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07期
  • 无言的游魂——“理解自杀”札记之一
  • 二○○二年,客居中国近二十年的加拿大医生费力鹏(Michael Phillips)和他的中国同事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了《中国自杀率:一九九五——九九九》一文,正式向世界公布,中国的自杀率已达十万分之二十三(大约相当于美国的两倍);中国一夜之间变成了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同年年底,费力鹏大夫又在回龙观医院主持成立了“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
  • 村落视野中的大传统与小传统——田野札记
  • 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对墨西哥乡村地区研究时,开创性地使用大传统与小传统的二元分析框架,并于一九五六年出版了《农民社会与文化》,首次提出大传统与小传统这一对概念,用以说明在复杂社会中存在的两个不同层次的文化传统。所谓“大传统”指的是以都市为中心,社会中少数上层士绅、知识分子所代表的文化;“小传统”则指散布在村落中多数农民所代表的生活文化。
  • 漂泊者的返乡之旅
  • 去秋来宁,乔健先生给我带来了他刚出版的书——《印第安人的诵歌》。书装帧堪称精美,封面上那位身着拿瓦侯印第安人(Navajo Indians)服装、踩着舞步的哈佛学生似乎在向我们传递着某种信息。是夜,我盯着那本书,想起了一些事情。
  • 接受中国的崛起(下)
  • 新保守派长期以来的一个信条是,美国必须不遗余力地阻止任何敌对的权力中心的发展,无论它是善意的还是敌意的。这意味着,在苏联解体以后,美国将注意力转向中国,把它视为下一个可能的敌人。二○○一年,执政的新保守派把很大一部分核武器的目标从俄国转向中国。他们同时开始定期与台湾进行有关防御该岛的高层军事会谈,对亚太地区输入新一轮的军事人员和装备,并花大力气促进日本重整军备。
  • 日本是独立国家吗?
  • 亚洲区域的再/统合(re/integration),是所有批判圈知识分子共同的责任,而在当前历史的运动方向里,统合的最大障碍似乎是日本的政府(与社会)。要寄望日本的批判圈能够产生作用,从内部扭转形势,我们处于亚洲不同地区的人们必须跟他们站在一起,共同思考根本问题之所在,给他们提供外在的支持,让他们清楚地得到外在的信息与看法,才可能一起跨越临界点,走向亚洲整合的新阶段。这个临界点就是:日本有没有办法脱离对美国的军事依赖,从美国独立出来。
  • 再现“东学”——重构亚洲近代的另一种可能
  • 亚洲的近代,可说是一个“西学”的时代。然而,在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亚洲各国的主体态度、接受方式及由此而决定的遭遇和经历是大不相同的。无疑,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成了“西学”的“优等生”(竹内好语),并因此而在亚洲以至世界崛起。这一事件对近代中国的影响是:与日本在地理、文化与人种上的亲缘性,使得中国在“师法西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折——以日本为中介,向西方学习;并由是而在近代中国出现了影响持久的“东学”之潮——种被“日本化”了的西方思想。
  • 和解的壁垒
  • 历史常常是跳着走的,而且不知道它何时要跳。世上有那么多的学者专家,没有人预测过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会发生苏联与东欧之变局,以及那个变局的戏剧化形式。台湾有那么多专家学者,也没人预测过今年春天连宋二人相继访问中国大陆这一事件所征候的两岸新局。特别是连战及其所代表的中国国民党,更是咸鱼翻身,一扫颟顸老大形象,一时之间竞跃身为时代弄潮儿。
  • 唯发展主义批判
  • 爱德华·艾比是一位对生态思潮和环境运动影响很大的美国生态文学家。他的作品“吸引了千百万热情的读者,推动了当代环境运动引人注目的发展”,他的许多环保建议“被‘地球优先’、‘绿色和平’等环保组织写进行动纲领”并具体实施。艾比最大的贡献是他对唯发展主义的批判。他为当代人认真反思以往的发展和发展观、确立新的科学的发展观提供了思想资源。
  • 社会化设计是否可行?
