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06期
  • 我们愿意中的毒
  • 作为大众文化文本,《士兵突击》的意义也许只有在它风头过去之后才能得到更清晰的指认。一般说来,人们赞赏某个艺术作品,“真实性”往往是个重要原因,特别是在今天接受渠道和发言机会大大增多的情况下,
  • 王佳芝的身体与易先生的性感
  • 电影《色·戒》中的床戏,不仅在发行前后制造了大量的话题,而且掀起了一个范围广大的类文化讨论。毕竟,这是“性”,在我们的文化中,常常是被略去的对象,如果明火执仗地提及,总是在骂人的话中。
  • 行动吧,身体主义的纪录片!
  • 小川绅介不是趣味的提供者,他的影片不能给人带来所谓的“愉悦”;他更不是显而易见的“深刻”的表达者,不能给人带来点头不已的“思想”。趣味与本质无关,深刻也从来不是显而易见的。抱着寻找所谓“审美愉悦”和“深刻思想”去看小川的纪录片,
  • 我言故我在
  • 无论东方西方,都曾经有一个时期将语言看做神圣的。《圣经》中的“太初有道”之“道”即“语言”,也即神。神通过命名创造了世界;在古希腊.人的存在就其本质而言是由能说话来规定的;中国古人也一度把语言当做崇拜的对象。
  • 多带一只眼睛看时尚
  • PP笔下的生活离我有点远。估算那个距离,大概相当于从我的居住地(北京城五环路外)到市中心区(西单或王府井)那么远。这个距离的意义,当然不在于公里数,也许用房地产的差价倒更能说明问题一些。我还应该再补充一个数据:PP今年才三十出头,
  • 文化冷战、《苏维埃生活》和《美国画报》杂志
  • 一九四二年,在战时合作的气氛下;苏联政府同意了最大盟国在其境内发行反映美国生活的杂志《美国画报》的请求。从一九四三年起,由美国新闻署编辑出版的《美国画报》开始通过订购和零售方式在苏联发行,
  • 晚清赈灾的经验研究及其理性关怀
  • 倘若说灾荒主要是一种自然现象的话(当然,导致灾荒的原因可能有自然、人为等多种),那么,与之相对伴生的赈灾则是一种社会行为了。可以说,自有人类史以来,灾荒始终是影响人类社会前进的一个天然的障碍。
  • 人祸!
  • 在大众心目中,伤风、感冒似乎是同义词,与流行性感冒(简称“流感”)没多大差别。事实上,流感是一种明确的疾病:它有特定的病原——流感病毒;特定的侵袭渠道——上呼吸道;特定的症状——发烧、头痛、流鼻涕、干咳、喉咙痛、肌肉酸痛.还有恶心、呕吐、腹泻;
  • 西方视野里的北京形象
  • 北京是名扬中外的历史文化名城,有着三千多年的建城史、八百多年的定都史,自元、明、清、民国迄今,北京作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积淀了丰厚的历史文化遗存。
  • 冰雪精神,抗寒志节
  • 上世纪三十年代二十岁的屠纪华初涉文坛,选“梅志”两字为笔名。年纪轻轻小女子寓意高远,当系以梅之冰雪精神,抗寒志节自励。其后漫漫人生路艰难而执著,无畏复无悔,果然名实相副,人众钦仰。
  • 深造自得 见解独到
  • 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萧父先生的文章、诗词、书画选集三种四册,合称《萧氏文心》。通读本书,不难看到作者学术的一些重点或特点。萧先生治学,首贵博淹,又深造自得,见解独到。他对中国哲学的学科建设,
  • 她们的一个世纪
  • 《张门才女》(The Talented WomenD,the Zhang Family,University of Cafifornia Press,2007),将目光投射至十九世纪的中国女性。
  • 米德的意义
  • 对美国人类学史有所了解的读者都知道,米德当年进入田野从事有关异文化青少年研究的初衷,乃在于试图通过对“他者”的研究来解释发生在自己所属文化中的一些社会现象。换言之,米德的这一作品典型地体现了美国人类学之父——博厄斯(Franz Boas)的思想精髓——通过理解“他者”来审视自我。
  • 青春之余韵
  • 一九二七年初秋,冯至从北大德文系毕业,远赴哈尔滨担任第一中学国文教员。陌生而黑暗的新环境使他终日生活在难熬的孤独中,“空空地对着几十本随身带来的书籍发呆,可是一页也读不下去”。在这些书中,
  • 文化对人类本能的制约
  • 读《民的法律》。书中讨论各民族原始法的时候,涉及的私奔案特别多。使他们的私奔现象特别突出,还是因为考察者对此特别怀有调查记录的兴趣?
