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5年第12期
  • 穿越告子的丛林
  • 人性问题事关人之为人的尊严。
  • 科学家和侏儒
  • 前些年,有个社会调查材料显示:“最受社会尊敬的职业”中,“科学家”位列榜首,其次是“大学教授”。社会上炒得很热闹的“企业家”、“演艺”工作位列二十开外。作为一个在大学工作的教师,对这个结果自然感到高兴。我想,社会上对科学家的尊敬,首先是因为意识到科学工作对于社会发展和人民福祉的重要性,其次是觉得科学工作者“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他们换取到的酬劳往往同他们的劳动并不相称,
  • 贱民的歌唱
  • 一位还未来得及谋面的“打工诗人”,急等着推出一部有关“打工诗歌”的论著《从乡村到城市的精神胎记》(柳冬妩著),来信要我为他赶一篇文字。我虽然向来害怕应酬文字,这一次却觉得很难回绝,毕竟自己早年也曾在泥窝里滚打过,深知那种在底层打拼的味道。
  • 一九八七年,诗歌从县城出发
  • 一九八七年的冬天,我坐着一列伟大的火车从县城出发,到南京一个叫《春笋报》的报社去领一个光荣的诗歌奖。在一家军队招待所里,我见到了一群写诗的中学生。他们大部分来自县城,县城与诗歌比起城市与诗歌来似乎有某种更加亲密的亲戚关系情人关系。编辑们奇怪地发现,获奖者大都是来自闭塞县城甚至边远山区的苦孩子。一九八七年,中国县城里的精华们似乎都在为诗歌而疯癫。
  • 前辈
  • 在文学上,一位前辈是否有意义,取决于这位前辈是否曾对后辈产生过影响。但如果仅仅是一位过去式的前辈,后辈也就有可能反过来唾弃他、忘记他、不愿提起他,就像一个人可能会唾弃、忘记、不愿提起自己的过去。从现在的角度看,这位前辈对后辈实际上也就失去了意义,即使仍残存一种回顾式的意义,也不重要。
  • 闲趣坊书系 新书三种
  • 《吃主儿》;《寒夜客来——中国饮食文化散记之二》;《旧时书坊》。
  • 诗人之书:放弃或准备
  • 放弃? 曾经在一篇文学史论中读到一个观点,说是初唐的诗歌是为盛唐诗在做准备,意思是说整个初唐的诗歌是为李白、杜甫、王维的出现做铺垫。这个说法很有意思,涉及了文学的相承关系,但又似是而非,以至于一个叫宇文所安的汉学家专门要写一本书《初唐诗》来纠正这种观点。
  • 五柳读书记
  • 我也喜欢读书,但杂乱无章、漫无目的,没有一个中心方向,这是我的大毛病,大概也取决于我的人生观,或者思想作风。前些年我回湖南老家,和几个老同学聚会了一次,有个老同学开另一个老同学的玩笑说:“你当年费那么大劲追求某某女同学,结果也没有成功,现在想起来,简直是浪费青春。”我倒表示了不同的意见。这件事情本身自有它感情上的价值,而不在成功与否,不能说成功了才有价值,
  • 德国哲学家法依兴格尔
  • 在德国哲学史上,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这一段,向称难治。原因很简单,人物众多,学派林立,文献数量庞大,与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交涉过多。不过,难治不等于不能治,关键是要找到一个突破点或者说典型人物。靠着这个点或者典型,我们也许能在无边的书海中寻出一条线索。从一般哲学史书里,我们都知道,十九世纪后半叶德国哲学的主流,主要是叔本华派、新康德派和实证主义,
  • 爱知世博会上的“中国之迷”
  • 这儿题中的“中国之迷”,非是指外国人的“神秘东方”之迷或“古老中国”之迷一类,而是特指在国外场景中的中国入眼中、心中的那一个特殊的祖国之迷。
  • 经由法律的正义
  • 早就在书店里看到过有关美国名律师丹诺(Clarence Darrow.1857—1938)的书.但一直没有买,甚至没有翻看。我想一定是中译本在书名中加上的“舌战大师”、“辩护大师”一类的字眼阻碍了我。的确.我对纯粹形式的舌战技巧和辩护策略不太感兴趣.在我看来,这类技巧和策略在丹诺那里也远不是最重要的。他的确有一种雄辩力,但这更多的是出自一种浑然天成而非有意为之。
  • 哲学治病
  • 读了被誉为“英伦才子”的青年作家阿兰·德波顿的新作《哲学的慰藉》(资中筠译,上海译文出版社二00四年),我第一个下意识反应.归结为一句话:“哲学能治病!”这也是该书曾经名列《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的最重要原因。此话缘由复杂.无法一言蔽之。先说一句题外话.就从业的人数而论,中国称得上是一个“哲学大国”,但我们并没有解决好哲学的“质量”问题。
  • “残酷”的高夫曼
  • 苏联电影《秋天的马拉松》是以这样一个场景开头的:凌晨,男主人公表情呆滞地坐在家里等着和同事一起去晨跑。这是一个正在经受所谓“中年危机”的男人:人际关系的繁琐、工作的刻板、夫妻关系的紧张、婚外恋……一切都一团糟,那张困意末消的脸完全透露了人物此时的疲惫不堪。然而,当同事来敲门的时候,他走到门前,停了两秒钟,变魔术般地在自己脸上换上一副生气勃勃的表情,这才开门,笑容可掬地面对同事。
  • 林纾与“娱乐化”的莎士比亚
  • 众所周知.林琴南不懂外文,只是靠着别人口述,自己笔录的方式翻译了上百种外国作品。其中一九0四年(光绪三十年甲辰)十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英国诗人吟边燕语》成为莎士比亚以文学面貌与中国读者谋的第一面。虽然理论上说早在一八五六年传教、士慕维廉(William Muirhead)在翻译Tomas Milner的《大英帝国志》中已经提到了这位文豪的名字,但看来并末引起中国人的注意。
  • 鸦片与烟草
  • 在大英帝国的历史上.再没有哪个片断比十九世纪中叶与中国进行的那场鸦片战争更可耻了。
