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08期
  • 战争与和平:三千年前留下的思考
  • 三千二百八十一年前,七月的一个下午,地中海东岸天空阴霾密布。厚厚云层偶尔露出一线阳光,照着在陆地上行进的一支庞大的军队。寒光闪烁,金属声沉。光线一晃就从战车中王冠上向前突出的神蛇处闪过,埃及法老拉美西斯率领四个军团的大军向北进发,直奔现代叙利亚境内的内比一门得丘(Tell Nebi Mend),奥伦特斯河上的城市卡迭什。拉美西斯法老亲率阿蒙神军团经过九天的行军来到奥伦特斯河准备渡河北上。
  • 探寻中国的现代性
  • 汪晖的四卷本著作《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卷帙浩繁,内容十分复杂。首卷围绕“理”与“物”的关系这一中心命题,探讨了宋明儒学的“天理”主题;次卷转向“帝国/国家”问题,先证明它们是西方(包括日本)在分析中国时使用的主导性的现代二元对立概念,再论证它们对理解清朝和民国的国家特性来说,具有基本的缺陷;第三卷对晚清和民初的重要思想家进行分析,
  • 哲学书的审读
  • 波兰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沙夫(Adam Schaff)写的Ⅸ语义学引论》,是一本旁征博引、议论风生的哲学名著,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过汉译本,译者周易、罗兰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的数理逻辑学家周礼全先生和他的夫人。二00八年四月,我从网上买到两份与此书出版有关的审读意见书,很有些学术史料上的价值。
  • “意义也是一种事实”
  • 在一般人看来,哲学是一门专业化的科学,需要特殊而长期的学术训练。单是弄清那些艰深的名词与概念,大多数人就得花费一生的时间。而在哲学庙堂的大门外,却是波涛起伏的存在的海洋,即捷克哈维尔等人所说的“自在世界”(natural world)。如果某一天哲学从学术界分离出来,思考者发现自己无须面对教条,而是面对真实的“自在世界”,这样的哲学会是个什么模样?
  • 关于《“刘正琰”应为“刘正埮”》的说明
  • 从“度苦”到“顺生”
  • 四十年代后期的北平,京派文化日渐式微。但《世间解》的问世,似乎像京派文人最后的余晖,留住了那个时期精神的碎片。该杂志的发起人是张中行,地点在广化寺。现在无法了解杂志酝酿的具体过程,只知道事情由他新认识的续可法师张罗,废名等人曾到寺里热烈地讨论过办刊思路。至于资金的筹划等细节,据说是天津的一位居士赞助,在张中行后来的回忆里谈得简略,
  • 说画
  • “我是十九世纪之子”——王元化的最后二十年
  • 二00八年五月九日二十二时四十分,在上海瑞金医院的病房里,元化先生静静地走了。三天以后,天崩地裂,神州哭泣,为无数死难的生命。先生晚年挣扎于痛苦之中,没有看到身后的巨大噩耗,可谓不幸之幸。遗体告别仪式上,先生静卧于鲜花丛中,神态依然是那样的从容,我很难相信,先生已经去了,再也不回头了。不由悲从心头涌出,无法自已。
  • 笔谈:面对“五一二”——媒体报道与公众心理
  • 此次汶川大地震,是典型的危机事件,媒体报道也相应采取了危机报道模式。鉴于震灾的信息大部分依靠媒体报道(尤其是受灾严重、公众通讯很难保障的地区),媒体报道对于公众心理有了巨大乃至完全左右的力量,分析此次震灾中的“媒体报道与公众心理”,可以让我们了解危机报道的意义与边界,有利于媒体与公众处理日后的类似情形。
  • 从“人定胜天”到“众志成城”
