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2年第10期
  • 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
  • 《读书》编辑:《读书》编辑部很高兴,在北京如此炎热的时候,邀请到诸位朋友们来参加今天与佩里·安德森先生的座谈。佩里·安德森从七十年代起就做英国《新左翼评论》杂志的主编,中间有一段时间离开,现在仍然是这个杂志的主编。
  • 《斐多》中的“相”
  • 孔子大约三十岁那年见过老子,回来后感叹:“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司马迁,《老子韩非列传》)在孔子眼里,中国哲学的祖师爷是条不见尾首的神龙,在柏拉图眼里,西方哲学的祖师爷苏格拉底是个什么呢?
  • 走不出的“英雄时代”——读《剑桥战争史》之三
  • 我也拉个时间表 这本书,后面有个年表,可以勾勒世界战争史的轮廓。作为补充和概括,这里,我也拉个时间表:
  • 更正
  • 丸山真男的“原型论”与“日本主义”
  • 丸山真男(一九一四——一九九六)具有如此巨大的魔力和感染力,以致“二战”后至今,日本思想界的所有话题,几乎都离不开他的笔触和思维痕迹。读他的书。让人坐不稳凳子——这恐怕早已不是我个人的感受。丸山的成名作——《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下简称《研究》),
  • 音乐文化、社会运动和一个记录者
  • 二ОО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读书》杂志和Sub Jam工作室在北京的盒子咖啡馆联合举办了台湾纪录片《县道184之东》的放映活动,并组织了导演贺照缇和观众的见面交流座谈。到场的有北京的纪录片工作者,知识界、媒体人士和地下乐队的乐手。
  • “激浪者是艺术史的鹰隼”
  • 你能想像艺术展览会上的展品是可以让你随手乱动的吗?但不久前在上海美术馆举办的《激浪在德国(一九六二——一九九四)》展览上,却真有不少作品在要求你动动它。
  • 十八世纪中国的官僚制度和荒政
  • 《十八世纪中国的官僚制度与荒政》是中国社会经济史学家、法国汉学家魏丕信(Picrrc—Eticnnc Will)的代表作之一,一九八。年在法国出版,引起国际学界的重视,被称为“一部杰作”,“对于我们理解十八世纪中国国家和社会之间的相互作用做出了重要贡献”。随后又被译为英文,于一九九。年在美国出版。
  • “历史”另一面的困惑
  • 男人的辫子和女人的小脚,这两个让清末民初的中国学人颇为难堪的东西,不知怎么一来就变成了学界的话题,让大家夹七夹八地说个不停。早就听说杨念群兄在关注小脚,及见到文章,还是被吓了一跳(杨念群:《“过渡期”历史的另一面》,
  • 老子曰知足之足常足矣
  • 另一个时代正在到来
  • 我以其中一行诗句来做这篇文章的题目。这行诗句所在的段落,其余的几句是:“——我们对黑暗已经作好准备;在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我们会将你完好地交给后辈。”这个“你”,就是彼得之城——圣彼得堡。在变化的当口,它,以及它身处的俄罗斯,经历着什么呢?
