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03期
  • 为今天的教育把脉
  • 近十来年,中国教育领域的弊端有目共睹。变本加厉的应试教育,从小学开始的沉重升学压力和功课负担,激烈的择校竞争,高收费、乱收费和失学儿童和贫困生的大量出现等等,如此病象纷呈,其症结究竟何在?如何从一团乱麻中理出一条线索,找出补救的措施,进而校正改革的方向?
  • 决策参与及社会科学的可能性
  • 文官制度的形成使政治过程常态化,科学决策成为现代政府管理的重要环节。特别是随着近现代经济社会生活的复杂化,决策的科学程度更是直接影响着政府的行政效能甚至政权合法性。在中国这样一个文官制度更早形成的国家,“决策”而不是“强制”早已进入了政府的运作程序,
  • 作为道德主义价值的信任
  • 《信任的道德基础》在众多的信任研究中提出了独特的信任的道德基础,从道德的角度对信任进行了全新的分析。 在书中.作者建构了明确的研究方法和数据模型,阐明信任是一种价值,这种价值是稳定的;并且揭示了信任的根源。
  • 追寻萨顿的魔笛
  • 一个阴暗的下午,在佛罗伦萨城外的山路上,一位男子踽踽独行。湿冷的山风掀起了他的衣襟,却难以平息他内心翻腾的激情。正是在这片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上,他要表达自己的信念,他要把自己奉献给一个伟大的使命:新人文主义。
  • 关注“检证战争责任”现象
  • 近年来,中日之间的分歧曾多时未能消解,高层互访曾一度中断。媒介也一直在进行着这种意识的生产和再生产。就相互了解来说,在两个国家之间始终在重复着互为“想象中的异邦”的过程。实际上,在战后很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内,中日两国间的认知主要是通过媒介建构起来的。
  • 读《五口通商变局》
  • 《五口通商变局》搜寻了大量极为罕见的中外史料,探索五大开放口岸的渊源、演变以及商贸体制和区划,力图澄清近代以来诸多疑难习说。 针对中外近代史学者普遍责难中国传统封贡贸易体制,认为它是妨碍中外交际关系的制度这一看法,作者认为,明清两代五百年国际关系的维系受到了儒家“守在四夷”、“柔远人也”的影响,
  • 存人存史
  • “一个学者胜过一个以色列国王,因为一个学者死了,没有人可以替代他;而如果一个国王死了,所有的以色列入都是合格的人选。”这是林东海先生在其新著《文林廿八宿师友风谊》中引录的《巴比伦犹太教法典》中的一段话。
  • 重归古典—兼说冯、胡异同
  • 我们的经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经典,不是五经,不是九经,不是四书五经,不是十三经,而是现代人眼中最能代表中国古典智慧的书。 我向读者推荐四本书:《论语》、《老子》、《孙子》和《周易》。
  • 阿罗频多真懂历史吗?
