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7年第03期
  • 全球化之下的中国研究
  • 作为一个以研究外国文学为主的人,在求学与研究的过程中,往往对研究的对象感到难以进入。这个感觉并非全是由于语言的障碍,因为在熟悉了对方的语言之后,经常对那语言所呈现的世界感到陌生。这也并非是由于知识的缺乏,在大量阅读之后,我们可以理解对方,可是仍然明显感到与对方在经验上,在思想上,在价值上的差异性。这种被精神分析理论形容为令人又熟悉又陌生的不安之感(umheimlichkeit),往往迫使比较敏感的人去追问问题的来源。即这个与对方不同的我,自身到底是什么,是什么东西造成了与对方的不同。
  • 现代主义与文化政治
  • 民族主义是个魔法师,只要人类的危机感和自我膨胀欲望存在,它便能偷梁换柱。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即我的青年时期,美国曾经有过“东方文化热”的高潮,那时,美国诗人们热衷于赞美佛经的玄奥,而抽象表现派则疲于模仿禅僧画家的自由笔法。虽然有过这样的情况,几个月前,却有一位研究现代艺术的年轻同仁向我打呃“中国人在历史上有没有像现代西方的那类带有表现力笔触的概念?”作为历史的研究者,我当然觉得哭笑不得,也许下次她会问我:“中国人在历史上有没有像我们西方人喝茶的习惯呢?”。
  • 不可简化的崛起故事
  • 世界史研究是一门清冷的学问,难与轰动沾边,因《大国崛起》的播出,一夜之间竟成了“显学”。影片于去年十一月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应观众的要求,仅隔数日,便又全片重播。各种报道和评论随之铺天盖地而来,连国外媒体也不落后。在我们生活的时代,公众的影视兴趣疲劳而挑剔,一部世界史题材的电视系列片能够引起如此热烈的反响,不能不令人感到意外。
  • 高加索:想象的变迁与歧路
  • 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高加索曾经是个遥远模糊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它开始频繁现于报端,伴随这个地名的总是劫持、暗杀、袭击、爆炸等血腥的字眼。从电视屏幕上,我们看到战争中城市狼藉、乡村凋敝,坦克与全副武装的军人占满电视画面,孩子们身体残缺,瞪着惊恐的双眼望着镜头。再后来,这幅画面上又增加了一些更加令人惊骇的图景:针对平民的爆炸案,大规模的人质绑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些身绑炸药的“黑寡妇”。车臣恐怖分子,战争,混乱,死亡——如果说这就是今日的“高加索想象”,应当不会有人反对吧。
  • 内陆亚洲的变局与均衡
  • 内陆亚洲,历史学家翦伯赞称为北方民族崛起的后台。日本学者白鸟库吉曾将中国历史归纳为“南北对抗、东西交通”,而内陆亚洲则是东西方文明、绿洲与游牧文化之间对抗与交通的转换器。
  • 子宫、语言与政治
  • 福柯笔下的人是被话语所控制的主体,包括他的思想、精神乃至身体。然而,身体这一日常生活中的再平常不过的有机组成,似乎又并不完全是话语权力的依附,因为它所具有的极为丰富的表征,在现实中往往为人们所“凝注”,从而又具有政治性。而这种政治性不仅具有福柯所理解的微观层面的“话语对身体控制”的身体政治含义,更重要的是它具有宏观层面的政治功能。如果说前者中的身体是一种被动的所指,表现为由中心知识、宏大叙述等赋予合法性的各种权力对主体的强制,或者是自愿臣服的无意识状态的驯化,那么后者则正好颠倒过来,身体通过一系列话语的建构,反而具有颠覆中心话语乃至宏观政治的反向功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美国社会右转格局的形成过程,可谓极其生动地演绎了微观层面的身体、语言与宏观层面的政治变迁之间,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关系及其内在的微妙机制。
  • 激进的教育
  •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新一批人文知识分子开始有意从政治、经济领域撤出,转向社会文化领域,发起一场旨在“使每个人成为他自己的革命”并推出了一系列文化民主主义的激进理论。新一代人文学者一方面通过引入西欧的文化研究、批判理论、知识社会学与新马克思主义等等不被现代权力体制承认的分析视角,揭露长期以来现代知识与美国权力体制达成的各种“共谋”关系;另一方面他们还试图像社会学家米尔斯那样将各类边缘人群的生活经验与渴望转化成“公共议题”,让各类边缘人群的文化在美国报刊、媒体及学校等公共领域获得其应有的平等地位。
