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2年第11期
  • 亲历战争:让女人自己说话
  • 在“二十世纪(中国)妇女口述史”项目中,“战争”是最早确定下来的选题,说到它的起因,可以追溯到八十年代中期。一九八八年,“妇女研究丛书”在北京开新闻发布会,不期引起一批曾经参战的革命老人的关注,
  • 让知识富于人性和情感
  • 女性主义研究的兴盛是二十世纪不可忽视的学术文化现象。它起源于当代女性主义运动所谓“第二次浪潮”的政治风暴,因此可视之为女性主义向文化界、学术界的进军;同时它又诞生于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风靡西方的反主流文化浪潮之中,
  • 多元的妇女学
  • 二ОО一年七月,哈佛大学拉德克利夫学院妇女学协作研究会的七人代表团与复旦大学妇女中心合作,在复旦大学举办了有来自全国部分大学的三十位学者教授参加的跨学科“社会性别教学与研究高级研讨班”。作为为研讨班准备的项
  • 谁看秋月春风
  • 如果要举出中国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乡土文学的代表作家,可以说赵树理是一位无法取代的人物。一个出身于太行山区的农家子弟,在辛亥以后的社会剧变中,在新文化运动的大潮中,在投身抗日拯救中华民族的奋斗中,竟然在不期然之间闯进历史舞台的中心,
  • “生活”,看到的,与没看到的
  • 王安忆近年来的小说,叙事日趋舒缓,事件不多,但是在场景上停留的时间相当长,在一个追赶超的时代,王安忆似乎不惮于比慢,她细笔勾描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做工、煮饭、缝纫;市场、街道、商店,每一样日常劳作以及与日常生计相关的器皿物事,
  • 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 什么样的印迹?
  • 《印迹》(Traces)第一辑问世了。什么是印迹?
  • 也说大学的“观念、程序和纪律”
  • 《读书》今年第七期有短文语及旧时清华的“观念、程序与纪律”,读来颇有隔世之感。理念(即“观念”)转化为“程序与纪律”是不容易的,破坏它却很容易。如教育独立、通才教育等的“观念”以及“教授治校”、校长人选的“四大标准”、
  • 境内境外的思想
  • 王中忱的《越界与想像》不是一本学术专著,而是一本论文集——如同它的副标题“二十世纪中国、日本文学比较研究论集”显示的。但这本论文集具有学术专著的性质,因为它具有“话题”上的一致性。集中的多篇论文都是处理近代中日文学关系中的“个案”,
  • 文化身份建构的欲求与审思
  •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经典文库一九四九——一九九九》出版已近三年了,但我却没有在重要的刊物上发现对这套文库真正有分量的评价。对于大多数从事“中国文学”研究的人来说,少数民族文学,不是被视为次一级的学问,就是被实际当作“圈外”的事情,因而对以汉文化为主流的中国当代文学和文化研究领域来说,就很容易漠视这类出版物。
  • 还地理学一份人情
  • 我们说人文地理学是研究人类行为的一门学问。但是人的问题在被人研究时,常常被搞得脱离了人之常情、人之常性。在众多由人操作的“研究”中,在由人画定的“模式”中,你我都是概念,是符号,而不是你我。
  • 辉煌的笔耕
  • 新编《陈寅恪集》出版告成之际,适逢广州荔枝成熟的季节。夏夜抚卷,浮想联翩。犹忆当年因选修“元白诗证史”之缘,曾在陈宅忝列末座,听寅恪先生关于“荔枝来”与“妃子笑”的妙解,津津有味,久久难忘。他“栖身岭表”二十年留下的教泽,至今依然是康乐园里重要的精神遗产,
  • 留给二十一世纪的文化遗产
  •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是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史最有光彩的人物之一马寅初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的日子。马寅初先生虽然去世二十年了,但余音尚在——他一度被辱没的智慧之音,永远使后人警醒。一九九八年,
  • 广告的威力
  • 新闻译员分行的内心生活
  • 黄灿然是香港某家报纸的国际新闻翻译员,每天晚上七点上班,午夜十二点回家——因此他与家人、邻居总是存在时差问题。和所有从事传媒业的文化打工仔一样,他是新闻产业和销售业、服务业流水线上的一环,负责国际新闻的进口和转内销。
  • 学术书店
  • 记忆和心灵
  • 一九八八年的一天,雅克·德里达接到了一个约稿电话,内容如下:
  • 发展的困惑
  • 发展是硬道理,这是国人在改革开放二十年以来逐步形成的共识。在中国成为WTO的正式成员之际,没有人会对这样一条朴素道理的重要性表示怀疑。
