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6年第06期
  • 甄陶还是镀金?
  • 事件迭起的中国当代大学史,在近两三年间形成了新的态势:招生、学习与考试制度之中的积弊,接二连三地爆发出来。在大学外部,社会对大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各类毕业生从能力到个人品格的批评也持久不断。与此相关,改革大学学生与学习制度的呼声此起彼伏。这似乎在提示,那些突发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然而,关键之点仍然在于,这些流弊究竟源自何处,而制度又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缺陷?
  • 北洋大学一百一十年祭
  • 闲暇时,喜欢到近旁的天津大学北洋广场散步。此处疏阔清朗而四周绿树环抱,新营造的曲径游廊和水榭石桥与远处的湖光亭影融为一体而错落有致,显露出这所工科学府厚重的实力及近年平稳上升的势头。校园广场而名之日北洋,无疑在说明天津大学与中国近代最早建立的北洋大学之间的渊源关系,二00五年金秋时节的一百一十周年校庆,虽未曾大事张扬,但隐没半个多世纪的北洋大学,以其当年的盛誉和作育工程人才的不凡业绩,仍然在历史的时间隧道里发散着幽幽灵光。
  • 发展主义与消费主义的二元悖论
  • 吴敬琏先生的新著《中国增长模式抉择》认为,如果我们“扬短避长”地把高资源和高资本投入的重化工业当作支柱产业,试图通过其超常发展带动国民经济的高速增长,结果只能降低整体经济效率,破坏持续较快增长的基础,因此,走“重化工业化”道路有悖于中国的国情,吴先生所谓的中国国情,就是“人力资源丰富、自然资源紧缺、资本资源紧俏、生态环境脆弱”。在吴先生看来,在这样的基础上,中国经济的发展,按照比较优势原理,显然应当尽量以发展低耗能、低资本投入和低资源消耗,又能发挥人力资源丰富和中国人心灵手巧的优势的产业为主要方向,也就是他所主张的“新型工业化道路”。
  • 犹太教的经典
  • 王炎先生在《毁灭与救赎的神话》(二00六年第四期《读书》)中说:“使这个当代神话和寓言有正当性的神学根源就在犹太教的经典《旧约》之中。”这里用《旧约》来指代犹太教的经典是不准确的。第一,犹太教的经典不仅包括基督教《圣经》的旧约部分,还包括“第二经典”《塔木德》等内容极其庞杂的其他文献。
  • 经济学的有限性
  • 普京在《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中称,俄国已经不属于当代发达国家,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下降近50%,仅为美国的十分之一、中国的五分之一,居民实际货币收入和生活水平严重下降,一九九八年金融危机后人均GDP只有三千五百美元——“七大国”的五分之一,而且俄国没有因为十年改革而优化了产业结构,即工业化时期所形成的基础工业(如燃料、电力、冶金等)至今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工业产值的50%、出口比重的70%,相应的,在现代科技民用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方面几乎被排除出世界竞争市场(所占份额不到1%,而美国占36%)。
  • 陈寅恪先生佚文的一则线索
  • 三联书店二00二年出版的《陈寅恪集》“是在上海古籍出版社所刊印之《陈寅恪文集》基础上进行的”,其中一九八0年出版《寒柳堂集》、《金明馆丛稿初编》、《金明馆丛稿二编》、《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元白诗笺证稿》、《柳如是别传》诸集,除个别地方的内容此次重新编辑中有所分立合并外,“其余编排均不作变动”(参《陈寅恪集后记》)。
  • 非常道经济学
  • 置身经济学领域的圈内人士,对列维特关于教师舞弊、相扑运动中的欺骗、堕胎与犯罪率的关系、黑社会的财务分析等一系列研究成就可能并不陌生,但是对于大众来说,这些学术研究的内容似乎离他们甚远。不过,这只是二00五年之前的事。二00五年,几乎所有的美国人都清晰地知道了列维特的这些研究成果。原因很简单,有一个叫史蒂芬·都伯纳(Stephen J.Duber)的记者,在二00三年列维特获得克拉克奖章后去采访他,使他们后来有机会出版了一本名为Freakonomics的大众读本。
  • 只有人本身是假名牌……
  • 玄理一脉赖遥契
