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6年第03期
  • 解构靖国神社的政治话语
  •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朝日新闻》社会版《青铅笔》栏刊载了一则不起眼的短讯,内容如下: 二十四日,(原)长州藩城下町、(现)山口县蔌市市长野村兴儿访问了福岛县会津若松市,与该市山内日出夫市长会谈。在互相交恶的戊辰战争过去一百二十七年之后,两地的最高首脑终于第一次会面了。以往(蔌市方面)曾多次提议和解,但均为会津方面所拒绝。这次访问是在会津市民剧团的邀请、荻市方面强调“私人”、“非正式”的前提下得以实现的。但是,双方达成的共识只有一点,
  • “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 二ОО五年七月,三联书店再版了王芸生先生编著的《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八卷本),本刊于九月三日召开了由相关专家参加的座谈会,就此书的价值和中日关系问题进行讨论。现摘录座谈会部分内容发表,以飨读者。
  • 浪漫爱在人间世
  • 蒋韵在中国文坛被目为潮流之外的作家,她本人也曾写过一篇《我给我命名》的创作谈,的确,不管是“寻根”、“先锋”,抑或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盛极一时的“女性文学”,蒋韵似乎都不曾占据一个引人注目的位置。如果我们依照“优秀作家”与“重要作家”的划分(前者衡量的是一个作家的综合写作素质,后者更多地依据文学史叙事逻辑)。蒋韵无疑更接近前者而不是后者。但这并不意味着蒋韵的写作更具有所谓超时代性的特征,毋宁说,蒋韵对于她自己的问题域的关注远大于对文学潮流起落的参与,蒋韵始终在执著地书写着那些具有浪漫、幻想气质,
  • 作者来信
  • 并不纯粹的“美术”
  • 应《读书》之邀开设这个专栏,首先的责任应该是对读者说明它的内容。“纵横”顾名思义是全方位的意思:经为纵,纬为横。此处又引申为时空两个轴线:纵指历史的发展,横指地域的延伸。但这个专栏的目的绝不在于对美术史进行时间和地域的系统整理,而更希望能够成为一个“纵横驰骋,惟意所之”的领域。每篇短文的主题或古或今,或近或远,或宏观或微观,从多种视角引出对美术史的反思和想象。
  • 开放要坚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
  • 问:你最近呼吁:警惕跨国公司借改制之机吞并中国装备制造业骨干企业。为什么特别关注装备制造业?
  • 关于“皇太后修三海”
  • 贵刊二ОО五年第十期所载高尔泰先生大作(《陈迹飘零读故官》有“皇太后修三海”之说,似不甚确切。慈禧挪用军费所“修”者不仅是“三海”(北海、中海、南海),主要是颐和园(原清漪园)。《辞海》“颐和园”条。
  • 中国俄罗斯之比较
  • 世纪之交,中国与俄罗斯因其巨大的变革被联系在一起。苏联解体所造成的重大后果不需赘述,然而在中国又发生了些什么呢?在未来的日子里,人们将会对中国一百年乃至一百五十年的发展历程做出怎样的评述?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除了中国在近二三十年问经济不断发展之外,一定还有很多其他可谈之处,我想应有以下几点。
  • 跨国公司的“隐身衣”
  • 据美方统计,二ОО四年中美双边贸易中,中方顺差额为1620亿美元。J.P摩根(J.P.Morgan Chase & Co.)的分析师们预计,二ОО五年中国贸易顺差将较二ОО四年增加两倍以上,达到1010亿美元,而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更将达到新高。中国对欧盟的贸易顺差历来较低。但今年也表现出了抬头的迹象。这种迹象使得欧美这些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异常恐慌,纷纷举起了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
  • 犹太人的国家不叫希伯来王国
  • 《失落的文明:犹太王国》(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二ОО一年版)中说“他们在摩西率领下,历尽艰辛,终于回到迦南,并于公元前十一世纪建立了希伯来王国。”(见《前言》第1页)
  • 科学的殖民展示
  • 万国博览会在西方发展过程当中,扮有极为特殊的角色。成为西方大众消费之形式与空间的集结,甚至成为日后西方消费、展示空间的原型,是其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博览会兴起的年代,也正是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所说的“帝国的年代”,其主要举办国均是占有大量殖民地的西方“帝国”。这些“帝国”通过博览会展现己身强大实力的努力,不仅表现在惊人的消费动员,也表现在——将所谓殖民地落后人种,作为万国博览会的展示对象之一。
  • 瓦格纳的拜罗伊特
  • 拜罗伊特,德国东部的一座小城,位于弗兰肯丘陵和波希米亚森林之间。每年夏天,宁静的城市突然热闹非凡,成为全球音乐文化界瞩目的中心。政客们也在此纷纷亮相,在剧院内外随处可见国家首脑和政党魁首,拜罗伊特的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音乐和戏剧的范畴。也许透过拜罗伊特瓦格纳歌剧节日汇演嬗变的历史,我们可以理解今日拜罗伊特事业何以兴旺,何以成为音乐和戏剧的朝圣之地,何以成为争议不断的意识形态舞台。
