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04期
  • 强国象征与公众幻象
  • 近代中国积弱几百年,多少代人都一直在希望国家强盛。强国需要榜样,需要象征,需要激励。
  • 执行或宽松,概念莫大意
  • 几位学生一直让我去美国休息一段时间.我也答应。拖了一年多.终于在去年春夏之交成行。期间.因为随他们去加州东部的佩力斯湖野营,发生了我在佩力斯湖游泳区被美女救生员追截回来的故事。感念之下,说说自己的心得,与大家分享。
  • 乡村治理的博弈术与正当性
  • 在乡村中国的治理中,乡镇是无法忽略的一环,然而,一直以来,从不同的角度却会生发出关于乡镇的不同想象。例如,在前些年以村民或村庄为本位的观察中,乡镇往往被指为“要钱”、“要命”(指收税和计划生育)的胥吏;站在中央的立场,乡镇则容易成为工作方式简单粗暴、动辄加重农民负担的代名词;而媒体则干脆就把乡镇描画成了鱼肉百姓与横征暴敛的恶棍,
  • 行政改革的逻辑思考
  • 当前,我国的行政体制改革不仅仅是一个话题,而且已经被纳入政府的工作日程中。那么,从行政内涵和改革逻辑上对中国行政改革过程、改革方式、改革路径等做出理性思考也还是必不可少的,这样才能对下一步的改革走向有一个更深入的理解和把握。为此,我想就这个问题做个探讨。
  • 货币与权力——读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
  • 马克·布劳格在《凯恩斯以后的一百位著名经济学家》一书中评价道,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名望盛衰经历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循环。这并非言过其实。的确,在与凯恩斯的论战中,哈耶克几次败北,最终被迫放弃经济学而转向心理学和政治哲学研究。在弥漫着凯恩斯学说的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他坚持自发秩序、反对政府干预的主张俨然成为那个时代的极不和谐音。
  • 维也纳的回声——关于奥地利学派的经济思想
  • 奥地利经济学家卡尔·门格尔的声望是在与德国历史学派的争论中建立起来的。在《经济学方法论探究》一书中,门格尔写道:德国历史学派对于历史法学派一无所知,“历史发展是非意图的后果”。为了论证“非意图后果”这一并非设计而是演化的概念,门格尔提出必须将社会当成自然的有机体来看。门格尔的思想后来被他的徒子徒孙发扬光大,现在的经济学家称之为“奥地利学派”。
  • 学术史视野中的“关键词”(上)
  • 现如今,作为特定学术思路的“关键词”,也成了中国学界的“关键词”。在Google中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可获得上千万项相关资料(还在迅速增长)。于是,不妨如此戏说:七十年代,我们见面时打招呼:“吃过了没有”—二那时填饱肚子还是个问题;八十年代,我们见面时问:“托福了没有”——出国念书正成热潮;九十年代呢?“下海了没有”——“十亿人民九亿商,
  • 因为风,我们去看看希腊和罗马
  • 《古代的希腊和罗马》的作者是我父亲吴于廑教授,我又自告奋勇地为本书这次的出版画了些插图,事实上已经参与了一点再版工作,所以,写一点题外的但是和书的作者、内容多少有点关系的话,可能比较有意思。
  • 社会进化论的东亚之旅
  •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书于一八五九年出版以后,迅速在西方产生巨大的影响。有趣的是,这本从科学角度分析生物进化原理的著作,不仅被生物研究者持续地加以关注,而且也被社会科学研究者大加诠释,由此而形成社会进化论,通过这一途径进而深刻地影响到现实的政治实践。社会进化论所掀起的热况,也许可以用“地下茎”来比喻。
  • 自然之子与自然之敌——关于中医未来走向的思索之二
  • 传统医学之道核心在于它对于人与自然关系的一套看法。但由于著作体例及概念术语所造成的阅读障碍,今人要想明白其义理是很困难的。比如,《黄帝内经》其实几乎无一字不是在讲中医的自然观,但其表述方式与我们熟悉的现代医学著作相去甚远,也缺乏今日人们注重的“系统性”,其精义必须经过一番现代诠释工作才能为今人所用。