  • 美术史与美术馆
  • 与其他人文社会学科相比,美术史有着一个相当特殊之处,就是它和公共美术馆(pubic art museum,或称为公共艺术博物馆)的密切联系。二者都是现代化的产物,都以历代美术为陈列或研究的对象,也都致力于对纷杂无序的历史遗存进行整理,将其纳入具有内在逻辑的叙事表述。大部分西方美术馆的馆长和陈列部主任有着美术史学位或专业训练,而院校中的美术史教学和研究也往往与美术馆的收藏和展览密不可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美术馆和美术史所处的社会空间和所具有的知识功能又有着重大区别:美术馆面对的主要是广大公众,展览陈列以实物为主;
  • 双年展
  • “双年展”的英文是Biennial,意大利语为Biennale。常被用来指每隔两年定期举行的一些活动,未必一定得是展览,也可以是节庆或聚会。然而,自从上世纪初正式把一八九五年开始举办的“威尼斯国际艺术展”,定为威尼斯双年展(Biennale di Venezia)以来,艺术方面的这类展会越办越多,带动Biennale这个词在艺术领域的巨大影响力,所以中文翻译也就称其为“展”了。双年展的称呼有时也用于谈论相近似的国际大型当代艺术展,尽管它们根本就叫自己三年展或文献展。当我们在现在讲到加入或引入国外双年展体制时,它与两件事情密切联系在一起,那就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起,我们一些人对学习和接纳西方现当代艺术作为主要表达方式的强烈愿望,和在这方面所做的持续的推动工作;还有,就是与市场经济分不开的全球化对于我们的压迫力。
  • 头顶的星空和身边的日子
  • 孔子讲过“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的话,以众星绕北极运行的天象比喻君王治术;《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为父子,兄弟,姑姊,甥舅,婚媾,姻娅,以象天明”,把君臣父子的人伦秩序和宇宙秩序相提并论,以人伦附会星象。古人这样类比的目的在于说明人伦秩序和宇宙秩序一样,是神圣而永恒的。对二者的这种敬畏是古人所有天文历法知识生长的原点,所以从一开始就与“傲慢”地宣称以攫取宇宙奥秘为目的的现代天文学差距甚远,台湾地区中研院院士黄一农先生的研究正是致力于还原天文在古人心目中的真实面貌,追索其与当时社会文化政治的密切互动,并将这一取径的研究称为“社会天文学史”。这本《社会天文学史十讲》在学科交叉点上找到了学术的“生长点”,在探求古代天文的人文维度上开创了一片新天地。
  • 《叶雨书衣》
  • 林达作品
  • 感谢
  • 编辑手记
  • 天下有道
  • 《论语》忽的又当红了,所以也找出来睡前读读,趁个热闹。
  • 一次自然试验
  • 如果从统计数据去分析一下全球的社会繁荣与财产安全的关系,人们将会发现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经济学中大量的实证研究也表明,那些财产保护好的国家往往对应着较高的平均收入。在经济学(家)看来,其中的道理在于产权保护制度对经济绩效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 “我们一起走”与“和而不同”
  • 我不懂话剧,很少关注话剧,好多年没有看话剧了,这是实话。
  • 文学教皇和《没有个性的人》
  • 文学批评家马塞尔·赖希一拉尼茨基的大名在德语国家可谓家喻户晓,他著述等身.曾在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任文学部主任达十五年之久.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德国电视二台由他主创的“文学四重奏”节目更是屡屡创造百万之众的收视奇迹.以致在德国有“研究日耳曼学者不能不看·文学四重奏”的说法。拉尼茨基在节目里侃侃而谈。常常以最直接的方式对作家或作品施以致命的重拳.这使他继在公众之中获得“文学教皇”的美名之后又被作家们赠予了“文坛刽子手”的别号。作家们对他无不又恨又怕。二00二年著名作家马丁·瓦尔泽发表了备受公众瞩目的小说《批评家之死》.这部瓦尔泽最获成功的小说描写了一个面目狰狞的批评家.