  • “圣哲”室利·阿罗频多(sri Aurobindo,1872--1950),印度“三圣”(余二为“圣雄”甘地,“圣诗”泰戈尔)之一。一九七二年,值阿氏诞辰百年,“神圣母亲”密那氏(Mira,1878--1973)为其一生之著述结集,皇皇乎成之于三十巨册矣。徐梵澄先生曾感叹于前,谓:“阿罗频多之学,可谓大矣”,
  • 傅雷与黄宾虹——纪念傅雷诞辰一百周年
  • 中国文人历来推崇春秋时俞伯牙与钟子期在鼓琴艺术上互相倾倒的故事,“知音”这个典故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文人们历来慨叹“知音难得”。 然而魏文帝曹丕却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 忆吴晗
  • 《吴晗全集》将要出版了。从编者常君实先生来信中得知这个可喜的消息十分高兴。同时又听到一个不免“荒唐”的建议,要我为《吴晗全集》作序,理由是和吴晗相熟、适合写序的人,已经没有了。因此才想到了我。读罢黯然。吴晗长我十岁,他是前辈,彼此论交在师友之间,也比较托熟。他惨死于十年动乱中,至今已有三十九年,
  • 《色·戒》VS《断背山》
  • 勉强看完《色·戒》,心中潜渐滋生的悒郁骤然间变成扑面而来的一腔悲情。但这样说仍还不能将一种直至内心深处的勾连状态概括殆尽。这感受无以名状,而且似曾相识。细细想来,这与《断背山》曾带给人的冲击十分相似,虽然不尽相同。
  • 回到思与思物世界的恋人
  • 在前人从未涉猎的领域,一个人该怎样思想和言说:这就是马丁·海德格尔穷其一生模范地展示给我们的事业。为此我们要感激他。我们所有人,我们这些始终踩着他的肩膀成长的人都是他的学生……他是什么人,他是希望在墓志铭上刻上如下文字的人:
  • 大老表的现场感
  • 大老表用普通话说就是大表哥。他是我大姑妈的儿子,比先父小一岁。几年前曾有机会相对晤言,我职业病发作,要求他讲讲他小时候的经历。他语言很简约,不肯多讲,但还是讲了一些让我很吃惊的东西,其中最让我意外的是:他居然挑过盐。
  • 九龙城寨与香港大学——香江边上的思考之五
  • 一八六O年,代表维多利亚女王和拿破仑皇帝的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一把大火烧了圆明园。对此,法国作家雨果愤怒谴责:“我们欧洲人是文明人,中国人在我们眼中是野蛮人。这就是文明对野蛮所干的事情。将受到历史制裁的是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事隔三十年后,中英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
  • 文字就是被大海推动沙滩上的贝壳
  • 毛:现在我们坐的这个地方北海道函馆汤之川温泉旅馆是有点儿情景的,有音乐有窗外的庭院。今天的谈话,主要谈语言问题。我自己对语言这个问题特别有兴趣,以前在北京大学做过一个讲演,叫“双语写作是如何影响我的思维的”,因为我的写作有一半是从外文开始的,所以总觉得母语的中文永远是一条河的河床,
  • 困难与跨越:关于弥赛亚(下)
  • 下面的引文仍然来自我的小说: 有的喊着我的名字,喊着把我释放。有的喊着我的名字,喊着我应该牺牲。又有的喊着我的名字,说:“他是个骗子!别让他钻了空子!”又说:“他太精明了……他要左右逢源……”又有人喊着我的名字,说:“他是为了我们!我们这些瞎眼瞎心的臭驴子!”于是开始了骚乱和武斗,
  • 文字的银器,思想的黄金周——读柏桦的《水绘仙侣》
  • 这首诗,这本书,会引起非常不同却同样强烈的阅读反应。喜欢柏桦文字的人,一定更添加了一份欢喜,只因这首诗,这本书,读起来是那样熟,有他一如既往的缓慢而动人的语调,一直耽溺其中却不欲惊动旁人的观念;却又是那样生,一个大得多的形制,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语言和技术实验,分明是艺术家中年野心的勃然显现,
  • 走向世界共和国(下)
  • 张西平:听了这个报告很受启发,因为它坚持了一种理想主义的思考路线。我的问题是这样的,在马克思左翼思想中有两个人物和你的问题有一定的关系,不知道你怎么看?一个是对一九一七年革命唯一提出反对意见的卢森堡,她是反对国家主义形式的马克思主义的,她写了最重要的《俄国革命》,但是这个思想被湮灭掉了,直到今天苏联社会主义垮台以后,人们才又重新想起了它。
  • 法政思想与制度的历史生成
  • 今日的大学法科教育,大多为名目繁多的工具性的技术课程所充斥缠累,无论东方西方,各自传统中源远流长的法政人文精神,似乎已经被放逐,以致学子们的心灵很难感受到在技术之上还有更高的精神,在法条和制度之中还隐含着思想的潜流。我在大学教学中主持的课程便是期盼在法学主流教育的边缘,开启一扇门窗,
