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09期
  • 中医药的传统与出路
  • 汪晖:非常欢迎各位专家来《读书》参加“中医药的传统与出路”的讨论。《读书》过去发表过一些中医药方面的文章,讨论过农村医疗保健的问题,也刊登过从历史学和人类学角度研究中医的文章。今天有这么多中医领域的专家来参加讨论,是一个非常好的讨论机会。
  • 世界失魅 中医何为
  •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的一位德国朋友、德国图宾根大学的医学博士,在完成了漫长而严酷的德国医学训练并获得学位之际,开始了她的中医研习和进修。当她兴冲冲准备前往心仪已久的中国时,她的母亲,南德斯瓦本地区一个殷实的中产阶级家庭的主妇,发出了严重警告——如果她继续沉湎于异教徒的巫术,并且前往这个异教徒的国度的话,她的继承权将被剥夺。做女儿的因此面临痛苦而充满风险的抉择——走?
  • 一个不为人知的医疗合作社
  • 我一直以为中国的合作医疗是一九六七年发源于湖北宜昌长阳,还以为除南街、华西等工业化的村庄外,再没有自始至终坚持合作医疗的村庄了。但是,当我到达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木嘎乡拉巴村之后,我知道我错了。木嘎乡拉巴村最早于一九六二年开始搞合作医疗,并且一直坚持到今天,从来没有间断过。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
  • 聂绀弩《北大荒歌》手稿
  • 最近,将二十年来积存的资料翻了一遍,居然发现聂绀弩寄来的《北大荒歌》手稿一件。《北大荒歌》作于一九五九年三月四日,也就是聂绀弩下放北大荒的次年。据聂回忆:一九五九年某月,我在八五0农场劳动。一天夜晚,正准备睡觉了,指导员忽然来宣布,要每人都作诗,说是上级指示,全国都一样,无论什么人都作诗,
  • 《怒吼吧!中国》的回响
  • 翻开一部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三十年代初蓬勃发展起来的版画运动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章节,而早期版画运动中最引人注目、最经典的作品之一,当推李桦于一九三五年创作的木刻《怒吼吧!中国》。这幅高二十厘米、宽十五厘米左右的黑白版画,首先正式发表在当年十二月出版的《现代版画》第十四期上。《现代版画》是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的不定期出版物。该研究会于一九三四年六月成立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
  • 艺术为什么服务?
  • 谁都知道“艺术为政治服务”是一句著名的口号,它让我们想起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的极左时代,想起那个“红光亮”和“假大空”的煽情风格,想起概念化典型化的“八个样板戏”。“文革”进入历史已经多年,除了寻绎真相的史学家、社会学家和艺术理论家,除了在那个年代付出一段青春与生命的人们,除了四处搜罗“文革”物品的收藏家们,
  • 听风楼记——怀念冯亦代伯伯
  • 一九七六年十月上旬某个晚上,约摸十点多钟,我出家门,下楼,行百余步,到一号楼上二层左拐,敲响“121”室。冯伯伯先探出头来,再退身开门,原来正光着膀子。他挥挥手中的毛巾,说:“来。”于是我尾随他到厨房。他背对我,用毛巾在脸盆汲水,擦拭上身。
  • 二十年后再说“珠还”
  • 《珠还记幸》(以下简称《珠》)一九八五年五月由三联书店初版印行以后,迄今已经过去整整二十个年头了,一直没有重印的消息。慨自“读图时代”兴起以来,才陆续有几家出版社提议重版此书。并提出种种编排处理方案。不是我不想叨光吹来的这股春风,其实是考虑这本小书并无一张图片,有的只不过是一束写着字的纸片,怕够不上图文书的资格,不敢滥竽充数,
  • 十年一刊:从文化年代到媒体年代
  • 拿到《三联生活周刊》(以下简称《生活》)的纪念文集《〈三联生活周刊〉十年》,很仔细地翻了一遍,感受到一种亲历历史的亲切。《生活》的历史充满了变化,书上有篇文章说陆续有二百六十多人先后进出。这就导致能够完整地讲出这本刊物变化过程的人很少,纪念文集起了梳理和集纳的作用,我也得以了解《生活》诞生和发展的前前后后,除了自
  • 网络、政府监管言论与共和国理想
  • 眼下,网络已经发达到相当的地步。言论自由是自由民主社会的优先价值(preferred value),网络技术的发展增强了个人筛选信息的无限过滤能力,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地按自己的偏好进行选择。如果把选择看作自由的核心,那么新科技已经引领我们走向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了——但是,自由、民主真的就这样实现了?
