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4年第09期
  • 《城记》座谈会讨论纪要
  • 《城记》由三联书店出版之后,得到社会各界很大的关注,身为作者,此时的心境,与当初写作时相似,仍是诚惶诚恐。所谓惶恐,一是我深知要准确记录北京城的改造史,《城记》仅为一开始,虽然我努力收集史料,但仍有大量档案尚待公开;二是但凡记史,总是寄望“鉴往而知来”,在这方面,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 也谈台湾语文的若干问题
  • 北京,东京,全球城市
  • 十五年前,我就来过北京,此次再访,觉得中国变化很大。最使我惊奇的,一是物质的极大丰富;二是夜晚变得明亮起来的街道;第三,街道变得整洁了很多;第四,服务人员的态度热情了起来。给我感受最深的这些变化,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也是理所当然的。物质的极大丰富,说明中国人均GDP有了很大的增长;城市夜晚的明亮,说明人均能量的消费也在增长街道的整洁,是由于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有了很大的改善;
  • 权力的声音——美国的媒体和战争
  • 研究生的论文
  • 信与中国传统医学
  • 杨昶兄嘱我为《读甲》一书写个序言,我想都没想就应允了下来。在我二十多年的研究和写作的过程中,我如此爽快地应允为人作序和作文,这可以说是第一次。之所以承诺此事,实是因为我与杨昶兄之间近一年的交往,“迫”使我对诸多原本并未引起重视的问题进行了思考或反思。作为一个自然人和一个因身体不适而与医学相关的人,我将这些思考或反思发表出来,一方面要表达我个人对人之生命的一种以信为凭的关照;另一方面则是要对杨昶兄表示深深的谢意。
  • 《考古人手记》(第三辑)
  • 农地制度安排与交易成本
  • 土地制度的不同安排,取决于各地交易成本的高低。我们讨论土地制度问题,就必然涉及这个制度怎么才能够形成,这个制度形成以后对谁有利。一方面应该重视制度的合理性:只要在这个制度框架内获得利益的群体是多数,那么这个制度就是稳固的。而如果这个制度还能够协调和平衡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关系,那么这个制度就是长期的、有效的、稳固的。另一方面应该考虑交易费用。因为,土地制度的供给者是政府,所以土地制度无论怎么变,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在一定的利益要求之下,来对这个制度进行完善或修订。
  • “新兴行业”
  • 日本的农地制度
  • 农地制度一词来源于英文land tenure一词。从字面上理解,land tenure意为对土地的占有和使用方式。它是一个比地权更广泛的概念,不仅包括地权本身,而且包括地权的交易、实现形式和生产组织等。农地制度对于农业发展无疑具有重要的制约作用。因此,无论是从国别角度,还是从历史角度,农地制度的形成和嬗变,始终为人们所关注。
  • 环境经济学
  • 官本宪一先生的《环境经济学》(三联书店二OOO年四月版)是以政治经济学为方法论构筑起来的环境经济学体系。它跳出了传统的物质代谢论、环境资源论、外部不经济论以及社会费用论等方法论的束缚,从经济体制论出发,把分析的焦点放在规定环境(乃至环境问题)的“中间体系”状态上。它不仅分析了导致公害和环境破坏的物质方面因素和体制方面因素,还阐明了位于二者之间的政治经济结构的存在状态,
  • 三城记——一个建筑师眼中的美国城市
  • 《天涯》杂志二OO四年第四期要目
  • “读经启蒙”
  • 很有些人在提倡读经,而且是叫娃娃读经。理由之一,是可以启蒙。翻过一些此类读经的教材,其实没有什么“经”,不过是把几本蒙书又翻了出来罢了。
  • 我读《一个人的安顺》
  • 这本书写的“安顺”石城,是我生活了十八年的第二故乡。但是,我要说,真正认识安顺这座城,真正走进这“城”与“人”的“心灵”深处,却是在读了这本《一个人的安顺》之后:这也是我为之动心,甚至受到震撼的原因所在。
  • 气壮山河,虎虎生风
  • 初次知道何炳棣先生,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在中文大学书店买到刚刚出版的(《东方的摇篮》。当时正要到牛津哈特福德学院进修,遂藏行箧相携。这样,一个空闲而又灰暗的星期六下午,无意中拿起此书翻阅,竟深受吸引不能释手,一口气读完。当然,这主要是受其雄辩而充满自信的行文,广博的论证与周密的推理所打动,至于其所涉及诸问题的复杂背景,以及其在学术界所引起的激烈争论,则自非外行如我者所能够深悉。翌年回港,无意中又读到先生的《明清社会史论》,
  • 从夕土到旦邦——纪念博汉思教授
