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11期
  • 巨人的瘸腿:从城镇医疗不平等谈起
  • 二00五年二月,阿马蒂亚·森教授在香港发表的演讲中再次对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医疗体系表示赞扬。森并不是毛泽东的盲目崇拜者。一九八七年,在与他人合著的“饥饿与公共行动》一书中,他就指出,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的中国大饥荒是一个可怕的事件,其间,民主机制的缺乏导致了短时间内死亡率的急剧上升。反毛者对他的这段话津津乐道。然而,森在同一本书中做出的另一些判断却被人忽略了。
  • 后妇女解放与自我想像
  • 这也许是一个奇怪的题目。在“后妇女解放”的中国,跟妇女和性别有关的问题,在当下(男性)知识分子所关注的问题中,在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讨论中,基本上少有提及。至于“女性主义”为何物,与知识分子有何关联,就更在大多数现有思考的视野之外。由此反推,知识分子的自我想像,与“女性主义”似乎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 从拉丁西方到清代中国 清代西学的三个阶段(之一)
  • 一六00至一七三0年间的中西文化交流,造就了西学第一阶段的发展。这样的交流可视为中西各自在政治、宗教与思想等三方面因缘际会的历史发展中,所共同交错构成的一个文化场域。就西方而言,这三方面的发展是指:西欧绝对王权的兴起,宗教改革后天主教之传教热潮的全球性扩散,以及希腊罗马文明,甚至是更早之古文献的复兴。
  • 《开放时代》二00五年第六期目录
  • 汉字背后的东亚史
  • “汉字是目前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历史最悠久的文字。”暑假出差回到清华园,发现信箱里有一本阿迁哲次的《图说汉字的历史》。大三十二开,封面设计得很洁净。翻开书来,开篇就是这一句话。对于一个研究文字学或语言学的人,这句话很可能只是在陈述一个既存的知识,但作为一个研究日本历史的人,从一位日本学者的著述中读到这句话,一瞬间却勾起许多关于汉字的回忆,由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这本书八年前我就读过。当时读的是日文版。
  • 南南合作走向复兴(上)?
  • 哈里拉:五十年前,重获政治独立的亚非国家的主要领导人于一九五五年首次在万隆相聚。他们的共同目标是什么?
  • 贸易与发展的双刃剑
  • 伊利诺斯州有一个“北京”市(Peking),人口约三万六千人。这里高中所有球队曾经一律命名为具有蔑意的“中国佬队”(Chink,或译为“清客”队)。这个名称沿用了一百多年。直到一九九一年芝加哥华人社区抗议后改称“龙队”。这个“北京”和另一个北京恰好在地球的两端,是全美的织袜之都,很多家庭连续数代都在织袜厂工作。
  • 洛克:保护私有财产是头等大事
  • “为生民立命”是否可能:“理解自杀”札记之四
  • 当前中国的自杀问题,既不仅仅是偶然的琐碎争吵,也不只是简单的精神卫生问题,而是现代性中的善恶之争在当代中国的显形。在中国,善与恶之间的这对张力,没有体现为涂尔干那里的人性二元,也没有表现为弗洛伊德那里的双重本能,而是展现在家庭中爱与怨的纠葛,
  • 槟榔与咖啡
  • 我在伦敦大学东方非洲学院读书那几年,是一个穷学生,穷得连午饭都合不得买来吃。我们几个同学下课后,在学院地下室酒吧沏点便宜(三十便士)咖啡喝,抽上几支卷烟,用热咖啡(有时还有热巧克力)祛除点饥寒交迫感便算了。久而久之,我染上了咖啡瘾,并进而对咖啡的品种也讲究起来。
  • 拟解地租率
  • 老友陈支平教授曾在不少场合感叹:中国作为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以农立国的国家,以至于今,“历史学界居然越来越少有学者对地主——农民这一最基本的问题有兴趣!”《租佃关系新论——地主、农民和地租》的出版,“真是喜出望外”。
  • 重读魁奈
  • 在译完了(实际上也是再次通读了)《魁奈〈经济表〉及著作选》之后,我再次深感对魁奈的政治学、哲学和经济学思想有进一步深入研究和重新认识的必要。
  • 关于北大德文系师生的纪念摄影
  • 《“八十年前是一家”》(《读书》二00五年第三期)一文论及中国德语文学学科史的若干问题,确实很重要。
  • 变革时代的英国宪政经验
