题:在人类知识生产、思想创造和教育学统三者之间,
  • 书讯补正
  • 名校的美丽心灵
  • 二000年,美国作家西尔维亚·娜萨写的纳什传记的中文本以《普林斯顿的幽灵》为名上市时,反应平平,关注的人并不多。二00二年依据该书改编的电影《美丽心灵》获得四项奥斯卡大奖时,改用原名《美丽心灵》再次印刷的书迅速走红——据说书商们拿着现金在出版社排队取书。奥斯卡奖的含金量的确高。
  • 被解释的宗教国被建构的宇宙
  • 按照我们时代“信息爆炸”的速度,我们读书的速度也已经接近了“爆炸”点。惟其如此,推荐新书就尤其不容易。
  • 带一本书去巴黎
  • 希尔伯特:一个时代的终结者
  • 就我所知,与二十三这个素数紧密相连的非同寻常的人物有三位。一位是尤利乌斯·恺撒,他由于征服了埃及而威风八面,结果在政敌庞培的塑像前被元老院派来的杀手捅了二十三刀一命呜呼。另一位是迈克尔·乔丹,他因为对一个远为逊色的篮球运动员的崇拜选择了二十三这个数字作为自己的代码(这使我想起智利诗人帕勃拉·聂鲁达,对一个远为逊色的捷克诗人的崇拜促使他取了聂鲁达这个笔名)。
  • 改革的关口
  • 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任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的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的渺茫;我们一齐奔向天堂,我们全都走向另一个方向……
  • 北行小语——一个新闻记者眼中的新中国
  • 出路何在?——“三农”寻思录之二
  • 破解“三农”难题需要大思路:进一步解放农民。历史证明:每给农民松一个绑,国民经济就有一次大发展,农民收入就有一轮高增长。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给农民松了三次绑。
  • 比较经济学的复兴
  • 熟悉上世纪后半叶经济学发展历史以及八十年代以后中国经济学发展历程的人都知道,“比较经济学”,或者“比较经济体制学”、“比较经济制度学”曾经是非常热门的理论。由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一义计划经济两种体制并存与竞争,对它们的比较便有了现实基础。
  • 重建时代的人与社会:现代社会结构的研究
  • 平庸的邪恶
  • 从二次大战结束到一九七五年去世,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在她整个的政治哲学生涯中始终不能忘怀专制的邪恶问题。六十年代初,她对极权专制邪恶的看法由于纳粹分子阿道夫·艾克曼(Adolf Eichmann)的审判事件而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她因此而在《艾克曼在耶路撒冷:关于平庸的邪恶的报道》(由原先为《纽约客》所写的五篇报道修改而成)一书中提出了著名的“平庸的邪恶”一说。
  • 罪感的消亡
  • 有一次,朋友们一起谈天,一位朋友说:“我不赞成‘弱势群体’的说法,这种说法掩盖了许多社会矛盾的真实本质。”我颇有同感。同情弱者,是一种良好的品质,是中国文化人的好传统。孟子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屈原的“哀民生之多艰”,杜甫的“忧患黎元始,叹息肠内热”,
  • 一个重大问题的思考
  • 一九九五年初,杨珍女士《康熙皇帝一家》出版后,我曾写过一篇评介(载于《清史研究》,一九九六年三期),文末说到,这部书如结合玄烨诸子因争作储君而分党暗斗等事加以叙说,则将使全书更加有声有色。事过六年,一部崭新的钜构《清朝皇位继承制度》寄到我的桌头。
  • 董作宾的胸怀
  • 最近读到余英时《谈郭沫若的古史研究》一文,其中说到董作宾。董先生是学术界公认的甲骨学四位巨子之一,这四人有“四堂”之称,即罗雪堂(振玉)、王观堂(国维)、董彦堂(作宾)、郭鼎堂(沫若)。
  • 来燕榭书跋
  • 读《梅村家藏稿》 余旧曾蓄有此书一部,为料半纸印,天地头狭小,颇不当意,徒备检阅而已。今日于徐绍樵许购书多种,见此罗纹纸印本,阔大可喜,即商绍樵以之见易,更贴补米二升。挟书归来,颇自得意,爰书卷端。一九四九年十月廿六日,黄裳。
  • 历史旮旯里的人与事
  • 素有“修史”传统的中国人比谁都明白:历史书写的线性特点和宏伟节奏恰恰来自于它对史实的以偏概全和挂一漏万。尽管没有人会把历史学当作叙事学的一个分支,但在具体的书写中,历史话语只能遵循特定的叙事线路去追溯历史,却是毫无疑问的;正因如此,历史的“选择”、“省略”和“遗忘”,就远比一篇小说更泛滥,也更无情。所以,关注那些被历史的宏大叙事所“遗忘”的人,也就是在关注我们自身。
  • “高位接盘”的劳伦斯
  • 十几年前,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在中国引起一场轩然大波,从那以后读书界对文学中的性爱主题逐渐习以为常,以至如今已是见多不怪。回视当初的事件,可知劳伦斯对于中国晚近思想文化变革影响不小。如今不再有人拿性意识跟淫秽去划等号——尚在“伟哥”抢滩中国市场之前,本土商家已早早地导入了“天天好男人”的幸福理念。
  • 精神与肉体
  • 人的肉体与精神之间那种微妙关系,在这部诗篇中探索得如此之深,可说是经典文学中的奇观。每一节,每一章,诉说的全是二者之间的恩恩怨怨,是关于这势不两立的对立面如何样争斗,又如何样在尴尬中达成妥协的故事。由于精神的被禁锢,诗人对于肉体仇恨到了极点.