  • 关于宗教大法官的寓言
  •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以揭示人类社会和人类心灵的悖论而著称,巴赫金所说的“复调小说”也正是这个意思,他的《卡拉马佐夫圮弟》借二哥伊凡之口给读者讲了一个宗教大法官的寓言,其含义之深刻尤胜过思想著作。
  • 良知先于理论
  • 在《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发表一百五十年之际,有一个人在《宣言》作者的故乡——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失败的预言,光荣的希望》的纪念文章。与一切伧俗而势利,趁机声讨乌托邦的种种罪恶,欢呼马克思的预言已被历史宣判为失败,
  • 晚翠文谈新编
  • 收汪曾祺先生谈艺论文的文章四十九题。或泛论文学创作与语言的基本问题,或自述创作经验之甘苦得失,或解读沈从文作品。由于作者自己以小说、散文、戏剧创作名家,自不同干学者之闭门论道或评论家之肆口空谈,而多了一份体贴、当行的特点。追怀乃师沈从文先生一组文章,尤为人称道,当得起“知人论世”的古语。
  • 追忆“没有观念的智慧”
  • 智慧可以没有观念,这样的想法是耸人听闻的,因为它违背我们对哲学的基本信念:哲学就是爱智慧,爱智慧就是爱真理,而任何真理都是以观念形态出现的。于是,我们绕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起点:智慧不可以离开观念。
  • 法兰克福学派的掌门人
  • 一般认为,法兰克福学派自开创至今,已历三代,据说,第四代亦已崭露头角,如法兰克福大学哲学系的佛斯特(Rainer Forster)和政治学系的尼森(Peter Niesen),就深得哈贝马斯的赏识,但他们终究还未成大器,说他们自立一代,恐怕还为时过早。
  • 好律师能不能也是好人
  • 我报考法学院的时候,王浩先生曾赐信劝阻,坦言他不喜欢律师这个行业,认为于人生无大意义,赚钱而已。王先生与先父抗战期间在昆明有同学之谊(王先生一九三九年入西南联大,同年先父自延安抵昆明),视我如子侄,所以才这么教诲。
  • 《法国语言与文化研究》
  • 美国土著语言法案
  • 一九九О年十月三十日,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签署了一项题为《美国土著语言法案》(The Native American Language Act,Title I of Public Law 101—477.1)(以下简称《法案》)的法律文件,这是一项经国会通过的关于印第安语的法律文件,
  • 学术书店
  • 破除自由贸易的迷思
  •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不意味着从此中国与其主要贸易伙伴的经贸关系会风平浪静,更谈不上可随意享用自由贸易的大餐。自二ОО一年十二月十一日中国入世后的半年里,中美之间产生了多起现实的和潜在的贸易争端。
  • 《风烛灰——思想的旋律》
  • 市场、市场经济及其超越
  • 市场经济这个词汇,堂堂皇皇地见之于日常报刊、学者论著、甚至国策文件,然而,经济学文献却很少讨论如何概念化地定义市场(更不用说市场经济),探讨其效率和社会福利特性以及与其他可行替代安排的比较。
  • 钱穆作品系列(第二辑)
  • “非理性繁荣”与美国股市的信任危机
  • 今年美国企业会计丑闻层出不穷,美元持续下滑,部分经济指标转坏,这些都直接或间接地引发海外股市下滑。七月份美国新申领失业救济的人数上升,美国消费者情绪指数跌至八个月来的最低水平,投资者投资信心受挫。股市的每次反弹都被连续的阴跌淹没。
  • 问题与方法——中国当代文学史研究讲稿
  • 文学妇女在小说中的冒险
  • 当代的小说家很难再像小说草创时代的作家那样,单纯地去讲故事,描述自己的所见所闻。那会被认为是重复过去。小说至今,似乎已发展到一种足以和学问相媲美的思想术,一种作家在文字中进行精神冒险的工具。
  • 私权是大公无私的基础
  • 廷·巴特尔扎根草原,在距离北京最近的风沙源,领着乡亲们战风沙,建绿洲,保生态。《光明日报》今年六月二十四至二十六连续三天的报道、中央电视台的专题新闻和廷·巴特尔事迹讲演团巡回讲演使他的事迹在神州大地广为传诵。
  • 幸福的下一代
  • 几个质疑
  • 很久没看到如《我的困惑》这样让人击节的好文章了。
  • 《昆虫记》的另外两个译本