  • 《徐梵澄文集》的编选是在《徐梵澄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文选)出版之后,于二00二年初开始启动的。经过一年多的搜集、汇编、分类、划卷,最后定为十六卷共六百多万字。在印度出版过的英文著作《小学菁华》、《孔学古微》、《周子通书》和阿罗频多的《社会进化论》、《瑜伽论》等,一并收入其中。按常理,编者的任务就此完成。然而,在编辑并参与校对的过程中,那精神上心理上所获得的极大的“悦乐”(阿难陀Ananda)之情又不能不发舒出来。无奈笔者辞屈意拙,不能有力勾勒之,于是,只合用七十年前郑振铎为梵澄《苏鲁支语录》作序摘尼采之诗句,那比喻实在是优美:
  • 成为中国那一代的知识分子
  • 近十来年里,何兆武先生和我都在清华大学教书,虽然说起来算是同事,但因为他很早退休,所以,见面常常是在同去办公室取邮件的时候,或者是在清华园里散步购物的时候。不时收到何先生赠送的新著和新译,不由得感叹他的学术生命力。何先生生于一九二一年,比我父亲还长一岁,我一直把他看成是我的父辈,轻易不敢去打扰。
  • 老城厢的出发
  • 在《五妹妹的女儿房》(《小说月报·原创版》二00五年二期)这样一部中篇小说中,上海作家周宛润写的是五妹妹的奋斗史。五妹妹,一个普通的没有遗产的市民,她的奋斗目标亦只是在她生活的城市里立足,生存,繁衍后代。
  • 作者更正
  • 从《蓝》到《百年孤独》
  •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拉丁美洲的现代主义文学,突然就像在安第斯山脉上,爆发了一次持续的、令人眼前一亮的地震;又像在加勒比海面上,旋起了一股巨大的、秋风扫落叶般的飓风,形成了有史以来最为雄壮的文学奇观。史称拉丁美洲的“文学爆炸”。关于这段历史,智利著名作家何塞·多诺索曾在其撰写的《文学“爆炸”亲历记》中有过详细的描写。中国读者接触这些作品是从八十年代开始。从那时起,阅读的热情一直持续了二十年。
  • 新书推荐
  • 气味、仪式的装置
  • 走进徐冰《烟草计划》的上海展厅,我的第一印象不是视觉,而是一股弥散在沪申画廊楼道里的气味,是烟草才特有的清香。这股气味,既熟悉,又陌生。陌生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很难碰到以材料散发的气味做先导的当代艺术。很可能徐冰是第一位把视觉、嗅觉、触觉。记忆、好奇心、历史癖等多重体验,成功地糅进某一特定历史空间的当代艺术家。
  • “经典作品”与美术史写作 美术纵横
  • 我在这个专栏的上一篇中提到美术史研究的对象随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并举了杜朴(Robert L.Thorp)和文以诚(Richard E.Vinograd)的《中国艺术和文化》(Chinese Art and Culture)为例,该书包括了一些以往中国美术通史中不见的图版,反映出美术史领域中的一些新趋势。那篇小文写成后不久,读到《纽约时报》上的一篇文章,题目是《重访美术史的重头书:谁进来了?谁出去了?》,评论的恰恰也是这个现象。作者兰迪·肯尼迪(Randy Kennedy)就《简森美术史》(Janson’s History of Ant)修订本(第七版)推出之际比较了新旧版中的插图,也收集了美术史家和一般民众对插图变更的反应。大概是为了吸引读者注意,她开篇的两句话相当耸人听闻地道出了文章的主题:
  • 墙里墙外——二十世纪的故事
  • 那是西德作家柏昂(NicolasBorn)在六十年代写的诗。柏林墙仍然森然隔离着东西柏林。犹太人对纳粹的残忍仍然记忆犹新。
  • 萨支山、杨早编“1217俱乐部年度系列”
  • 超级女声、房价高涨、连宋大陆行、中日冲突风波、国学争论一石激起千层浪……渐行渐远的2005年留下的这些热点话题,袅袅余音仍在延续,深远影响有待评析。
  • 从不信奉教条
  • “报刊文章绝不能这样开头!”我常常听贝尔说这句话。我们曾经多年和一位搞文学研究的日本同事山崎正和一起编辑《通信》杂志,这本杂志由纽约外交关系理事会出资发行。尽管没有正式主编一职,贝尔毫无争议地担当了主编的角色,他的倡议我们也都每每心悦诫服:从选定每期主题,调整拼版,到每篇文章的配图遴选。我们在贝尔身上了解到什么是事无巨细的编辑。
  • 萨义德论恐怖主义
  • 二00三年谢世的被誉为“巴勒斯坦之音”的杰出批评家爱德华·W·萨义德在数十年的介入巴勒斯坦问题和中东政治的实践中,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对恐怖主义、极端主义问题发表了相关见解。对于萨义德来说,恐怖主义问题总是和东方主义批判、对美国政治的评论以及对阿拉伯世界政治的批评联系在一起的。
  • 《不只中国木建筑》
  • 擦桌子的“主义”
  • 吴方是我们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同班同学。刚上大学的时候,吴方经常给同学擦桌子。他到教室后,先给自己擦,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有时甚至擦全班的桌子。次数多了,我就有点不舒服。倒不是因为他这个副班长盖过了我这个班长,我觉得,这里有人生观方面的大问题。