  • 拙文《从好言到好智》(《读书》二OO四年四月号。以下简称“上文”)扼要地回顾了德语文化圈内从十八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上半期,古典和罗曼语文学蓬勃发展的历史以及这种发展同哲学的关系,并大致勾画了作为精神成长过程的从语文学到哲学的运动。在这样一个历史和理论的回顾之后,让我再从传记的角度说明一下这个传统对西方汉学的影响,并以此纪念体现了这一传统及其朝汉学的转移的傅汉思教授。
  • “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 我们如何失去了瓯剧
  • 最近十来年,我一直致力于濒危剧种的传承与保护工作,经常往来于北京和各地之间,考察各地濒危剧种的现状,与那里的剧团、艺术家们,尤其是政府官员们商讨这些剧种的保护策略,并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这些濒危剧种的生存与延续提供一些帮助。瓯剧无疑也是典型的濒危剧种。温州经济在近二十多年的高速发展是众所周知的,政府财力日渐雄厚,对文化事业包括对戏剧的投入水涨船高,恐怕会让许多中、西部的大剧团羡慕不已。但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这还不足以真正实现拯救瓯剧的目标。瓯剧在温州已经生存发展数百年,形成了它非常有个
  • 以笔墨悟道
  • 刘国玉先生的画作,是要“走进去”才能读深读透的。“走进去”,是要走进笔墨的枯润肌质里去;走进笔力的隐忍触觉里去;走进挣扎拼打着抓咬纸张纤维的大黑大白里去;走进大满大合的章法布局后面颠连颤栗着的精神世界里去——走进古来中国士人独自面对的人世苍茫;走进满目青山一席琴棋所透见的心底乾坤;走进山水血脉、泉石心魂之间的生命感悟;走进无论进退显隐、丰益损毁一仍潇然洒然、坦然荡然兼且安然怡然的襟怀与自信;走进因无欲无求而宠辱不惊、因不
  • 画事琐记(二)
  • 到美国不久,有幸见到佛教宗师星云上人。一见投缘。承蒙垂爱,指点迷津,并邀请我们到洛杉矶西来寺门下的满地可精合居住,以每幅一千美元的酬金,为他们画一百幅禅画。是很大的恩惠。我们得以免费住进位在山上、四周风景优美的一栋独立豪宅。既自食其力,又无须为了挤上艺术市场或者思想市场早已琳琅满目的货架,去拼命地包装和叫卖自己,这是我们最怕也最没有能力做的事情。同时,也得以避免卷入尖锐复杂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这是我们更怕也更没有能力处理的问题。
  • 承诺的诗学
  • 智利诗人聂鲁达,初登文坛时凭着伤感多情的情诗博得读者青睐和评论家们的赞扬。很多聂鲁达研究者都认为,是一九三六年的西班牙内战造成了聂鲁达诗歌发生转折,转向政治诗的创作。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他的生平经历,就会发现,对现实政治的关注和社会责任感与使命感是贯穿其一生的,所以这种转变并非如此出乎意料,更谈不上是断裂。出身智利南部地区铁路工人家庭的聂鲁达,三十岁前一直过着营养不良、穷困潦倒的诗人生活。他虽然在精神上像个贵族,但却始终生活在社会底层。这使得底层的苦难成为他日常生活的场景和感同身受的经验。
  • 黑暗中的肖邦
  • 在完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首《楼梯上》中,诗人朱朱以其简洁的笔法写道:此刻楼梯上的男人数不胜数上楼,黑暗中已有肖邦。下楼,在人群中孤寂地死亡。这似乎是一首没有背景的诗。全诗只有三行,没有向我们提供任何可以进入其内的表面信息。它是关于爱情,还是关于死亡,抑或关于某种莫名的心境?对此我们全然不知。也许这首诗的标题,会让人想到卡瓦菲斯的一首同题诗《在楼梯上》,或者杜桑的名画《下楼梯的裸女》。不过,标题指示了一次事件发生(如果我们认为它描述的是一次事件的话)的位置,即“楼梯”所处的位置。
  • 第四维、立体主义和相对论
  • 数学家用一个名称替代不同的事物,而诗人则用不同的名称意指同一件事物。——亨利·庞加莱十九世纪前半叶是从古典进入到现代的关键时期,走在最前列的依然是生性敏感的诗人和数学家,爱伦·坡和波德莱尔的相继出现,非欧几何学和非交换代数的接连问世,标志着以亚里士多德的《诗学》和欧几里得的《原本》为准则的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古典时代的终结。进入到那个世纪的后半叶以后,更加速了产生天才人物的步伐,在一八八O 年前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科学巨匠爱因斯坦和艺术大师毕加索分别在德国南方和西班牙南方两个偏远的小镇乌尔姆和马拉加出世,这两个生命的诞生为技术主义泛滥的二十世纪增添了迷人的光彩。