  • 英国是世界上宪法的发源地。它的宪法极其独特:它不是在某个时刻“制定”出来的,而是在数百年问渐积“生成”的;它不是囊括在一个成文的法典中,而是散见于一些宪法性历史文件、议会制定法、判例和惯例中;这种生成的散见于各种渊源的“根本法”与普通法没有形式上的区别,只有内容上的区别;而它的内容又是灵活多变的。
  • 利益集团与政治过程
  • 世纪之交,国际思想界陷入一片凝重的氖围,几位扛鼎人物罗尔斯、诺齐克、德里达接踵辞世。国际社会不吝追思之辞,国内学界也不例外,而这些大家的遗作则再次引起学术界的关注。
  • 内部组织经济学
  • 在短短的三十几年时间里,随着经济管理学科的迅猛突起,实用性的有关著作大量涌现。相应地,面对理论并引导人们面向科学的著作便显得不足、甚至缺乏。而其中深入浅出,能以一个清晰的框架,一条敏捷的思路启发学者(特别是初学者)的著作,似乎更少。对此,未免令人感到缺憾。读过《内部组织的经济学》,为它所展现的框架之清晰、思路之敏捷所惊喜。甚觉茅塞顿开,往日遗憾散去许多。
  • “南开校父”严范孙
  • 长期以来关于严修的历史定位存在诸多模糊认识,对其生平资料的读解也常常显得支离零碎,以至于在后人眼中缺乏应有的完整性。李冬君博士的近作《中国私学百年祭——严修新私学与中国近代政治文化系年》一书,在一个比较宏大的背景上记述了严修一生的方方面面,参照十多年前出版的《严修年谱》,人们对这位“南开校父”的生平“本事”终于有了较为真切的了解。
  • “误解”因“瞬时的理解”而称义
  • 屈指算来,有幸认识顾彬教授已经整整二十年,我们算是老朋友,但在我心目中,他一直是个谜,或者说是个问题。
  • 里程碑
  • 镂金的衫袖:记事珠
  • 亲眼看到金箔贴饰的古代服装实物,这一刻让人目眩。大约三年前,中国历史博物馆的一次大型展览上,新疆尉犁县营盘十五号墓男性墓主的一身殓服完整地亮相,其上点点闪耀的金箔,使很多人都猝然遭遇了目眩的时刻。墓主淡黄绢袍的前胸装饰用小片金箔贴出穹形纹样;足上的绢袜,也饰以金箔贴成的花纹,昔日的高贵与荣耀,就在点点金光中沉默地凯旋,一下逼近到我们面前。
  • 编辑手记
  • 大象出版社学术系列辑刊
  • 《新文学》第四辑要目
  • 《读书》编辑部编辑
  • 何必
  • 《郑振铎一九五七年日记》在上海档案馆主办的《档案与史料》杂志上已连载完毕。“日记”"虽为私人记述,但若日记的主人地位重要,参与了一些重大事件,交接过一些重要人物,记述中又大致不离事件与人物的真实,那么,这样的私人记述一样具有史料价值--有时甚至是比官书更重要的史料价值。郑氏日记正是这样。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钱谦益手批《华严经》残稿的下落
  • 明季虞山钱牧斋,高文博学,虽于天地板荡之际,老归空门,阔疏翰墨,而文章流传于世,已称繁复。二00三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所出《钱牧斋全集》皇皇八巨册,所收钱氏著作计《初学集》、《有学集》、《牧斋杂著》(包括《投笔集》、《苦海集》、《晚年家乘文》、《尺牍》、《有学集文钞补遗》、《有学集文集补遗》、《牧斋外集》、《牧斋集补》、《牧斋集再补》等九种)。
  • 关于族群、民族、国籍等概念的翻译与思考
  •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在人类学、社会学、民族学等学科领域,人们一直在努力探讨和研究族群、民族、部落、种族等实体概念,以及它们相互之间的种种对立统一和矛盾冲突关系。然而,由于受到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不同社会结构和学术思潮的影响,不同学派和学科之间的学者们对这些实体概念的定义和诠释并不完全一致。在我国,由于文化思想和学科发展曾先后受到苏联学派和英、美学派的双重影响,人们对民族、族群等概念的理解和使用更是彼此不一,
  • 一个朝代与一个民族
  • 谈到渊源有自的回族史,作为中华民族之一族,其相对系统而自觉的民族史著述,迟迟到了现代才开始陆续出现。在古代中国,各朝各代历史讲述的话语权,本来就把握在作为官方的统治者手中。而回族在历史上与诸多其他中国的少数民族相比,就有着这样一个明显的不同之处:其他不少少数民族在历史上都建立过与中央王朝有联系的地方政权,但回族在其漫长的历史流变中,
  • 革命、平等和民主
  • 在二00五年四月开罗举办的一次会议上,我结识了斯里兰卡来的佳亚和印度尼西亚来的宾妮。佳亚是科伦坡大学政治学教授;宾妮主持着雅加达的一个非政府组织。我们一起去参观金字塔。胡夫金字塔的伟岸让我们对古埃及文明肃然起敬,而面对被拿破仑的大炮轰掉了半边脸的狮身人面像,我们又为一个伟大文明的消失而悲哀。人类历史是一部恃强凌弱的血腥史,在近代,则充斥着西方国家对世界其他地方的征服和杀戮。