  • “乡土瑰宝”系列
  • 1989年起,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陈志华、楼庆西、李秋香等教师带领学生深入乡间,从事中国乡土建筑研究。他们的足迹遍及八个省,七十多个村子,考察、调研、测绘、拍摄、写作,积累了约两千张测绘图,为正在迅速消失的乡土建筑留下一些可靠、准确的记录。
  • 谁是最可怜的人
  • 想想中国历史的沧桑起落,看到一些大人物的升降浮沉,便冒出一个问题自问自答。问的是:“谁是最可怜的人?”答的是:“孔夫子。”
  • 译林·牛津通识读本
  • 两个和尚
  • 《蜀鄙二僧》出于雍正间四川彭端淑的一篇文章,因为收入了中学语文课本,几乎已是家喻户晓了。永厚先生图之于形,未抄原文,略述其意而已。
  • 论卢梭
  • 在十八世纪的法国启蒙思想家当中,有四个影响最大的人,以致每提到“启蒙时代”或“启蒙运动”时总要提到他们——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和卢梭。这四个人当中,在尔后的历史上名声最大和争议不断的,首推卢梭。
  • 一场文化的光荣革命
  • 整整四十年前,一九六八年的欧美,本来应该四海升平、八方宁靖。“二战”以后,欧美迎来从一九四五至一九七三年长达二十八年的经济增长期,这种“黄金时代”,再往前追溯已经是“一战”以前一八九。至一九一三年的事了。谁料一九六八年竟然四海翻腾、五洲震荡,一时之间,学生走上各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街头,在帝国主义的心脏打出红旗,巴黎首当其冲,总统戴高乐甚至短暂消失,史称“五月风暴”。
  • 她们在伊朗长大
  •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出生于伊朗的画家,他的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穆斯林。“你知道,犹太教随母,伊斯兰教随父。所以我,什么也不是!”于是,这个既不是犹太人也不是穆斯林的画家移民美国旧金山。也许在那个种族和文化的大熔炉里,他不会觉得自己过于尴尬突兀。
  • “尼采悖论”
  • 《内部毁灭——民族国家的终极威胁》是美国著名的军备控制专家、前国防部副部长、里根政府的军控和裁军总署主任弗雷德·查尔斯·伊克莱博士的一部惊世之作。“九一一”事件以后,美国的精英战略家们开始进行反思,国会和白宫联手,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其主要成果是在情报和国土安全方面集中权力,进行了“大部制”改造:
  • 主权:政治的智慧与意志——香江边上的思考之六
  • 一九七七年,被港督任命为“经济多元化顾问委员会”委员的立法局议员罗德丞开始思考关于香港地区前途的方案,因为对新界土地的开发涉及租约,他设想港府把新界土地租约续签到“九七”之后,造成英国继续租借的既成事实,继续保持英国对香港的殖民。无论是不是与这个方案有关,两年后麦理浩访京确实提出了续签租约问题。
  • “我们正在解释的乃是一部宪法”
  • 随着法学的热门、法律的普及,不少人都知道约翰·马歇尔这个名字。作为美国现代法治的奠基者,他在“马伯里诉麦迪逊案”中对司法审查权的阐述和实践,已经为法律人耳熟能详。不过,这位天才的法律人,出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经过,却纯属偶然,且不乏党派之争。
  • 再次燃起的宪法寻根热忱
  • 有人说:历史像个小姑娘,看你怎么打扮。有人说:“史无真言”,史官形格势禁,要为“贤者隐”,要编造一时被污为“坏人”者的“劣迹”。同一题材历史剧中的历史人物,说的并不是他们自己当初说过的真话,而是编剧、导演甚至演员为他们杜撰的话语,体现编者为自己设计的符合某种需要的主题,塑造导演和演员心目中想要塑造的形象。过了一两代人的时间,旧剧重拍,一些过去的幽魂,重现舞台,依然说着需要的话语。
  • 只谈风月,不谈风云?
