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7年第08期
  • 三十年后反思“乡土文学”运动
  • 一九七七年乡土文学论战爆发,到第二年才结束。当时还掌握台湾政治权力的国民党,虽然运用了它手中所有的报纸、杂志全力攻击乡土文学,但乡土文学并未被击垮。表面上看,乡土文学是胜利了。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台湾社会气氛却在默默地转化,等我突然看清局势,才发现,“台独派”的“台湾文学论”已经弥漫于台湾文化界,而且,原来支持乡土文学的人(其中有一些是我的好朋友)大多变成了“台独派”。
  • 冷战封锁下的民众文化
  • 车行,沿着冰冷的高速道路。窗外,湍急的江水,在蜿蜒的山脉和忽隐忽现的日光间,沿着一道边界流淌着。“有没有……那铁丝网……穿过……就是分界线……”韩国民众戏剧的年轻朋友,用一贯不顺畅的英语,和我比手画脚,拉大嗓门说着。车窗外的景象,稍纵即逝,我一时也分辨不出,他手指的远方,哪里是铁丝网?哪里又是蔓草横生的冬日荒丘。
  • 殖民历史的叙述与文化政治
  • 二○○四年前后,在日本学者藤井省三和台湾作家陈映真之间,以及支持陈映真的日本台湾文学研究者松永正义与藤井之间,发生了一场有关台湾民族意识的兴起与日据时代“国语”(殖民地宗主国日语)关系的论争。论争起因于藤井一九九八年出版的《台湾文学百年》中所收《“大东亚战争时期”的台湾皇民文学——读书市场的成熟与台湾民族主义的形成》以及《诸外来政权之文化政策与台湾意识的形成》两文。
  • 废址——战争岁月
  • 一九四○年六月,日军占领宜昌。母亲带着华桐、华蓉从三斗坪逃到万县,还有我们叫家家的母亲的后母。弟弟汉仲在重庆黄角桠读完初中,一九四二年,也进了国立十二中。一九四三年我和汉仲到万县去看母亲和弟妹,大哥也一同去了。他正读重庆大学。母亲他们住在乡下农家,我已经四年没见母亲了。远远看见母亲带着小弟妹在田埂上走来,我只叫了声姆妈,就说不出话了。
  • 韩流、长今与“超女”
  • 随着韩流在东亚地区的风行,许多韩国学者开始致力于破解这一流行的秘密,破解韩流文化的DNA。其中,大家最关注的,是解释东亚人为何会接受并热衷于韩流这一问题。答案则会指向韩国文化本身的特性,即认为,韩流中蕴含着与西方文化或者其他东亚文化相区别的、韩国固有的文化DNA。比如说,李御宁认为韩国文化中携带着大陆文化与海洋文化嫁接形成的独特的文化DNA,韩流作为“半岛形文明”的产物,
  • 《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书系
  • 由资中筠、陈乐民主编的《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二○○○年初版,此次再版,作者分头修订,增加许多新的内容。为便于读者选读,改为《冷眼向洋》书系,分作四册:《二十世纪的美国》《二十世纪的欧洲》《二十世纪的俄罗斯》《二十世纪的国际政治逻辑》。
  • 《论语》的去政治化——《于丹〈论语〉心得》简评
  • 于丹的《〈论语〉心得》已经成为出版界轰动一时的事件。从最新的统计来看,该书在中国的销售量已经突破四百万本。世界其他地方也关注这个现象,主要的报刊媒体开始谈论于丹现象,诸如“孔子回来了”之类标题非常典型。在此之前在中国出版的书引起如此关注的可能是毛泽东的“红宝书”吧。如果说毛的书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进行了过分的政治化,那么,于丹的书的问题则正好相反。
  • 工作重在表现
  • 国事 家事 天下事——《良友》画刊与现代启蒙主义
  • 近年来,关于《良友》画刊的研究颇为丰富。但是很多研究都把它定位在对上海新都市文化中消费主义“现代性”的论证上,这是值得商榷的。《良友》画刊其实并不同于当时一般的鸳鸯蝴蝶派刊物,它的前后五任主编在走向主编位置时,只有周瘦鹃是著名文士,也是最不成功的一位,只做了八个月,而且大部分工作仍然是落在前任伍联德身上。据马国亮先生的回忆,第八期曾刊登一篇“礼拜六派”小说《颤动的心弦》,
