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6年第12期
  • 为什么是恰帕斯?
  • 一九九三年的夏天,阿尔贝托·乌埃尔塔(Alberto Huerta)博士常常在圣克利斯托瓦尔小城的中心广场消磨午后时光。这座小城位于墨西哥的恰帕斯州。令他印象深刻并且有些惊讶的是两个场景,一是有那么多的警察和士兵在巡逻;一是每天来这里摆摊的印第安人准时得有些机械,一到下午五点他们从不麻烦警察立即收摊返回自己的村子,广场一下就变得空空荡荡。渐渐熟悉了,几个印第安人跟他聊起天来。他们发现阿尔贝托正在读一本描写印第安苦难的小说,于是他们问:“你知道埃米利亚诺·萨帕塔这个大英雄吗?”得到肯定回答之后,他们说一个以萨帕塔为名的农民组织已经成立,甚至说公开的反抗可能会在十二月之前爆发。听到这里,阿尔贝托笑了。谁信呢?
  • 蓝的马,绿的天空
  • 土耳其著名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在其畅销的小说(《我的名字叫红》中给读者奉献了一场波斯细密画的盛筵,充分显示出作家本人对波斯古典文学和波斯细密画的深刻造诣。该书中译本封底引用(《出版人周刊》的评论,介绍小说叙述了“一则历史悬疑故事”,“它是一个谋杀推理故事……一本哲思小说……也是一则爱情诗篇”。其实,这部小说既不是一个“谋杀推理故事”,更不是一则“爱情诗篇”,说它是一本“哲思小说”还稍稍靠点谱。奥尔罕·帕慕克在这部小说中给我们讲述了细密画艺术所蕴涵的深刻哲学思想,以及它在欧洲文化的强大冲击下所面临的困境。
  • 菩萨、老子和耶稣的面孔
  •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中国和黎巴嫩相隔遥远,相互之间的了解非常困难,但是当时有一大批黎巴嫩知识分子旅居美国,他们中有一些人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通过对英文翻译作品的阅读以及同唐人街中国人的实际接触,了解到了中国的文化。
  • 《陈独秀先生遗稿》
  • 本书收录陈独秀先生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被拘于南京国民党监狱及出狱后流落四川江津时期所创作的《甲戌随笔》、(《右旁之声分部计划》等语言文字学著作,为首次公开付梓面世,极具研究和文献价值。
  • 有多少再造可以重来
  • 重新建造的瑞典东印度公司商船“哥德堡”号,于七月十八日到达了广州。从“哥德堡”号原船一七三九年首次驶抵广州,至今已有近二百六十七年的历史了。这一条精心复建的木制大海船引发了人们浓厚的向古热情,如此的一条仿古船建造过程耗费巨资、历时十三年,更反映出在历史映照下的中瑞各方,在现代经贸活动和人文关系上的强烈诉求。
  • 《西班牙旅行笔记》
  • 面对充满异域风情、古老而绚丽多姿的西班牙名城,胜地、经典建筑、古迹遗存,作者在描述其无与伦比的文化及艺术价值外.更把上千年来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故事一一糅进漫游的行程。不但能让读者领略西班牙迷人的风貌,更能深入西班牙幽深的历史,洞悉它深刻而富于启示的社会演化过程。
  • 四十年的卢沟桥
  • 从未有过一次写作如这一篇,从立意一直沉吟,居然踌躇了二三十年。
  • 坎益尔(Cahill)是谁?