  • 《社会化设计——不忘与人们共创建筑》是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罗伯特·萨默(Robert Sommer)博士一九八三年写的一本书,它把设计与行为科学相结合的理论为我们寻找建筑设计与社会结合的途径提供了指南。
  • 政治、民主与新闻:媒介的当代迷思
  • 自从西方世界工业化和随之而来的大众社会形成以来.有关大众媒介在社会民主化进程中扮演何种角色的问题。已经成为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激烈讨论的话题。“九一一”之后的世界自然而然地成为学者们瞩目的焦点。在那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日子过后.西方社会政治民主生活中的一系列事件和变化的确在不断地给已有的各种观点和争鸣带来新的典型例证:从伊战前后美国大众媒体所制造的舆论神话到刚刚结束的美国大选中部分媒体旗帜鲜明的党派立场;
  • 虚空的农村和空虚的主体
  • 一九九一年发生在深圳的一场工厂大火,夺去了六十八位打工妹的生命。一位来自湖北的农村姑娘侥幸劫后余生,当记者问她为什么伤愈后又从老家返回深圳打工时,她说:“就像经历轮回一样,到头来你还是希望选择做人。”大火也不能阻挡她的追寻。在北京打工的安徽姑娘霞子在纪录片《回到凤凰桥》中也表示要彻底地和母亲的生活方式决裂,“如果我还得像我母亲那样生活,那我还不如去自杀”。在她眼里,那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生活,那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生活。
  • 国家逻辑与农民道义之间
  • 日本东京成田机场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自一九七八年启用以来,每天运营的航班将近三百七十次,接待的旅客人次和处理的货物数量都堪称世界第一。如果是起降的高峰期,你会看到,这边的飞机尚未完全飞起,那边的飞机已经进入跑道,着陆飞机是否滑出导航路尚未确定之时,起航的飞机已经开始滑行。从经济效益上讲,机场的利用率高当然是件好事,但是,一旦发生意外,后果可想而知。一向做事谨慎小心的日本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经济效益而不顾其他?
  • 想像异域悲情
  • 康熙二十二年(一六八三),来自关外的满人打败明王朝建立大清帝国,已经整整四十年了。不仅原来中国的汉族人已经渐渐习惯了异族新政权,就连一直相当固执地认定满清是蛮夷的朝鲜人,尽管心底里始终还怀念大明王朝,但对这个日渐稳定的新帝国也无可奈何,只好承认它的合法性和权威性,把原来对大明帝国的朝贡,原封不动地转输给了新朝。这一年初冬,朝鲜使者金稼斋即金锡胄(一六三四——一六八四)奉命出使清国,经过多日跋涉后,进了山海关,有一天,
  • 乡关何处
  • 一九三七年冬,也就是卢沟桥事件发生不久,吉川幸次郎在北京见到了周作人。那时的周作人,已经发表了不少关于日本文化的研究,在中国,算得上为数不多的“知日派”,然而,面对日本这样一个在他看来是“明净直”的民族,它的对待中国,为什么只有“黑暗污秽歪曲”,只有离奇的“恶意”,比照历年来的考察,
  • 萨特与加缪的美国之旅
  • 六十年前,许多人不相信美国人能真正体会与欧洲苦难经历有密切联系的存在主义。今天,存在主义已经成为美国哲学和文学系科经常开设的课程,并拥有可观的读者。考特金(George Cotkin)在二○○三年出版的《存在的美国》(Existential America)中,论述了这个变化过程的特征和阶段,其中提到的一些早期往事至今对我们观察欧、美知识分子的政治和文化分歧仍有帮助。今年是萨特诞生一百周年,与他有关的往事也许更能触动人们的感怀。
  • 哈耶克自由主义理论
  • 在国内外,哈耶克不仅是一个争议很大的人物,而且是一个被误读最多的学者。他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又是伟大的社会学家和哲学家。由于其理论的复杂和困难,使人们对他的评价出现很大的不同。不是将其简化为“功利主义”、“保守主义”;就是庸俗化为“经验主义”、“主观主义”。特别是对他的意识形态立场,更是褒贬不一,毁誉参半。一九四四年(《通向奴役之路》出版后,在英美取得成功并引起轰动,但芝加哥大学却以此不承认他是经济学家,拒绝对他的聘任。