  • 制度化了的“半工半耕”过密型农业(下)
  • 国家政权与三农问题 今日的过密型农业制度部分是出于国家政策的设计。但其后果则多是未曾预期的。在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之后,国家为了避免农村的再度阶级分化,也为了要突破小规模经营的局限,以及稳定城市的粮棉供应,巩固国家从农村的提取等等考虑,实行了农业集体化。在集体组织的基础上,确实做到了许多令世界瞩目的成练在短短十几年内基本克服了过去的天灾人祸,普及了医疗卫生,把农村死亡率降低到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
  • 从边远到边缘
  • 近些年来,媒体上有关灾难的报道最多的莫过于矿难了。据说它的发生频率之高,死亡人数之多,已达世界之最;而吨煤产量与死亡人数之比,也远远高于世界的平均值。众多人道主义者在呼吁拒绝带血的煤,多方高层领导人士在制定各种严厉措施,但内中诸多天灾与人祸的复杂因素,让矿难构成了中国屡禁不止的又一怪圈。聊可自慰的是,这也许并不是人们所担心的愈演愈烈,而是证明了我们的知情权越来越得到尊重,信息的透明度越来越高了,预示着解决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 浩然是一个寓言
  • 父亲多年担任乡镇机关的行政职务,因此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都在乡间度过。父亲隔几年就会被调往另一个乡镇,因此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周末爸爸”。每到周末,父亲从邻镇骑车回家,我和哥哥总是恭恭敬敬地、老老实实地或者说胆战心惊地、远远地就大声叫“爸爸”。其实他还没到家时,早有邻家的哥哥们通风报信:“你爸爸回来了!”这句话对于我们,大有闻风丧胆的感觉。我们与父亲的关系,
  • 现代性后现代性与伦理之可能
  • 齐格蒙特·鲍曼(Zygmunt Bauman)一生经历了不少风浪与波折,他理智的思想历程也坎坷并不时陷入迷茫。但是在总体上,他的思想历程仍有轨迹可循:自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对乌托邦理想的关注到八十年代对现代性困境的思考,再到九十年代对后现代性的冷静审视与反思,他思考的重心不断转换,思想在转换的过程中也不断得到深化和发展。
  • “穆旦”与“查良铮”
  • 现在人们对于诗人“穆旦”和翻译家“查良铮”均赞誉有加,但是仔细检索一番却可发现一个多少令人感到惊讶的事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两个形象是分离的,对于两者的研究也是不对等的。早在他大学期间,绝大多数的同学只知道勤奋好学的查良铮,而不知他就是能写一手好诗的年轻诗人穆旦(杜运燮观点)。这倒不难理解,年轻的作者对于名声并不在乎。之后的情形却颇耐人寻味。新中国成立之初留学归来后,
  • 怀念钱端升
  • 二ОО二年政法大学校报复刊四百期纪念时,我正年富力强,对新闻采访几近走火入魔,整日扛着《中国政法大学校报》的金字招牌,东游西逛。时值法大五十周年校庆前夕,在一个初夏的夜晚,我和我的搭档联合采访了钱端升铜像的捐赠者唐自熙先生;如今采访唐自熙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铜铸的钱端升也依然孤单地站在那里,与有着革命历程但和法大没多少关系的谢觉哉老人相对无语。到了二ОО五年校报复刊五百期之时,有一场关于法大文化建设的讨论,我睹物思人。心想大学品格的终极不就是对人的尊重吗,于是又想起了钱端升。
  • 阅读钱穆
  • 钱穆先生的学术著作很值得一读再读,理由是他的学术著作很有深度,这种深度不是第一次阅读所能完全感受。第一次读了,记得的只是表面的论点与主张,却未能体会钱先生这些主张与论点的提出,是经过一番思考,而且是十分细密严谨的思考。大概要到第二次阅读,才会注意到这些细密严谨的思考过程,既可以让我们欣赏,更值得我们学习。当然,钱先生的著作也不只是论断的细密严谨而已,我们还可以读到钱先生的人文理想与终极关怀,这是更能够让人感动的地方,也是更需要读者用心体会的地方了。
  • 著名红学家朱南铣先生
  • 胡适一九六О年五月三十日的日记提到大陆出版的《红楼梦书录》(一粟编)一书,并且问道;“一粟不知是谁?”其实,“一粟”并非一人,而是周绍良与朱南铣两位学者的合用名。
  • 悼君复吾兄
  • “老程不行了,已经拔管了。”九月二十一日早上接到老翁从台湾打来的电话,我根本不能置信,这怎么可能?几天前还听说已经出院,怎么突然变了?一直希望还有转机。当时联络不上文珠,就在网上查找费城附近的医院,一个一个电话问,
  • 筑就我们的国家——二十世纪美国左派思想
  • 本书源自罗蒂一九九七年所作的“麦西美国文明史系列讲座”,他追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老左派的思想成就,点评了六十年代至今文化左派的功过得失。旨在激励美国左派知识分子积极参与国内事务,重新点燃他们心中的热情,从而恢复美国文化生活的平衡。
  • 秋郎梁实秋
  • 我真正认识梁实秋先生,正是我一生最黯淡的时候。一九四九年,《自由中国》创刊时,雷震曾邀他参加,他不加入,但愿在一旁协助。后来《自由中国》登出并出版他的(《雅舍小品》。那时,我们只是作者和编辑的书信来往。一九六О年,雷震等四人被捕,((自由中国》遭封闭。我的生活宛如孤岛。就在那期间,梁先生常邀我同林海音、孟瑶去他家。那是我那段幽暗生活中的一扇天窗。
  • “拯救灵魂”抑或“治理病人”?