  • 自杀作为中国问题——“理解自杀”札记之三
  • 中国人并没有诞生于基督教的各种观念,没有《圣经》里那样的上帝,没有伊甸园,没有堕落,没有原罪观念,当然也没有自然状态、神圣的人、赤裸生命。因此,中国文化中不仅没有诞生涂尔干和莫宁格那样的自杀学,而且,“自杀”也很少像西方那样成为争论的焦点。
  • 欧盟宪法危机及其根源
  • 欧盟各国政治精英经过艰苦谈判于二00四年十月签署了《欧盟宪法条约》,未料在二00五年五至六月被法国和荷兰的全民公决相继否决,英国随后宣布推迟全民公决的时间。欧盟轮值主席让·克劳德·容克表示,原定的二00六年十一月作为欧盟宪法最后批准日的规定不再适用。紧接着,又有一些欧洲国家宣布,在欧盟宪法的前景明朗之前,不会批准该部宪法,欧盟宪法危机由此爆发。
  • 《天涯》杂志二00五年第四期要目
  • 东亚的病理
  • 最近几年,东亚地区“热闹”非常:日本政府修改教科书反复美化侵略,引致中、朝、韩三国抗议不断;日本要员屡拜靖国神社,致使三国人为之游行、断指、自焚;日本武装把中国台湾纳入它的“周边有事”范围,中国政府则严厉指责它有违邦交恢复时的承诺;而最不能让人容忍的是,日本居然要划中国的钓鱼岛和韩国的独岛为它的领土,并以中方东海油气田与日本一侧相连为由来阻止中国的自家开采。由于日本的这类表现,终于激起了中韩等国家和地区规模空前的反对浪潮。
  • 一门历史课的历史
  • 自从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来,哈佛大学历史系研究生的中国历史培训一直以一门全校闻名的资料阅读课为焦点。英文简称为“QingDocs”的这一阅读讨论课程不仅培训年轻学者们的中文阅读能力(现在学生群的百分之五十以上已经来自中国),亦可锻炼学生们对中国史学的基本了解。“QingDocs”是哈佛近代中国史博士生的入门仪礼,也是锻造他们史学思想的洪炉。因此,这门课的发展趋势与历史背景值得回顾。
  • 短长书——存在着,仅此而已
  • 到了萨特的一百周年,突然间听到了一些关于萨特的声音。感觉像是他沉寂了一段时问,又被人挖出来说:瞧,他还没有过时,萨特的世纪仍然没有过去。可是真的没有过去吗?走进书店,发现萨特的身影其实已经变得很淡薄,被淹没在色彩缤纷的图书的春天里。我买到的几本都很旧,一本是他的文论选,另外一套是上下册的《辩证理性批判》。在哲学社科类的书架上,轰轰烈烈地卖着后现代,卖着解构主义和诠释解构的林林总总。
  • 人人都很棒的哈佛耶鲁
  • 十几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北大核物理专业的学生时,量子力学这门课,二十几个人的班,我是第五。没有人和我并列,而我的分数是六十整。听说了这一人人挣扎在及格线边缘的惨剧,一个中文系的同学在极度震惊下说道:“怎么会,在中文系,要不及格还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咧。”
  • 中国第一家民族保险公司
  • 关于我国第一家民族保险公司何时创设,是何名称,历来学累多有争议,莫衷一是。究其原因,实为保险史资料稀缺,零星分散,爬梳不易,某些资料书中不当甚至错误之处,仍被各种保险论著转载引用,长期以来,沿袭成规,误以为真。笔者归纳,学累对此问题的观点主要有:以《上海新报》同治四年五月初三(一八六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刊登的广告“新开保险行”为据,
  • 自由市场创新机器
  • 创新是我们时代最为关切的问题之一,而对创新问题最先进行系统研究的是熊彼特(一八八三——一九五0)。他通过《经济发展理论》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两部作品,确立了企业家在经济发展中的核心角色,指出正是通过企业家创新这一“创造性毁灭过程”,
  • 平民莫笑堕民低
  • 辛亥革命后,鲁迅的母亲曾对一位老嫂说:“以后我们都一样了,你们可以不要来了。”不料她却勃然变色,愤愤然回答道:“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是千年万代,要走下去的!”对此,鲁迅颇为感慨:“就是为了一点点犒赏,不但安于做奴才,而且还要做更广泛的奴才,还得出钱去买做奴才的权利,这是堕民以外的自由人所万想不到的。”
  • 《道、自然与人——金岳霖英文论著全译》
  • 改变美国宪政历史的一个脚注
  • 在《凭什么独立的法官比民选政客更有权威?》《读书》二00三年第十期)中,我试图接着美国宪法学教授麦德福的话题,谈论法官的智慧和经验的重要性。麦教授在面对中国法学新锐强世功博士“反多数难题”的诘问时称,“法官们的法律训练和他们作为法官对自身角色的适应使他们尤其具有智慧。智慧并不在于获得真理。智慧是一种知识。智慧意味着做出审慎的判断”。
  • 法律救济的界限
  • 作为美国侵权法历史上最重要、最具有传奇色彩的案例之一,帕斯格拉芙诉长岛火车站(Palsgraf v.Long Island Railroad)一案,八十年来一直困扰着美国法学院一年级的新生。
  • 《开放时代》2005年第五期目录
  • 狂吼的沙漠
  • “你的心早已枯死在对文字狂热的执著里。”这是福楼拜的母亲对她那毕其一生以追逐完美字句的儿子说过的一句话。
  • 缪斯也许不会谴责?
  • 一九六三年二月十一日,美国诗人西尔维亚·普拉斯在位于伦敦菲茨罗伊路二十三号的住处打开煤气自杀身亡。此举使她诗篇中萦绕不去的死亡主题最终得以展开,并以令人伤痛的音符戛然而止。之后不久,在大西洋两岸,随着她的诗集《阿丽尔》、《巨人》,诗剧《三个女人》,
  • 编辑手记
  • 近两年,书店里陆续摆出了几种由中医师撰写的中医理论普及著作,引起不少关注。今年,又传出中医药将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消息。尽管对中医是否濒临消亡的判断还有很大争议,但是中医似乎又到了一个需要被重新论说的时机。回想七十多年前,关于中医存废的争论,
  • 辨伪
  • 因为有作伪,所以有了辨伪。作伪的多了,辨伪也就成了一门专门的学问,但作伪却没有《作伪学》。不过也怪,有了辨伪学,仍旧上当者夥;没有作伪学,却代有传人。套一句现成的话:伪有别才,非关学也。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