  • 投石的诉说
  • 掷出石块的是一个少年。他站在熊熊的烈火中央,迎着隆隆驶来的怪兽。他的耳际轰响着的,是凄厉的风吼和烈火焚烧石头的声音。环绕的一切都尖锐、钝闷、灼烫而恐怖。怪兽挂着金属板的装甲,傲慢又野蛮,沿着街巷横冲直撞而来。石块在进溅中粉碎,
  • 帕森斯的抗议
  • 近读社会学家默顿(Robert King Merton)教授等编《美国社会学传统》一书,其中的一个细节令我感触颇多。社会学巨擘帕森斯(Talcott Parsons)大学毕业后曾赴英国伦敦经济学院读了一年书,随即获得奖学金,于一九二五年秋入德国海德堡大学研读。最初,他并无修读学位的计划,但他发现在此获取学位并无特别难度(只须读完三学期,
  • 两本大书厚葬摇滚先生
  • 中国的摇滚乐迷,怕有一大半是受了王晓峰和章雷的启蒙。当年,两位先生的《对话摇滚乐》在《音像世界》上连载(一九九二——一九九五),被众人逐看的情形大概只能用洛阳纸贵来形容。《对话摇滚乐》留下了两大后遗症:一是摇滚乐迷几乎人手一份地把它当成了唱片购买指南,在各城市成吨成吨的舶来塑料垃圾中小心搜寻着它提到的作品;
  • 学术书店
  • 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记忆力”
  • 对于某一历史事件的研究,至少可以有两种途径,一是直接研究该事件本身,二是研究人们对该事件的研究或描述。这两种方法同样有意义。近年,许子东出版了一本题为《为了忘却的集体记忆——解读文革的五十部小说》的著作,我觉得很有意思。他的研究关涉“文革”,
  • 三联精选第五辑
  • 炎炎夏读99(续)——推荐给两岸三地大学生的九十九本书——多一点人文学养
  • 大学生的增加,质素不必然趋向平庸。因大学生的增加,而变得平庸,这不是文明的进步,而是文明的退化。时至今日,大学生仍然是社会的精英,仍然被视为人类文化知识的主要承传者,我们对其阅读的要求,自有相当的期许。
  • 读书,我喜欢从问题出发
  • 今天,青年学生经常听到的、在自愿或不完全情愿的情况下一定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全球化及其影响。在时下主流的论述里,事无大小(由社会、经济、政治的宏观转变到个人未来的事业与前途);通通纳入这种全球化底下“新世界”的话语系统里。在过去几年里,在有关全球化的讨论的带动之下,
  • 自然 历史 人类
  • 让我来简单说说推介这些书的原因。首先,我的前提是:一、世界上没有必读的书;二、没有真正“完整”的书目;三、没有一本书是绝对地适时应景,但也没有一本书不是有某种适时应景的意义。所以,当我们用一个“主题书目”的方式去阅读的时候,事实上就是在发现或者发明书与书之间、
  • 十一本书
  • 近几年,在大学与新闻研究所里教“文选”以及“名著选读”的课。为了引起同学们的兴趣,在课堂上做过这样的实验,为同学们挑选带在荒岛上的十本书,可以消永昼,甚至可以度余生。所以它们好读,具有非常高的可读性,而且可以一读再读。只要找到一盏台灯,给作者一点点机会(暂时关掉手机、关掉电视、关掉ICQ……),就再也不舍得放下来。这是我在课堂上打过的保票。
  • 想像力的动能
  • 斯文·伯克茨(S.Birkers)写《读书的挽歌》说:“自愿地翻开一本书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观察自己生活上的不足之处。”主动地建议一份书单,不也是冲着某种自认浅薄之时代信念的精神喊话?近年在地方社区大学潮浪里翻滚,脑子兜转的都是通识学程规划的排列组合,挑拣的书册,
  • 认真理解二十世纪
  • 我始终觉得:人类历史上最重大最剧烈的变化,发生在十九世纪的西方。那是一个真正出现“太阳底下新鲜事”的世纪,工业优势的形式、资本主义制度的扩张以及十七世纪以来的一种对抗传统对抗宗教的理性主义知识传统,突然上升成为社会主流,这些都是前所未见的巨大变化。
  • 读书危机中的读书
  • 看了九位学者、作家为方便炎炎暑日里青年人阅读所推荐的书单,我有个疑问:当今的青年人会被这些书目打动吗?他们会去找这些书来读吗?