  • 《读书》今年第七期秦颖的《昆虫记汉译小史》,介绍法布尔的《昆虫记》在中国翻译的经历,让读者了解这部名著在中国传播的来龙去脉。文章对《昆虫记》各种译本的考证十分周到,分析也好,但是难免有疏漏。在我见到的《昆虫记》译本中,
  • 一点感触
  • 作为一名菜农,读了李昌平的文章《我的困惑》有点感触:从表面上看,李昌平提出的技术推广能增加农民收入吗?好像是一个幼稚的问题,但在农村实际中,的确有道理。今年,我省某市开一个国家级的农业展销会。村里、
  • 编辑手记
  • 音乐与社会运动的关系是久违的话题。
  • 《中国学术》第十期目录
  • 盛世修史
  • “盛世修史”,欺人之谈。《春秋》说它是第一部编年体史书也好,说它是断烂朝报也好.就算孔夫子躬自删订,其间“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足见并非盛世。
  • 《在历史的边缘反思》的一点补注
  • 李冠南先生在《读书》今年第四期发表的文章《在历史的边缘反思》,以施存统为叙事中心,对浙江第一师范在五四运动前后的作用及其根源做了详尽的梳理与分析,但文中说到“‘五四’浪潮席卷至杭州时……是学生们首先退出了和罢工的工人与店员的联合”,这一说法,似乎有出入。
  • 反思强势文明的杰克·伦敦
  • 杰克·伦敦在美国文学史上不算很有地位.事情说来也怪,写书的教授们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样一个做过牛仔、淘金者和水手的作家.要么就足不喜欢此人.在某些取舍界限模糊不清的文学教程中,其名下被推介的件品大抵是那部带有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马丁·伊登》,
  • 旧书情结
  • 一九七四年,我在武汉一所中学教语文,大约是“读书做官论”已经批“臭”了,教育界正在批判“读书无用论”,颇有“回潮”之势。高中同学杨新民在废品公司工作,知道我爱买书,恰好有一批旧书要运到纸厂处理,他说通了领导,给我一个方便。
  • 社会公正:改革的利益诉求
  • 中国的改革,不仅是一场经济体制和资源配置方式的变革,更重要的,这还是一场深刻的社会结构的变革,是一种制度的重新安排,从而,也意味着社会经济利益关系的巨大调整,这种调整又必然会遇到那些不愿意放弃原有既得利益的人的阻碍和抵抗。
  • 顺手拣条旧裤带
  • “社会主义好比裤腰带。只要一提,裤腰、裤裆全起来。”《读书》二ОО二年第七期的几篇文章,再议从迷信计划到指望市场这新旧交替中的三农困惑。郭于华既谈到“隐藏的文本”,又提及“弱者的武器”。曹树基说:五十年代前期和九十年代中期,
  • 三种新的全球化国际关系理论(佩里·安德森)
    《斐多》中的“相”(刘小枫)
    走不出的“英雄时代”——读《剑桥战争史》之三(李零)
    更正
    丸山真男的“原型论”与“日本主义”(韩东育)
    音乐文化、社会运动和一个记录者(贺照缇 颜峻)
    “激浪者是艺术史的鹰隼”(顾铮)
    十八世纪中国的官僚制度和荒政(李伯重)
    “历史”另一面的困惑(张鸣)
    老子曰知足之足常足矣(赵汀阳)
    另一个时代正在到来(王安忆)
    关于宗教大法官的寓言(刘再复 林岗)
    良知先于理论(张汝伦)
    晚翠文谈新编
    追忆“没有观念的智慧”(尚杰)
    法兰克福学派的掌门人(曹卫东)
    好律师能不能也是好人(冯象)
    《法国语言与文化研究》
    美国土著语言法案(蔡永良)
    学术书店
    破除自由贸易的迷思(孔庆江)
    《风烛灰——思想的旋律》
    市场、市场经济及其超越(卢荻)
    钱穆作品系列(第二辑)
    “非理性繁荣”与美国股市的信任危机(韩强)
    问题与方法——中国当代文学史研究讲稿
    文学妇女在小说中的冒险(匡咏梅)
    私权是大公无私的基础(王则柯)
    幸福的下一代(丁聪)
    几个质疑(王卫东)
    《昆虫记》的另外两个译本(刘鹏)
    一点感触(李玉国)
    编辑手记
    《中国学术》第十期目录
    盛世修史(陈四益 丁聪)
    [读书短札]
    《在历史的边缘反思》的一点补注(许惠龙)
    反思强势文明的杰克·伦敦(李庆西)
    旧书情结(刘涛)
    [短长书]
    社会公正:改革的利益诉求(邓聿文)
    [读书平台]
    顺手拣条旧裤带(徐唐龄)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