  • 三联新刊浦安迪大著《明代小说四大奇书》,由沈亨寿老先生翻译。沈译流畅自如,毫无生涩之感,一九九三年由中国和平出版社首次出版,本次由三联书店新刊,除恢复照录了原作的“参考文献”外,未做大的修改。
  • 历史如何触摸
  • 如何使历史叙述真正接近历史那已经永远难以真正再现的“现场”,是令许多史学家煞费苦心的事情。近年来以“五四”为研究课题之一而令学界瞩目的陈平原先生,为了亲身体验当年五四运动的现场感,曾带领自己的学生重走“五四”路。“沿着当年北大学生的游行路线,用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从沙滩红楼一直走到因被学生‘火烧’而名扬天下的赵家楼。一路上走走停停,指指点点,不时以历史照片比照或补充当下景象,让思绪回到八十年前那个激动人心的春夏之交。此举说不上有何深刻寓意,只是希望借此触摸那段已经永远消逝的历史。”
  • 《宽宽信箱与出埃及记》
  • 本书接续《创世记:传说与译注》,也分上下编。上编研究《圣经》与文学翻译,包括西方解经学传统、中文旧译的舛误类型或“病理机制”,并以下编《出埃及记》为例详细说明。《圣经》之外,还讨论一组古希腊、罗马和欧洲中世纪文学经典,如荷马史诗、柏拉图《理想国》、西塞罗《论老年》、圣奥古斯丁《忏悔录》、但丁《神曲》和乔叟《鸟儿议会》。这些伟大作品昭示的古典伦理同自由人格的理想,跟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些突出病症恰成鲜明对比。
  • “肉食者”的学问——跟李零读《孙子》
  • 当我还是个男孩子的时候,也有过喜欢战争和军事的年月,在那个年月,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孩子能看到的东西,从连环画到电影,十有八九,枪炮声声。打成一团,让你不喜欢都不行。不过,多数人成年之后,也就淡了,可我却迷得相当久,从战争题材的小说,到名将的传记,最后还啃了一阵兵书,从中国的五经七书到国外克劳塞维茨、约米尼、富勒,甚至柯林斯、哈特的著作,都有所涉猎。最早接触(《孙子》是一九七五年,那年出了一本军事科学院编的(《孙子兵法》,里面不仅有注释,而且还加了若干古代的战例。只是这本书编得实在太滥,注释不说,连战例都写得七颠八倒,错误百出。记得当年我看完之后,还提笔给编者写信抗议。
  • 《中国学术》第二十四期目录
  • 基因研究没有解开谜团
  • 根据历史记载,汉族起源于远古北方的华夏部落。春秋时期中国的南方并没有汉族,那时在南方生活着百越、苗蛮等少数民族。
  • 《民间文化论坛》(双月刊)
  • 《民间文化论坛》是中国文联主管、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学苑出版社台办的、中国唯一的国家级民间文化学术性期刊。
  • 《太平欢乐图》:盛清画家笔下的日常生活图景(下)
  • 明清时代,“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里人们的生活相对较为富庶,社会经济亦最具活力,是中国社会的黄金地段。《太平欢乐图》敷展的正是十八世纪江南社会丰富多彩的风俗画卷。
  • “《读书》精选”(1996-2005)
  • 本精选系列按主题遴选《读书》近十年来的优秀文章.第一批推出六本.以飨读者。
  • 谁让教授“下课”了?
  • 曾有媒体报道,某大学将五十四名正副教授“正式解聘”,并对这一所谓教授“下课”事件欢欣鼓舞,理由是我国实质上的“终身教授”制度形同大锅饭,一来“导致高校冗员众多”,二来致使教授不思进取,抑制竞争和创新。笔者不想对此事做是非判断,只想就此谈谈相关话题。
  • 两种“上学记”
  • 读何兆武《上学记》(何兆武口述,文靖撰写,三联书店二00六年八月版)时,有两处印象很深,都是关于何炳棣的:一是历史系图书馆借书事,“他对学生总是盛气凌入。我们去借书,总是说:‘这本书不能借。一那个书不能借’”;一是留洋出国事,“那时候的学生不像现在这样都想着要出国,个别的也有,比如何炳棣,从小就一心一意想着怎么出国,现在也成名了”。在何兆武看来,何炳棣不仅为人严苛,而且非常功利。但是.在((吴宓日记》中,何炳棣却被许为有望青年,“其见解颇超俗”。而何炳棣也不负吴宓期许,在学术研究中颇有斩获.且在《读史阅世六十年》(何炳棣著,广西师大出版社二00五年七月版)中回顾一生读书治学经验。我不懂历史.不敢评价这两位联大出身的历史学家在专业领域的成绩。
