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4年第10期
  • 自由市场和普选民主中的民族仇恨
  • 新千年前后的人类社会并不太平。在过去二十年内,卢旺达、前南斯拉夫出现了骇人听闻的种族清洗;在东南亚,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排华浪潮让人心有余悸;在南非和津巴布韦,当地黑人支持的政府多次驱逐欧裔白人,而占据俄罗斯富豪榜前列的犹太人过得也不安宁,有的正在被抄家,幸运一点的正忙着找后路;在海湾地区,
  • 《西方音乐一千年》书讯
  • 十年——中国新音乐快照
  • 我们需要知道的几个名字是:王凡、丰江舟(“苍蝇乐队”)、左小祖咒(“No乐队”)、“舌头乐队”、王磊、窦唯,这些人不但代表最近十年来中国新音乐的线索,而且,也是对新一代音乐家影响颇深的先驱——无论是在音乐语言,还是文化态度方面,这些人和乐队都已经改变了历
  •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 我上大学的那几年,是读书气氛极浓厚的少有的好年头。牖窗初启,各学科的读书人都在努力引进诸多新学说,此一热潮,正巧赶上了西方建筑界的新说辞源源不断的热潮。这两拨儿热潮劈头盖脸地打来,呛得人不得不手忙脚乱地扑腾着学弄潮。依照科学认知的程序,对黔境新来
  • 跨越不知边界的回归
  • 或许困扰人的一生的,始终是带有终极悖论意味的这个命题:被置于绝对的死亡阴影之下的自我与他人、与社会、与历史的关系。每个人都在寻找着合适的位置,时间的和空间的位置,并且总觉得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派生出了林林总总的存在的关键词:自我,爱情,死亡,祖国,不朽,历史,回忆……
  • 全球语境中的儒家论说——杜维明新儒学思想研究
  • 寓意与“擦抹”
  • (《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以下简称(《迈克尔·K》)是二ОО三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现已移居澳大利亚的(原)南非作家迈克尔·库切的第四部长篇小说。它一九八三年出版后曾引起很大的反响,获得了当年的布克奖,为作者赢得了国际性声誉。几乎各类读者都一致认为,这部小说就其主旨来说是不属于写实传统的。它围绕高度象征性的主人公展开,构成了一个醒目的寓言。
  • “国民时代”的作家
  •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作家和日本作家都是在国家意识觉醒和民族主义精神高涨的背景上展开自己的话语行为。在民众被高度“国民化”的时代作家不可避免地会被“国民化”,“国民”的内在规定性及其话语行为主体与这种内在规定性之间保持怎样的关系,决定着话语的基本内容与形态。
  • 正误
  • 书名的漂流
  • 明朝有人说过,好书如鸟,一飞就飞过去,再难找到,留下的只是影子。其实好书如鸟,有时一飞就飞过去,有时则是不经意中会落到你的枝头。塞缪尔·斯迈尔斯Self-help的中译本《自己拯救自己》就是二ООО年九月的一天,在清华园邮局门口的降价书摊上,在不经意中飞落到我手上的。那正是我刚从日本回国工作的时候,记得当时这巧
  • 《绿镜头》
  • 雎鸠·苇莺·聒聒雎
  •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出自《诗经·国风·周南》,“关关雎鸠”,是第一部诗歌总集的第一句,是“六经”第一句。那么,作为爱情的象征——雎鸠到底是什么鸟?说法有好多种:
  • “桃花扇”是折扇还是团扇
  • 清代传奇《桃花扇》流传颇广,其中有一把画了桃花的扇子,是剧情发展的重要道具,且构成串通全剧之线索。作者孔尚任在“凡例”中喻之为全书之“珠”,“龙睛龙爪,总不离乎珠”,又在“小识”中称:“桃花扇何奇乎,.妓女之扇也,荡子之题也,游客之画也……”可见扇在此书
  • 披风非斗篷
  • 《红楼梦》第六回写刘姥姥一入荣国府,在好费了一番周折之后,才终于见到了荣府当家二奶奶王熙凤.“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穿着桃红洒花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大红洋绉银鼠皮裙,粉光脂艳,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六一年版、一九
  • 走出文化的封团圈
  • 《天涯》杂志二ОО四年第五期要目
  • 张艺谋的还童术
  • 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张艺谋都是当代最卓越的文化英雄。在批评界的一片责骂声中,在观众一片大叫上当的悲愤声中,(《英雄》创造了中国电影的票房奇迹,张艺谋点钞票的声音压倒了这些“噪音”。骂不倒的张艺谋,他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这回(《十面埋伏》一上市,张艺
  • 完美的时代
  • 这是一个完美的时代。完美并不是说一切都是好的、善的,而是说,能被发展的都被发展起来了,因而一切可能性都被穷尽了。这个时代什么都有,所以人们只需要生活在现在、生活在这里。于是,人们不再有未来,即便有也不过是现在的持续;人们不再有别处,即便有也不过是这里的扩大。如果是这样,那么历史也就终结了。这无疑是荒谬的。因为这种完美本身是不真实的。
  • 无以解脱的困境?
