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7年第04期
  • 自由竞争的真义
  • 亚当·斯密是一个经常被引用,但却很少被认真阅读的思想家。虽然斯密在大学的“真正身份”是讲授逻辑、修辞学、法理学的道德哲学教授,但他也同时被视为经济学鼻祖和自由主义的典范。不过,经济学家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仔细阅读斯密的作品,包括《国富论》。《华尔街日报》(二00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在经济学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逝世前发表的访问,指出弗氏最想邀请共进晚宴的已故或在世经济学家当中,斯密排名第一。不过,据曾是弗里德曼学生的已故依附理论创立人法兰克(Andre Gunder Frank)指出,弗里德曼在芝加哥大学教学时,并不要求学生阅读亚当·斯密的著作,只叫学生从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的注脚中“学习”斯密的思想。而芝大的另一位经济学教授弗兰克·奈特的经济史课程,也只要求学生阅读《国富论》的前三章(引自Arfighi2007)。
  • 亚当·斯密的后人
  • 如果有人说,“一位真正的经济学家必定是一位自由主义者”。那么可以确信,说这话的经济学家要么是奥地利学派传统的追随者,要么是芝加哥学派的信奉者。
  • 毫不利己 专门利人(影子系列之二)
  • 设计为人民服务
  • 一九二八年,建筑师汉斯·梅耶接替格罗皮乌斯担任包豪斯的第二任校长。就在前一年,格罗皮乌斯心中分量最重的建筑系才在包豪斯正式建立,由汉斯·梅耶出任建筑教授一职。为什么格罗皮乌斯会把“校长”这样一个关系包豪斯命运的职务交给一个思想极为“左倾”的青年设计师,到现在学者们也解释不清楚。但是,让梅耶出任“建筑教授”显然是因为他的设计研究在当时的欧洲具有前沿性,而他研究的对象正是“平民住宅”的设计问题。
  • 后革命时代的想象空间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文学沉寂了,文学家们似乎都已经退隐到超凡脱俗的文学世界里,或专营文学技术的革新,或致力于自我感情的雕饰。在各种重大历史场合很难看到文学的身影。近几年来,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巨大转折和激烈分化,沉埋已久的阶级论、介入论等文学史幽灵又重新浮出历史的地表,用似曾相识的眼光严厉审视着当代文学。面对这个复杂而多变的年代,文学何为?它在做什么?它还能做什么?南帆先生的新作《后革命的转移》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对文学与当代历史的关系展开了复杂而又多向度的思考。
  • 《天涯》2007年第二期目录
  • 曼布克文学奖的是是非非
  • 英国小说在经历了十九世纪文学大师如简·奥斯汀、查尔斯·狄更斯、乔治·艾略特等带来的辉煌之后,又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由D.H.劳伦斯、弗吉尼亚·伍尔夫、詹姆斯·乔伊斯等引领下走向了现代主义的巅峰。然而,英国文坛盛极而衰,自五十年代以后就没有能推出堪与前辈比肩的小说家,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吸引读者。另外,随着社会技术手段的进步,日常信息交流的方式多样化,大众的兴趣转向新型的休闲、娱乐形式诸如电视、电影等,再加以美国同行咄咄逼人的竞争,越发造成英国纯文学书市的低迷和读者的流失。
  • 曾经的司法洞识
  • 这是位于中国山西省平遥县,极少数目前仍保留完整的中国古代县衙署进门前的第一副楹联。与遍布中国各地名胜古迹的诸多楹联相比,它既没有抒发情怀,也没有感叹历史;它文字朴素,直自得甚至令人别扭;它仅仅与传统社会中的打官司直接相关,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司法。但二00三年盛夏,面对这副楹联,想象着它背后的传统中国,对照着正在发生的热火朝天的司法改革,我发现,这不就是一种曾经的司法理论?
  • 世界宗教寻踪
  • 中国史学需要一种“感觉主义”!