  • 现在的大学生真能啃
  • 现在的大学生还真能啃书——起码,这是开出书单的三地学者作家的评估。中年学者作家的乐观令我感动。好吧,年轻人,啃就啃吧,谁怕谁。
  • 书单之外的讯息
  • 推荐书单是超级难事。而今要每个人在毫无拘束下,从古今中外,浩若烟海的著作里,替两岸三地大学生开出十一本书,简直更是难上加难。它仿佛像是没有候选人的投票,每个人都可以写上自己属意的名字。结果的分歧,一开始就已决定。
  • 九十九个选项,九十九回挑战
  • 一九二五年,由孙伏园主编的《京报副刊》举办了一项“青年必读书”征文活动,邀请多位文化学术界名流开列书目,推荐好书予中国年轻人分享。鲁迅当时亦在被邀之列,但他只在回条表格的书目栏内故作搞笑地写下两句话:“从来没有留心过.所以现在说不出。”
  • 编辑手记
  • 本土的、民间的、珍稀的——“故纸堆图库”征求合作
  • 一在西方印刷术大举进入时,本土的木刻作坊仍在作最后的坚守——以图像演绎民族文化。正是民间出版业的坚守,抬举了元气充沛的民族文化图像在表述上的多样化,印刷出版史上这个短暂的奇观空前绝后。
  • 公园周边的新景观
  • 孟子曰气体之充也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 挂钩
  • “文革”时期,一项发明叫做“挂钩”。这办法大概古已有之,不过“于今为烈”罢了。
  • 江河万里(曾昭奋)
    覆巢之下 焉有完卵(傅谨)
    《天涯》杂志二00二年四期要目
    杀人艺术的“主导传统”和“成功秘密”——读《剑桥战争史》之一(李零)
    “断发易服”的心态(张祝平)
    “历史”化内的叙利亚文明(阮炜)
    贸易管制:一段不容忘却的历史(刘雄)
    学统与思想创造(万俊人)
    书讯补正
    名校的美丽心灵(梁小民)
    被解释的宗教国被建构的宇宙(汪丁丁)
    带一本书去巴黎
    希尔伯特:一个时代的终结者(蔡天新)
    改革的关口(李风圣)
    北行小语——一个新闻记者眼中的新中国
    出路何在?——“三农”寻思录之二(李昌平)
    比较经济学的复兴(王跃生)
    重建时代的人与社会:现代社会结构的研究
    平庸的邪恶(徐贲)
    罪感的消亡(徐葆耕)
    一个重大问题的思考(邓锐龄)
    董作宾的胸怀(刘涛)
    来燕榭书跋(黄裳)
    历史旮旯里的人与事(刘强)
    “高位接盘”的劳伦斯(李庆西)
    精神与肉体(残雪)
    投石的诉说(张承志)
    帕森斯的抗议(丁卫)
    两本大书厚葬摇滚先生(李皖)
    学术书店
    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记忆力”(张闳 倪伟 廖增湖)
    三联精选第五辑
    炎炎夏读99(续)——推荐给两岸三地大学生的九十九本书——多一点人文学养(陈万雄)
    读书,我喜欢从问题出发(吕大乐)
    自然 历史 人类(董启章)
    十一本书(平路)
    想像力的动能(顾秀贤)
    认真理解二十世纪(杨照)
    读书危机中的读书(李陀)
    现在的大学生真能啃(陈冠中)
    书单之外的讯息(南方朔)
    九十九个选项,九十九回挑战(马家辉)
    编辑手记
    本土的、民间的、珍稀的——“故纸堆图库”征求合作
    [漫画]
    公园周边的新景观(丁聪)
    孟子曰气体之充也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赵汀阳)
    [诗画话]
    挂钩(陈四益 丁聪)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