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02期
  • 生存伦理·弱者武器·日常政治
  • 一九七六年,斯科特(Scott,James)发表《农民的道义经济学:东南亚的生存与反抗》,阐述了缅甸、越南农民的“生存伦理”和“安全第一”的道义经济;一九八五年在《弱者的武器: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一书中,斯氏把道义经济理论延伸到马来西亚;一九九0年,五十五岁的斯科特完成了《反抗的支配与艺术:从属群体的隐藏文本》的写作。
  • 绿色革命与村庄共同体幻象
  • 西方学者对东南亚小农经济的解读成就了一批堪称经典的文献。人们耳熟能详的就有吉尔茨基于印尼经验的《农业内卷化》,斯科特基于越南经验的(《农民的道义经济学:东南亚的生存与反抗》等等。相形之下,斯科特基于马来西亚经验的(《弱者的武器: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虽然在西方学术界备受推崇,在国内学术界却由于种种原因似乎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弱者的武器》是斯科特的扛鼎之作,如果说《农民的道义经济学》研究的是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反抗形式,那么《弱者的武器》则研究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
  • 中国乡村与乡村中国
  • 黄宗智先生长年致力于中国乡村的实证研究和理论建设,硕果累累。他主持创办《中国乡村研究》,目的在于搭建国际学术和本土研究相互作用的平台。不过,也许摆脱西方理论框架与叙事体系,总结中国的经验事实,在此基础上提炼本土化的理论,建立真正中国的、也是现代的学术才最为关键。
  • 《沉思录》
  • 自由主义与公共艺术——三位当代艺术实验者的在线对话录
  • 邱志杰(前卫艺术家、展览策划人,以下简称“邱”):我们现在的局面简直是一个隐喻:几个企图讨论公共艺术的人,正在为通过网络聊天软件搭建公共讨论的平台而瞎忙,情况有点像京剧《三岔口》,在黑暗中摸来摸去,有时候碰上一下。纽约曼哈顿这里高楼太多,我在二楼找免费的无线网络,几乎是在井底晒太阳的感觉。
  • 艺术资本主义的实验
  • 前几天我看到《美国艺术》发表了一篇《向钱看:中国当代艺术》的文章,由三个与中国艺术圈很熟的美国批评家和策展人进行了关于中国艺术的对话。同前十几年西方评论界对中国大唱赞歌不同的是,近来开始不断出现批评的声音。
  • 同一战壕里的先锋、小可爱与新民歌——中国民谣的二00七年
  • 二00七年出了太多的民谣事件:岁末年初,北京的“十三月”发布万晓利和苏阳的新唱片;二月二十三日夜,台湾歌手马兆骏在超市购物时昏倒,送医院急救不治;四月十五日,卑南族歌手胡德夫出版平生第一张专辑;五月二十五日,北京盲歌手周云蓬以自发渠道出版专辑《中国孩子》;九月十九日,广州星外星唱片以“美丽星民谣”为名集体推出京、港、台三地三十张唱片。
  • 最中肯的评语
  • 二00七年十月,我从网上购得一封郑朝宗先生写给原中华书局总编室主任黄克(后去文化艺术出版社)的信,信纸用厦门大学专用笺,写信年代不详,据说是从中华书局流出来的。这封信的内容和钱锺书先生有关,我把它节抄在下面,供“钱学”研究者参考:
  • 娱乐大于评判?——说“电视评委”
  • “电视评委”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新生事物。 这样说,也许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不以为然,这些年来,各类与电视沾边的新鲜事情或由电子型新生事物派生的稀奇事比比皆是,哪里就轮到电视评委了?况且在他们的印象中,电视评委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打有电视看以来就有电视评委,何新之有!