  • 地产泡沫,社会福利与国家安全
  • 迄今对于“泡沫”尚无严格定义,但根据经验,我们可以把经济学的泡沫理解为商品或服务价格对于均衡价格的严重偏离。但“均衡价格”的确定又成为一个新问题。
  • 李庄琐忆
  • 我记不清是一九四四年一月尾还是二月初,正月初五刚过,随梁思成先生搭乘从重庆去宜宾的江轮,在李庄上岸。同行者还有童第周先生。
  • 两地书:从敦煌到徽州(下)
  • 在上揭的长吁短叹嗟嗟怨怨中,妇人从各个方面明说暗示自己持家极为辛苦,也相当能干,言外之意无非是——“为儿女使尽些拖刀计,为家私费尽些担山力”,像我这样出色当行的女人,你能娶到手做老婆,真是你前辈子修来的福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进而提醒对方家有贤妻,不可辜恩负德,更切莫“弃了甜桃绕山寻醋梨”!
  • “心脑营销术”的时代
  • 二00三年,哈佛大学研究生院的名誉教授杰拉尔德·扎特曼(Gerald Zaltman)在美国出版了一本书,名叫《顾客是如何思考的》(How Customers Think),二00五年发行的该书日文版书名叫做《心脑营销术——顾客潜意识解析》。
  • “双重战后”与改造事件
  • 两年前的二00五年,日本战败六十周年激发了一轮重新讲述抗战历史的高潮。而中日围绕历史认识问题发生的争执使得这一轮讲述背后充满历史与现实之间的张力。由此生发出的新趋向是:随着战争认识问题的介入,对中国抗战史的再讨论逐渐延伸为对东亚战后历史的关注与兴趣。在此背景下,各国清算战争罪行的相关事件随之成为关注焦点。这其中就包括了从一九五0年到一九五六年一千余名日本战犯在中国接受思想改造和审判的历史。
  • 离不开的摄影机
  • 在今天,一个维尔托夫式的“持摄影机的人”的形象,是那些手持便携摄影机、走向实际生活的现场、潜入人群、随时用“电影眼”记下某个瞬间的旁观默察者,他们从现实里截取一个个片断而不打扰现实本身,他们出现在那里而不是照流程排演,他们等待是因为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们经历所拍摄的生活而不是预先知道了结果。“电影眼”对不寻常事物做敏锐判断与迅捷反应,他们有自己观察生活的独到方法,他们把那些生活的片断组织成新的序列,或无序,他们和摄影机变为一体,他们是被摄影机所塑造的新的人群。这些生活的旁观默察者,他们的方式既区别于工业体系下的商业运转,又区别于家庭录像式的随意与散漫,——虽然这两种方式也会偶尔产生貌似“电影眼”的影像结果。但那只是模仿,真正的“电影眼”是纯粹而内在的生命体,从内部长出来,又作用于内部。
  • 我们即媒体
  •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 孔子符号学索隐
  • 近来,《论语》很火,孔子很热。我们村,北京大学中文系,也开了《论语》课。课分三个班,我教其中的一个班。二00四年的下半年和二00五年的上半年,我花了两个学期,一学期讲半部,把《论语》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这部讲义,就是根据我上课的记录整理而成。借这个机会,我把《论语》系统读了一遍。受教育的,首先是我自己。所谓讲义,其实是读书笔记。
  • 太史公之死 谈天衍
  • 公元前一一0年,汉天子刘彻酝酿已久的泰山封禅大典终于梦想成真,这一年因此也就获得了元封元年的年号。就在汉武帝率领文武百官、羽林虎贲,勒兵十万,北狩朔方,出长安,越中州,浩浩荡荡地朝东方的巍巍泰山进发之时,身为汉廷太史令的司马谈却不知道为什么滞留洛阳,无缘亲身参与这一旷古大典,竟至发愤成疾,性命危在旦夕。其时太史公的儿子司马迁正好刚刚出使回到京城长安,听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山川间关赶到洛阳,父子相见之时,老太史公已是命悬一线。司马谈临终前郑重嘱托司马迁,完成其未竟的修史大业。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里关于这一段历史留下了沉痛的记述:
  • 词人笔下的女人睡相
  • “鬓云欲度香腮雪”(温庭筠《菩萨蛮》)一句很有趣,涉及到传统生活中的美容习惯——女性每晚就寝之前,要向脸上、身上擦香粉“深处麝烟长,卧时留薄妆。”(温庭筠《菩萨蛮》)夜晚“留薄妆”的做法,一直延续到清末,《宫女谈往录》一书记载晚清宫女对宫中生活的回忆:“……我们晚上临睡觉前,要大量的擦粉,不仅仅是脸,而且脖子、前胸、手和臂要尽量多擦,为了培养皮肤的白嫩细腻。”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