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08期
  • 塑造婚姻
  • 奥尔加·兰(Olga Lang)在《中国家庭与社会》中指出,“当工业主义来临时,旧的家庭体制越来越成为进步的重大阻碍”。要改变家庭体制,就要变革婚姻制度。把个人婚姻从宗法制家庭中剥离出来,纳入现代民族国家的建构进程,一直是现代婚姻变革的重要目标,而爱情作为现代婚姻的基石,也介入到各种权力和不同传统对婚姻的争夺中来。
  • “马蒂斯之争”与延安木刻的现代性
  • “马蒂斯之争” 一九四二年二月三日,延安鲁艺组织了“鲁艺河防将士慰问团”,由马达带队,率焦心河、庄言等一行九人,赴绥德、米脂、佳县一带慰问抗日战士。五月下旬,鲁艺河防将士慰问团返回鲁艺,马达、焦心河、庄言三人举办了画展,展出的作品除了木刻和速写外,还有庄言的多幅油画及焦心河的水彩作品。当时,延安绘画材料极度匮乏,展览会上出现油画、水彩作品,给参观者耳目一新的感觉。
  • 请进来的油画
  • 一九五三年,对中央美术学院以至新中国的美术教育而言都是个很重要的年份。在这一年,“正规化”成为教改行动的主题词。当然,这和实施“一五”计划、要求提高文教水平的大背景密切相关。所谓正规化说白了就是提高,也就是扬弃普及教育经验,把美术纳入科教规律的轨道。这样,中央美院的教学重心就从培养一般美术普及工作者转移到培养精通一种业务的美术专门人才。
  • 面对“月份牌”的新年画
  • 年画的草根性使它在二十世纪中国的以“大众”为借口的各种艺术演绎中,成为一个宠儿。“五四”之后,“大众”作为一个涵义多重、边缘含混的概念,被摆到了时代叙述的显要位置上。尤其到了二十年代后期,随着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运动的展开和城市半殖民化经济的发展,两种含义不同的“大众”文化环境在各自的体系中悄然形成:一是以市场经济为调控轴心的城市大众文化环境。
  • 日中关系为何“政冷经热”?
  • 中国经济威协论 二○○一年,中国经济威胁论在日本流行一时,来势甚为凶猛,即所谓的“中国劳动力廉价”、“人民币汇率不正常”、“无法与这样的国家竞争”等。我认为这些说法类似于呻吟,对解决自己的问题毫无益处。
  • 在历史的交叉路口上
  • 进入二○○五年,围绕着日本申请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及历史教科书等问题,韩国与中国社会先后出现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由于日本政府在第一时间错过了外交解决的机会,并对中国采取了很不明智的态度,使得事态一度变得十分紧张,中日关系也由此成为东亚国际关系中的一个重要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在不断发生变化。
  • 我所知道的日本对华ODA
  • 最近,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外相町村信孝以及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等日本政要相继提出中国接受日本政府开发援助(ODA)已接近毕业,日本将要减少乃至停止对华ODA,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日本向中国提供了什么样的政府开发援助?日本政府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ODA毕业?我们应该怎样评价日本对中国的政府开发援助以及最近的动向?
  • 从“治水社会”到“水利社会”
  • 近读王铭铭先生《“水利社会”的类型》(《读书》二○○四年第十一期)一文,即有“有话要说”的感觉。
  • “中国的全球化”与“跨国的福建人”
  • 一九九七年,由英国牛津大学沃特维克(Steven Vertovec)教授领衔,以牛津大学人类学系和地理学系为主,开展了一个大型的“跨国族群研究项目(Transnational Communities Programme)”,该项目获得英国经济与社会研究会总计达三百八十万英镑的资助。在那之后五年多时间内,在该项目下先后设立了十七个子项目,分别就移民的途径、经济、政治及社会文化四个领域研究跨国族群问题。
  • 上海出租车抢案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上海重新崛起。在一片繁华悸动中,王安忆以小说为这座城市打造了一套谱系。一本《长恨歌》从旧社会写到新时期,风靡大陆及海外读者,之后的《妹头》、《富萍》、《上种红菱下种藕》、《桃之夭夭》等,也多半以上海和周边市镇为背景,白描浮生百态,拟想城市和历史的互动关系。
  • 远去的群落
  • 多年前,一位日本汉学家和我谈起《今天》的往事,因为了解有限,竟不知道和他交流些什么。围绕《今天》的那几位作家是有分量的。北岛、芒克、史铁生、阿城至今仍拥有很多的读者。在我过去的印象里,这几个人一直是孤零零的、独立的存在,未料到彼此间有那么深的同人之情。他们的文本背后,其实有着许多故事,有的内涵之深,甚至超过了作品本身。
  • “我们”如何论述香港
  • 前不久“出差”到香港,再一次感受到香港的物质力量对我的“包围与压迫”。那是一种无所不在的力量:从密集而高耸入云的楼层,到商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陈列,再到滚滚人流,人走在香港狭小的街道上,在感觉到渺小的同时也让人“不安”——我的一位同事甚至用“恐慌”来形容他在香港的体验。最近,某学者因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而遭到了一些网民的猛烈抨击。
  • 学风的批判疗法
