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07期
  • 最新发现的《纯粹理性批判》汉译本
  • 好些年前,我在北京国家图书馆胡乱借书看的时候,曾经借到一位名叫Arnold Herman Kamiat的学者自费印行的The Critique of Poor Reason(1936)。此书书名明显模仿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The Critique of Pure Reason),内容已记不大清。
  • 黄侃年谱缺失的一页
  • 一九二七年六月,暨南学校在上海扩充为完全大学,校长郑洪年很有魄力,延揽了一大批负有时望的学人来校授业,国学大师黄侃就是其中的一位。《黄侃日记》本年颇有阙佚,仅存十一、十二月,未记此事;司马朝军等著《黄侃年谱》(湖北人民二00五年版)亦失载。
  • “刘正琰”应为“刘正琰”
  • 今年第五期“读书》第45页有一段文字是:“关于外来词语研究,语言学家自是本色当行。高名凯、刘正琰的《现代汉语外来词研究》(文字改革出版社一九五八年版)已着先鞭;日后的《汉语外来词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一九八四年版)则更为实用。”此处所说语言学家“刘正琰”应为“刘正琰(tán)”之误。刘正坎为《现代汉语外来词研究》著者之一,也为《汉语外来词词典》四编者(刘正坎、高名凯、麦永乾和史有为)之一。
  • “江北”的水绘园
  • 《读书》今年第三期《文字的银器,思想的黄金周》中把水绘园称为“江南水绘园”,引文中并说其“楼台则倾圮荒凉矣”。其实水绘园还不在江南,它位于如皋城内东北角,而如皋位于长江以北,南距长江北岸大约三十至四十公里。水绘园经几百年沧桑,但楼台却并未倾圮,因为它的建筑都是一式的平房。
  • 佩皮斯的“头衔”
  • 吕大年先生在《佩皮斯这个人》(《读书》二00八年第三期)中设问:佩皮斯在今天应该给一个什么头衔?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恰巧,从冯象先生的《政法笔记》(江苏人民出版社二00四年一月版)起,我就一直在不同文字中遭遇此人,吕先生的疑问也常萦绕于心。仅粗疏清算,也许至少有如下头衔可以冠之:
  • 动容
  • 永厚先生打来电话,问我是否看到李洹在巴黎的演说。那天恰巧有事,尚不知李洹为何方神圣。永厚先生说:“我求你,抽点时间看看。”听他的口气,似乎深深被感动了。
  • 《物权法》的矛盾与冲突
  • 在《物权法》通过之后,我们可以看出《物权法》面临着一些问题,所以要就这些问题来谈一谈。梁治平说《物权法》是我国立法史上过程最艰难、争议最大的一部法律,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两个原因:一部法律如果仅仅是利益冲突,那么这部法律的通过虽然比较难,但终究还是比较简单的,比如《劳动合同法》、《破产法》。如果一部法律不仅涉及社会群体的利益冲突,还包括了立法理念和意识形态的冲突,那么这部法律就复杂得多了。可以说,《物权法》不但包含了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冲突,而且也包含了立法理念甚至意识形态争论的问题。对于《物权法》,我想谈五个冲突。
  • 法治十年观察
  • 编辑《申冤与维权——法治十年观察》这本书也为我自己提供了一个机会,透过形形色色的案例、事件、论争和现象,重新审视十年来中国的法治进程与社会变迁,看法律建设究竟取得了什么样的进展;法律与社会之间循着怎样的轨迹互动和演进;人们关心和面对的问题发生了何种变化;以及在纷繁变幻的世态之下,变化的是什么,不变的是什么,应当改变的又是什么。
  • 理解中国经济改革
  • 由邓小平发起的中国经济改革已经走过了三十年的历程。回过头看,三十年前,当改革开始的时候,至少有两件事我们没有预料到:
  • “制度决定论”的神话
  • “制度决定一切”是在当今社会上非常流行的一种观点。对“制度”的信赖是在对“人治”的批判中发展强化出来的。在反思“十年浩劫”的时候,社会上有一种共识,认为“人治”是造成浩劫的一大原因,而“人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特点,中国人必须改变“人治”的思维方式。与“人治”相对立的是“法治”,“法”是由制度规范的、由“制度”保障的。清官的“人治”是脆弱的,制度才能决定一切。
  • “一国”之谜:Country vs. State——香江边上的思考之八
  • 一九五九年四月七日,在西藏上层贵族发动叛乱后不久,毛泽东给当时的统战部副部长、国家民委副主任汪锋写了一封信,要研究一下西藏问题。毛泽东列出十三个问题,要求西藏、青海、甘肃和云南省委以及新华社帮助收集资料。在这十三个问题中,他像年轻时写《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一样,把阶级成分划分作为理解西藏社会结构入手点,由此揭示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
  • 《采访本上的城市》
  • 迫不得已的荒谬?