  • 在过去的那个世纪里,有数以千计的中国人在中国之外用中文和其他语言写作。有些人写作只是为了记录个人经验。另一些人写作是为了表达思想和情感。还有一些人有自己的抱负,想要写出有文学价值的作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最后这群人中某些特定的作家及
  • 文化·边缘正义·马克思主义的公共霸权理论
  • 后冷战世界的最显著特征是日益加剧的文化与种族冲突:从穆斯林世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迅猛发展到东亚地区民族主义的蓬勃兴起,非西方国家的这些新的发展说明文化与文化认同已经成为当今全球政治的主要推动力量。
  • 非典型肺炎“黄祸论”与全球管治
  • 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有关话语已呈过度简化的二元对立。支持全球化的一方认为全球市场的整合将带来普世和持续的富裕。发展中国家只有跳上全球化列车,才有摆脱贫穷的希望。反对全球化者,则认为全球化只会使发达国的工作机会向低成本国家或新移民社群流失,使发展中国家的资源与劳工成为跨国资本的剥削对象,也使各地传统文化受侵蚀。
  • 被感知的历史与被阅读的历史
  • 二ОО三年八月八日,笔者与一名考古学家和两名地质学家同行,前往太行山东麓河南境内的丘陵地带调查。在安阳市西北约四十五公里处的漳河岸边,我们找到一个名叫渔洋的小村庄,依水临峰,风景秀丽,现有人口约三千二百人。
  • 傅山的世界
  • 白谦慎《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嬗变》,是“哈佛东亚专著丛书”的一种,二ОО三年哈佛大学出版。据前言说,这一本书的酝酿,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作者就读于耶鲁时。十年一书,良不易也。
  • 读《红楼梦》札记
  • 从小爱读《红楼梦》,迄今仍不忍去手。常置一卷于枕畔,随意选一节读之,无不欣悦。回想多年读此书,欣赏所在,不无变易。最初读时,识字不多,记得将“贾雨村风尘怀闺秀”还读做“润秀”,可笑类此。其不能领会书中妙绪可知,难怪随手掷去了。少有知识以后,重读此书,引起兴趣的则是书中的浓词艳赋,如贾宝玉的怡红院四时闺咏,海
  • 该有一份神圣之心
  • 今年二月路过冰城哈尔滨。哈尔滨开埠晚,因此文物较其他历史悠久的省市要少得多。但哈尔滨的文物保护工作却做得不错。哈尔滨人以极大的魄力将圣索菲娅教堂从错综复杂、胡乱建设的建筑群中。解救”出来。千方百计搜罗教堂遗落的旧红砖,将其修补,修旧如旧,并将周围开辟成一个小广场。在冰
  • 点燃绝望为自己照明
  • 在《读书》、《今天》陆陆续续读到高尔泰先生的回忆文字,讲人生,讲坎坷,讲遭遇,讲一个人经历了炼狱般的千万煎熬,却又永不熄灭的精神跋涉。冷峭苍凉的笔触常常让人久久难以释怀。读他的文字,每每让我联想起坐在历史的暗影中点燃一腔绝望来为自己照明的龚自珍,
  • 《说君》及其他
  • 孙郁先生的大作《孤桐老影》(见《读书》二ОО四年第八期)谈及章士钊民国前主持的《国民日日报》,举了上面发表的《王船山史说申义》、《说君》二文,认为是章的“文字”,他可能依据的是文汇出版社出的十卷本《章士钊全集》,此书将二文都收入了。数年前,我曾翻阅过台湾影印的《国民日日报》合订
  • 编辑手记
  • “宠物猫”
  • 百姓们对新闻媒体的期望越来越高了。大事小事,有什么不公不平、不法不轨的事情都希望媒体“曝曝光”。一曝光,上面有了批示,下面也重视了,原先不查办的也查办了,不审理的也审理了。于是,人心大快。足见媒体的舆论监督万不可少。限制或压制舆论监督,只能使枉法之徒更加无所忌惮,平民百姓更加怨气冲天,于稳定没有任何好处。
  • 阶级、性别与民族国家
  • 白元淡博士曾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韩国民众民主运动的中坚骨干.领导工人运动和女工运动,遭到那一时期独裁政府的通缉长达三年.现为韩国圣公会大学中文系教授,是“东亚文化共同体”的积极倡导者。
  • 艺术的文脉
  • 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赵宝煦的名字出现在今年三月十八日,《新京报》的“京报沙龙”专栏上,引起我的格外注意。这个名字听起来特别耳熟。原来,七年前我在纽约做关于徐冰艺术的硕士论文时,就徐冰童年时代的艺术启蒙问题,在他的东七街五十二号的地下公寓——他的工作室,
  • 可可西里的最后一枪
  • 看完陆川的新现实主义风格新片(《可可西里》,美国哲学名家罗蒂(Rorty)认为这是他近年来看到的最好片子,他说他为其充满力量感的真实所震动。真实并且“有力量”,这一点很重要,它触及这个时代的一个美学观点问题。近年来人们似乎特别喜欢拍摄“真实的”记录片或者记录片风格的电影,如此喜欢以至于无条件地崇拜“真实”而忘记了真实
  • 也谈华人
  • 中国人移居海外由来已久。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至少在国内,华人移民主要是历史学的研究对象,然而近十余年来,开始引起国际上来自不同学科的学者的广泛关注。这一方面固然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移居海外的人数增加和国际交往扩大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在华人移民进程中所呈现的“族裔散居”,“跨国性”和文化的“混杂”和
  • 今人少识吴保初
  • 二ОО四年第四期《读书》“短长书”一辑下收杜新艳先生《晚清女性死亡的叙事》。此文博引中西史籍,论述精当。惟转引吴保初《姚烈妇挽诗并序》时,“时光绪二十四年三月而是日也”据《北山楼集》当改为“二十日”。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