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04期
  • 世上已无蔡元培
  • 一场轰轰烈烈改革的大幕可以落得如此静悄悄,以至于时至今日,校外的朋友经常还要认真地问起,“你们北大的改革后来怎么样了?”这个问题太过复杂,所以不回答也罢。潜移默化的变化正在进行,而我们所看到、所经历的事件又是如此的矛盾,尽管最后颁行的文件所规定的是一个折中的、在一些主要原则方面甚至大打折扣的制度,
  • 关于“古今隐逸诗人之宗”
  • 今年第二期《读书》有黄裳先生的《龚自珍二三事》一文,读之获益匪浅。惟黄先生认为只有龚自珍才对陶诗平淡的风格提出了不同意见似有不妥。实际上对陶诗平淡风格的异议,不始于龚自珍。唐代诗人白居易《访陶公旧宅》诗说:“呜呼陶靖节,生彼晋宋间。心实有所守,口终不能言。”已点出陶渊明有口不能言的苦衷。苏东坡认为陶渊明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苏东坡续集》),说的是陶诗风格的多样性。
  • 没有杂草的花园
  • 做学生时读过佛莱克斯纳的《现代大学论》,没有留下深刻印象。这几日偶然再捡起来,却是读得十分有兴味。关于美国高等教育,作者提到某大学(暂称之A大学)函授部声称可以不顾学生的年龄或以前的教育经历,通过函授的方法为所有人提供大学层次的教学,为此在几家星期日出版的周报和一些月刊上刊登了整版的广告;为追踪那些有兴趣包括居住于偏远村庄的人,
  • 更正并致歉
  • “反思教育产业化”座谈纪要
  • 去年年底,《中国社会科学》杂志与《读书》杂志编辑部共同召开了“反思教育产业化”座谈会。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中国政法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和学生代表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人员等参加了座谈。大家各自从不同的角度对教育产业化谈了自己的观点。
  • 镇江师范内迁与曹刍
  • 二○○四年第九期《读书》钱理群教授《我读(一个人的安顺)》提到:“几乎同时,著名的中学教育家曹刍受中英庚子款管理委员会之托,将江苏镇江师范内迁,在安顺创办了黔江中学。”这不符合事实。
  • 作为“态度”的中国研究
  • 在日本的中国研究者中,不断对自己追问下面这个问题的人并不很多:我们日本人研究中国的作品和文献意义何在?准确地说,追问的人是极为少见的。而竹内好,是这极为少见的追问者之一。比如,他曾经在一九四。年二月的《中国文学月报》中写文章批判后来成为中国古典文学大家的目加田诚,揶揄说他过着“每天早上夹着皮包到支那 文学事务所去上班的生活”。
  • 再造东亚史学
  • 李长莉(以下简称李):当今的全球化浪潮给世界带来了许多变化和不确定性,各国人文社会科学学者都在思考这一变革对于人类的意义,寻求回应由此带来的诸多问题。比如,全球化引起世界经济和文化地图重组,跨国界和网络化联系增强,地域特征和地域意识突显,西方史学界出现了“世界体系学派”,东方的东亚地区出现亚洲意识和东亚意识的觉醒,乃至近年日本和韩国史学界兴起重构东亚历史等思潮,
  • 飞龙在天
  • “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这是一则在中国乡村广为流传的农谚。二月仲春,春暖花开,万物生机勃勃,大地欣欣向荣,农民开始春耕春播,也憧憬着五谷满仓的丰收光景。谚语中提到“龙抬头”,春耕的农谚跟“龙”这种神秘的生灵有什么关系呢?“龙抬头”又是什么意思?这则谚语世代流传,早已变成了一句老生常谈,已没有人去理会它的来历,
  • 对话的愉快
  • 不是钱学专家,但从事中国古代文论研究又实在绕不过钱钟书,于是便有了关于钱先生的断断续续、大大小小的“说”。
  • 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刊行
  • 在宇文所安之后,如何写唐诗史?
  • 在我看来,一位优秀学者的基本素质,除了勤奋和颖悟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能对自己的工作保持不断的反省能力,始终意识到自己的局限——研究类型和自身能力两方面的局限,并对成功的模式具有高度的警觉和随时准备摆脱它的决心。
  • 三联生活文丛书系
  • 传统与现代诗
  • 近来看到一些厚古薄今之说,用古人来贬责今天的诗歌,当然主要是贬责今天的诗人没有用心考究古代文学传统,汲取其中的营养,而且认为古人就是比今人了不起。这些话当然在某种程度上有一定道理——今天的确有不少诗人不那么了解中国诗歌的传统。但是,我仍然认为有些论述把某些现象绝对化了;这种绝对之处在于用没有变化的文学观点来看待当代诗歌的发展,
  • 机会总会有的
  • 圣书与中文新诗
  • 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第八十二章“学希腊文”中自述这一段往事时有这样的话:
  • 《角色符号——中国戏曲脸谱》
  • 制度高于技术
  • 自从阿罗在一九六三年将信息引入经济学以后,对于信息的研究,改变了主流经济学的研究范式,而非主流经济学也将其作为新发现的敲门砖,使信息变成了经济学的研究基点。
  • 宏观政策能熨平经济周期吗?