  • 每逢年底,都有一部电影掀起一片热闹。二00七年末的发动机是《色·戒》。这场热闹,值得一看,也值得一想。
  • 关于话剧《大将军寇流兰》的笔谈:群众与人:《科利奥兰纳斯》和现代戏剧的一个形式难题
  • 二00六年岁末,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搬演了莎士比亚一出不太知名的话剧《科利奥兰纳斯》。它的中国名字叫《大将军寇流兰》,出自英若诚先生晚年的译笔,由林兆华和易立明两位导演执导。上演后,观众反响热烈,对这出戏的艺术形式和所承载的丰富的社会思想内容,发表了很多观感。本刊特约请几位朋友,以笔谈的形式,从不同的角度,对这出戏的里里外外做一点讨论,期望有助于对它的理解。
  • 民众与精英——被消解的张力
  • 莎士比亚似乎对群众很没有好感。在他的历史剧中,群众总是轻易地被忽悠来,忽悠去。《大将军寇流兰》(以下商称《大将军》),不是莎剧中很有名的一部,但在写群众这种随波逐流的本性上,却是比较突出的一部。在这样一部作品中,马休斯作为一名屡获战功的罗马英雄,在刚刚击退伏尔斯人对罗马的进攻而将被捧上执政的宝座之际,
  • 《大将军》和“人艺”的林兆华时代
  • 林兆华并不是第一次执导莎士比亚的剧目,但《大将军寇流兰》是最成功的一部。大将军寇流兰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却被民众放逐。这是一个与古希腊圣哲苏格拉底由雅典公民民主投票被判处死刑相似的悲剧。在一个民众拥有一定话语权的环境里,类似的现象屡见不鲜。它直接面对一个普世性的话题,以一位骄傲的英雄为主角,这是一部英雄被庸众扼杀的悲剧。
  • 建筑师的“冲动”或“感悟”——情系国家大剧院之一
  • 二00一年六月初,停工一年多的国家大剧院工程复工了。 此前,国家大剧院曾经过三轮方案、三轮评选以及建筑界人士表示不同意见的三次上书,这其中都频繁闪烁着清华建筑学人的身影。在两院院士中,有建筑学专业的院士十二名,其中有六位在“上书”上签了名,他们全都是清华建筑学人。在签名上书的全国一百余名建筑师中,
  • 当代艺术的国际化之路
  • 当代艺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真正开始了国际化进程,也就是说,中国当代艺术在这个时期进入到国际展览、收藏和评论体系当中。一九九三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专设中国部分,是一个标志,某种程度上为之后当代艺术与国际艺术圈的后殖民文化关系定下了基调。
  • 小议“出入邻里必欲互知”
  • 西人初入中国时,从政教、经济到礼仪制度均大不适应。即如打招呼,国人至今还习惯于熟人见面时问候去向以示关心,不像西人将这种问题视作对其隐私的侵犯。或云这种差异出于中西文化性格:西方重个人主义,个人的事情别人无权过问;而中国重集体观念,嘘寒问暖实为人之常情。然而从古代的法制角度出发,也可对此现象做一解释。
  • 教育系和教育学
  • 钱锺书先生有一段话,堪称对大学教育系的经典调侃:“因为在大学里,理科学生瞧不起文科学生,外国语文系学生瞧不起中国文学系学生,中国文学系学生瞧不起哲学系学生,哲学系学生瞧不起社会学系学生,社会学系学生瞧不起教育系学生,教育系学生没有谁可以给他们瞧不起了,只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
  • 年代之谬
  • 《读书》今年第二期吴飞文章《古典竞技:战争与和平》中说,哈德良时期的弗莱贡将古代奥林匹亚赛会起源时间定于公元前八八四年,“但‘后来’伊利斯的哲学家希琵亚斯和亚里士多德共同把这一年定为公元前七七六年”。但实际上哈德良皇帝在位时间为公元一一七——一三八年,弗莱贡大约与他同时代(可能晚于他去世),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