  • 杨念群先生关心西医东传的问题,大概已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了,《再造“病人”》今天终于能够问世,实在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随着对西方“身体”理论的介绍,中国学界陆陆续续出现关于身体问题的讨论,也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再造“病人”》的出版,在这个远远算不上显学的领域里,无疑算是一件大事。但不论我们如何估量这本书的价值,在很多正统学者的眼里,恐怕这种医学史的研究还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问题。
  • 南宫公主的婚事
  • 汉武帝的姐妹中,有一位南宫公主。《史记·外戚世家》说:“王太后长女日平阳公主,次为南官公主,次为林虑公主。”据说“林虑公主”,原本写作“隆虑公主”,避汉殇帝讳,改写为“林虑”。
  • 化干戈为玉帛?
  • 回顾人类的历史,是战争的时期多还是和平的时期多?没有查到这方面的准确统计数据。即便是和平时期,人类的冲突与合作,哪个占的比例重?这个问题恐怕不需要统计数据,人们也能感觉到结论。冲突与合作,这一人类古老的问题,可以说是整个社会科学研究的焦点,经济学也罢,社会学也罢,政治学、军事学也罢。
  • 汉学作为思想和方法论
  • 汉学(中国学)作为西方学术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已日益引起中国学术界的重视,无论从知识论上还是从方法论上,域外汉学,特别是西方汉学已经成为今天中国的传统学术重建时一个重要的参考系列。
  • 文化研究关键词之三
  • 文化霸权(hegemony)文化霸权,或称“文化领导权”、“领导权”,其希腊文和拉丁文分别是egemon和egemonia。雷蒙德·威廉斯在《关键词》(Keywords)中,从词源学角度考察了“文化霸权”这一概念的产生与发展。威廉斯指出,文化霸权这个词最初来自希腊文,指来自于别的国家的统治者,
  • “来燕榭”不是藏书楼
  • 徐雁平《私家藏书之兴衰》(《读书》二ОО五年第十一期)一文中说:“像黄裳‘来燕榭’那样有规模有特色的藏书楼,在今日已是稀如星凤……”但“来燕榭”并非真的藏书楼。
  • 谁的书?
  • 一个图书馆,这里当然指的是一般行政区划(如区、县、市等)的公共图书馆,在正常情况下,如果每年能够从地方政府的财政拨款获得比较像样的、比较充分的、每年保持基本稳定的购书经费,总有一天,会面临藏书日多,需要淘汰旧书以腾挪出空间迎接新书的问题。因为作为公共文化设施的市民图书馆,并不负有如大学图书馆以及国家级图书馆的积累与保存学术资源的责任。一般意义上的市民图书馆,它只要能够拥有一定的经典与比较完备的满足市民完成自我提升的教养性质的好读物。并且能够及时纳入一些大多是时下读书热点的图书。就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地方文化设施所在了。在市民社会发达的现代国家,图书馆所在地的市民作为纳税人,是有权利要求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政府提供一些对阅读娱乐要求的满足。
  • 城市公共文化设施的问卷调查小结
  • 我刊受“公共图书馆,博物馆和文化馆建设用地标准”课题编制组之托.于《读书》二ОО五年九期及十期发放的“关于公共图书馆、博物馆和文化馆等城市公共文化设施的问卷调查”,截至二ОО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共收到有效邮寄信件,电子信件和互联网络答卷二千二百三十一份。回复问卷的来源地覆盖了中国大陆除西藏和青海外的二十九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年龄最小的是十五岁中学生,最大的是七十八岁退休老人。
  • 城市公共文化设施调查来信摘登
  • 在这次调查中,许多读者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摘登部分如下。这既是我们读书人之间的交流,也希望给相关部门提供一点思路。
  • 获奖读者名单
  • 编辑手记
  • 现代教育与儿童社会性发展丛书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