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6年第09期
  • 水龙头的普世象征 国民党是如何失去“现代”光环的?
  • “野火”的历史任务 一九八二年夏天,岳父母远从台北飞到美国旧金山湾区,来参加他们女儿的毕业典礼。岳父母都是上海人,岳父早在一九四九年之前,就已被服务的“中信局”调到台湾工作,一生奉公守法,是个典型的公务员小康人家。这可从他们女儿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时,只能提供单程机票与一点零用钱来送行看出。而这么一个典型的基本拥护国民政府的外省公务员家庭,对他们女儿找了一个本省女婿却是绝无二话,只有祝福。
  • “红色经典”在俄国的命运
  • 俄罗斯是一个有着伟大文学传统的国家,两个世纪以来它之所以创造了一系列堪称经典的文学作品,与其良好的接受土壤这一重要维度密不可分。在俄国,古典名著一直占据着所有文学作品发行量的首位,以普希金为例,不计其各种作品的单行本,以全集或文集来看,仅在苏联时期的发行量就已超过一千万套。经典作品单行本的销量则更加可观,尽管在苏联解体之后受到大量流行读物的冲击,但古典名著仍然保持着相当可观的市场竞争力。如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据各出版商网站的资料显示,较大规模的出版公司每年都在不间断地印刷发行,如俄罗斯第一大出版集团“艾克斯摩”及ACT出版公司等,每年的印数都在一万套左右,其他如“奥林匹亚”、“阿亚斯科”、“佐哈罗夫”等出版社也几乎每年都发行印数不等、装帧各异的《战争与和平》全本或简本。这些都说明,阅读文学经典始终是俄国民众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 头目哈古
  • 台湾卑南族Kasavakan部落第六十九代头目哈古既是一位真正的部族领袖,也是著名的木雕艺术家,还是一个口述历史者,本书作者以一个社会学家的身份和头目哈古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日常交往和丰富对话,
  • 走向历史现场
  • 一九三九年,因战争疏散到闽中永安县福建省银行经济研究室的一位年轻研究人员,为了躲避日军飞机轰炸,在距县城十多里黄历乡的一间老屋里,发现了一大箱民间契约文书,自明代嘉靖年间至民国有数百张之多。他仔细研读了这些契约,在此基础上,写出了在学术史上影响深远的《福建佃农经济史丛考》。这位年轻学者,就是时年二十八岁的傅衣凌,其时刚从日本学习社会学归国不久。一九四四年,福建协和大学出版这一著作,傅先生为该书写的“集前题记”中,有这样几段话:
  • 战争受害记忆与“历史事实”之间
  • 常德民众日军细菌战的受害记忆 常德人在讲述细菌战受害时,反复引用的俗语是,“人生有三大不幸,少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常用的形容词是“悲惨”、“恐怖”等。这些话语,可以说是受害者们的亲身经历和共同的内心感受。
  • 谁写了摩西五经?