  • 对江弱水先生批评的答复
  • 江弱水先生在《〈圣经〉、官话与“引车卖浆者流”》(《读书》二00五年十一期)中认为我的《圣书与中文新诗》(《读书》二00五年四期)一文有史实错误,大意可以概括为四条:
  • 学者的责任
  • 在日本当代思想史中,很少有人像竹内好这样受到“四分五裂”的评价。在日本乃至国际学界,从他的同时代至今,我们很难得到一个相对完整的关于竹内好的意象。有些人把他看作亲华派知识分子,有些人把他视为日本“亚洲主义”的现代鼓吹者,有些人把他看作“反现代性”的本土主义者,有些人则视他为另类的现代主义者或者后现代主义者;有些人认为他是民族主义者。有些人认为他是深层意义上的国际主义者,有些人认为他是日本建立战后民主社会和反天皇制的精神领袖,有些人认为他是天皇制军国主义的辩护人……
  • 人文的风土
  • 我生在西安,从小就听人说“陕西十八怪”,什么“房子半边盖,面条像裤带,吃饭蹲在门外面”等等。自已生活于其中,并没觉得特别“怪”。年长后,走的地方多了,才知道似乎每处都有那么几“怪”。想想中国地大物博,各地风俗迥异,本不足为奇。但陕西的房子半边盖一直是我心中的景象,每到一处都注意房子的结构,后来看到那套“中国民居”的邮票,才知道还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建筑式样。这种因地而异的建筑(还有服装、风俗习惯等)当然是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它是我们的祖先在与自然的相处中总结出来的一套经验。如果说它的形成过程是历史,而形成结果是文化的话,那么,历史、文化的基础就是风土。
  • 诗人与民族
  • 以色列民族诗人有哪些特点?这个问题我一会儿就要回答。不过,我还是先来说说数字问题。我以为只有三个诗人配得上民族诗人的称号。为数不多。试想希伯来语言的诗歌有三千年的传统,留名的诗人数以百计,“三”实在是个很小的数目。原因就在民族诗人是同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国家联系在一起的,而这个立国的现代进程却是犹太人历史长河里很小的一段。但是对犹太人来说,这个进程却举足轻重,因而参与其间的诗人都深刻地印在了人的脑海里。人们铭记他们,引用他们,与他们论争。故而,数字很小却未必就是意义很小。
  • 读诺曼·马内阿
  • 去年夏末初秋,我们到达柏林的美国学院的头几天里,认识了一位老头,他也是该学院本期的成员,叫诺曼·马内阿(Norman Manea),是罗马尼亚文作家。初次谈话,便发现此人出语不凡,于是我就从学院图书馆专门排列他著作的架子上,随意抽拿了几本,作消遣翻阅。这一读,就放不下来。不想这位面容显苍白,体态矮小文弱的马内阿,是多年来在欧洲享有盛名、当代最重要的罗马尼亚文作家。他的文字像沙漠里出现清泉、平庸中遇见非凡、无味中巧获情趣,是混沌里的灯光。
  • 未尽的文字缘
  • 今年整个暑假,心情一直都在焦虑不安,连一分钟也没能消停。缘此,甫一开学,就感到周身倦怠,仿佛得了慢性疲劳症似的。
  • 略谈波恩学派
  • 去年在这里召开了以于连(Francois Jullien)的著作为主题的学术讨论会。也许汉学界外的人会感到奇怪,这位法国人的著作在德国汉学界内显得微不足道,而在德国汉学界外却令人兴奋、赞赏。几乎他的每一部新作都获得德国各家报纸的详尽评述,同时也遭到德国汉学界的冷遇。一般认为,这是因为汉学家不会思考,让他们真正了解这位巴黎汉学家的哲学著作,是一种无望的过分要求。如果人们不愿随声附和这种流行的推论,那么只有从政治上去寻找原因:朱利安不符合那种严格遵循政治上的正确思想、由报刊评审机构和会议观察员维护的国际汉学主流。
  • 中国:“看”与“被看”
  • 柏林世界文化中心向来标榜自己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世界文化中心。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世界各地展览各国传统艺术的民俗博物馆很多,举办的文化交流括动亦不少,但在西方世界致力于展示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当代文化艺术,并把展示、研讨与交流融为一体的括动中心似乎仅此一家。