  • 有限的公正
  • 谈论公正问题,涉及到许多领域。我们不妨限制一下话题的边界,仅就我国转轨条件下的公正考问一番。
  • 失败的政策,成功的软件
  • 凡提及当今世界的信息技术,人们不禁会想到印度并感叹印度软件业的飞速发展。当中国人认定世界正迈向知识经济时代,并将经济发展视为“重中之重”时,面对印度软件出口每年以50%左右的速度增长、
  • 纯粹艺术:精神寻找形式
  • 二ОО一年三月五日至六日,我在德国参加了由波恩艺术博物馆主办的中德跨文化研讨会,这个研讨会是围绕帕登海默(Juergen Pattenheimer)的绘画作品展开的。此前,我曾参观过二ООО年一月在北京举办的帕登海默艺术展。
  • 梦游者的魅力
  • 有朋友说,作为梦游者,尔乔最专业,而其他他所从事的专业,医生也好,画家也好,都是业余的。看着他的小画,想像尔乔这个人,我脑海中总有一个形象挥之不去:他穿着肥大的睡衣,向前平伸双臂,迈动两只巨大的脚板,在屋顶、大街和旷野上,自由地行走。
  • 公法的政治之维
  • 公法与私法的划分始于古罗马的法学家。一般说来,涉及私人之间关系的法律为私法,涉及公共权力与私人权利之间关系的法律为公法。广义的公法包括有宪法、行政法、各种诉讼法和刑法等。狭义的公法指的是宪法和行政法。人们通常所说的公法指的是狭义的公法,
  • 书讯
  • 自由的真义
  • 十九世纪英国著名思想家阿克顿的名言“权力会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会产生腐败”在今日中国几乎无人不晓,但对他倾注毕生心血的自由史研究似乎还知之不多。从最近翻译出版的《自由史论》中,我们可以看到阿克顿对其一生所关注的中心问题——自由的研究。
  • 更正
  • 东京寻梦录
  • 周邦彦作《汴都赋》,挥挥洒洒七千言,文词清丽,风骨飘逸,“声名一日震濯海内”,而得神宗、哲宗、徽宗“三朝之眷”。千年之后我读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仍然时不时会走火入魔,错把自己当作身在旧日大宋宣和年间的开封,城郭宫室,鼓乐仙嫔,
  • 美国一百一十年前的农业报告
  • 我以极低廉的价格,买到这本一八九三年出版的厚书。纸张发黄,烫金书名也已漫漶不清,大部分书页都让岁月留下了洇渍的痕迹,颇能引发思古之幽情。当然,这一点形式和年代上的古老,算不了什么,中国的善本书可以远到宋朝呢!值得一谈的是它的内容。
  • 伟大的传统
  • 有一则佚闻据说经常被引来说明英国式的教养与趣味:约克郡的一个铁器制造商,收到美国人赠送的《科学经营原理》之后,不屑一顾,却回赠了一本贺拉斯的拉丁文诗集。与此有关的资料是:在英国,文学、艺术、哲学等人文学科而非实用的工业技术被视为教育之重;
  • “厨川白村”应为“鹤见祐辅”
  • 《读书》二ОО二年第九期所载《中国现代思想史上的胡适》一文中,旷新年先生将《说自由主义》的作者误为厨川白村。在一九三八年版的《鲁迅全集》中,一前一后同时收入鲁译厨川白村的《出了象牙之塔》及鹤见祐辅的杂文集《思想·山水·人物》(含《说自由主义》),
  • 《哈姆雷特》中的莎士比亚
  • 二十世纪临近结束之际,西方媒体通过五花八门的调查,把莎士比亚评选为千年世界文坛第一人。咋听,此法好像只是媒介制造新闻的惯技。细想,这招还真是点破了一个事实:世界各路文豪虽然在特定阶段都独领过风骚,却谁也没有像莎士比亚一样,自从他过世沉寂百年之后,
  • 肚大能容——中国饮食文化散记
  • 编辑手记
  • 读书这个“行道”,现在是越来越讲究方法而不是内容了,据说,没有恰当的方法,书读得再多,也无非是比人家多记了一些内容而已,何况,在知识爆炸的时代,还能比电脑们软件们记得更多吗?
  • 《天涯》杂志二ОО二年第五期要目
  • 《中国学术》第十一期目录
  • 怠惰因子
  • 中华民族向以勤劳著称。自然环境的恶劣,人口的压力,加上军事官僚集团的庞大与奢靡,做苦力的中国人必须加倍努力,才能生存。但是,我们也有怠惰的遗传。
  • 别一种的农村试验
  • 现在一谈起解放前的农村改良的试验,就是晏阳初的定县和粱漱溟的邹县,其实,除了这两位大名人之外,还有别的一些人也做了类似的努力,比如段绳武。此公原是直系军阀的一员悍将,最大的时候做过孙传芳的军长,孙倒台以后,
  • 新的未必是好的
  • 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的主调是变革与创新。新观念、新名词、新时尚,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在学界,求新、求异更是蔚然成风。一个“新”字可以把人捧上天,一句“没有新意”又足以贬得你无地自容。于是,这也“新”、那也“新”,到处新得像农村新媳妇的棉袄——里外三新。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