  • 希伯来语《圣经》的开头五记,犹太传统奉为上帝之法(torah,本义教导);“上帝口传,摩西手录”,所以名之为《摩西五经》。
  • 哈贝马斯与现代性的思想史
  • 一九八五年哈贝马斯发表《现代性的哲学话语》的德文版。整整二十年之后曹卫东等翻译的中文版终于面世。此书曾在一九八七年被译成英文出版,收入麦卡锡(Thomas McCarthy)主编、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出版的“当代德国社会思想研究”丛书,以往中国学者在研究中所征引的也大多出自这个英译本。
  • 进入傅山的世界
  • 傅山(一六0七——一六八五年)是十七世纪思想文化的一个著名符号。他七十余年的人生,一半在晚明,一半在清初。当年傅山具有许多身份:世家子弟、道士、学者、书法家(能绘画)、鉴藏家、医生,甚至传说会武功。这些身份显示了傅山的文化背景、个人的爱好、多样的才能,而傅山更以北方遗民人物著称于世。
  • 利用外资促进经济增长
  • 外商直接投资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组成部分。截止二00四年底,我国累计批准设立外商投资企业508941家,实际利用外资五千六百二十一亿美元.成为世界吸收外资大国。外资的进入对于推动我国产业结构升级、扩大就业、增加税收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在经济全球化进一步加快,我国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的新形势下,加强利用外资的研究,对于提高我国利用外资质量和效率,更好地发挥外资经济的作用都十分重要。《利用外资与中国经济新跨越》,以新的理论视角、深入的调查研究和丰富的文献资料,对我国利用外资的有关重大战略问题进行了研究。
  • 反思农民与市场
  • 潘维是对改革较早反思的人之一,至少在《农民与市场》的写作甚至是出版前,学界和社会对改革还没有较为深入的反思.在刚经历改革反思年后的二00六年读这本书.竟然发现这种反思早就为今天埋下了伏笔。
  • 展示多元文化的生命空间
  • 《中国古典文学图志——宋、辽、金、西夏、回鹘、吐蕃、大理国、元代卷》(以下简称《图志》)是对十至十三世纪中华民族文学、文化的整体性的动态过程的考察,著作中建构了多元文化共存的文学发展模式,明示了文化研究对
  • 重温马克思的一个机遇
  •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在陆续出版其富有学术特色和思想影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译丛”之际,把英国著名的马克思生平、思想和文献研究者戴维·麦克莱伦的代表作《卡尔·马克思传》第三版即一九九五年版列入其中,在二00五年七月出版中文版之后.又推出了加有数百幅图片的《马克思传(插图本)》。在我看来,这本插图本的马克思传记主要具有以下特点:
  • 此情可待成追忆
  • 每次想起扬州,心头都会涌上许多暗淡而明亮的影像,忆起牧之十年一觉扬州梦,想起二十四桥明月夜,念及波心荡,冷月无声,还有桥边红药和年年的相思。梅尔清却胆敢去碰触和抚摸这个城市的脉搏,我惊讶她手起笔落之间的优雅和灵秀,那个遥远的梦幻般的城市,奇迹般地在她手中复活。
  • 激情与自控:哲学的自搏与尴尬
  • 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马克·里拉在其《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一书中.试图说明“那些没有控制自己激情的知识分子何以被推入了他们几乎毫无理解力的政治领域,并对我们的智识和政治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马丁·海德格尔、卡尔·施密特、瓦尔特·本雅明、亚历山大·科耶夫、米歇尔·福柯和雅克·德里达等等,都是里拉所认为的“没有控制自己激情的知识分子”。里拉想要穷究的是他视线下的这些知识分子缘何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激情?
  • 我自横刀向天笑