  • 走向世界共和国(上)
  • 二00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读书》杂志邀请日本学者柄谷行人与部分在京学者座谈。现选发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 文明的病态
  • 一元论史学多倾向于将两河流域推定为文明的唯一源发地,由此涟漪般扩散,首先出西南而波及埃及;然后差不多同时,向西北以克里特岛为跳板登陆希腊,东北越帕米尔高原挺进黄河流域,东南循俾路支山隘深入印度河流域,这样,截至公元前二000年,包括两河流域在内,总共铺陈出了五个奠基性的文明区域,俗称五大古文明。
  • 从张承志到梅里美
  • 最早从清华附中同学处听说张承志的用功,就是他自学日语、竟然翻译了日文《周恩来》一书。我们一起去北大看老同学,他正在那里读考古系,但他热情洋溢的谈论仍不离草原文化。以后历经历史博物馆、民族研究所,都不时跟他见面,一度感觉他游离在学术研究与文学创作的两栖之地,最终,他走上从学者转化为学者型作家的道路。
  • 魏理及一个“恋”字
  • 二00一年五月十二日。距离我为阿瑟·魏理(Arthur Waley,1889—1966)的研究课题到牛津大学访学还不到一个月,《泰晤士报》上就刊出了艾莉森·格兰特女士(Alison Grant,1901—2001)去世的讣告。那几天,好几位好心的教授,比如霍克思(David Hawkes)、杜德桥(Glen Dudbridge)、苏立文(Michael Suulivan)等,碰到我,都会关切地问我看到这篇讣告没有。听我说看过了,他们又推荐我看艾莉森写的一本书,对我的研究课题,这本书同样很重要。
  • “交出灵魂,可以。但给谁?”
  • 记得纪伯伦的《先知园》中有一则故事:一只海蚌说,“我身子里面有一颗东西,很痛。”平凡的日子,的确心中没有沙子,有的只是平常的欢喜,平常的烦恼,平常的忘却。然而有一天,忽然起风了,浪卷过来,你翻个身,呛了一口泥沙,你也是迫不得已,或许赶紧打个喷嚏就把沙子吐了出去;或许你从此磨损着心灵,把痛苦渐渐包裹了,孕育成温润的珍珠。大海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在某个地方隐藏着某颗心灵的泪滴。
  • 科德角的记忆
  • 一九二五年,人到中年的亨利·贝斯顿(Henry Beston,1888—1968)在位于科德角的外海滩买下一块地并自己设计草图,请人在濒海的沙丘上建了一所简陋的小屋。起初,他只是想在翌年秋季到那里住上一两周,并无意将它作为长久的居所。然而,当两周结束后,贝斯顿却迟迟没有离去。那片土地及外海的美丽和神秘令他心醉神迷。他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一年并记录下大自然栩栩如生的影像:大海的潮起潮落,涌向海滩的层层波涛,纷至沓来的各种鸟类,海上的过客,冬季的风暴,秋季的壮观,春季的神圣,夏季的繁茂。一九二七年秋,当贝斯顿离开那里时,带了几大本笔记及素材。又一年后,《遥远的房屋》出版。
  • 困难与跨越:关于弥赛亚(上)
  • 我说的是二00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我请斯洛伐克的资深汉学家高利克教授吃午餐,他说起我的小说《十字架上》,认为那是我写的最好的小说之一,他惊异于我对《圣经》和基督教的理解,用他的不无溢美的话来说,我的解读超过了欧洲人。
  • 卑微人生的破茧之旅——王安忆小说《富萍》阅读笔记
  • (一)这是一个扬州乡下女孩来上海的故事。女孩许了一门亲,由于未婚夫过继给在上海帮佣的小姑奶奶,作为夫家的彩礼她意外得到一趟去上海的机会。王安忆的长篇小说《富萍》用这样一个开头楔人人情社会的狭长弄堂,女主人公懵然中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却仍然被那些早已熟悉的东西管束着,乡间的婚俗和七七八八的亲戚关系一开始就把富萍纳入了某个设定的程序。这个开头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东西,弄堂里有几个小女孩在跳橡皮筋,富萍走到弄堂底找到了奶奶帮佣的人家。一副温润的笔墨似乎传递着某种暗示,很别致。
  • 《手工自创品牌》
  • 当文学史写作成为“话语事件”
  • 在人们的印象中,李杨一直是一位对“五十——七十年代文学”特别感兴趣的学者。他也因此不断地被人质问:难道你真的喜欢“五十——七十年代文学”?他认为这样的提问方式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其中所蕴含的预设一“五十——七十年代文学”大多是没有文学价值的——至少需要做出如下反省:做出此种判断的标准是什么?