  • 孤独是一辆向前驶去的快车
  • 谁也没料到,私家汽车竟是孤独的制造者。它的发明无意问完善了现代入孤寂的生活方式。 塞车时,一辆辆钢铁打造出来的方盒子,里面装着一个个人类,连接成一条冗长的百足虫,在大地表面匍匐前进。
  • 一位资本家眼中的世界
  • 最近读了《洛克菲勒回忆录》(中信出版社二00四年版)。在这部著作中,老洛克菲勒五个孙子中最小的一个,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前纽约著名市长拉瓜第亚的秘书、二战北非战场上美国陆军上尉、大通曼哈顿银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维·洛克菲勒,讲述了他那个非同一般的家族、他本人以及他所处时代的故事。戴维被其祖父认为是与之最相像的一个。但正是他违背了祖父设定的规矩,成为洛克菲勒家族第一个撰写回忆录的人。
  • 在监狱里著书立说 下载全文
  • 这是布哈林的三本狱中遗著:理论著作《社会主义及其文化》和《哲学短篇集》、自传体小说《时代》,手稿于一九三七年二月到一九三八年三月在狱中写就,在铁柜子里封存了半个多世纪.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得见天日。
  • 学者的良知与市侩的手段
  • 五四新文化的出现,其实是知识群落对政治文化的失望而引发出来的:表面看来,是语言问题,文学问题,实则隐含着一种焦虑,即政党政治不得畅达,民主也好,共和也好,伪饰的东西过多,统治中国的原来还是旧有的一套。难怪鲁迅兄弟感叹自己仍生活在明季,时光静静地流着,唯人心未变,于是由政治而想到学术,由学术而波及人心,几个同人在《新青年》上呐喊苦诉,遂引起了文化的风潮。连陈独秀、胡适自己都未料到,他们的劳作,启开了现代史的一扇大门。
  • 忆施蛰存
  • 施蛰存先生是我的前辈。上世纪三十年代他在上海轰轰烈烈地编辑大型文艺月刊《现代》时,我还是一名耽读该刊的中学生。多年后得以识荆,并进而成为忘年交的后辈,虽然过从并不怎样亲密,但总算厕身于小友之列了。近年来写些回忆前辈师友的文字,总苦干措辞的困惑,循旧例称字为敬吧,又往往觉得口气中失于狂放,处处称先生吧,文章又失去了亲切。真是无可奈何。今天下笔写此文,亦同有此感。先生名台,以字行。就还是称字为敬吧。
  • 南京设守备自郑和始吗?
  • 去年是郑和下西洋六百周年纪念,电视专题片《一四0五:郑和下西洋》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其中一位嘉宾云:“南京设守备自郑和始。”这一说法,其实来源于《明史·郑和传》。但此说法与历史事实不合,失在详考。
  • 七十二年后的重印
  • 先父方孝岳教授的《中国文学批评》,七十二年之间三次问世:第一次,一九三四年五月上海世界书局初版;第二次,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北京三联书店重印;现在二00六年第三次,三联本又要出新版。第一次与第二次相距五十二年,第二次与第三次相距二十年,这七十二年的历史,证明此书是在学术名著之列。
  • 《西康诡异录》的来由
  • 《读书》二00六年第五期王振忠先生《豆腐、老陕、狗,走尽天下有》(下)从任乃强先生的《西康诡异录》的相关资料出发,介绍了陕西等商帮的经营文化,视角独特,值得品味和思索。文中关于《西康诡异录》一书的说明还可以再做一些补充。
  • 从北京到南通(之四)
  • 程应铨 吴先生有几次谈到他的同班同学程应铨。他和吴先生一样,同受中国建筑界泰斗、与梁思成教授齐名的杨廷宝、刘敦桢、童寯诸教授的教诲,同是中央大学建筑系的高材生。
  • 《中国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2004年卷)
  • 真的已经发生
  • 阅读苏力的《也许正在发生——转型中国的法学》(以下本书引文只注页码),让人强烈感觉到的是他将中国的法律研究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研究紧密结合起来。他从美国法学变化入手,分析了中国法学的变迁,提出法学发展的三种范式,表明了他本人更赞成社科法学的立场,并进一步对法学发展做出了前瞻性的预测。
  • 一种模式的终结
  • 《苏南模式的终结》(以下简称《终结》)的作者用两年多的时间蹲点在江苏永钢集团,和乡镇企业零距离接触,从开始感受苏南模式辉煌到最后完成对苏南模式的终结。
  • 激活一种创造
  • 稍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九章”的分量:韶乐之九章,楚辞之九章,八卦之九章,均非等闲之辈的等闲之作。《广东九章》敢以此开题,雄心可鉴矣!细目所引,皆古今名家美文;集中到一点:经典大家为广东说了什么?