  • 今年是《自利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1976)出版三十周年,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不但为本书出版了三十周年纪念版,还另外为作者道金斯出版了一本书(Richard Oawkins:how a scientist changed the way we think?edited by Alan Grafen & Mark Ridley.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6),由牛津大学两位教授主编,他们过去都是道金斯的研究生。这书让许多人回忆与《自利的基因》的邂逅,包括生物学者、哲学家,连科普作家、奇幻作家都各有一位,可见这书的魅力。在这个学术已高度分工而讲究专业的时代.这个道金斯现象值得我们注意。当然,任何文本的读者群越广,激起批评、辩论甚至抵制的机会也越大,这是人文世界的通例,《自利的基因》自不例外。这书收入了三位异议分子的声音,虽然不够全面,却是叫人眼睛一亮的安排。
  • 危机“共振”时代的中国战略
  • 一九九二年以来,随着中国大陆的第二轮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加速融入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社会。与此同时,相辅相成的却是民族主义思潮在中国民间知识界乃至相当数量的城市主流人群中的兴起。国门洞开,映入视野的除了美式速食、美式选举和好莱坞大片等西方物质、制度和文化产品之外,美国战略家如布热津斯基、亨廷顿以及兰德公司的各种著作和研究报告也日益成为人们及时获取的知识和信息的一部分。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国民间战略思想界的迅速成熟。
  • 清代中国读书人的数学知识
  • 在“五四”以来,人们心目中的旧式中国读书人,就是范进、孔乙己一类漫画化了的冬烘先生,狭隘,猥琐,可怜,除了能死记硬背四书五经的文句和会写一笔尚属过得去的正楷外,一无所能。至于说到数学知识,他们更似乎是一无所知。然而我近来从一些明清野史小说中发现,在新式学堂出现以前,中国读书人的数学知识似乎颇为丰富。因此以往那种对中国旧式读书人的印象,也随之改变。这里我仅以夏敬渠的《野叟曝言》为例谈谈。
  • 从徽州到江南:末代秀才的生活世界(下)
  • 詹鸣铎生于光绪九年(一八八三年),卒于一九三一年。这一时期,正是中国社会发生急剧变化的时期,武昌首义,摇撼着残阳西颓余光下的清朝江山,其时,詹鸣铎年届而立,亲历了世运递嬗的鼎革之变:
  • 补正
  • 以“政治正确”的名义
  • 今年二月,哈佛大学校长萨莫斯(Lawrence Summers)宣告将于本年度正式辞去校长职务,成为哈佛史上罕见的“短命”校长之一。尽管导致萨莫斯去职的因素很多,但不可否认,他关于“女子学理不如男”的言论至少也是触发这一事件的导火索。有些人认为,真正导致萨莫斯事件的“元凶”是他倡导的哈佛改革,因为触动了许多教授的利益,故而被投以压倒性多数的不信任票.其实,这种解释又过于简单化了。哈佛历来被视为美国名校中的改革先锋。从艾略特、洛厄尔、科南特到博克,几乎每一次改革都曾面临过传统与变革间的激烈争锋,并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但极少会有校长为此而去职。也就是说,就此次事件而言,改革本身绝非主因,如果说一定与改革相关,也绝非一个简单的“利益相关”问题,而是部分改革所彰显出来的萨莫斯的个人价值取向乃至偏见,这就是他骨子里所具有的对非洲裔文学和文化以及女性的轻视。二00五年一月他在全国经济学家会议上对女性的“出言不逊”,让许多原本对他价值取向和偏见持怀疑态度的人们实实在在地获得了一种印证。他的言论所伤及的绝非他言论指涉的人群(女性)本身,而是作为学术界自由派大本营的哈佛之风范,这无疑让众人感到作为老大的哈佛由此在学术界“很没面子”。
  • 种族与体育
  • 近些年来,中国虽然在世界体育比赛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但在一般美国公众的眼里,中国仍算不上是体育强国。许多人认为,中国之所以能在一些项目上取得成功与官方的投入和原苏联集团国家的体育机器解体有关。对此,西方媒体多持负面的看法,但刘翔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欧美人对东亚人的某种刻板印象。
  • 黄河、长江与海洋——近代华人世界的文化视野