  • 去年是恢复高考三十周年,知识界以前所未有的热情介入了三十年前发生于中国教育领域、但影响却远远溢出教育界的这样一个大事件的纪念活动。颇意味深长的是,与教育界中一度对“高考”口诛笔伐的场面不同,知识界对恢复高考的集体性回忆似乎更多带着感恩的温情。这也难怪,毕竟现在知识界的绝大多数精英都是高考的受益者,更何况,在一个以公平为基调的现实语境中,
  • “封闭的社会”与变革之策
  • 一九六八年的“五月风暴”以一种突然进发的政治反叛的方式表达了法国人,尤其是有着左翼倾向的青年人对社会和政治变革的渴望。自一九五八年以来长期掌权的戴高乐总统终于意识到改革已迫在眉睫,但为时已晚。他错过了解决法国社会根本性问题的一个历史良机,同时也因此失去了治理国家的权力。继戴高乐之后上台的右翼总统蓬皮杜和德斯坦仍然没有太认真对待一九六八年所表达的变革渴望。自一九六八年以来,形形色色的知识分子和所有的法国左翼人士一直在等待戈多,而这一天终于随着密特朗当选总统到来了。一九八一年五月十日,社会党领袖密特朗当选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一位左翼总统。
  • 政治学还是艺术史?
  • 二00七年十二月,《读书》编辑部与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共同举办了以“视觉遗产:政治学还是艺术史?”为主题的座谈会。围绕《国家遗产:一项关于国家思想产生的视觉史文案》的展览方案(计划于二00八年在英国曼彻斯特科学工业博物馆展出),与会者讨论了其所涉及的尝试,即,通过当代艺术而梳理中国近现代国家观念形成中的视觉性元素。
  • 沈从文的三重传奇意义
  • 沈从文具有多重意义上的传奇。从他的人生到创作,乃至接受,无不具有传奇的意义。 八十年代以来,在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带动下的“重写文学史”一波波地走向了高潮,使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格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沈从文和张爱玲这些曾经被排斥在“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叙述之外的作家,
  • 道器之间的《太平风物》
  • 二00二年夏日我赴太原和李锐作了一次很长的对谈,这次对谈后来以对话录的形式收入了“新人文对话录”丛书。在整理初稿时,我删除了部分内容,比如李锐对文坛的一些尖锐批评,我担心这类批评会引起别人的误解和不快。现在看来,这些删除可能是不必要的,李锐在陈述自己的思想时一贯秉持这样的风格。还有一些话题,也被我或者是我的学生在整理录音时过滤。
  • 一场灾难有多长?
