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6年第02期
  • 掩卷追怀亦邻真——兼以纪念翁独健师诞辰一百周年
  • 对他年复一年的阅读,早已成了一种温习和独自的享受。潜读之中我常想,当代蒙古学界还有谁的学识能超过亦邻真。这本不为人知的遗著《元朝秘史(畏吾体蒙古文)》像两座连着的山,一座是步步础石的丘陵,另一座是只能仰望的冰顶。翻阅着,尤其是一遍遍读着他为此书所写的前言——《元朝秘史及其:复原》,我常禁不住暗自感叹:半个多世纪来,怕没有比它更优秀的蒙古学论文了。
  • 一点补充
  • “读书”二○○五年十一期刊登袁津琥《钱谦益手批〈华严经〉残稿的下落》一文所述大体不错。我与D君师出同门,六年前有幸在D君供职的某省图书馆古籍部一睹钱谦益手批《华严经》的真面目,当时曾用铅笔作记录,今补述如下:大本《华严经》有两个译本,一个是东晋安帝义熙末年(五世纪初)佛驮跋陀罗翻译的三十四品、六十卷本;
  • 一个历史学家的历史
  • 美国著名史学家老许勒森久(Arthur M.Schlesinger)在哈佛大学执教三十年后,于一九六三年七十五岁生辰的时候出版了一本回忆录,称之为“一个历史学家的历史”(In Retrospect:The History of a Historian)。历史学家不太写自己的历史,老许勒森久是他那一时代史家写回忆录的第一人。中国近、现代史学家也不太写个人的历史,顾颉刚的《古史辨自序》历叙治学经过与生活感受,虽曾传诵一时,然写于一九二六年,只不过是他早年的回顾。陈寅恪的《寒柳堂记梦》自传,因“文革”之故,
  • 狗年的时尚
  • 阅读杜老
  • 刚收到杜老的回忆录《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决策纪实》,就迫不及待地读起来。
  • 制度化了的“半工半耕”过密型农业(上)
  • 今日的中国乡村充满了错综复杂的矛盾现象。一方面,近二十多年来农村收入有相当程度的提高;另一方面,农村和城市差距越拉越大。一方面,农村出现了不少新兴富户;另一方面,贫穷的困难户比比皆是。一方面,部分地区许多村庄显示出可观的经济发展;另一方面,许多村庄经济反而倒退,同时人际关系、社区共同体又明显衰败。一方面,产业化了的农业企业其劳动生产率显著提商另一方面,家庭农场的劳动生产率相对停滞。一方面,
  • 中国的1948年:两种命运的决战
  • 远流
  • 今天的另类发展是十八世纪普遍的经济发展模式?《大分流:欧洲、中国及现代世界经济的发展》(以下简称《大分流》)停留在通过昔之主流和今之另类的对比来提醒人们发展有多种可能性。彭慕兰像我们很多看惯了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研究经典模式的人一样,一旦发现“欧洲的奇迹”只是一部分人的看法以及一两处近代早期英国或欧洲落后的马脚,便按捺不住重新打量它的冲动。他找到的马脚是前工业世界生态资源相对于人口增长的递减,其实这很难说是经济问题。姑且承认这是来自于植物和动物资源的需求问题吧。
  • 绕不开的“辫子”
  • 想到辜鸿铬,第一浮现在脑海中的便是其灰白相间的细小辫子。这条辫子他老人家自诩为“菊残犹有傲霜枝”,拿着这条辫子,他向毛姆——那个以数落人著名的英国作家——吹道:“夫子我是老大中华末了一个代表。”
  • 贷款之后修什么房子?
  • 在分配回忆能力这方面,上天显然只垂青人类,它只给人类配发了语言装备,让人仰仗语言清晰而有目的地回忆往事。如果说记忆只是往事的储藏器,是存放往事的私家银行,回忆无疑是这家银行忠实而不懈的借贷者。有意思的是,作为借贷者,回忆不但从来不向银行付息,干脆连本钱也不还;作为放贷者,记忆不仅幽默而又怀着不可告人的心理纵容了回忆的如许行径,还能使自己的存储量不但没有丝毫减少,反而还在不断增多——这仅仅是因为“人这畜生”天天都在无事忙,随时随地都在生产转瞬即逝的往事。也就是说,
  • 历史暴力与文学记忆
  • 中国的二十世纪是一个充满暴力与苦难的世纪。然则,在反思暴力与苦难的议题上,现代史学却未恪尽其责。相对于“历史叙述”,“文学虚构”更能一展所长。当鲁迅观看日俄战争中一名中国男子被日人斩首的幻灯片时,即已昭告了现代中国文学与历史暴力的不期而遇。从忧患余生、鲁迅、沈从文,到莫言、余华、舞鹤,叙说暴力与苦难俨然成为世纪中国的一景。但是,在文学批评与文化研究领域,如此重要的议题罕被论及。王德威的(《历史与怪兽: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暴力与小说写作》探勘了历史暴力及其文本再现,勾勒了一个世纪的历史暴力如何以不同方式肆虐中国,并对其招致的伦理与技术后果细加省察。
  • “封建社会尽是祥林嫂吗?”
