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7年第12期
  • 城市应当如何开发?
  • 奥地利的斯普林格出版社二OO七年出版了一本新书。这是一本奇书。书名是(《期望的概念》,副题是《城市对自己的未来应当知道些什么》。
  • 《自杀作为中国问题》
  • 城市:磁体还是容器?
  • 在一九六一年出版的《城市发展史》(The City in History)中,刘易斯·芒福德提出了一个关于城市的双重隐喻,即“磁体一容器”隐喻,其中的先后关系令人困惑。或许可以如此解释:在有关城市形成过程的论述中,芒福德强调的是城市的精神本质(磁体)而非物质形式(容器);而在有关城市发展过程的论述中,芒福德强调的是城市的贮存功能(容器)而非融合功能(磁体)。这是一个基于不同标准的双重隐喻,由此产生的张力是理解芒福德城市思想的关键。
  • 晚清士人:在回应西潮里节节蜕变
  • 读史多年,大半都在与晚清士大夫缠磨于古今中西之变的感慨苍凉之中。因此积久而发为论说,其间的一得之见便多以这段历史里的士人与世相为题目。
  • 来函补正
  • 二00七年十一月(《读书》杂志刊登了笔者论土耳其近来政治发展状况的文章(《变动不居的道路?》。文章发表后,我发现,由于自己原先校对上的失误,把“正发党”的土耳其文缩写搞错了:“正义与发展党(CHP,简称‘正发党’)”(第6l页)。正义与发展党的土耳其文全称为“Adalet ve Kalkinma Partisi”,故应缩写为“AKP”。而OHP是后文提到的“共和人民党”(CumhurJyet Halk Partisi)的土文简写。
  • 两种政治文化心性
  • 权力合法性始终是政治过程中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 约会
  • 作者所言,“祖宗家法”通过历史记忆去发掘思想资源,通过对固有思想资源的重新阐发建构一种信任的格局,从而达到沟通已知与未知、既往与未来的政治实践效果,这是原点回溯式政治文化心性包涵的一种“藏往知来”的政治智慧,这也是理解宋代政治文化的一个关键,与我们熟悉的以“展望未来”为特点的目的论式政治文化心性颇为不同。
  • 在大陆思考海洋——香江边上的思考之四
  •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中苏两党围绕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展开争论,最后发展为公开论战。这在国际政治史上也属罕见的举动。至今有许多人对这段历史感到难以理解。一九八九年,邓小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也表示,“经过二十多年的实践,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这句话一半是肺腑之言,一半是外交修辞。
  • 理不屈而词穷——国际关系学的一种困境
  • 曾几何时,“舆论一律”风行,连《参考消息》的读者范围都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因为“外事无小事”,百姓对国际事件绝不可妄评,外交和军国大计就更不用说了。社会到底是进步了,近年来中国的实力和国际地位急速攀升,国际政治的透明度大有不同,一时间,国际问题评论家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在新闻媒体上与股评家和房产分析家平分秋色,国际问题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 《像自由一样美丽——犹太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
  • 神王的得意与厄运:古埃及共治传统的诞生