  • 古典竞技:战争与和平
  • 在古罗马一系列的建国神话当中,曾长期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罗马国父罗慕洛在修建了罗马城以后,发现罗马的男子过多,但找不到足够的女人与之结婚生子,而这必将影响到罗马未来的强大与繁荣。于是,罗慕洛向邻近的几个城邦派出使者,商议与他们结为秦晋之好,但所有的城邦都拒绝了他。于是,罗慕洛另生一计,就在罗马城为荣耀海神涅普顿举行竞技比赛,借此吸引了很多邻城的人来观看,尤其是萨宾人,几乎阖城出动。
  • 谁的奥林匹克?
  • 谁的奥林匹克?换句话说,谁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控制者或受益者?在北京奥运会紧张筹备的时刻,在全国公众热切的奥运期待中,提出这个问题似乎很是不合时宜。但是,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奥林匹克运动是属于精英的,还是属于大众的?是属于西方的,还是属于世界的?是属于男性的,还是属于女性的?
  • 脸谱臆说
  • 刘曾老开创性的京剧艺术研究巨作——《京剧脸谱艺概》将出版普及本,曾老赐信,命作书前小引,着实使我吃了一惊,原书前面已有名家题序多篇,阐微发隐,几无剩义,何用我这样十足的大外行来说些不三不四的闲话?回想自己听戏过程,儿时随大人走进戏园,无论旦角的曼吟低唱、老生的引肮高歌,都引不起些许兴趣,只逢台上出现了“花鸡蛋”(一种儿童耍货,在鸡蛋壳上图绘京剧脸谱)歌舞作耍,才精神一振,欢跃不能自已。也许这就是爱重脸谱的内在基因,也未可知。
  • “织女”的故事
  • 一九二八年,茅盾在《中国神话研究ABC》中,把牛郎织女故事界定为“现所存最完整而且有趣味的星神话”,指出早期的“牵牛”和“织女”只是两个星座的名称,并没有恋爱的意思,推测牛郎织女故事的形成大约是在汉代初年。
  • 满洲候选人
  • 电子邮箱里收到朋友发来的消息,纽约大学电影系举办“写真中国”(ReelChina)当代中国纪录片双年展。活动安排在二00六年九月底和十月初的两个周末里,一共要放十几部“中国地下纪录片”,还会在放映后与作者跨洋连线。每场电影后都有与观众对话和学术讨论。电影节的题目设计得精巧,让人过目不忘。英文reel有电影胶片的意思,也做“放映电影”之意,恰好与real“真实”同音,让人联想到“realChina”,因此中文题名就是“写真中国”。观众既可从英文标题上一目了然,这是放映中国电影的影展,又可从英语发音和中文题名上推测只放那些反映真实中国的影片。
  • 《中国古代建筑师》
  • 井底之蛙的谬误
  • 斯图亚特·霍尔曾说:“文化实践则成为一个交锋的领域来阐述各自的政见。”
  • 更正并致歉
  • 说辞儿
  • 唐铁嘴是谁?老舍先生话剧《茶馆》中的一个人物。整日拉着别人看相,靠此骗几个小钱儿花花。没人看得上他。说他沦落,他不认账:“大英帝国的烟.日本的‘白面儿’,两个强国伺候着我一个人,这福气还小吗?”
  • 三联书店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