  • 不仅是异域风情
  • 十七世纪中叶到十八世纪末叶这段时间在欧洲历史的研究中通常被称为“启蒙时代”。它最为明显地体现出蒙昧教权的衰落与理性精神之兴起相伴随的过程,习惯以一七八九年法国太革命作为这个时代的终点。而这段时期又恰恰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一个重要时期,十六世纪末来华的耶稣会士经过在中国的多年渗透之后,自十七世纪中期开始比较多地向欧洲介绍中国知识,同时对天主教在华传播史至为重要的礼仪之争也在十七世纪中期正式爆发,从而更强化了耶稣会士向欧洲宣传中国的动机,这一过程一直持续到一七七五年左右在华耶稣会士传教团被解散。启蒙时代与中西初识时期在时间上大致吻合,
  • 绵羊世界
  • 一六五三年,即清顺治十年,四月间,诗人吴梅村来到南京,拜谒两江总督马国柱。其时战乱方歇.南京的景象给了诗人深深的刺痛。回想明王朝立国之初曾经建都于此,画角吹难,气象万千,而南明弘光小朝廷龟缩南京,那还是不久以前的事情,转眼问家国易主,物是人非,吴梅村有感而口占七律,末句有“无端射取原头鹿,收得长生苑内牌”,尤其令人有抚今追昔之慨。
  • 私家藏书之兴衰
  • “一时俊物走权家,容易归他又叛他。开卷赫然皇二子,世间何时不昙花。”这是伦明“辛亥以来藏书纪事诗》中写袁克文的一首诗。袁克文收书,颇有豪气,宋本不论价格,坊贾趋之;然袁世凯败后,藏书随即星散大半,为李赞侯、潘明训所得。十多年前读伦明“藏书纪事诗”,现在能记住的也就这一首。不多的文字背后有跌宕的波澜,书之聚散如此迅速,确实有些让人惊心动魄。后来又看到一些藏书家的印记,
  • 读书平台:《圣经》、官话与“引车卖浆者流”
  • 在中国现代文化史上,汉译官话“和合本”《新旧约全书》的出版是件大事,只是不巧,它的付梓之年,一九一九年,正遇上轰轰烈烈的“五四”,因为与“德先生”和“赛先生”一点儿不相干,结果落到了主流话语之外,除了信仰基督的圈子,一般人都不大留意。然而,在今天,哪怕仅仅从语文学的角度来重新省视这部大书,也可以颠覆许多成说,让我们的认识转出一片新的天地。
  • 用系统论研究中医
  • 看到《读书》二00五年第九期发表的《中医药的传统与出路》等文章,勾起了我的许多感慨。我是一个自然科学工作者,长期从事物理学、哲学、思维科学及中医基础理论现代科学基础研究,专著《中医基础理论现代科学基础初探》二00五年元月已由科学出版社出版。中医今天的问题,就我所知,不应完全归于中医现代化的提倡,而应更多地从中医自身找原因。说旬心里话,如果不是解放后国家的大力提倡.
  • 烛剪、蜡剪、剪筒和香匙剪子
  • 看过《读书》二00四年十一期上扬之水先生《定名与相知》一文后,也把自己关于“剪简”的一点小心得,写下来公诸同好,并就正于扬之水先生。
  • 巨人的瘸腿:从城镇医疗不平等谈起(王绍光)
    后妇女解放与自我想像(钟雪萍)
    从拉丁西方到清代中国 清代西学的三个阶段(之一)(胡明辉)
    《开放时代》二00五年第六期目录
    汉字背后的东亚史(刘晓峰)
    南南合作走向复兴(上)?
    贸易与发展的双刃剑(崔勇列)
    洛克:保护私有财产是头等大事(赵汀阳)
    “为生民立命”是否可能:“理解自杀”札记之四(吴飞)
    槟榔与咖啡(王铭铭)
    拟解地租率(高王凌)
    重读魁奈(晏智杰)
    关于北大德文系师生的纪念摄影(叶隽)
    变革时代的英国宪政经验(夏彦才)
    利益集团与政治过程(陈尧)
    内部组织经济学(孙中才)
    “南开校父”严范孙(张晓唯)
    “误解”因“瞬时的理解”而称义(刘小枫)
    里程碑(小丁)
    镂金的衫袖:记事珠(永宁)
    编辑手记
    大象出版社学术系列辑刊
    《新文学》第四辑要目
    《读书》编辑部编辑
    何必(陈四益 丁聪[画])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读书短札]
    钱谦益手批《华严经》残稿的下落(袁津琥)
    关于族群、民族、国籍等概念的翻译与思考(谌华玉)
    [短长书]
    一个朝代与一个民族(王勇)
    革命、平等和民主(姚洋)
    不仅是异域风情(张国刚)
    绵羊世界(李立玮)
    私家藏书之兴衰(徐雁平)
    [读书平台]
    读书平台:《圣经》、官话与“引车卖浆者流”(江弱水)
    用系统论研究中医(赵国求)
    烛剪、蜡剪、剪筒和香匙剪子(贺宏亮)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