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11期
  • 巨人的瘸腿:从城镇医疗不平等谈起
  • 二00五年二月,阿马蒂亚·森教授在香港发表的演讲中再次对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医疗体系表示赞扬。森并不是毛泽东的盲目崇拜者。一九八七年,在与他人合著的“饥饿与公共行动》一书中,他就指出,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的中国大饥荒是一个可怕的事件,其间,民主机制的缺乏导致了短时间内死亡率的急剧上升。反毛者对他的这段话津津乐道。然而,森在同一本书中做出的另一些判断却被人忽略了。
  • 后妇女解放与自我想像
  • 这也许是一个奇怪的题目。在“后妇女解放”的中国,跟妇女和性别有关的问题,在当下(男性)知识分子所关注的问题中,在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讨论中,基本上少有提及。至于“女性主义”为何物,与知识分子有何关联,就更在大多数现有思考的视野之外。由此反推,知识分子的自我想像,与“女性主义”似乎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 从拉丁西方到清代中国 清代西学的三个阶段(之一)
  • 一六00至一七三0年间的中西文化交流,造就了西学第一阶段的发展。这样的交流可视为中西各自在政治、宗教与思想等三方面因缘际会的历史发展中,所共同交错构成的一个文化场域。就西方而言,这三方面的发展是指:西欧绝对王权的兴起,宗教改革后天主教之传教热潮的全球性扩散,以及希腊罗马文明,甚至是更早之古文献的复兴。
  • 《开放时代》二00五年第六期目录
  • 汉字背后的东亚史
  • “汉字是目前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历史最悠久的文字。”暑假出差回到清华园,发现信箱里有一本阿迁哲次的《图说汉字的历史》。大三十二开,封面设计得很洁净。翻开书来,开篇就是这一句话。对于一个研究文字学或语言学的人,这句话很可能只是在陈述一个既存的知识,但作为一个研究日本历史的人,从一位日本学者的著述中读到这句话,一瞬间却勾起许多关于汉字的回忆,由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这本书八年前我就读过。当时读的是日文版。
  • 南南合作走向复兴(上)?
  • 哈里拉:五十年前,重获政治独立的亚非国家的主要领导人于一九五五年首次在万隆相聚。他们的共同目标是什么?
  • 贸易与发展的双刃剑
  • 伊利诺斯州有一个“北京”市(Peking),人口约三万六千人。这里高中所有球队曾经一律命名为具有蔑意的“中国佬队”(Chink,或译为“清客”队)。这个名称沿用了一百多年。直到一九九一年芝加哥华人社区抗议后改称“龙队”。这个“北京”和另一个北京恰好在地球的两端,是全美的织袜之都,很多家庭连续数代都在织袜厂工作。
  • 洛克:保护私有财产是头等大事
  • “为生民立命”是否可能:“理解自杀”札记之四
  • 当前中国的自杀问题,既不仅仅是偶然的琐碎争吵,也不只是简单的精神卫生问题,而是现代性中的善恶之争在当代中国的显形。在中国,善与恶之间的这对张力,没有体现为涂尔干那里的人性二元,也没有表现为弗洛伊德那里的双重本能,而是展现在家庭中爱与怨的纠葛,
  • 槟榔与咖啡
  • 我在伦敦大学东方非洲学院读书那几年,是一个穷学生,穷得连午饭都合不得买来吃。我们几个同学下课后,在学院地下室酒吧沏点便宜(三十便士)咖啡喝,抽上几支卷烟,用热咖啡(有时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