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4年第11期
  • 郎咸平风波,所有者掠夺与“好的市场经济”
  • 香港中文大学金融系的郎咸平教授是为我国七千万股民所熟知的人物。自二00一年以来,他高举保护小股民的旗帜,力主在证券业监管上实行“辩方举证”和推动小股民“集体诉讼”,特别是准确预言了有“中国股市第一庄”之称的“德隆”的崩盘,从而被股民们誉为“朗监管”。二
  • 中国历史上的恐怖主义:刺杀和劫持(上)
  • 近来,因为“九一一”事件的发生,恐怖主义成为热门话题。有人说(我听一位专家从电视上说,名字忘记了),历史上没有恐怖主义,即使你能举出相同的事,他也说,这有本质不同,似乎恐怖主义是一件新鲜事。事情真是这样吗?
  • 窥视印度 河童旅游素描本
  • “水利社会”的类型
  • 暑假期间,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行龙教授召集了一次小型的学术会议,议题是“区域社会史比较研究”,我应约与会。
  • 在城市里跳跃
  • 今天,“个人”已被普遍视为写作的基石或立脚点,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一个绝缘体。个人与历史从来就存在着一种深刻复杂的关联。从古到今,在诗人与他的时代之间,也一直有着一种痛苦的对话关系。不管
  • 小说家是个骗子
  •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一开始就说明了。甄士隐,就是将真事隐去,贾雨村,就是假语村言。小说家就在真假之间,虚实之间,耍他的花招。
  • 定名与相知
  • 名物研究,在近几十年中的一个很长时期内,不仅专业以外的人对它很有些陌生,即便学术界也并非人人熟悉,虽然作为古代经学中重要的一支,它在近代学术史中也还发挥着作用。不过,最近几年名物研究重又引起海内外学者的关注,并且已有几部专著问世,如陈温菊《诗经器物考释》(台北文津出版社,二
  • 缺乏这样的勇气
  • 在新近出版的《聂绀弩全集》中,贯穿了聂绀弩知人论世的中心思想,是一大特色。而第十卷专收作者在“肃反”和“反右”运动中的交代检讨,更是引人注意的另一大特色,这里虽然不可能对这一部分详细介绍,可也不能完全略过。那么,就引录下面一段吧——
  • 埃菲尔铁塔的花边
  • 北京南口居庸关内的云台,建于元顺帝至正二至五年(一三四二——一三四五),原为过街塔塔座,其上三座小型喇嘛塔毁于元末,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云台门洞顶端的拱券做法,其下部轮廓为直线三折的梯形,上部轮廓为大致半圆的弧形。从视觉角度着眼,在浓
  • 悲情的思想者
  • 顾骧著的《晚年周扬》寄给了我,它披露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周扬的一些思索,遭遇和那个年代对文艺工作的讨论等内部材料,它已经受到思想史专家的重视。由于书中的事情我在场许多,耳闻许多,牵心许多,书中不止一个地方提到我的名字,至今读起来仍觉得历历在目,言犹在耳,有的惊心动魄,有的为之嗟叹。
  • 风:风花雪月·乡土风·国风——歌从东方来之一
  • 台湾校园民歌的黄金期.始自一九七五年,终至一九八一年。历史研究向有明确起始的习惯,实质上许多史实既无终点亦无起点,尤其波澜广阔的社会变动、文化更迭和潮流变迁,缘起和余波都会无比漫涣。以这观点看,台湾校园民歌从来就难究起点,也不曾全然结束,它依然在缓慢的发散过程中,不光发生在台湾,也发生在内地,发生在你我之间。
  • 欧洲人佛书翻译丛谈
  • 欧洲人翻译整本的佛经,有历史可考的,应当从十七世纪末算起。法王路易十四在一六八七年到一六八八年间曾派拉·洛贝尔(Simon de La Loubere)出使暹罗(今之泰国)。返国后,拉·洛贝尔在一六九一年刊行了一部《暹罗王廷记》,书中收有从巴利文译出的《提婆达多本事》(述
  • 传教士汉学的重要著作 收费下载
  • 如果把西方汉学的演变历程分为“游记汉学”、“传教士汉学”和“专业汉学”三个时期,那么,传教士汉学是其学术和思想发展道路上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它不仅与“游记汉学”相承接,而且它奠基了西方的专业汉学,为西方专业汉学准备了基本的材料和文献,其研究的方法也直接影响了专业汉学。甚至在西方专业汉学发展的初期,它长期与专业汉学并存。欧洲著名汉学家许
  • 是“王秀楚”非“杨秀楚”
  • 译者的尴尬
  • “尴尬”大都带有两种含义:它首先意味着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其次意味着一种进退两难的神态。前者是内隐的,只有当事者本人意识到;后者是外露的,可以被他人发现和留意。译者的尴尬也不外乎如此,它或隐或露地包含在译者的翻译实践和翻译理论中。
  • 再说“中国威胁”
  • 亨廷顿曾经在两年前的一次讲演中,阐述了能的地域政治说。他认为当今世界的支配性霸权可以分为全球性的超级大国——美国,及地区性大国如俄罗斯、中国和日本。美国应该利用地区国家与地区大国之间的矛盾与紧张关系来对它们进行控制,以确保其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的位置。在他的视野中,中东问题不过是地区性问题。美国全球政治的策略应该是将穆斯林国家的问题
