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05期
  • 在堂吉诃德的甲胄之后(上)
  • 四百年前的一六。五年,西班牙作家米格尔·德·塞万提斯·萨维德拉的小说《堂吉诃德》的第一部出版,十年后(一六一五年)第二部问世。四百年以降,这部小说成了世界上重复印刷最多的作品之一,吉诃德成了文学史上最奇特的角色。虽然关于塞万提斯的研究著作早已汗牛充栋,但仍未能令人满意地解释(《堂吉诃德》经久不衰之魅力。随着政治限制的解除,人的文化视野扩大了。
  • 如何评估外资功过
  • 近年来,中国已成为跨国公司对外投资的首选,流人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金额至今已累积达五千五百亿美元,若以人均计算也是甚高。譬如以二00二年外资流入额平均每人四十点三美元算,几乎是印度五点三美元的八倍。但如何评估外资的影响则仍有不同的意见,中国商务部的报告《二00五年跨国公司在中国》,
  • 汇率之争
  • 在日本经济史和国际金融史上,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无疑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西方五国(美国、日本、联邦德国、英国、法国)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于这一天在纽约广场饭店签署了《广场协议》(Plaza Accord)。“基于经济基本面与展望的变化,各位财长与中央银行行长认为主要货币对美元的汇率有秩序地进一步升值是可取的。当这样做有利时,各位财长与中央银行行长随时准备开展密切协作。”
  • 何以中原?
  • 中国古代考古学的历史差不多就是中国文明起源的研究史。一九八五年张光直先生在撰写他的第四版《古代中国考古学》的时候,已经感叹“文革”之后十年中国考古材料的“爆炸”(该书前言),二十年后的今天,田野考古报告及相关研究成果,更是数倍于前,即便没有语言障碍,研究任何一个较大的题目,都会有力不从心之感,
  • 奔丧龟兹
  • 在我们这个危脆的世界上,有些东西一旦逝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 神交澜沧江
  • 澜沧江发源于青海唐古拉山,经西藏进入云南省境内,向南流经迪庆、丽江、大理、保山、临沧、思茅和西双版纳,然后出国到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与越南,我提笔写这篇文章前,在地图上想再细细地看看澜沧江的流向时发现,不管是西藏、云南,还是中国、外国,上面提到的这些地方,我都去过。再想想,我去这些地方,
  • 快感的政治纬度
  • 《快感大转移——妇女和因果性六论》(The Metastases of Enjoyment)是斯拉沃热·齐泽克的一本文集,其中对“快感的政治纬度”的论述,堪称书中最为精彩的一页,而且是贯穿全书的一个主题。
  • 作为历史陈述的“宗教”
  • 在我近期的阅读中,比较有收获的是两篇讨论儒家与“宗教”关系的论文,一是哈佛大学陈熙远博士的《儒家遭遇“宗教”》(Confucianism Encounters Religion,1999)。二是北京大学梅谦立(Thierry Meynard)博士的《现代性视域中的“宗教”——以梁漱溟为例》。
  • 富有魅力的保罗·斯威齐
  • 保罗逝世后中文世界对这样一个伟大人物的离去未置一词。于是,我想到必须写点什么。
  • 更正
  • 亨廷顿的忧思
  •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著名教授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一直是国际学术界和政界关注的人物。“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后,他更是忙个不停,接受访谈、发表演讲、著书立说。所有这些,都围绕着两个他始终关注的主题,即:美国的国际战略和美利坚的命运。校园里和公共场合里的亨廷顿表情严肃、不苟言笑;
  • 长夜的熏笼——记事珠
  • 文人与名妓之间的疑似爱情,要以明人冒襄与董小宛的一段因缘最为典型。冒襄满怀凄楚地回忆他二:人曾经有过的黄金时光,其中情趣种种,读来也确实迷人得很,比如,他们的一项重要娱乐活动是:“姬与余每静坐香阁,细品名香。”一对才子佳人,仅仅为了品味珍贵名香的气息,竞至于整宿地熬夜,就像今天球迷周末看五大联赛、
  • 绮语:细读清真
  • 罗兰·巴特说,文即织物。我们中国人最懂得他的意思,因为在中文里,文的本义也就是经纬交错,然后,从天文到人文一路引申下来,比起他在texte(文本)、textile(织物)、texture(纹理)几个同根词之间所玩的文字游戏更自然,更巧,连字都不用换。另一方面,我们却不妨笑他罗兰·巴特对织造技术的理解太粗浅,