  • 《读文心雕龙手记》/《立法者的法理学》
  • 美术史的形状
  • 一九六二年,耶鲁大学的一位名叫乔治·库布勒(George Kubler)的教授写了一本叫做《时间的形状》(The Shape of Time,耶鲁大学出版社)的书,在当时的美术史、人类学和语言学等领域中得到相当大的反响。书中的一个主要提议是对美术史的“形状”进行反思。在他看来,以风格发展为主轴的美术史叙事不过是十八和十九世纪学者们的发明。
  • 更正
  • 没有体制约束的学术
  • 在为汪世清先生编著的《石涛诗录》所撰序言中,黄苗子先生称汪先生为“京城第一读书人”。偌大个京城,读书人成千上万,以黄先生的见识,能如此称誉,当属不易。然而,这位读书人一生低调,圈外人对他鲜有了解。
  • 复古艺术的三个例子
  • 有一次,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我在中央美术学院演讲,尹吉男教授邀请,讲楚帛书。帛书上有十二月神的图像,我是当画讲。我讲了这件文物流传美国的经过和艺术价值,放了幻灯片。开讲前,我讲了几句题外话。我说,小时候,有一首歌,“我有一个理想,是个美好的理想,等我长大以后,像工人叔叔一样……”下面两段是当“农民叔叔”和“解放军叔叔”,其实,我的第一理想是什么?是上美院,学画画……
  • 中国文化论坛第二辑 《乡土中国与文化自觉》
  • 本书是“中国文化论坛”2006年8月举办的主题为“乡土中国与文化自觉”年度论坛的选编和集辑。此次论坛就“乡土中国”与“文化自觉”两大主题展开了讨论,所谓“乡土中国”,不是指地理意义上的农村,而是整个中国社会一文化的基本特性,“文化自觉”,是一种问题意识,一个基本取向,即建立基本的文化自主和精神自觉。议题涉及乡土中国的历史与现实、乡土中国的流动性、
  • 城市作为自然
  • 无论东方或西方,整部诗歌史基本上是一部农业意象的诗歌史。城市意象较频密地表现于诗歌,是近一百多年来的事。诗人写城市困难重重,读者欣赏城市诗困难又得加几倍。一方面是因为几千年的传统难以摆脱,也没必要摆脱,毕竟最多、最伟大的诗歌都在农业意象库里,就连两位源头性的现代诗人惠特曼和波德莱尔也分别以叶和花来命名他们的里程碑诗集;另一方面是技术进步太快,城市变化也快,
  • 与马可·波罗同行——读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三则
  • 最“短”的城市 注意,标题中关于城市的形容词并没有用错。因为这座城市是伊希朵拉(Isidora)。它是卡尔维诺的小说《看不见的城市》中的第二个城市。标准的意大利文版本用来兴建这座城市的材料只有一百一十九个单词(连读词不单记),而权威的英译版本对这座城市的改建用料也很节省,只用了一百三十一个单词。
  • 《海边的卡夫卡》现象及其背后
  • “疗愈”(癒し)在日语中是一个派生出来的新词,它最初进入日本年度流性语排行榜是在一九九九年。其用法诸如“疗愈”型风景、“疗愈”型音乐、“疗愈”型漫画等等,由此派生出一种全新的事物修饰和分类。与许多昙花一现的流行新词不同,这个词汇的流通不只限于年轻群体,同时渗透至老、中、幼各个年龄层。而且在媒体及商业的联手造势之下,追逐“疗愈”之风此后三四年间有增无减,甚至愈演愈烈。在世纪之交的日本,“疗愈”竟吊诡地成为一个国民性的主题。
  • 台上的“我们”,台下的我们
  • 《我们走在大路上》(以下简称《大路》)二○○六年秋冬之交在朝阳文化馆TNT剧场演了十五场,演出期间和之后,我参加了四五个关于它的讨论会,经历了不太一样的场面。对于这些年从西方引进的那套规矩,什么keynote发言、十分钟点评、五分钟回应、不许质疑作者人格以及学术能力之类,我老希望有薛蟠焦大站出来矫枉过正。所以,当见到大汉拍桌子指责《大路》睁眼瞎一个,看不见饿死几千万人的历史时,
  • 前卫,后前卫与更前卫
  • 在当代艺术圈内,王南溟是一个总是被“误解”的人,其中的一个原因恐怕是——用他自己的话说——“人都得罪光了”。王南溟批评的锋芒指向了众多的领域,虽说学术论争不应伤了和气,但因其风格嬉笑怒骂但直截了当,且善于缠斗而不给面子,于是结果是王南溟确实得罪了众多的人。