  • 三千五百年以前的一个清晨,当太阳刚刚从远处地平线上升起来的时候,王宫内一处宽敞的房屋里也开始活跃起来。孩子们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将石片瓦罐片搬入房屋。一位老者已先于孩子来到,手里拎着纸草卷、水罐和装笔的木匣。孩子们在房屋内席子上坐下,手持小块尖利的石头,准备听写昨天老师教的内容。当大家都坐好的时候,
  • 玛丽-安托瓦内特与十八世纪法国的公共领域
  • 法国革命爆发后,埃德蒙·柏克在谈到对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一安托瓦内特的印象时,曾颇为感慨地写下这样一段话:
  • 经典的困惑
  • 我讲授一门叫做“外国文学作品选读”的课程,有三年了。期间我发现,世界文学经典很难激起大学生的阅读欲望。对于荷马、莎士比亚、歌德、托尔斯泰、卡夫卡、塞万提斯,学生们望而却步,有阅读兴趣的寥寥无几,这个名单可以开得很长。甚至像《老人与海》这样颇有可读性的小说,也并不吸引学生。有个同学在发言中称,为了准备课堂发言,她硬着头皮、花了一个星期,终于看完了《老人与海》。
  • 从名利场到迦南地
  • 前一向,听冯象谈(《圣经》与译经,度过了一个愉快而充实的下午。记得早几年,他的随笔在(《万象》杂志上刊登时,曾经逐月一一读过。摩西、约伯和亚伯拉罕们时而在书房里喃喃自语,时而在荒郊中奔走呼告的场景,总让我眼前浮现李长吉诗中同样瑰丽玄幻的画面。
  • 儒学遭遇的当代挑战
  • 在中国大陆引发了激烈争论的“于丹现象”已基本尘埃落定。“学术明星”不一定短命,但作为一种消费现象,将《论语》解读成“心灵鸡汤”的文化一商业行为,在一次性消费的垃圾场中只能让位于新的热闹。
  • 《小镇喧嚣——一个乡镇政治运作的演绎与阐释》
  • 玉米与资本主义
  • 二00六年六月八日,在山西省举办的第十一届中美教育论坛上,来自美国圣若望大学的历史学者金介甫(Jeffrey C.Kinkley)教授以贡德·弗兰克的《白银资本》为话题,和我谈起美洲白银对明清以降中国社会与经济变迁的影响,当时我说,美洲对中国社会的长期影响最为重要的恐怕不是美洲白银,而是美洲农作物,比如玉米、
  • 从西方看中国:中国传统社会再认识
  • 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问题,即现代化研究,在海内外引起的热烈讨论经久不衰,常议常新。只是不同地区的人们研究的对象有所不同。西方学者多致力于探讨“西方世界兴起”的原因,中国学者则更多关注中国自身的问题。中国内地的现代化研究尽管起步较晚,但是早些时候历史学中展开的两场大讨论已经初步涉及社会转型问题。
  • 《“立面”的误会——建筑·理论·历史》
  • 信史无证,正史毋信——《故事新编》的后现代议题
  • 《故事新编》面世七十余年来,一直让众多的评论者为难,因为没法给它准确地定性,定位。的确,与《呐喊》、《野草》等作品的沉重与严肃相比,《故事新编》实在太轻松甚至太油滑了,连鲁迅自己当日也并不看好这个集子,对它的价值没有把握,因为鲁迅尽管思想一贯“躐等”或日“超前”,这回写的却是类似司汤达所宣称的,五十年后才有人读,一百年后才有人懂的作品。
  • 诗心不会老去
  • 我是怀着一份感恩的心情去见燕郊先生的,十数年来,我跟燕郊先生都是通过书信在交往,《彭燕郊诗文集》出版之际是我第一次见他。燕郊先生是我迄今真正从内心敬重的,为数不多的诗人中的一个。他的诗,尤其是晚近的诗作,始终维系在一个很高的精神高度上,我虽不便说,它们的存在,
  • 国家与战争的文学隐喻
  • 《“国民作家”的立场》(下称《立场》)处理的是民国初年到一九四五年“二战”结束期间的一段中日文学关系,涉及到平江不肖生的《留东外史》、孙很工的《续一个青年的梦》和周作人的“儒家文化中心论”,还有武者小路实笃的《一个青年的梦》、佐藤春夫的《亚细亚之子》及太宰治的《惜别》等。所讲历史仅三十余年,所论作家的作品也决非经典,毋宁说都是一些被文学史叙述抹消掉或几乎被忘却了的文本和文学“事件”,但是,
  • 我们抛掉了什么?