  • 数年前对明清江南女性诗词着迷时,常常在学校图书馆古籍部摩挲脆黄的册页,阅读两三百年前的女儿悲欢,一个被丢失已久的世界。窗外初晴之雪压着梧桐枯枝,落地扑簌有声,那是至为愉快的读书时光。甚至亲踏江南幽深的旧居缅想古人,回来和老师描绘自己天真的激动,他善意地提醒我不能和研究对象一样沉溺于感性,“代入感”是做研究的大忌。因之,我总希望能读着关于这些灵性之作高屋建瓴式的研究论著,理性又不乏感性。
  • 关于他人的渊博而错误的知识
  • 城市生长的隐喻
  • 城市是严格建设起来的,还是有自身的生命,一直都是城市学争吵不休的话题。且不论这个话题是否具有客观性,但至少它涉及到看待城市的不同立场。法国的城市社会学家列斐伏尔显然愿意从一个更广泛的角度,比如说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认识城市生长的问题。在他看来,城市只生产一种东西,那就是它自己的空间。他说:“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种与之相关的生产方式,包括那些通常意义上被我们所理解的社会,
  • 从北京到南通(之一)
  • 一九四五年在重庆,梁思成先生第一次见到中央大学建筑系毕业生吴良镛时。问他是否愿意做自己古建筑研究工作的助手。但吴先生早已下决心从事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工作,当时我国许多城市遭到日本鬼子的狂轰滥炸,满目疮痍,他要为恢复、建设中国的城市而贡献自己的毕生精力。他的这一愿望也正与梁先生关注中国城市的思考相合,因而得到梁先生的理解与支持。也正是这时候,梁先生在《大公报》上发表文章,介绍伊利尔·沙里宁(Eliel Saarinen)的城市学说,
  • 更正
  • 《史记》的命运
  • 《史记》在今天享有崇高的地位,但是在较早的时期,它的命运却并非如此。东汉班固曾经批评司马迁“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贱贫,此其所蔽也”(《汉书·司马迁传》)。唐初,(《隋书·经籍志》在介绍(《史记》、(《汉书》的流传时说:“《史记》传者甚微。”司马贞说“汉晋名贤未知见重”(《史记索隐·序》)。当然,我们注意到汉晋时期对《史记》也有一些积极的评价,
  • 经济转轨与经济学家
  • 近两年围绕着经济学家所发生的一系列争议,使经济学家的社会评价变得不那么正面。在街谈巷议和自由程度较高的网络空间,对经济学家的指责不绝于耳。
  • 为什么环境保护中自然主体缺失?
  • 二○○三年以来我国环境保护事件中,热点当属怒江水电开发、沱江水污染与淮河污染治理争论等三大事件。浏览有关这三大环境事件的文章与报道,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特征:政府和环保机构与代表民间环保运动的新闻媒体和民间环境保护组织基本处于对立位置。也就是说,在这三大环境事件中,政府和环保机构被认定应承担环境破坏或管理不善的责任,新闻媒体和一些环保组织则扮演了保护环境的积极倡导者和行动者。但是,
  • 百年沧桑话文改
  • 汉字改革.“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从一八九二年卢戆章出版《一目了然初阶》算起,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期问不乏一流政治家、文学家、语言学家的热情鼓吹、理论支撑,以及方案设计、亲身实践。但遗憾的是,怀胎百年,至今仍然丝毫不见妊娠反应,更不用说临产分娩。
  • 医学的“混账”
  • 在我们的日常交往中.有些词语是需要进行一番甄别的,譬如“混账”.本来意义是商务交往中的“账目混杂”,它会给正常商务结算带来一些混乱,解决起来并不难,招来交易双方坐下来细细分辨开来就是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混账”变调了.逐渐演化成一个道德感、情绪感都很强的训斥语。其实.这世界是复杂的.许多事、许多学问都遵循“混沌”的原则与规律行事,不会全是“小葱拌豆腐”.需要“王顾左右而言他”。因此,我们不能完全以会计或审计的头脑处事,把“混账”的眼光与多元的思维统统打倒。也不能一听说“混账”.就毛孔发冷,以为在挨骂或者受斥。
  • 读《年谱》
  • 吴小如先生为《龙榆生先生年谱》(学林出版社二○○一年出版。以下简称《年谱》)作序,称:《年谱》是南京大学学生张晖读三年级本科时开始撰写的学年论文,“以这部《年谱》的功力而言,我看印此日其他名牌大学的博士论文也未必能达到这个水平”。信然。不过,据说论文是要“论”.的,
  • 被功能化的我们
  • 王蓓走了。我很意外,却不觉得特别的震惊。这些年来,有太多的入以非同寻常的方式骤然离去。十年前,我曾经为一位割腕而去的女孩子沉重了许久,虽然我们也只有一面之缘。我多次试图成为她,想象她离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最后又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她做出决断。然而那时,这些都超出了我的想象。直到后来,在暗黑的夜里身心俱疲的时候,似乎才略有体会。谁说那不是解脱呢?