  • 保护海蜇的小海
  • “孩子不停地/从大海里舀来海水/倒进去//在被他们叫做小海的/沙坑里养着一只海蜇/一只被大海无意中遗弃的/海蜇透明的海蜇”——这是生态诗人华海的《小海》开头的两段。孩子的努力是徒劳的吗?那个“小海”——“一只漏底的沙器”能够保护那只海蜇吗?能够保护那象征着处于灭顶之灾中的自然物乃至处于危机之中的整个大自然的海蜇吗?
  • 读《宋词的文化定位》
  • 书名为《宋词的文化定位》,可知是将词这一文体放在宋代的文化视野下来进行定位、探析、研究。任何时代的文学艺术都处于某种文化关系中,文学艺术作品不论如何“独立”,都不可能与社会文化毫无关系,相反,文学作品中承载着丰厚的文化意义。只有将文学放到它原有的历史文化语境中去把握和分析,才能揭示其真实的文化蕴涵,才能对其真正的意义生成、价值实现和定位做出科学公正的评估和判断。
  • 编辑手记
  • 大象出版社学术系列辑刊
  • 莫称王
  • 永厚作《牡丹图》题曰:“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寻李商隐句也。牡丹,向称“富贵”,也被尊为“花王”。这也是中国人(或某一部分中国人)的老脾气,无论花木果蔬鸟兽虫鱼,都喜欢论等排次,为之加官晋爵,封王称霸。遗风不息,今天的左右上下,也大有关起门来称大王的习气,数一数商标、招牌,就不如有几人称王几人号霸。
  •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译著精品
  • 读书
  • 商务印书馆
  • 剑桥哲学研究指针
  •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给您一个智慧的人生
  • 甄陶还是镀金?(韩水法)
    北洋大学一百一十年祭(张晓唯)
    发展主义与消费主义的二元悖论(申端锋)
    犹太教的经典(冯定雄)
    经济学的有限性(林精华)
    陈寅恪先生佚文的一则线索(袁津琥)
    非常道经济学(董志强)
    只有人本身是假名牌……(赵汀阳)
    玄理一脉赖遥契(孙波)
    成为中国那一代的知识分子(葛兆光)
    老城厢的出发(王安忆)
    作者更正
    从《蓝》到《百年孤独》(余刚)
    新书推荐
    气味、仪式的装置(刘禾)
    “经典作品”与美术史写作 美术纵横(巫鸿)
    墙里墙外——二十世纪的故事(聂华苓)
    萨支山、杨早编“1217俱乐部年度系列”
    从不信奉教条
    萨义德论恐怖主义(胡新亮)
    《不只中国木建筑》
    擦桌子的“主义”(吴思)
    孤独是一辆向前驶去的快车(胡睛舫)
    一位资本家眼中的世界(张宇燕)
    在监狱里著书立说(郑异凡)
    学者的良知与市侩的手段(孙郁)
    忆施蛰存(黄裳)
    南京设守备自郑和始吗?(巴蔓子)
    七十二年后的重印(舒芜)
    《西康诡异录》的来由(陈春雷)
    从北京到南通(之四)(曾昭奋)
    《中国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2004年卷)
    真的已经发生(姜晓华)
    一种模式的终结(林建生)
    激活一种创造(叶春生)
    保护海蜇的小海(王诺)
    读《宋词的文化定位》(叶萌)
    编辑手记
    大象出版社学术系列辑刊
    莫称王(陈四益 黄永厚[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译著精品
    读书
    商务印书馆
    剑桥哲学研究指针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给您一个智慧的人生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