  • 有没有拆?
  • 读罢李庆西先生的《卑微人生的破茧之旅——王安忆小说〈富萍〉阅读笔记》(《读书》二OO八年第二期),对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上海苏州河附近棚户区的民众生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但文中说“好在那时候没有‘违章建筑’一说,偌大个上海也没有一个‘拆’字。”(115页),值得商榷。
  • 奶奶眼中的侵华日军
  • 孙歌先生的《观察日本的视角》(《读书》二OO八年五期)给了我很多的启示,尤其是“如果我们仅仅把一些固定的意象作为历史讨论的话题,那么活着的历史就会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便不得不置身于历史之外,而我们的思考,也可能因而失掉历史性”。
  • “新书话”系列——奇妙浪漫的书之传奇
  • 史中有史(下)——从编辑《剑桥中国文学史》谈起
  • 如果我强调《古诗十九首》很可能是建安时期的产物,但是却被后人挑选出来以代表早于建安时期的东汉文学,这样的论点往往令人感到不适。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庄子寓言中“朝三暮四”的故事:猴子不满于“朝三而暮四”,却为“朝四而暮三”感到高兴。
  • 现代政治的独特观察者
  • 近年来,政治哲学在国内学术界颇热,有关政治哲学的会议此起彼伏,政治哲学的书籍层出不穷。从柏拉图到施特劳斯,从亚里士多德到阿伦特,当然还少不了自由主义的各位宗师,
  • 善善相争,无法不行
  • 我于做学问事,一向是没有太大用心的,因为天资无多,并不敢动做个学问家的念头。所幸年少时养成乱翻书的习惯,随着马齿渐长,阅读量也日增,却时常困于无书可读。年届弱冠之时为开拓阅读面,啃了几本许国璋《英语》。
  • 心的震撼
  • 汶川的地震是八级,烈度十一度。山崩地裂、乱石翻滚、江塞路断、房屋倒塌,刹那间夺走了数万人的生命。天威之烈,令人震恐。
  • “一国两制”的历史源流——香江边上的思考之七
  • 一支笔,一张报,往往是文人的梦想。香港地区颇具影响力的《明报》和《信报》当初都是由一支笔支撑起来的。金庸大侠早期给《大公报》副刊写武侠小说,港英政府镇压“六七反英抗议运动”使得左派报纸受到影响,
  • 《饮馔中国》
  • 股份制是过去三十年中最成功的改革之一(下)——厉以宁谈股份制
  • 马国川(以下简称“马”):你很早就参加了改革方案的设计?厉以宁(以下简称“厉”):我是一个教师,主要从事现代理论经济学的研究和教学。但是时代的大潮也把我推到了改革的前沿。一九八三年我就参加了中共中央书记处主持下进行的改革方案的起草工作。
  • 滞留在现代化中途:转轨国家的农业之惑
  • 二OO七年是全球初级产品和资本品共同飙升的一年。其中,粮食价格从始至终扮演了一个领跑者的角色。粮价上涨不是出现在供给不足之时,而是全球粮食产量创新高之际。
  • 走出饥饿的阴霾
  • 一九九八年,印度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因在福利经济学方面的杰出贡献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对森的工作的实践意义做过如下总结:
  • 倾听无声者的声音
  • 在从事二十世纪下半期中国农民口述历史的收集和研究工作中,我们常常接触到的是关于苦难的讲述,屡屡体会到的是苦涩的味道——浓重的苦难,日复一日让人们在其持续中麻木的苦难,被密不透风的屏障遮掩的苦难。