  • 三个华人世界提出之缘起 在本文中,笔者尝试着将近代以来华人世界的文化版图,作一分野。在笔者的视域中,望见的乃是一幅落实于历史长河中而形成的文化版图。所谓“三个华人世界”,乃是本文所以立足的重要观点,由此而望,不论是欧美华裔,抑或是从中原而源出的“中国人”之命称,还是海外具有长远历史的闽客海上移民之“唐人”/“华人”的命称,都可以出现在笔者此处所谓华人世界的版图视野之中。
  • 《京师图书馆月刊》为习惯称呼
  • 《读书》二00六年六期袁津琥《陈寅恪先生佚文的一则线索》说到闻宥先生言《京师图书馆月刊》曾刊载陈先生的文章,袁氏就此设问:“而检今《陈集》各卷中不见有辑录自《京师图书馆月刊》中者,是此二三文,仍未能收录集中也。”
  • 当网络遇到国家
  • 网络还是国家? 有关广义的东亚(欧亚大陆东部地域沿海、半岛及岛屿,包括东北亚与东南亚,相当于海洋亚洲的概念)区域经济发展,以及所谓全球化浪潮中的华人网络讨论已持续了近二十年。但是,相对于效应评价及理论阐述而言,实证研究较为滞后。笔者以地域研究为视点,以网络论为途径,以海外华人为对象,试图就海洋亚洲的近现代史以及同一区域的经济、社会生活与文化演变做出描述或解释。
  • 扶桑故事汉辞章
  • 什么创造了日本文化? 这是日本学者加藤彻今年二月出版的《汉文的修养》一书的副标题。这“汉文”二字如何翻译,我颇费斟酌。“汉文”这个词很难翻译,因为虽然它指的是白话文运动之前的中国文言文,但在我们通常的语境中,一般用来和文言文相对使用的是“白话文”,而不是日本语境中的“和文”。并且在内容上,书中“汉文”二字所涵盖的不仅是文言的形式,其涵义同时包蕴着用这些文言文记录的丰富的古代中国文化和思想。苦思苦想的结果,是借着同是汉字的方便,仍使用“汉文”二字。
  • 《开放时代》2006年第5期目录
  • 我观异域之眼 著译者言
  • 兴膳宏,对于中国的从事古典研究尤其是古典文学研究的人来说,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此前他已有两部中文本的著作在国内出版《兴膳宏〈文心雕龙〉论文集》,彭恩华编译,齐鲁书社一九八四年版·《六朝文学论稿》,彭恩华编译,岳麓书社一九八六年版),一九六五年也即“文革”前夕,他就来过中国,一九七二年中日邦交恢复后,他来中国参加学术会议或者讲演的次数更多。我读兴膳先生的论著虽然不晚,但第一次见面,距今不过十年刚出点头,“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知其人再读其书,感受也确乎不同。这一次,承蒙兴膳宏教授慨允,准许我从他的日文论著中选出一部分来译成中文出版,选和译的过程,使我对他的研究有了更加细致的了解。
  • 技术中的艺术,或者相反
  • 《中国丝绸通史》一巨册,双重的厚重——形式的,内容的,使它足以当得通常是溢美之辞的赞誉,比如,一部里程碑式的著述。
  • 我见到的几本清华图书馆旧藏法律图书
  • 《读书》杂志二00四年第一期有张群先生的文章《清华图书与法学图书馆》,其中提及曾经受命整理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收藏的清华大学外文图书。这批图书计有近万册之多,并且门类齐全、皆属一流的版本。
  • 梅枝下的香事 记事珠
  • 《墨庄漫录》中有一段文字,真的很神奇: 孔雀毛着龙脑则相缀,禁中以翠羽作帚,每幸诸阁,掷龙脑以辟秽,过,则以翠羽扫之,皆聚,无有遗者,若磁石引针、琥珀拾芥,物类相感然也。
  • 《中国学术》第二十二期要目
  • 编辑手记
  • 《西藏古代科技简史》
  • 这是一部对西藏古代科技产生、发展的历史作较全面、系统而又简略的论述的专著。本书将“古代”界定为自西藏人种形成起至1959年止,按学科分为“农牧业生产技术”、“医药学”、“天文历法”、“古代建筑”、“数学”、“工艺”、“其它”共七章分别加以论述,
  • 称官
  • 中国人喜欢以官衔称人,觉得这是一种尊重,或曰一种讨好。韦应物当过苏州刺史,便叫他“韦苏州”;同样道理,当过柳州刺史的柳宗元被称作“柳柳州”,而当过太子宾客的刘禹锡也就叫做“刘宾客”了。虽然任职只在一时,但即便免职了或撤职了或退休了,这官衔也会跟你一辈子。那原因大概是因为几千年专制主义制度下,官僚始终是人上人。权势又大,俸禄又高,外快的来路也多,买地置业,好不风光。所以,称官便相沿成俗了。
  • 帷幕
  • 昆德拉撕裂了遮盖着世界和文学的帷幕,他将我们带到友邦,带到拉伯霍,福楼拜,司汤达,塞万提斯,加西亚·马尔克斯,富恩特斯,罗伯特·穆齐尔和荷马的土地上。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