  • 现代中国的理性主义
  • 《意义之意义》的作者Ⅰ.А.瑞恰兹尝谓将中国哲学概念译为英语可能是“宇宙演化中产生的最复杂一类的事情”。而以译书为自强“第一策”、“第一事”的中国人,似乎从来没有类似地想过。一个多世纪以来,译书劲头长盛不衰。早在清末,就已经“日本每一新书出,译者动辄数家”(梁启超语)。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译书热情有增无已。“大干快上”乃我国翻译事业的真实写照。
  • 补正
  • 悲剧与荒诞剧的双重意蕴
  • 《红楼梦》问世已二百四十年左右。头一百四十年,它经历了流传,也经历了禁锢。禁锢者的权力早已灰飞烟灭,但巨著却依然光芒万丈。进入二十世纪下半叶之后,《红楼梦》更是从少数人刻印、评点、阅读的状态中走了出来,大规模走向社会,走向课堂,走向戏剧、电影、美术等艺术领域,尤其宝贵的是正在走进深层的心灵领域。可惜在最后这一领域中,《红楼梦》的实际影响仍然远不及《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这种错位,反映出民族深层文化心理的病症。
  • 回忆:一个时代的翻译和写作
  • 一九八二年初舂的一个夜晚,至今仍记得我曾惊惧于我悬而未决的诗歌命运。一九八三年初舂的另一个夜晚,我惊喜地得到一本由钟鸣编辑的《外国现代诗选》汉译打印稿。一九八四年夏日的一个黄昏,我在欧阳江河家中读到苟红军译的帕斯捷尔纳克的《二月》,深为震动。一九八五年,又是一个初舂的夜晚,在重庆北碚温泉的一间竹楼里,室内如此明亮,而楼道外却一片黑暗,对面是可怖的群山,下面是嘉陵江深夜的流水,夜雾迷漫、新鲜而湿润,一切似乎都伸手可及。
  • 谁来保障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权”?
  • 阅读《读书》二○○五年第一期胡鞍钢的《我们需要对改革进行反思》一文,感慨系之,因为我是一个将要进行“改制”的单位的一员,我所在的“交通系统”几个单位的改制已经完成,一些“成功经验”据说可能会被转用于我现在的单位。胡文中有一段话,非常符合我所处的现实环境,特引录如下:“我们需要广泛参与的改革。所有的改革,无论是国企改革,还是社会保障体制改革,都应该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参与,既参与改革的设计,
  • 大众的视角
  • 《读书》二○○四年第八期胡水君谈到了《法律疏密与社会治乱》的问题,说法律当然需要越来越多而不致亡国,德性的张扬也算是一种“弥补”。看了很受启发,又有语焉不详欲言又止的感觉。也许这是个关乎政治正确的问题,但确实有些值得讨论的地方,这就是另外一个角度。
  • 龙星另说
  • 《读书》今年第四期刘宗迪《飞龙在天》一文,指出龙星与农业以及与龙的崇拜有关有一定道理,但是把整个龙星升降说成为中国(华夏)观象授时的依据并演变为龙的崇拜则有问题。
  • 两点答复
  • 王纪潮先生对拙文的商榷,大致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一是天文学史方面的,一是考古学材料方面的。
  • 启事
  • 编辑手记
  • 《读书》杂志的每一期都有一篇《编辑手记》,记述编辑过程中的感想,或记人述事,或对本期杂志刊发的文章略做介绍。杂志的特点是“杂”,从内容到形式,范围之广,文体之多样,实在不是在如此之短的篇幅之内能够把握的。以这一期为例,从吴飞关于当代社会中的自杀现象的讨论,到郑萍关于华北郑村的小传统的探讨,虽然都在人类学研究的范围内,但主题和方式截然不同;从约翰逊对围绕中国的崛起而展开的美国一日本一中国关系的研究到王进对于日本“东学”的分析,
  • 《耶稣会士中国书简——中国回忆录》全套问世
  • 不以言恕行
  • 就像才未必如貌一样,文也未必如人。才子一定貌若潘安,颜如宋玉,是小说家言。实际生活中,俊男靓女早已凭相貌吃饭去了,要靠爬格子啖饭的,如左太冲(思)、温八叉(庭筠)之流,其貌倒是不扬的。所谓美女美男作家多为自我标榜,而且带着些生意的打算,当不得真。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