  • 在二十世纪西方经济学界,“国家干预主义”思潮与“新自由主义”思潮一直在进行着激烈的论战,前者以凯恩斯主义为代表,后者以货币主义、供应学派和理性预期学派等为代表。尽管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使凯恩斯主义成为西方国家的“绝对主流”;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滞胀”使货币主义、供应学派和理性预期学派成为西方经济的“标准时髦”,
  • 《亲历可可西里10年——志愿者讲述》
  • 戈鲲化的梅花笺
  • 晚清徽州休宁人戈鲲化,是美国哈佛大学聘请的第一位中文教师。他的一些著作和照片,迄今仍收藏于哈佛大学的各个图书馆、档案馆中。数年前,南京大学中文系张宏生教授编著《戈鲲化集》(江苏古籍出版社二○○○年十月版),首次将戈氏的绝大部分著作收录在内。不过,无论是戈氏的文字还是图片资料似乎并未就此一网打尽。
  • 苏珊·桑塔格与中国知识分子
  • 敢言只是尽了知识分子的一部分职责,并未触及其核心。在安全的环境下敢言,或计算一番后觉得是安全的环境下敢言,实际上还多了一份投机,从而抵消了敢言者迈出的那一小步。作为异见者或反对派的敢言,则染上了党派色彩,他们是尽了异见或反对的职责,而不一定是知识分子的职责,更非其核心。异见者或反对派总的来说是站在或假设站在民众利益的立场反对权势者,
  • 一些权利保留
  • 二○○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莱西格教授(Larence Lessig)最高兴的一件事情,莫过于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创作档案(Crearive Archive)”准备采取类似“创作共用”的许可证(crearive Com—mons Pubic Licences,简称CC)向公众开放。而这种许可证,正是他二○○一年参与创立的。
  • 天地人神的游戏与人的狂欢
  • 很多人在看完雅典奥运会的开幕式后都惊讶不已。百年来的奥运会开幕式,从表面看千奇百怪,风格各异,但相对于雅典奥运会开幕式,它们都是“人的狂欢”。那些汹涌的人潮、那种流光溢彩的大唱大跳和遮天蔽日的热闹非凡,从来都是历届奥运会开幕式心照不宣的元素与符号。只有雅典奥运会开幕式第一次背离了现代奥运会开幕式的传统,它让我们感到了静,
  • 问题情境中的“当代文学”研究
  • 由三联书店出版的洪子诚的《问题与方法——中国当代文学史研究讲稿》中,研究者将问题集中在“‘当代文学’是什么时候提出的?怎样提出的?它的出现形成了什么样的文学分期方法?这个概念的提出和相关的分期方法有怎样的‘意识形态’含义?”确实,“当代文学”不应该只是泛指当下的文学现状,
  • 梵学的血亲和姻亲
  • 印度次大陆为人类贡献了一份丰厚而独特的文明成果。其中,长期作为雅言使用、至今绵延不绝的是闻名遐迩的梵语(我们传统上习称梵文),印度雅利安人最本土的婆罗门教恪守“天启圣典、祭祀万能、婆罗门至上”的教训,个中“圣典”即为以梵语为载体的吠陀经;
  • 现代帝国的凯歌与挽歌
  • 麦克尔.哈特和安东尼奥·奈格里的新著《聚群:战争与民主》(Multitude:War and Democracy)又在美国学术界引起讨论。
  • 独立和自由是风——历史上的西乌克兰问题
  • 一个民族如果没有独立和自由,也就没有边界,或者根本谈不上边界问题,即使它有被封的、被赐予的“王国”、“公国”或者“自治省的”空头衔。
  • 中国与美国的内边疆
  • 我的问题是关于泥土或土地在民族生活中所造成的具体差异。这些日子里,在我的国家,广泛流传着这么一种思想:即土地对于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自我定义已经不再重要了。按照这种思想,我国的精神就像是一只小鸟或者一只鹰,可以飞到任何地方,故而边界是无足轻重的。根据最极端的后现代主义理论家的说法,这些边界是完全可以被大公司的权力、赤裸裸的金钱权力,
  • 殖民主义已经结束了吗?
  • 当代亚洲问题的核心在于战后,特别是冷战形成后未完成的脱殖民化以及脱帝国化。是“新”殖民帝国主义,而不是其“后”的形式构成了当代亚洲的文化主体性。忘记了这一点,任何关于亚洲的想像都可能会重新卷入以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为中心的霸权论述。
  • 韩国工人
  • 《韩国工人——阶级形成的文化与政治》(以下简称(《韩国工人》)一出版,很快就在学术界引起反响,美国社会学会授予该书“二○○一——二○○三年亚洲问题最佳著作”。这本书之所以引起好评,在于它不是从政策制订者的角度和工业家的角度来讲述韩国的“经济奇迹”,而是从韩国工人的角度来讲他们的苦难、成长与斗争,揭开了韩国工业化过程中社会与政治发展的另一面。
  • 编辑手记
  • 一九九六至一九九七年问,一个很偶然的原因,使我们参加到《读书》的编辑工作中来。一眨眼,八年过去了。记得刚去的时候,费孝通、金克木、冯亦代等前辈还在继续给《读书》写文章,他们也还在(《读书》一年一度的荼话会上与读者们见面。如今,能像费孝通、金克木、冯亦代等老先生那样写文章的人不多了,这些老先生健在的也不多了,就在昨天,传来了冯亦代先生去世的噩耗。
  • “大象学术书坊”系列之《中国文学专史书目提要》(上、下卷)
  • 炒概念
  • 从前说:先有事实,后有概念。现在不同了,常常是先有概念,后无事实。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