  • 它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是入,而自己不过是一只狗。入的事.对它说来,恰如孩子看成入的世界——鲁迅就曾认定,咬奶奶衣箱的,是那些可恶的大耗子;吹打娶亲的,是他的小友小老鼠。
  • 两性共识的诉求
  • 《狂欢的女神》,无疑是一部女性主义的著作。一位女性学者,站在女性的立场,揭示女性艺术家(包括女作家、女画家、女导演)的生存和创作的困境,展现她们的欲望与想象、挫折与成就,礼赞她们的生命力和艺术天才.对男性霸权做强烈地批判——这一批评的路向,是不言而喻的。然而,作者刘剑梅并没有像有些激进的女性主义者那样.情绪化地宣扬两性间的对抗,而是倾向于消解男女性别的等级观念,追求两性问平等、和谐与心灵对话的关系。
  • 一个不可或缺的视角
  • 虽然,多有研究者认为晚明才是中国现代性发生的逻辑起点,但我们可确证的事实却无疑肇自近代。现代性研究无疑是研究政治、文化、文学等领域里不可或缺的视角。因此现代性发生确证可见起点的近代,也无疑是现当代诸多焦点问题必要溯源的对象。单正平的《晚清民族主义与文学转型》所展示的近代文明深层图貌,便是一个非常好的例证。
  • 农民的叛乱与革命
  • 裴宜理著的(《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以下简称《叛乱与革命》)与以往研究者的关注点不同,作者并没有将自己的视角局限于“农民特性,阶级属性,社会组织和政治倾向”(9页)上,而是另辟蹊径,与以一种生态学方法,翔实地探究了一个特定地域社会里农民造反行为反复发生直至登上现代革命历史舞台的长时段原因。作者认为,《叛乱与革命》采用生态学的视角,正是要对以往那种将农民看做是独立分散、软弱无助、缺乏组织的个体的论点提出质疑和修正。在裴宜理看来,
  • 风水:一个社会文化史的诠释
  • 《信仰、仪式与乡土社会:风水的历史人类学探索》,是一部讨论明清时期风水观念与中国东南地区乡土社会之间关系的专著。本书侧重探讨了风水信仰在中国东南地区的流布、东南地区风水的主要流派、风水的民俗化与仪式化、风水与士大夫、风水与乡土社会秩序等问题。
  • 理想图景的歧途
  • 邓正来先生的《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建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时代的论纲》一书,也许对中国法学的“幼稚”将起到一种警醒的作用,但我也似乎看到了其所倡言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背后所隐藏的一些歧途。如果我们不能够认真加以审视,“中国法学向何处去”将有可能成为一个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
  • 读《陈乐民徜徉集》
  • 在文心文事上,陈乐民先生是寂寞的;这寂寞表现在学院国际片里的晚辈提起他的学术来往往笼而统之地冠以“欧洲文明”云云。云云的背后我深知同事们并没有真正读懂陈乐民。乐民先生的文心文事追求不看他的读书随笔你是把握不到的.因为他的专门著作并不铺陈文章背后的心事。假如你错过了从前几个随笔集子,现在去补读还来得及,二00七年一月刚刚出版了《陈乐民徜徉集》,初集《书巢漫笔》、二集《过眼小辑》在书店里的架子上已经能买到了。
  • 独逸生和他的《天竺心影》
  • 每读近代欧洲人的旅印游记,总觉其中猎奇成分太多,学问意味太少。后来托留学海外的亲友弄到一册尼采的朋友,德国著名哲学家、印度学家独逸生(Paul Deussen,1845-1919)的《天竺心影》(Erinnerungen an Indien,Leipzig,1904),专从哲学和梵文学方面,写他历游五印度的经过和体会,属于专家之谈,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 尔乔和老孙
  • 十年以前,尔乔写《老孙的故事》,那时他三十岁,老孙五十岁,他们不因为年龄的差距而增加烦恼,无忧无虑的。
  • 一个孩子的阅读史