  • 想起了《死水微澜》
  •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一些长篇,做学生的时候大部分只是浏览,实在已经印象模糊了,这中间就包括李劼人先生一九三五年发表的《死水微澜》。最近碰巧借到四川文艺出版社一九八七年的“汇校本”——用一九三六年初版为底本而校以一九五
  • 仍然继续着的战争
  • 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民战争史曾是史学界的热中之热,作为“五朵金花”之首,怒放得令人眼晕。究其原因,不仅仅在于“把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的政治需要和动机,在技术层面.也由于在这个领域,阶级分析的工具,比较容易施展拳脚。毋庸讳言,阶级分析观点在考察历史,尤其是农民战争史方面,的确有其独到之处,作为分析工具,无疑也是犀利的。不过,一旦这种观点成为一种垄
  • 反对快乐,支持悲伤
  • 四年前,刘小枫曾为我编译的一本美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女作家小说选写过一篇序,题为《透过他人的欲望看自己》,其中的很多话至今仍耐人寻味,诸如“小说的叙事、诗语的诉叨,都是与生活的痛苦和不幸调情,使悲哀的变成迷人的”。在讲到“迪斯尼乐园与谁调情”时,他问道:“如果形而上的调情根本就不是美利坚主义的生命需要,美国人制
  • 再从《无字》说开
  • 张洁的《无字》不仅是在诉说中国女性的故事,也是在诉说中国男性的故事.只是这两个故事没有找到共同的牙齿,没有一根爱的红线将之灵犀一点通。男人和女人相向而行,因为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凶险,男人自顾无暇,女人还要拖着孩子。事情还没有结束,惶惶的男人不想知道女人经历了什么和想说什么,虽然他们很需要女人。女人经历了自
  • 美国郊区的“诗意”与隐私霸权
  • 我在美国郊区居住了十年。最大的感觉是,郊区的文化和居住环境,是完全洗尽,脱去了人味。张爱玲曾说过,中国人欣赏拥拥挤挤,人声嘈杂的街市或气味相投的里弄。在福建,广东,台湾等地,到老城的夜市摊头,昏黄的天然气灯下,人声喧哗中,品尝当地的小吃,就感到人气旺盛,有生气。回观美国郊区的居住区,你会深深感到,人之为人,很
  • 法律移植问题三议
  • 在我们的学术讨论中,经常有一些似是而非因而也容易被忽视但又实在应该予以澄清的问题。如对于几乎伴随我国法制现代化历程的法律移植问题的研究.就存在几个这样的“盲点”其一是对法律移植的概念没有能够比较全面地予以考虑和清晰地界定;因而其二也没能够将法律移植与法律继承的关系进行认真分析、厘清;其三是对法律移植的时机问题——也即民族国家宜
  • 图施耐特和“大众宪法”
  • 著名的法学家图施耐特(Mark Tushnet)在他几年前出版的《把宪法从法院拿走》(下引此书只标明页码)里,向马歇尔大法官以来形成的近二百年的司法审查传统提出了挑战,在他看来,宪法应当掌握在人民手中,而不是掌握在法官们的手里。
  • 知识的传承创新与知识分子社区
  • 社会学家柯林斯一九九八年出版的新作《哲学社会学:智识变迁的全局理论》这本书很厚,加上附录一千多页。我对这本书有点特殊的感情,因为在美国大学读了近一年半的书很少有讲中国的社会和知识活动的,而这本书把中国作为智识的两条道路之一的亚洲道路的最重要的代表,另一
  • 此魁阁非彼状元楼
  • 《读书》今年第六期“读书短札”文章《关于魁阁》里,把费孝通先生在抗战期间所居住,并在此开展社会学调查研究的昆明呈贡县魁阁,与清朝末年云南石屏人袁嘉谷于光绪二十九年获经济特科第一名时,云贵总督魏光焘所修整之状元楼相附会了。其实,此魁阁与彼状元楼,本非一阁楼,且相距十数里。
  • 文化·边缘正义·马克思主义的公共霸权理论(二)
  • 列宁主义的霸权理论与实践是针对边缘世界普遍存在的自由主义畸形问题而制定的一种以国家为中心的发展策略。由于这个缘故,霸权理论应被视作为当代边缘文化民族主义的先驱。不过,这两种版本的“官方民族主义”有着根本区别。如果说当代文化民族主义把发展型国家看
  • 精神不死,是谓不朽
  • 岁月沧桑,如今,不是专业的校史研究者或交大的校友,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南洋公学就是交大的前身了。有时即使是研究者或校友,也未必知道。二00三年年底,我到北大去查交大校友夏元Li的资料,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 岑寂之中见性情
  • 一九六二至一九六五年对于中国的一些不合时宜的文人而言,注定是一段岑寂的日子:无论是沈从文的惶然不安、蜷身故宫,还是施蛰存的闲寂终日,与金石为伴。如果说孤独无望的沈从文只能在古代服饰研究中
  • 高贵的精神
  • 樱花是日本的国花,那是种韵味十足,颇耐看的花。
  • 编辑手记
  • 想来有些欣慰:无论是多么激烈的争论,也无论有多少有意无意的误解,那些真诚关心社会命运的作者仍然会毫不犹豫地卷入新的讨论。好些年前,正当若干争论展开之际,我曾经将《读书》比做一张
  • 《中国学术》第十八期目录
  • 过时的例证
  • 不过五十年,对许多事情的看法,早已颠了个儿。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