  • 在一个历史学家越来越急于成为专家的时代,在这个“规范”横行,且谈“规范”时髦到渐成职业的年代,提倡“感觉”无疑是非常凶险的,若再将其冠以“主义”,就简直有点荒诞不经的意味了。早有圈内的朋友非常善意地提醒,英语中的“感觉”(sense)无法与“以斯姆”(ism)的词缀相连。在当代学术语境下,一个概念无法被译成英文至少是科学性不足的表现,势必难以大行其道。同时,学术史的经验也告诉我们,一种理论的提出,应该使其具有相对精准的外延,并且能够在可操作的层面进行持续不断的意义生产,这种理论才可能是有生命力的,背后的逻辑是“知识”的生产和可重复性操作是一切人文研究能够拥有合法性的共有尺度,历史研究也不应例外,把“感觉”当做一种主张来谈,甚至标榜什么“感觉主义”显然有对此大唱反调之嫌。然而我认为,在当下的现实和学术环境中,为什么以及在什么层面上提倡“感觉”是个远比什么是“感觉”之确定含义更加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说,当我们放弃将其界定为一种确定的概念和方法论的时候,我们或许才可以心平气和地谈论“感觉”。
  • 一所悬命
  • 几次翻读《日本家训研究》,头脑中都想起“一所悬命”这个词。这是日本语的特有词汇,《广辞苑》释义有二:第一义指武士依赖被赐予的领地生活,所以这领地性命攸关。第二义从第一义引申出来,是“拼命”、“拼死地”这层意思。读《日本家训研究》,特别是读日本战国武家家训这部分,常让我想起日本战国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历史人物,想起他们在时代风云中为一家的延续和繁荣而“一所悬命”的挣扎。
  • 子安宣邦的政治神学批判
  • 如同书名所示,《国家与祭祀》是以。国家”与。祭祀”为轴心展开论述并建立起来的完整的话语系统。日文原版的腰封上有内容简介,题为《谁在祭祀死者?》,日:。国家不可祭祀——探寻‘靖国’之源流,解析‘水户学’之政治神学,在亚洲大视野中考察国民国家形成过程中宗教的功能。首席日本思想史学家不辱使命,投入以国家神道为中心的话语抗争。”这段话对《国家与祭祀》之方法论与基本观念的概括简洁而又精准。
  • 移民的女性
  • 多年来,因身处具有跨国移民传统的福建,耳濡目染于侨乡移民文化,故一直致力于跨国移民研究。去年底,收到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寄赠的(《二00六世界人口年度报告》(State of World Population,2006),先睹为快,获益良多。该报告以《通向希望之路:妇女与国际移民》(A Passage of Hope:Women and International Migration,以下简称《妇女与国际移民》)为题,从性别视角切入当代国际移民研究,通过大量数据与事例,勾勒出一幅当今世界成千上万女性跨国流动的全景图。
  • 文明的追求:非观光的游记
  • 近年来,随着全球化而发生了大量观光客跨国界的移动,以消费为基础的旅行也成为文化研究领域当中重要的议题。正如有关旅行研究的重要著作((旅行者的凝视:现代社会中的休闲与旅行》(The Tourist Gaze:Leisure and Travel in Contemporary Society)一书作者约翰·乌利(Johnurry)所说:“将休闲与旅行视为(西方)现代生活核心的研究视角是必要的。”诚然,休闲与旅行的出现,与西方现代性的形成有相当紧密的关联。不过,在该书以及日益增多的相关专著当中,我们只看到旅行概念在西方的演进,或者说,只看到在西方范围内的以消费为基础的旅行。在这样的旅行观之下,我们就看不到,当时西方的旅行活动业已大量进入到东亚,而面对强势的西方,东亚也开展出不同于西方的旅行实践。事实上,如果考察西方以旅行为主题的各种文体,
  • 二十一世纪,仍会是一个美国世纪吗?
  • 二00四年,布什在伊战陷入僵局,却仍以较二000年更高比例的票数赢得大选。美国的右翼力量,曾一度为此欢呼雀跃,认为美国人民已选择了共和党右翼作为长期领导美国的政治力量。在堕胎权、同性恋等社会议题上均采取基督教原教旨立场,并反对种族平权政策的社会保守主义,和在外交上以强硬军事方式解决一切问题,确保美国霸权永不受挑战的新保守主义,仿佛已成了屹立不倒的主导意识形态。
  • 当粮食遭遇政治
  • 《吕氏春秋》“审时篇”中这样写道:“夫稼者,为之者人也,生之者地也,养之者天也。”农业生产三分天下,天(气候)地(土壤)人(劳动者和管理者)三者的重要性各居其一,而人治方面的措施成败往往关系农业生产的全局,所以尤其被《吕氏春秋》的作者推到了首位。而反过来,粮食也以一种隐秘的方式影响着政治,它们是农民起义的导火索,是乌托邦主义者的政治理想首先要考虑的对象,同时,粮食也是一种隐喻,以粮食特有的方式诉说着历史的真实,创造着世界的政治格局。粮食.人口与灾荒
  • 寻求发展模式的曲折道路