  • 美元霸权与世界未来
  • 在关于人民币汇率是否升值的激烈讨论中,许多人忽视了一个根本性的方面,这就是国际金融早已是世界经济的关键之所在,而美元霸权是美国维持其作为当今世界惟一超级大国和帝国的强有力的三根支柱之一(另两根支柱是军事及科技优势和政治及文化霸权)。
  • 重新解读国际贸易数据 收费下载
  •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日美贸易顺差很大,两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美国一九八五年提出“广场协议”,要求日元升值。一年半内日元升值近40%,导致日本经济陷入“日元升值性衰退”。日本企业想到的办法是利用产品内国际分工来化解这一矛盾:将企业生产基地大举迁往中国,但产品生产工序被分割,高端技术、高附加值的部分留在国内,
  • 新奥尔良风灾的启示
  • 美国新奥尔怠市今年八月底遭飓风袭击后一周,千万灾民仍得不到主要的救援物资。至今新市的大部分灾民仍然无家可归或处于失业状态。无论新奥尔是的灾后重建进展如何,新市作为一个黑人城市(大多数人口都属于非裔,更是爵士乐、蓝调等黑人文化的摇篮)在灾后一两个星期的遭遇,已将美国社会的种族裂痕,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世人眼前。
  • 南南合作走向复兴(下)?
  • 哈里拉:作为重建南南合作基础的大联合的指导路线将是什么?
  • “先生”们的改革
  • 当年,梅兰芳有关“移步不换形”.的谈论引出的一场风波,应当视为一个标志性事件。一九四九年底,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之后路过天津时,他接受天津《进步日报》记者张颂甲采访,提及京剧改革时说道:“京剧改革又岂是一桩轻而易举的事!……我以为,京剧艺术的思想改造和技术改革最好不要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这样才不会发生错误。
  • 有关“陈丹青”的误会
  • 今年三月份我在绍兴开会,住在酒店里的一个晚上,正与一群参会者闲聊,突然有人在楼道里喊:快看,有陈丹青的访谈!由于参会者大都是国内艺术院校的同行,对陈丹青要离开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这件事尤为关心,一时间大家鸦雀无声聚精会神目不转睛看电视,我注意到一位当年积极主张引进陈丹青的忠厚长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教授面对电视画面时的复杂表情:欣慰?难过?遗憾?
  • 比较与手艺
  • 今年七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十二届国际科学史大会的闭幕式上有两个讲话。第一个讲话的是著名的生物史学家伊芙琳·福克斯·凯勒,第二个是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的所长克里斯托弗·卡伦。
  • 权力、权利和身体
  • 福柯是一个巨大的矿藏,在欧美知识界,在不同时期,人们在他那里挖掘不同的资源。七十年代在挖掘他的考古学,八十年代在挖掘他的谱系学,最近,人们对他的政治学充满了兴趣。福柯的政治学,先后有两大板块构成,一个是他的微观权力概念,这个概念同国家主权概念针锋相对,已经引起了广泛的注意和讨论。
  • 不敢轻慢执著理想之人
  • 在近代西方(日本)强势文化的凝视之下,中国知识精英如何进行自我定位,这是近来后现代、后殖民地研究中较多论及的一个问题。比较而言,中国大陆的研究还似多就中国谈中国,关注中国社会内部的中/西、新/旧、传统/现代的冲突;西方研究者则将之较多放在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本土社会交汇的语境下加以考察,因而更多注意到西方的文化扩张不同于它的政治扩张,非由其全盘支配的一个单向过程,
  • 选择性接受——清代西学的三个阶段(之二)
  • 第二阶段西学的发展,必须放在一七五0年前后统治欧亚大陆的前工业领土国家(pre—industrial territorial states)的脉络下来谈。这些国家包括:德川日本、朝鲜、清代中国、印度蒙兀儿王朝、奥斯曼帝国、西欧国家(西、法、英、意、瑞士)、东欧国家(普鲁士、波兰、奥地利、俄罗斯)。虽然通过一些贸易路线,欧亚大陆与世界其他地区已被联结在一个(不平等的)体系中,而欧洲国家也已在大部分的美洲进行殖民统治,
  • 《读书》杂志二00五年总目
  • 编辑手记
  • 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读文章(或写文章、编文章),有时候反而是在不经意间读到(或写出、编出)比较令自己喜欢的。《读书》几乎每期都有“短长书”,其中的一些文章,作为编者,我往往比较喜欢。这本来没有什么可说的,文章各样、读者各异嘛,即使同一个读者在不同时候也有不同口味呢,何况还有作者对于把自己的文章编入“短长书”还很有意见。但至少,一年将尽,读着《世博会上的“中国之迷”》,想了很多很多。
  • 红色旅游
  • 旅游而称“红色”.大概同先前的“绿色旅游”对应.各有各的删重。但红红绿绿.字面搭配起来,倒也相映成趣。绿色同“自然”、“环保”结合,爱好的是天然;红色和“革命”,“斗争”联系.偏重的是历史。旅游部门有此策划.颇有眼光。一是瞧准了承先启后的需要;二是看准了公家那个可爱的钱袋子。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