  • 世界经济的失衡与匀衡
  • 全世界都在关心失衡问题,也许是关注的角度不同,有人更多地将失衡看做是美国问题;有人更多地将失衡看做是亚洲问题。有点像盲人摸大象。还有一些非常悲观的担忧,比如,失衡将导致世界经济出现崩溃陛调整等。本文想说明,第一,失衡是世界各国面对的共同挑战;第二,在全球化提供的更广阔的平台上,失衡表现为一种动态均衡。
  • 《开放时代》2008年第2期目录
  • 佩皮斯这个人
  • 《佩皮斯传》,作者克莱尔·汤姆林,二OO二年出版,当年即获英国“惠特布雷德图书奖”,直到现在,还是很受欢迎。 塞缪尔·佩皮斯,大学英语系的师生很多人都知道。“英国文学选读”之类的课程里会讲他的作品,而且他的姓氏Pepys,拼法特别,想要读出来,就得查书或者问人,
  • 呼喊的女人
  • 一八九五年十一月,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出版了他的第十二部小说《无名的裘德》(Jude the Obscure)。书出版后,攻击之声立即从四面升起,激烈的程度不下于一年前才发生的、对王尔德同性恋行为的审判。围剿《无名的裘德》的不仅有文评家,更还有教会的主事,
  • 当纪德进入中国
  • 书卷气十足的现代诗人卞之琳教授,写过一首向来被人称道的中文诗歌《断章》: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人人都道这首诗做得好,简直就是白话诗的骄傲。可它在艺术上到底怎么个好法?较起真来的话,
  • 中译第一首“英”诗《圣梦歌》
  •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钱钟书先生率先提出朗法罗的《人生颂》(A Psalm of Life)为中译首见的“英诗”与“西洋诗”之说,所指系威妥玛(Sir Thomas Francis Wade)与董恂“共译”者,时在一八六四至一八七二年间。五十余年后,其时任教于北大的沈弘及其门弟郭晖两人撰文推翻钱氏之说,
  • 李零最新著作:“我们的经典”系列
  • 作者认为,现代人眼中最能代表中国古典智慧的有四部书:《论语》、《老子》、《孙子》、《周易》。 《论语》是儒家的代表,《老子》是道家的代表。讲人文,这两本最有代表性。《孙子》讲行为哲学,《周易》经传讲自然哲学。讲技术,这两本最有代表性。
  • 和谐图
  • 我每每惊异于国人应变的本领,无论哪个生肖,都能说出一通赞颂之词,就像说相声的,无论从哪个字开始,几个圈子兜下来,九九归一,都可以回到预定要说的那句话来。
  • 新闻出版总署“十一五”重点规划图书——兔子四部曲全新译本
  • (John Updike.1932-).集小说家、诗人、剧作家、散文家和评论家于一身的美国当代文学大师,作品两获普利策奖,两获国家图书奖队及欧·亨利奖,国家书评协会奖等众多奖项多达十教次。“性爱,宗教和艺术”是厄普代克毕生追求的创作标的,。美国人、基督徒、小城镇和中产阶级”则是厄普代克独擅胜场的创作主题.
  • 张遵骝和牟宗三
  • 《读书》二OO七年第十期中李大兴在《遥远的琴声》中所纪念的张遵骝先生,在读牟宗三先生的《五十自述》(台北联经出版二OO三年版)时,发现书中有多处提到。牟先生这样描述张先生:“遵骝,张文襄公之曾孙,广交游,美风仪,慷慨好义,彬彬有礼。
  • 古代的“地方神”与“国家神”
  • 重读唐逸先生文章《中国问题与中国思想》,我刚刚关注中国宗教时所做的猜测得到此文印证。唐先生说:“历代朝廷推行的官方意识形态,限于国家事务,对于私人的价值取向和信仰,并不干涉(历史上个别狂热皇帝如三武一宗除外),由是形成儒释道多元文化。国家并不以政教合一大祭司的身份,与民间信仰竞争,
  • 郑昕赞扬列宁《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
  • 小时候似懂非懂地读郑昕(原名秉璧,别名汝珍,一九O五——一九七四)《康德学述》一九八四年重印本,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他的学生齐良骥所写《重印感言》里面的一段回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郑昕在沙滩北大红楼讲康德哲学,态度近乎虔诚,令人萦怀难忘。更可贵的是,
  • “楊”非“木易”说
  • 郭玉琼的《杨四郎:从伦理困境到政治困境》(《读书》二OO七年第十一期)一文中云:“又有数次被改名做逃兵的顶替者的老兵说:‘名字啊,不重要,不重要,杨四郎,杨延辉不是也改了名,叫木易吗?”郭氏沿袭一贯说法,谓“楊(杨)”为“木易”。其实,楊者,当为“木易”合体。
  • “下一个社会”?