  • 阿科马的歌手
  • 记得几年前几个同学相约一起驾车前往坐落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该州州立大学参加一个学术年会,我们从科罗拉多州大石城南下,穿过新墨西哥州的首府,那充满童话色彩的桑塔菲市,到新墨西哥州第一大市阿尔伯克后折向西行,沿四十号州际公路驶向福莱格斯塔夫市,然后从此城向南就是凤凰城了。“你们没在四十号州际公路上停车休息吗?”
  • 胃口有余,饥渴不足
  • 每天清晨醒来.略萨都要琢磨一小会儿,到底身在何处:洗手间在左边的是马德里的家.在右边的是伦敦的房子.需要一直往前走的则是在巴黎的公寓。和许多南美作家一样,略萨也很早就周游欧洲列国,不仅如此,欧洲对他而言俨然自己的故乡.尽管他似乎并不认同博尔赫斯自称“生于流放地的欧陆人”的说法。
  • 大型英语视听·人文阅读资料《美国备忘录》
  • 如何看待二十世纪?
  • 二○○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到二十五日,日本思想史学者子安宣邦在北京访问。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两天,子安先生应邀先后以“竹内好问题”和“日本近代史上的两个六十年与日中关系”为题发表了讲演(内容分别见二○○五年第十期《书城》和《读书》杂志)。二十五日;《读书》杂志邀请子安先生和部分在北京的中国、日本、韩国学者座谈,讨论与这两个题目相关的历史和现实问题。由于篇幅所限,本刊摘录了部分内容发表。除本文中刊发了发言内容者外、参加讨论的还有彭小妍、王中忱、高远东、赵京华、王成、程凯等先生。
  • 话说竹内实——友好不易理解难
  • 文章的副题“友好不易理解难”,是由当今日本著名中国学家竹内实先生的命题改动而来,原本的说法为“友好容易理解难”。那是他在日本《中央公论》杂志一九七八年十月号上发表的《理解与友好》一文里提出来的:
  • 文化研究关键词之二
  • “光晕”一词最早是德国思想家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用于界定人与世界的主体间性关系的概念,在此基础上他用于界定传统艺术中人与审美对象的关系,最后又扩大开来,用于界定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随着他写作的历史语境不断变化以及他个人思想的不断复杂化,不仅上述三个层面多有融合,使得其中否定神学和工具理性批判的维度交织在一起,而且这个概念本身也分化为肯定与否定两种价值,对于前者本雅明充满怀旧情绪,对于后者,他则希望给予摧毁。
  • “高夫曼”的另一本译著
  • 证,就要证得准,证得实——读书献疑
  • 《获岛静夫日记》手稿的收藏者把手稿的发现视为“一个十分重要且十分重大的事件”,因为这是一批“千金难求,旷世难得”的“真品”,“是当年日军侵华血腥罪行的铁证”(《寻找荻岛静夫》,1—2页),译者亦强调日记作为史料的珍贵:“他(指日记主人荻岛静夫——钱里月注)无心记载历史,却以一名下级军人的视野记录了许多历史的细节。
  • 编辑手记
  • 大象出版社学术系列辑刊
  • 学术与金钱
  • 学术没有钱就像艺术没有钱一样,大概是很难发展的。马克思没有恩格斯的资助,怕是写不完《资本论》的——尽管他是天才,杜甫如果不是有当着刺史、节度使,可以给他资助或支一份饷银的高适、严武辈可以投靠,他在成都那些年的生活、创作,都得是另外一副模样——哪怕他是诗圣。
  • 当代世界学术名著·哲学系列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