  • 黄霑,黄霑,中国背影渐去
  • 内地人知道黄霑是在一九八四年,张明敏在那一年的“春晚”身穿浅色中山装,一脸肃然地唱起那首《我的中国心》。那是内地第一次目睹海外的中国歌手,口音不同、唱法不同、形象不同、味道不同,吃惊仿佛天外来客。《我的中国心》给人流落在外的海外华人的整体形象暗示,
  • 官箴·颜伯焘·口号
  • “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以上三十六字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官箴。据考证,此箴言历经明永乐间理学大师曹端和天顺年间清官年富的创作,最终确定下来,现存西安碑林的。官箴”碑,是道光四年(一八二四)时任陕西延绥道台的颜伯焘倡议刻制的。
  • 人书情未了
  • 二00五年初,应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的盛情邀请,我去上海参加“中西哲学交流中的翻译问题”学术研讨会。临行之前,友人黄君打来电话,说北大西方语言文学系孙凤城教授到处找我。友人告诉说,我国日耳曼语言文学界的泰斗杨业治先生仙逝了,留下许多未竟之作;作为杨先生的后人,孙凤城教授想把这些遗作整理发表出来。
  • 游子吟二十世纪
  • 罗马尼亚小说家卜瑞邦(Nicolae Breban)迎于巴黎机场。
  • 亲切而日常的《中国》
  • 一九七二年,影像大师安东尼奥尼应中国政府邀请,拍摄了纪录片《中国》。此后,这部电影被不同意识形态和不同政治目的的人或者政府加以利用,轰动整个世界。从而,安东尼奥尼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是以一位卓越的影像大师而是以一位反社会主义的外国导演身份在“文革“时的中国被人所知。历史有时候就是如此地捉弄人。
  • 自己,是谁
  • 身份话题是当代文学和艺术中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资源的题材。这一修辞本身.反映出时代的文化特征:很多人暴露在自身文化以外的文化压力之下,地位越所谓国际,则受压越重。追究身份是对这种压力的自然抵抗。
  • 一部难挽狂澜于既倒的畅销书
  • 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的书籍.见过不少,如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麦德维杰夫的《让历史来审判》等.维克多·克拉夫琴科的《栽选择了自由》(/Chose Freedom)则是问世较早的一部。作者原系苏联驻美购料委员会副团长,一九四四年四月四日在华盛顿投奔“自由”,旋即开始用俄文撰写回忆录,一九四六年以英文出版了这部数十万字的著怍。
  • 公共艺术的空间有多大?
  • 北京清华弋学美术学院邹文博士.完成了《公共艺术概论》(四川美术出版社二00三年八月版.以下简称Ⅸ概论》)一书。袁运甫先生为本书作序指出”新时代的艺求家们.值得以大的精力投入到公共艺术事业中采。从总结艺术功能上存在的公共性到发展成为一个独立学科的公共艺术,意义重大。……推动公共艺术这门学科的发展,合乎社会前进的潮流。”本书内容包括理论、评论、
  • 宋人胡仔的《苕溪渔隐丛话》
  • 最后的征收
  • 中央政府决定通过五年的时间彻底取消农业税,各省市区积极跟进,纷纷宣布要提前实现这一目标,于是,二00四年一过,我们便看到,农民负担这一困扰了我们多年的老大难问题,一眨眼功夫,就这样要逐步地离我们而去,成为一个仅供历史研究者去评说的话题了。
  • 清华园里的悲剧英雄
  • 中国历来有“胜者为王败者寇”之说,为王为寇,固不是个人意志可以决定。而对“胜”者和“败”者的关注与评价,却历来是个耐人寻味的话题:生前享尽荣耀的“胜”者未必能在死后还保持美名;生前落寞无闻的“败”者也未必不会在死后声誉日隆。死生与毁誉的难题在清华园的“园子里”也是同样令人怅惘。
  • 回归中国 回归农民
  • 温铁军的《中国农村基本经济制度研究——“三农”问题的世纪反思》,对农村经济研究的本土化做了突出的努力,这种努力可归结为:回归中国,回归农民。
  • 日本经济学名著译丛
  • 编辑手记
  • 《读书》编辑部编辑
  • 2005年第2期要目
  • 并不中庸
  • 中庸之道,有人大为捧场。据说,民族文化精神之要义端在于此。只是要义归要义,难行却仍旧难行。中国人说中庸已经两千多年,但中庸却始终不曾进入民族的精神,做起事来倒是好走极端的时候居多。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