  • 一个不知被人重复询问了多少次的问题,总会在惶惑和脆弱的时刻,在睡与醒之间冷不丁地钻出来: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我还在这儿,在午后两点钟?无论是问题还是回答都已经毫无新意。在生活的间歇时分作为一个耳语一样的疑问被听见,然后被遗忘和回避,然后继续生活。一个人似乎必须回避某些真实的事物或真实的境遇,才能够有足够的勇气生存下去。因为面对真实境遇的时候,
  • 斯堪的那维亚语对英语的影响
  • 英语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受到不少语言的影响,吸收了众多语言的大量词汇,其中影响最大的几种当属拉丁语、德语、法语和斯堪的那维亚语。
  • 《语言·身体·他者——当代法国哲学的三大主题》
  • 从《4046修正案》说起——谈美国的语言政治
  • 二00六年五月十八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参字·4046修正案》(s.Amendment 4046)。虽然这只是一项对还在讨论之中的关于移民改革的S.2611法案的“补充意见”,却引起了非常广泛的关注,原因是它触及了美国政治中的一个高度敏感的问题一确立英语为美国的官方语言。媒体纷纷指出,这是有史以来美国参议院第一次就官方语言问题通过的法律文件。
  • 也说说“陈凯歌的意义”
  • 关于(《无极》和(《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下称《馒头》)的纷争,一时间曾经占领各大媒体的重要版面,给人们的茶余饭后增添了许多谈资和笑料,而今似乎已经悄然远逝——在每天都有新的娱乐新闻竞相争夺人们的眼球的喧嚣嘈杂中,昨天还风云激荡,今天就已风流云散。尽管说,我也和学生在课堂上讨论过这个话题,却未做更多的深入梳理。蒋原伦的《胡戈的意义》
  • 《读书》杂志二00七年总目
  • 廉价政府
  • 中国人对政府是从来不问价的。那原因大概因为“家天下”的时代太长太长。既然“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的财用岂不就都是皇家私产,爱怎么用就怎么用,都是“陛下家事”,与旁人有何相干!
  • 城市应当如何开发?(张钦楠)
    《自杀作为中国问题》
    城市:磁体还是容器?(杨健)
    晚清士人:在回应西潮里节节蜕变(杨国强)
    来函补正(昝涛)
    两种政治文化心性(韦兵)
    约会(赵汀阳)
    在大陆思考海洋——香江边上的思考之四(强世功)
    理不屈而词穷——国际关系学的一种困境(相蓝欣)
    《像自由一样美丽——犹太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
    神王的得意与厄运:古埃及共治传统的诞生(李晓东)
    玛丽-安托瓦内特与十八世纪法国的公共领域(庞冠群)
    经典的困惑(叶奕翔)
    从名利场到迦南地(段炼)
    儒学遭遇的当代挑战(石勇)
    《小镇喧嚣——一个乡镇政治运作的演绎与阐释》
    玉米与资本主义(陈亚平)
    从西方看中国:中国传统社会再认识(方晓)
    《“立面”的误会——建筑·理论·历史》
    信史无证,正史毋信——《故事新编》的后现代议题(江弱水)
    诗心不会老去(李振声)
    国家与战争的文学隐喻(赵京华)
    我们抛掉了什么?(克柔)
    两性共识的诉求(桑农)
    一个不可或缺的视角(周泉根)
    农民的叛乱与革命(常利兵)
    风水:一个社会文化史的诠释(刘永华)
    理想图景的歧途(肖洪泳)
    读《陈乐民徜徉集》(潘小松)
    独逸生和他的《天竺心影》(高山杉)
    尔乔和老孙(老九)
    一个孩子的阅读史(耿占春)
    斯堪的那维亚语对英语的影响(郝雁南)
    《语言·身体·他者——当代法国哲学的三大主题》
    从《4046修正案》说起——谈美国的语言政治(陈纳)
    也说说“陈凯歌的意义”(张志忠)
    《读书》杂志二00七年总目
    廉价政府(陈四益 黄永厚[图])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