  • “社会发展的目标应该是什么?”“如何才能得到最佳的社会发展?”这是两个古老的问题,但它的答案却在不断地更新。六十多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欧洲留下一片废墟,重建欧洲,谋求社会经济发展,是世界面临的主要课题。一九四五年联合国成立之后,世界银行也随之成立,从此它在指导世界回答这两个问题方面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回顾世界银行六十年来提供给这两个问题的不同答案,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经验和教训,看到西方主流的思路变迁:从单纯强调物质资本和财金资本,到重视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在发展中的作用;从片面追求物质产出和金钱收入,到把环境保护和社会公平也列为发展的目标;从绝对崇拜市场,到再次重视政府干涉的必要性。
  • 语境·话语游戏·阐释及其他
  • 有一次集体旅行或聚会,主持人很有创意,为活跃气氛,他提议大家做一个游戏,每一个人讲一个成语,具体要求是:“新婚之夜,我说+(一个成语)。”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恶作剧,一个语言陷阱,你说它是语境或语意场也行,大家尽量躲避这个陷阱。甲说,“新婚之夜,我无可奈何”;乙说,“新婚之夜,我多快好省”;丙说,“新婚之夜,我怒发冲冠”;丁说,“新婚之夜,我一针见血”;戊说,“新婚之夜,我一言难尽”……面对这一开口不离脐下三寸的敏感话题,说话人极力回避和身体、性有关的床笫之言,可最终还是无一幸免都落入这个坑里。每一个人的发言,都引起了大家的哄笑和秘响旁通的点评。
  • 由社会学名著想到的
  • 十九和二十世纪之交,西方社会思想开始东渐,促使舶来自欧洲的社会学途经日本传人中土。严复所译斯宾塞《群学肄言》、赫胥黎《天演论》和孟德斯鸠《法意》等名著的出版问世,不仅为国人接受西方社会理论开启了先河,而且也使这些著作成为汉译经典。由此以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观念开始深入人心,以“秩序”为经、“进步”为纬重组社会生活的社会改良思潮也不胫而走。上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晏阳初、梁激溟等人发起的乡村建设运动,以及后来开展的河北定县社会调查都可视为这一思想在中国脉络里的体现。稍晚一些时候,与之相对立的另一传统——主张物质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以及阶级斗争和社会革命是历史进步的动力——马克思唯物史观社会学也传人中国,并由此激荡起席卷全国范围的革命风暴。在那风雨如磐的艰难岁月,中华民族外部面临强敌入侵,内部民生凋敝,积贫积弱。民族危亡的紧迫形势把“救亡图存”提升成国家的第一要务,社会生活充满了矛盾和冲突,时代的洪流把社会学倡导的“秩序”和“进步”的启蒙口号冲击成政治保守主义的同义语,并使斗争、革命成为社会生活的基调。这是一个救亡压倒启蒙、革命取代改良的年代。
  • 关于《写文化》 收费下载
  • 一九八四年四月十六至二十日.美国十位中青年学者举办了一个题为“民族志文本的打造”(The Making of Ethnographic Texts)的研讨会。会议文章最后汇编成书.让学界在一九八六年见到了公开出版的《写文化:民族志的诗学和政治学》(Writing Culture:The Poetics and Politics of Ethnography)一书。该书中文版于二00六年六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 女学者与城市型住宅——家在蓝旗营之一
  • 清华园南墙外的蓝旗营,二百年前,曾是拱卫圆明园的八旗兵之一“正蓝旗”的营地。清皇朝覆灭后,这里逐渐变成一个杂居区,住着一二百户人家。上世纪末,由国家教委出面策划并负担部分资金,由清华建筑系的教师负责规划设计,建成一个新的居住区。今天,清华、北大的几十名院士和几百名教授,就安居于此。高级知识分子的密集,知识精英的汇聚,可称全国之冠。
  • 庸碌、反抒情和褶皱
  • 刘小东作品中的人物,总是处在不愤然,不沉思,不爆发和不极端的状态。它们被一种自在的满足所控制,他们都处在瞬时状态,被眼前的情景所抓住,从而将自身从其历史状态中解脱开来。但是,这种对自身历史状态的解脱,恰好构成了自身的历史状态。这些人物的一贯历史,就是对瞬间的力比多投入,他们从他们此刻所处的周遭环境中,从周遭的偶发事件中,从周遭的习惯中,从周遭的命运中,来获取自己的满足机缘。这些人,大都是历史的匿名者,他们是人群中的人,从没有被光芒和荣耀所眷念,也没有被耻辱和罪恶的标志所铭刻,这些人普通之极,他们处在各种历史典耩的记载之外,
  • 性·谎言·日记