  • 当艺术上了网
  • 网络艺术一度被称为Net.Art。这个术语的来源颇有几分神秘性。根据莫斯科艺术家舒尔金介绍,跟他一样迷上互联网、整天琢磨如何用这个新工具来从事创作的科西克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收到一份来自匿名邮件发送器的信件。由于软件不兼容,它成了无法阅读的乱码,唯一似乎有点意义的是下述碎片:“[...]J8~g#|/;Net.Art{-^sl{...}”这个斯洛文尼亚人既高兴又激动:
  • 也说“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
  • 甘阳对问题的思考,常常具有贯通时空的穿透力和想象力,唯此亦总能给思想界带来冲击性影响。二○○四年五月十二日他在清华大学发表的旨在“通三统”的“三种传统”讲演,就曾发挥过如是的力量。能打通“传统”,意义自然匪浅。除此之外,“通三统”还多了一重令人神驰的遐思,它提醒人们要充分关注毛泽东和邓小平之前还有孔夫子,并告诉大家这前后长达两千多年的“孔距”其实并不能构成思维与行为在连续意义上的通行障碍。
  • 中国道路的连续与断裂及其他
  • 甘阳在《中国道路:三十年与六十年》(《读书》二○○七年六期)中反对许多论者“用毛泽东时代来否定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即用新中国的前三十年来否定其后三十年”,对此我是赞同的。但我认为,甘阳为了反对上述论点而过分强调了“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连续性,夸大了“延安道路”和“苏联道路”的不同。
  • 安邦之道——国家转型的目标和途径
  • 本书遴选作者十多年来对于相关主题的主要研究成果,从民主、公平与公民社会三方面分析中国转型的道路和未来方向,理论研究和经验考察并举,对深刻理解当代中国的发展和变迁具有重要的价值。
  • 企业家与利润
  • 经济生活的常识告诉我们,在一个市场竞争的经济环境中,利润是商品价格与生产成本之间的差额。一个经营好的企业,最后总会有“净利润”出现。
  • “新知文库”新推出书目
  • 编辑手记
  • 已经是习惯了,每个月的二十号之前的那个夜晚,我要把编辑手记赶出来——不到最后的一刻,手记便不能降生。远处有一些汽车驶过的声音,灯火照耀着,那些将在十天后与读者见面的文字在夜中终于排成行,而后被我送到邮件中,传到第二天早晨才会被打开的那一头。多半,我会在第二天用红色标出一些笔误,改写一两个句子,托付学军和学平,帮我一一校订过来。
  • 《儒家文化研究》(第一辑):新出楚简研究专号
  • 本辑收入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以及美国、日本、加拿大、比利时、俄罗斯等国的学者关于新出楚简的哲学思想、宗教观念、政治意识以及学派归属等方面的研究论文21篇,附录新出楚简思想研究论著要目,是近年来新出楚简思想研究的力作。
  • 特别关注
  • 翻过去了
  • “稷山诽谤案”,据当地县委书记说,“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怎么翻过去的?是那三名据说破坏了那个县大好局面的干部都被判了刑。就因为他们散发的批评县委书记的材料中有几十个字所言非实,因此触犯了刑律。但是,宪法中却规定公民有批评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权利。在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制度下,要公民的批评句句核实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只有个人的见闻而没有调查的手段。
  • 谁是“第一小提琴手”?