  • 在户籍与狱制之间
  • 《中国的规制与惩罚——从父权家族本位到人民大众本位》以户籍和狱制为线索,经由刑事规制将家国勾连一体,主要探查的是红色中国秩序的可能性问题。其间,秉持福柯的“谱系”方法,
  • 徜徉于天人之间
  • 最近杨振宁教授和翁帆女士合作的《曙光集》出版,里面收集了将近五十篇杨先生的文章、书信、访问记,以及数篇与他相关的文字,其中关于科学与科学家的大约占六成,
  • 《热风学术》(第一辑)
  • 知人论世:陈寅恪、傅斯年的史学与现代中国
  • 施耐德(Axel Schneider)教授关于现代中国史学的旧著终于出了中译本。我知道“施耐德”三字要全部连读才是其姓氏,但汉语写作讲究要能上口诵读,此姓氏读起来却像是在称其全名,而频频称以“施耐德教授”又太像法律文书,
  • “我痛恨你们所有的人”
  • 托马斯·伯恩哈德的名字也许还不为中国读者熟知。
  • 轮到谁来讲故事?
  • 《中性》(Middlesex)是希腊裔美国作家尤金尼德斯历时九年完成的小说。小说以一个两性同体人为叙述者,讲述一个希腊家族在二十世纪历史中的命运遭遇,以及这个两性畸零人艰难的自我身份认同过程。
  • 美国报业的年轻物种:非传统周报
  • 二OO七年七月,第一届北美免费日报协会(North American Free Daily Newspaper Conference)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圣彼得堡举行,会议由甘塞沃特媒介公司承办,主题是“免费日报的革新战略”。然而,会议期间,
  • [短长书]
    我们愿意中的毒(魏天真)
    王佳芝的身体与易先生的性感(鬼今)
    行动吧,身体主义的纪录片!(郭熙志)
    我言故我在(涵虚)
    多带一只眼睛看时尚(朱正琳)
    文化冷战、《苏维埃生活》和《美国画报》杂志(赵丽杰)
    [品书录]
    晚清赈灾的经验研究及其理性关怀(郝平)
    人祸!(王道还)
    西方视野里的北京形象(欧阳哲生)
    冰雪精神,抗寒志节(朱健)
    深造自得 见解独到(郭齐勇)
    她们的一个世纪(石旻)
    米德的意义(范可)
    [读书短札]
    青春之余韵(五明子)
    文化对人类本能的制约(摩罗)
    有没有拆?(夏松涛)
    [读书平台]
    奶奶眼中的侵华日军(胥光炜)

    “新书话”系列——奇妙浪漫的书之传奇
    史中有史(下)——从编辑《剑桥中国文学史》谈起(宇文所安)
    现代政治的独特观察者(张汝伦)
    善善相争,无法不行(冯克利)
    心的震撼
    “一国两制”的历史源流——香江边上的思考之七(强世功)
    《饮馔中国》
    股份制是过去三十年中最成功的改革之一(下)——厉以宁谈股份制(厉以宁 马国川)
    滞留在现代化中途:转轨国家的农业之惑(曹东勃)
    走出饥饿的阴霾(刘庆乐)
    倾听无声者的声音(郭于华)
    在户籍与狱制之间(许章润)
    徜徉于天人之间(陈方正)
    《热风学术》(第一辑)
    知人论世:陈寅恪、傅斯年的史学与现代中国(罗志田)
    “我痛恨你们所有的人”(殷实)
    轮到谁来讲故事?(小白)
    美国报业的年轻物种:非传统周报(高金萍)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