  • 安奈伊斯·宁(Anais Nin一九。三——一九七七)并不是以文学成就而出名的女作家。比如我第一次听说安奈伊斯这个名字其实是一个卖相不错的法国香水的牌子,就叫。安奈伊斯·安奈伊斯”(Anais Anais)。那种香水装在白色的瓷瓶里,白底上盛开着大朵大朵绚烂艳丽的花。第一次知道安奈伊斯是个作家则是在北美的大连锁书店的情色文学部分,她的几本书赫然在架。而且在各种女性情色文学选集中,安奈伊斯·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
  • 编辑手记
  • 安排
  • 好像官做到了一定“高度”,退休之后就要“安排”。安排什么?安排一个虽不是官,也近干官的位置,比如到什么协会、学会去当个会长、副会长之类。这好像已经成为上上下下的通例。这些所谓“民间团体”或日“非政府组织”,于是成了退役官员安置所。
  • 林庚“问路”
  • 诗人林庚以九十七岁高龄羽化仙去。清风绝尘,遗韵未远,沾惠后人。林先生是名教授,属诗人型学者。上世纪四十年代出版《中国文学简史》(上卷),子日均以诗的语言写成。几经沧桑,殆至八十年代全书始得出版,可惜原上卷子目悉数删却。一般读者知道林先生,多半因其新诗人名声。从三十年代至八十年代袜先生先后出版诗集《夜》、《春野写意》、《北平情歌》、《冬眠曲及其他》等多种。晚年手自编定集其大成的诗与诗论合集《问路集》(北京大学出版社一九八四年出版)。今日捡出重读,似另有所得。仅“问路”二字即意味深长。林先生自信,早年本热衷旧诗词,创获甚多,颇得赞赏。一旦发现旧诗词写作“是在重复着类似的语
  • 创新、自主与现实
  • 历史会不时地走到十字路口。由于内部矛盾的积累,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发展的走向需要调整,已经习以为常的主流意识和行为方式必须改变。在晚近的中国,一九七八年是一次;最近的几年也许可以算作另一次。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思想界的认识,民众的意向,政治领导人的决断,大概都是重要的决定因素。当然,机遇也起作用。而决策一旦做出,影响会波及几十年。
  • 民国时期中国民族企业的两大困境
  • 鸦片战争以后,由于外国资本主义势力的日益深入,加速了中国封建社会的瓦解和商品经济的发展,也为中国近代资本主义企业的兴起创造了条件。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中国近代民族资本企业应运而生。从它诞生时起,就受到外国资本和官僚资本的双重排挤和压迫,是在夹缝中求得生存和发展。特别是到了民国时期,由于市场竞争的不断增强,劳资矛盾的日益突出,中国近代民族企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两大困境。
  • 极端的跳跃还是极端
  • 姚洋先生在《经济学的科学主义谬误》一文(《读书》二00六年十二期,以下简称“姚文”)中说,经济学在本质上就不是科学.而是历史学的一种。经济学和历史学的差别在于,经济学考察小尺度的历史,而历史学考察大尺度的历史。正是因为如此,经济学的论证不是科学的论证,而是更接近一种艺术形式的表现,表现出来者便是故事。寥寥数语,涉及了经济学学科两个根本性的问题——学科性质和研究对象,其中透露出的学科情绪使非治经济学的笔者掠过一丝忧虑。
  • 文献综述与学术谱系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学术界都不太重视文献综述,一篇论文写下来,往往只有对他人观点的零散引用,而缺乏对研究现状的系统梳理。近年来随着学术规范的逐步建立,这种情况有所转变,至少学位论文都有文献综述了,但总体水平仍不敢恭维,大多数综述都是罗列式的,报幕似地把相关研究一个一个列出来,丝毫感觉不到这些文献之间存在任何内在的关联,甚至也感觉不到这些文献与作者本人的研究有何相干——仅仅是因为同主题,或者仅仅是为了遵守学术规范?这样的综述机械、突兀,有生拼硬凑之嫌,称之为“伪综述”亦不为过。
  • 黑脸琵鹭的空间
  • 黑脸琵鹭是一种珍稀濒危鸟类,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国际鸟类保护基金会都把它列进“濒危物种保护红皮书”。在这部记录着即将消失的鸟类名录上.我们获知的信息是:一种鲜为人知的候鸟、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黑脸琵鹭,当人类还不了解它们究竟存在了多久、怎样繁殖时,全球仅剩下不足千只。当人类向它们投去关注目光的时候.绝种的厄运之灾已经笼罩上了只剩下几百只的种群。
  • 以史为鉴温故知新
  • 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上,有两次知识传播加速度时期,一是印刷的发明,书籍把知识传遍世界各地;二是摄影的发明,摄影图像和各种传媒结合,更直观、更形象地把知识送进千家万户。第二次知识爆炸的速度、能量和规模要远远超过前者,因此摄影的创建功不可没。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