  • 汪丁丁先生《教育的问题》一文(《读书》二00七年十一期),对中国社会当前“教育迅速地从旨在使每一个人的内在禀赋在一套核心价值观的指引下得到充分发展的过程蜕变为一个旨在赋予每一个人最适合于社会竞争的外在特征的过程”的这种教育状况进行了剖析,这种理性的剖析,相信所有生活在当下中国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悟,
  • 何谓“法治”
  • 读罢《读书》二OO八年第一期组织的“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系列文章,作为一名法学工作者,有几句话忍不住不得不说。吴敬琏先生二十多年来孜孜以求于“市场经济”,近年来又特别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但究竟何谓理想中应然之“法治”,解读者们却众说纷纭、未有定论。显然,用“好的”(良法)、“善的”(善法)一类形容词对“法治”加以区分,无疑是有价值的。
  • 补遗
  • 李文倩先生《邀请胡适到商务印书馆的应是高梦旦》一文(《读书》二OO七年第十一期)补充了《起步于上海的商务印书馆》(《读书》二OO七年第十期)一文中的细节。但其引用的证据来自罗尔纲先生的《师门五年记》,还不是第一手资料。查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七日胡适日记(《胡适日记》.中华书局一九八五年版)对此有详细记载:
  • 《雪宦绣谱》补说
  • 《读书》二OO七年十一期周博先生《一个未曾实现的梦想》有如下内容:“稍后,民国大实业家张謇在由沈寿口述、他所执笔的《雪宦绣谱》(一九一八)叙文中亦云……”(124页)这里的《雪宦绣谱》当做《雪宦绣谱》。
  • [品书录]
    为今天的教育把脉(周国平)
    决策参与及社会科学的可能性(段礼乐)
    作为道德主义价值的信任(迟字彤)
    追寻萨顿的魔笛(纪志刚)
    关注“检证战争责任”现象(诸葛蔚东)
    读《五口通商变局》(谭玉秀)
    存人存史(宋红)

    重归古典—兼说冯、胡异同
    阿罗频多真懂历史吗?
    傅雷与黄宾虹——纪念傅雷诞辰一百周年(黄苗子)
    忆吴晗(黄裳)
    《色·戒》VS《断背山》(倪梁康)
    回到思与思物世界的恋人(陈春文)
    大老表的现场感(张伟然)
    九龙城寨与香港大学——香江边上的思考之五(强世功)
    文字就是被大海推动沙滩上的贝壳(李锐 毛丹青)
    困难与跨越:关于弥赛亚(下)(王蒙)
    文字的银器,思想的黄金周——读柏桦的《水绘仙侣》(江弱水)
    走向世界共和国(下)(柄谷行人)
    法政思想与制度的历史生成(高全喜)
    世界经济的失衡与匀衡(王宇)
    《开放时代》2008年第2期目录
    佩皮斯这个人(吕大年)
    呼喊的女人(苏友贞)
    当纪德进入中国(刘东)
    中译第一首“英”诗《圣梦歌》(李爽学)
    李零最新著作:“我们的经典”系列
    和谐图(陈四益 黄永厚[图])
    新闻出版总署“十一五”重点规划图书——兔子四部曲全新译本
    [读书短札]
    张遵骝和牟宗三(钱继伟)
    古代的“地方神”与“国家神”(摩罗)
    郑昕赞扬列宁《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五明子)
    “楊”非“木易”说(谭庄)
    [读书平台]
    “下一个社会”?(薛果)
    何谓“法治”(冯亚东)
    补遗(康明)
    《雪宦绣谱》补说(陆德富)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