  • 面对学风中的一股股浊流,如果仅取“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放任与超然,不仅会导致清者受辱、浊者恣肆的灾难,而且会加速社会风气的腐坏,进而影响社会文明的进程。激浊扬清的有效办法,除了诉诸知识分子的良知和自律,就是勇敢地拿起批判的武器。读完田培炎、李长峰所著《政党作风片论——一个理论与实践的历史视点》(人民出版社二○○四年七月版),就深深感受到批判的效用。
  • 中土·江湖
  • 《书剑思仇录》是金庸第一本武侠小说,陆菲青是他创造的第一个侠客。陆菲青不是一个出色的人物,但起着穿针引线的作用,带着小说中官家小姐李沅芷以及读者走进江湖世界。从李沅芷发现陆菲青会武功开始,这个江湖世界的图景就在我们眼前蜿蜒展开。
  • 花自飘零风尘中
  • 杨丙辰是河南南阳人,说他是河朔乡下佬,或许不为过分。但这个貌不惊人的“乡愿”,却是当时难得的“留洋镀金”归来的大知识分子。
  • 影像中的蔡元培和张伯苓
  • 翻看清末民国时代的人物旧影,总觉得国人不同程度的带有“病夫”相,猥琐、无神,说不上干净利索,更不要提精气神了。不过,有些旧时影像还是能引起人们注意的,这些影像大体集中于教育界、外交界、文艺界、军政界要人和社会名流。翻看这些能给人以不同感觉的人物照片,总觉得近代中国文教名人的影像要比那些政客、武人耐看。
  • 一份尚未完成的试卷
  • 在某种意义上说,“现代”给人类提出的问题,即什么是人、人类如何在日益被客体化功能化的过程中作为主体而生存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中国知识分子和政治家的看重。中国的反帝运动构成了对帝国主义霸权的坚决抵制,但是对于人类被日渐非人化的过程,特别是那种把人作为技术主义效率主义之功能和工具这样一种客体化的过程,在中国则没有引起多大反抗。
  • 惟一的哲学问题——“理解自杀”札记之二
  • 自从加缪在《西西弗的神话》里把自杀说成惟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自杀学家就喜欢用这句话来装点自己的门面。不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二十世纪自杀学的建构当中,很少有严格意义上的哲学家参与其中。自杀学家主要栖身的学科是自杀社会学和精神医学,而到今天,已经基本上形成了精神医学独霸天下的局面。不仅充满数字和医学分析的精神医学里看不出什么哲学意味。
  • 宗教史与教科书
  • 历史著作的书写过程是历史学家与他所阅读的史实之间的互动过程。但是,这个学术过程在许多情况下因为国家的内政外交因素复杂化了。因此,历史教科书不仅可以反映当代史学家对于历史的认识,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反映政府对于社会有意识的引导。由一个国家修改历史教科书的举动,我们可以观察该国流行的社会思潮和变化的社会现实,甚至可以预期该国的政治社会走势。可以说,历史教科书问题,不仅事关过去,更事关未来。
  • 游刃于文学史话语和文化政治之间
  • 一个世纪前,应现代大学制度及文学课程设置的需求,诞生了文学史。一个世纪后,在一些非传统的世代概念——世纪、千禧年的影响下,在汉语学术界悄然兴起对文学史写作进行反思和总结的热潮。它的内在动因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海峡两岸“重写文学史”的冲动,其外部联系则是几乎同时兴起的学术史思潮。弹指十年过去,在我们的书架上忽然插满了一排以文学史编纂为研究对象的著作。
  • 从契诃夫到禅
  • 近期读过的书中,有几本印象特别深刻,彼此又有点联系,好像还有一点“缘”。
  • “挽联”的尴尬
  • 我所在的高校有两位教授相继去世,灵堂上少不了要写上几幅挽联,以寄哀思。然而就是这挽联,居然把文学院的一大帮教授和硕士博士们给难倒了,最后还是央浼一位早已退休的老先生,才算圆了面子。
  • 俄罗斯转型:从叶利钦到普京的转折
  • 近年来,随着俄罗斯经济走出困境,连年实现经济增长,人们对俄罗斯经济的评论和探讨又渐增多。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在于:如何评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俄罗斯的经济社会转型。也许,现在给这个问题下定论还为时尚早。但是毕竟,俄罗斯的市场改革在叶利钦时代导致了经济和社会的一片混乱,与苏联解体前的俄罗斯相比,它的国民生产总值下降了大约40%。
  • 上市公司对利润和权力的疯狂追逐
  • 最近,在加拿大,一本由法学教授撰写、关于上市公司的法律结构的著述竟成了畅销书。这就是乔尔·贝肯的《上市公司——对利润和权力的疯狂追逐》(以下简称《上市公司》)。与此同时,一部与书同步摄制的纪录片也高居票房之首,并多次得奖,成为二○○四年最引人注意的影片之一。《上市公司》成功的一个原因,也许在于它深入浅出、清晰尖锐的文笔。
  • 张竞生的《性史》:色情还是性学?
  • 《性史》在一九二六年二月首度问世。在当时不仅耸动社会,也制造了许多趣闻。据说,上市当天购书人群蜂拥而至,上海的光华书店里万头攒动。除购书人潮外,有更多人在好奇心驱使下,前来一探这骚动的街景,把书店所在的四马路挤得水泄不通。维持秩序的警察最后动用了水柱驱散人群,才得以清出交通要道。尤有甚者,《性史》的大卖牵引了一连串的续集竞相出版,全都是盗用张竞生名义的伪作。
  • 婴儿稚女满眼前
  • 在西方科学史上,达尔文是个奇异的人物。
  • 编辑手记
  • 另外的思想
  • 从思想史的材料看,大几一种思想独尊的时候,就要排斥其他的思想,许多很有价值的思想就为这独尊与排斥湮没了。有的留下了一点痕迹,有的恐怕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