  • 在毕飞宇的小说《玉米》(《玉秧·玉米》,江苏文艺出版社二00三年版、作家出版社二00五年版)及其姊妹篇《玉秀》和《玉秧》三部曲中,《玉秧》与前两部相比颇受冷落。只有陈思和认为毕飞宇的这篇小说是他当年所读到的中篇小说中最让入感动的一部。陈思和先生的感受是有道理的,因为《玉秧》言说了一种生活真相,呈现了我们民族最隐秘的伤痛,它实在应该被记住,而不是被遗忘。
  • 生命的多元意向
  • J.M.库切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富创造力的文体家。早在一九七四年,他的第一部小说《幽暗之地》就采用了两个不同文本并列而述的叙事方式:一边是越战时期为美国政府编制心理战计划的智库学者,一边是十八世纪深入非洲腹地探险的布尔人。陆建德先生在为该书中译本(浙江文艺出版社二00七年版)撰写的“序言”中详尽分析了二者“暗中相通、前后呼应”的妙谛,看似毫不搭界的两个故事在某种意识形态上串起了一部文明人的野蛮史。
  • 生命中无法承受的腐败
  • 二00七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尘埃落定,阿拉伯文学批评界再一次失望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有望冲刺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继续受到阿拉伯读者和批评家的关注。自从埃及作家马哈福兹于一九八八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阿拉伯文坛备受鼓舞,激起人们对更多阿拉伯作家获奖的期望。
  • 化“壁垒”为新的“混沌”
  • 曾经被忠告为“不可能”的帐篷戏剧《变幻痂壳城》北京公演,终于实现了。使“不可能”成为“可能”的到底是什么呢?
  • 读《动物农场》(一)
  • 奥威尔是一种现象,不是开始,不是结束。他的《动物农场》是一部成人童话,对理解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左右翼很有帮助,对理解当下的左右翼也很有帮助。
  • 可以不同意,但要了解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有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现象,这就是容不得内部的“异端”,对资产阶级的东西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容忍,对自己阵营的则务必除之而后快。苏联国内战争胜利之后,在很长时间里镇压矛头始终对着昔日的战友和同志,如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而在他们被镇压之后,矛头更转向自己队伍内的“异端”,一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就是以杀完“异端”为终结的,列宁的那些亲密战友如布哈林、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等等,纷纷成为刀下之鬼。而有些被杀者甚至说不上什么“异端”,只不过在什么时候和斯大林有点什么不同意见而已。
  • 呵呵勋爵与历史文本的游戏
  • 无线电的发明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其中的一端,便是在颇为不短的一段时期内,收听广播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年少懵懂的时候,就有了极其深刻的印象,知道“收听敌台”是一项政治不正确而风险极大的事情。稍微年长些,读到了“东京玫瑰”的传奇故事,才知道,原来在敌我双方血肉相拼的当口,在美军这儿,收听敌台居然可以成为堂而皇之的娱乐活动。
  • 多瑙河的冷漠
  • 一九九一年,是享誉全球的罗马尼亚裔美国宗教哲学家、作家米尔恰·伊利亚德去世后的第五年,也是齐奥塞斯库的罗马尼亚政权倒台后的第二年,美国《新共和》杂志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幸运的罪”的文章。那文章用格外克制的、冷峻的语气提出了伊利亚德的历史问题:他曾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大发极右言论,鼓吹民族纯化,为极右翼民族主义组织“铁卫军”呐喊助威。
  • 辗转于友谊之间
  • 一九二0年,“格奥尔格圈子”的干将弗朗茨·布赖出版了《文学动物寓言集》(Bestiarium Literaricum)一书,正如此书副标题“德国文学动物的精确描摹”所示,书中对当时德国几乎所有的另类文学天才(所谓“动物”一说大抵是指这些人物有别于正常人类)都做了详尽的描写和评说,
  • 《开放时代》2008年第4期目录
  • 清华建筑人与国家大剧院——情系国家大剧院之三
  • 清华建筑系——一个在学术上居于全国同类院系前列、有着剧院建筑设计理论建树和经验积累,长期以来为国家大剧院付出了无数心血的集体。许多清华建筑学人之所以曾经站出来反对安德鲁的设计,绝不是因为清华方案的落选,而是因为设计理念和艺术追求上的差异。
  • 关于癸、甲二科会试
  • 《读书》今年五期刊载了两篇文章.皆以清末科举之废除为旨,或谈“功名的漫长流转”,或述开封贡院的掌故.虽百年往事.仍叫人唏嘘作叹。其中张清平先生《贡院碑》一文提到“一九。一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慈禧、光绪逃至西安。待事态平息,回銮北京时,慈禧一行在开封稍驻。许是地方官员们万般小心地接驾奉迎.颇得老佛爷和皇上的欢心。
  • 我的第一本探险漫画书
  •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