  • 恩格斯曾说过:“我一生所做的是我被指定做的事,就是拉第二小提琴,而且我想我做得还不错。”(《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因此,“小提琴手”就被用来比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合作关系。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来,西方学者卢卡奇、柯尔施、胡克等人把恩格斯作为独立的思想家并和马克思对立起来进行比较研究,逐渐形成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对立论”思潮。
  • 为“农耕文化”说几句
  • 三联书店决定再版我的《中国绘画通史》,征求我的意见,有没有要修订的。我只将其中错脱字做了订正,没说别的。其实,有需要修订的,估计短时间完成不了,草率地动一下,不如暂不动。
  • 在华北与内蒙古之间:一以贯之的生态史情结
  • 王建革新著《农牧生态与传统蒙古社会》是他自一九九六年在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做博士后工作期间的研究成果结集。
  • 美国文化产业:经济入侵还是文化渗透?
  • “美国文化产业压路机正向中国驶来”是《文化巨无霸——当代美国文化产业研究》一书的最初命名,这个名字也似乎更能准确地反映出这本著作的编写原则。尽管在统观全书的内容布局和诉求重点后,出版者把题目改得较为中性,但是字里行间仍无法遮蔽编者的深远用意。
  • “矾石巷”应为“樊西巷”
  • 《读书》二○○七年第五期,刘岳兵先生写的《叶德辉的两个日本弟子》一文有处小误,兹指陈于下。
  • 林庚先生的诗集是《春野与窗》
  • 二○○七年第四期《读书》第39页说道:“从三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林先生先后出版诗集《夜》、《春野写意》、《北平情歌》、《冬眠曲及其他》等多种。”此处提及的林庚诗集《春野写意》似为《春野与窗》之误。林庚先生在三十年代先后出版有《夜》(一九三三)、《春野与窗》(一九三四)、《北平情歌》(一九三六)、《冬眠曲及其他》(一九三六)等四种诗集。时至八十年代,他又有诗文选集《问路集》出版。
  • 王浩参访俞大维
  • 距今二十年前,也就是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八日,著名美籍华裔数理逻辑学家、哲学家王浩(Wang Hao,1921—1995)曾于赴台湾讲学期间,在台北参访他的哈佛哲学系老学长、数理逻辑学前辈、博通中西学问的兵工学家俞大维(David Yule,或Yu Ta-wei,1897—1993)。王浩赴台前,在二月十八日有信给俞大维,原文如下:
  • 三十年后反思“乡土文学”运动(吕正惠)
    冷战封锁下的民众文化(钟乔)
    殖民历史的叙述与文化政治(赵京华)
    废址——战争岁月(聂华苓)
    韩流、长今与“超女”(李旭渊)
    《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书系
    《论语》的去政治化——《于丹〈论语〉心得》简评(贝淡宁 吴万纬[译])
    工作重在表现(赵汀阳)
    国事 家事 天下事——《良友》画刊与现代启蒙主义(吕新雨)
    《读文心雕龙手记》/《立法者的法理学》
    美术史的形状(巫鸿)
    更正
    没有体制约束的学术(薛龙春)
    复古艺术的三个例子(李零)
    中国文化论坛第二辑 《乡土中国与文化自觉》
    城市作为自然(黄灿然)
    与马可·波罗同行——读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三则(薛忆沩)
    《海边的卡夫卡》现象及其背后(秦刚)
    台上的“我们”,台下的我们(黄纪苏)
    前卫,后前卫与更前卫(鲍栋)
    当艺术上了网(黄鸣奋)
    也说“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韩东育)
    中国道路的连续与断裂及其他(王思睿)
    安邦之道——国家转型的目标和途径
    企业家与利润(陈彩虹)
    “新知文库”新推出书目
    编辑手记
    《儒家文化研究》(第一辑):新出楚简研究专号
    特别关注
    翻过去了(陈四益 黄永厚[图])
    [品书录]
    谁是“第一小提琴手”?(姜海波)
    为“农耕文化”说几句(王伯敏)
    在华北与内蒙古之间:一以贯之的生态史情结(张俊峰)
    美国文化产业:经济入侵还是文化渗透?(秦勇)
    [读书短札]
    “矾石巷”应为“樊西巷”(胡渐逵)
    林庚先生的诗集是《春野与窗》(赵献涛)
    [读书平台]
    王浩参访俞大维(高山杉)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