  • 无奈的结局
  • 天津南开学校已走过百年历程,从最初的严(修)氏家塾寥寥数名学童,发展到抗战前大、中、小学齐备、学子三千的南开系列学校,以私立办学而取得如此骄人成绩,在中国被赞为“兴学奇迹”并不为过。这期间,校长张伯苓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新近出版的梁吉生著《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一书集中追述和解读了张伯苓的办学经历及教育理念,为人们破解“南开之谜”提供了成熟的文本和可靠路径。
  • 为什么说曹刿和曹沫是同一人 ——为读者释疑,兼谈兵法与刺客的关系
  • 我在《读(剑桥战争史)》和《大营子娃娃小营子狗》两篇小文(见《读书》二OO二年八至十期,二OO三年一期)中都提到一位古人,即《左传》庄公十年讲齐鲁长勺之战时提到的鲁庄公的谋臣曹刿,而且是把他和司马迁笔下的第一刺客,即他在《刺客列传》中讲鲁庄公十三年柯之盟,用匕首劫齐桓公,求返鲁地的曹沫直视为一人。这是杂文中的插叙,本不必说明。想不到,此言一出,竟令某些读者大惑不解。曹刿者,
  • 人情练达无文章
  • 眼下有一本非常流行的大学文科写作教材,在谈“作者的素养”时,提出了以下三个基本要求。一、思想修养;二、文化修养;三、表达修养。如果这三个题目不是出现在写作教材里,而是出现在单独的讲义中,谁都不会以为它的培养对象是作家或文科大学生——未来的作者。思想修养、文化修养在眼下任何培训教材中都能见到,而看到稍具特色的“表达修养”,人们首先会想到演讲者,想到教师;还会联想到如何培训保险推销员及各式各样的街头推销者。大家都知道,对写作而言,远远有比这些更重要的东西。
  • 扬州:选择与遗忘
  • 扬州,有过繁华的一面,在张祜“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的诗句里;有过奢靡的一面,在杜牧“骏马宜闲出,千金好暗游”的诗句里;有过狂放的一面,在欧阳修“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的词句里。一千多年过去。这座“淮左名都”又是新一番的升平场面。瘦西湖里,当真修建起了一座“二十四桥”,桥头的石刻上,记述着桥的栏杆数量以及各处的尺寸、都暗合于“二十四”的章法,想来月明之夜、玉人吹箫的排场还在扬州人的怀念之中。
  • 关于张荫麟
  • 世上究竟有没有天才呢?清华梁启超先生曾称道在他上课时向他问难的一年级学生、也是同乡的张荫麟是“天才”(吴宓先生则称其为“梁任公第二”).钱穆先生也说他“天才英发”.与张荫麟在浙大时为挚友的谢幼伟先生更发文详论其堪为天才之属,因为“这不是天才,绝不能有这样的成就”。什么成就?不过一册没有写完的《中国史纲》而已,那能叫“天才”吗?还是先读读这本《张荫麟先生纪念文集》(下简称(《文集》)(广东省东莞市政协编,汉语大词典出版社二OO二年)罢。
  • 慎重对待身体
  • 上世纪七十年代,法国人埃莱娜·西苏创作了一出戏剧叫《西哈努克亲王忧患而失败的柬埔寨故事》。她是身体写作的倡导者,在其有关女性写作的论文之一《从潜意识场景到历史场景》里,她谈到这个剧本,谈她如何被那遥远的国度里的人民“完全占据”。仅就剧名看来,它似乎与我们所想像的身体写作毫无瓜葛。在我们的印象中,一些备受关注、争议的文学现象往往被冠以“身体写作”之名,如此称名的理由又常常归结为文本中身体的裸露或者性的活动。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女性先锋小说到世纪之交的美女写作,
  • 此三国已非彼三国
  • 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在翻译成韩国译本时书名改为《三国志》,采用的是记载有关三国历史的史书的名称。这部有关中国历史的小说在韩国并没有因为历史背景的差异而受到冷落,恰恰相反,如果在韩国网站上检索《三国志》,得到的结果毫不逊于在中文网站上检索《三国演义》这个关键词,因为《三国志》在韩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其普及的程度也许会让中国人感到吃惊。
  • 编辑手记
  • 今年六月十一日的早晨,阳光和雨水交替地照临滇西北的其茨顶村。讨论会休息的时候,在那个宽大的藏式建筑的二楼走道上,一个头上扎着红色的带子、穿着很像当地人而又透出山外气息的年轻人向我打招呼。他自我介绍说曾和诗人萧开愚一道来三联书店二楼咖啡馆与《读书》的朋友们聊天,现在德钦附近的明永村做小学老师,已经快两年了。也许是高原日照的缘故,他的脸色和表情渐渐地融人当地人的世界,我无法从这张充满高原气息的脸上找回咖啡馆里的记忆。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