  • 海德格尔与大学改革
  • 今年五月二十六日,是海德格尔逝世三十周年的纪念日。从他在世之日起,围绕他的争论就不断。他去世之后,情况依然。对于他的哲学,现在已很少有人敢像卡尔纳普当年那样,轻蔑加以否定。即使海德格尔最坚决的敌人,也不能不承认他思想的成就及其深远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哲学上的“海德格尔时代”将会显得更加清晰和持久。人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海德格尔哲学既是我们时代的哲学,又是对这时代的诊断与宣判。于是,就像历史上的一切时代的宣判者那样,宣判者注定要被宣判。更何况在“政治正确”成了普遍流行的行为准则的今天,宣判“纳粹”海德格尔几乎成了海德格尔研究的时尚。从纳粹覆灭六十年来,人们不断地对他与纳粹的关系进行“清算”和“批判”。
  • 超越“法律与文学”
  • “法律与文学”作为滥觞于美国的一种学术运动,近年来逐渐为国人所知晓,这多半归功于几年前译介过来的美国法学家波斯纳的《法律与文学》一书。波斯纳法官以其法律经济学研究而闻名于世,而他也是“法律与文学”运动的领军人物。近年来由于苏力在国内的大力引介,波斯纳被人戏称为苏力的“洋兄弟”。因此,苏力的新著《法律与文学》就很容易被看成是对“洋兄弟”的模仿。苏力曾以“本土资源”而名满法学界,因此《法律与文学》的副标题“以中国传统戏剧为材料”也很容易被人看做是苏力发扬充满含混性的“本土资源”的一个具体尝试。此外,对于早年有着强烈文学爱好的苏力而言,《法律与文学》又很容易被看做是旧梦的补偿,甚至会被认为带有“不务正业”的成分,一种旁门异趣或闲情逸致。
  • 经济学的科学主义谬误
  • 读博士的时候,我向一位学数学的同学请教如何证明正在写的论文中的一个命题。这位同学回答:“没有证明不了的命题,问题是你需要什么样的假设。”这个回答让我茅塞顿开:命题都是人为构造出来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正确”的命题,一个是“错误”的命题。前者能够由合理的假设推导出来,而后者不能。天才之所以是天才,是因为他们能够洞悉宇宙的规律,揭示似乎只有上帝才知道的“正确”命题。一些天才只能提出命题,而天才如爱因斯坦者,不仅能够提出命题,而且还能够证明之。爱因斯坦为我们构造了一个宇宙,并用现存的最严谨的语言——数学,证明了这个宇宙的合理性。现在我们知道,和牛顿力学一样,相对论也不是描述宇宙的终极模型,因此,爱因斯坦的“正确”命题,也只是在他的假设条件下具备逻辑正确性的命题。
  • “官叫”与“私叫”
  • 西晋白痴皇帝晋惠帝以在百姓多饿死时垂问“何不食肉糜”名闻天下,同时他还有另外一段佳话,亦在《晋书·惠帝纪》尾段:“帝又尝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这段问答从大愚中显出了大智。傻子惠帝之所以问蛤蟆是“官叫”还是“私叫”,是因为他见惯了人的言论分为“官叫”和“私叫”,从而自然而然地把这个判断标准从人类界拿到了动物界。臣下也很明白他的圣意,心照不宣语带双关以人为本地应答了关于“官叫”、“私叫”的判断标准问题——站在官家立场上叫的是“官叫”,站在个人立场上叫的是“私叫”。
  • 幸福的和不幸福的经济学
  • 萧伯纳曾经说过:“经济学是一门使人幸福的科学。”我不知道他是在何种意义上对经济学做出这样的评价的。不过,与哲学家、伦理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相比,经济学家似乎并没有在幸福这个命题上做出多少实质性的知识贡献。
  • 《梨园外纪》
  • 记述了二十世纪初期活跃于京剧舞台的京剧名伶的艺术造诣、成名经过、为人处世的态度、社会舆论以及鲜为人知的轶事。
  • 《明式家具研究》
  • 王世襄先生几十年研究明清家具的成果,也是目前最具权威性的一部有关明式家具研究的力作。
  • 《读书》2006年总目
  • 编辑手记
  • 碑者,悲也
  • 永厚寄来一幅旧作,丁巳年画的,距今已经二十九年。画题就是这篇文题:《碑者,悲也》。画的是一尊野鬼,满纸题跋则是节录唐代陆龟蒙《野庙碑》中文字。为什么画?不知道,他不说,只能猜。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