  • 五月十二日汶川地震发生后,使用频率最高、每天不断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四个字:众志成城。电视频道、志愿者的衣服、街道张贴的标语几乎都是:抗震救灾,众志成城。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特大地震发生过两次,上次是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的唐山地震。唐山地震后人们都佩戴一个徽章,上面也有四个字:人定胜天。从“人定胜天”到“众志成城”,中间的三十二年,
  • 宗教仪式与灾后心理治疗
  • 如果不是王菲出席五月二十一日香港地区佛教“护国息灾冥阳两利祈福法会”,这一场数万民众参与的超度法事可能不会引起媒体的注意。当全国媒体把目光投注于那些心理专家、心理安抚志愿者之时,另一项心理关怀工程,其实已经在灾区,在海内外悄悄展开了。
  • 大地震与文学表达
  • 大地震最初,也可能一直延续至今,对部分写作者而言,是文学表达的匮乏感和失语。我自己没有写完一首诗,虽然我看到了很多这类作品,甚至还收到约稿信。我经验到的,只是持久的失语及表达的匮乏感。在这样一个巨大的人类灾难的创痛依然没有完全平复的时刻,这种感觉就类似那些被压在废墟中尚存生息的人们,只要有意识,那他们或者是发出呻吟与呼救,或者就是忍受痛苦,一声不吭,体味着苦痛的深刻和死亡的迫近。对灾难的文学表达,此刻与这种状态酷似。
  • “一国”之谜:中国VS.帝国——香江边上的思考之九
  • 一九八二年撒切尔夫人访问北京,香港人给予了高度关注。从马岛战争以来,香港人比英国人还要关心战争的每一天,人们争相传阅报纸上的战况报道,试图从中领悟自己的命运。他们甚至怀着隐隐的期待,梦想着大英帝国也能用武力来保护自己。当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与邓小平会谈后的撒切尔夫人步出人民大会堂在下最后一阶台阶时不小心跌了一跤,迷信的香港人似乎意识到,英国人在香港问题上输给了中国人。
  • 东亚的心胸
  • 指代气量广狭的“心胸”,或许可以被导入历史观察领域。欧洲人常常不理解为什么“二战”结束若许年后的东亚内部,就不能像“欧盟”各国那样用一个博大的心胸来彼此理解、接纳并融为一体?二00六年十一月,我和几位朋友曾就中日之间所存在的理解鸿沟话题,与欧洲查理·梅耶人类进步基金会主席皮埃尔·卡蓝默先生进行了饶有趣味的交谈。他的观点很鲜明,认为按照基督教的传统,
  • 鲁迅·刘半农·梅兰芳
  • 近得友人见告,北京某单位在整理旧存文献资料时发现了一套《梅兰芳歌曲谱》,一函两册,真丝面料,红色书衣。装帧十分讲究,是萨空了旧藏物。扉页有刘复与鲁迅手题。刘题是:“品论梨园艺事,当做考订北平社会旧史,不知君以为如何。半农”(下有钤章)
  • 回忆与张芝联先生的一次谈话
  • 张芝联先生去世了。虽然先生已经九十高龄,但他的离去,仍然让我感到太突然,也格外地难过。先生的大名,我是很早就知道的。我是历史学的门外汉,却一直爱读历史书,也曾经翻过法国年鉴史学派的一些代表作。我听说张先生和布罗代尔有过交往,是他比较早地把年鉴史学派的观点介绍给了中国学术界,并且做了非常公允的评价。我还听说,先生是世家之子,早年毕业于光华大学的西语系,曾到美国耶鲁大学留学,英语和法语讲得都非常好、非常典雅。这些最初的印象,让我对先生十分崇敬。
  • 挽歌
  • 语言与实物之间,永远存在着一条巨大的鸿沟。比如,我们说“椅子”,那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与我们实实在在坐着的椅子,并非同一物。我们用以形容这张椅子的文字,更难能迫近实体.说那椅子是棕色,棕色却有各样不同的深浅,就算用丰富的辞藻细辨这些幽微的区分,文字又如何掌握椅子在晨光夕照的光影中不断蜕变的色泽?更不用说人手触摸的质地,
  • 一份女权祖母的精神遗嘱
  • 爱丽丝站在八十一岁的高度,俯瞰她的子孙,眺望着第二个千禧年的来临,历史并未终结,审判还没有开始,当然,这里借用的是男人们的套话。
  • 黄永砅的“意义”
  • 黄永砅的风格独一无二,他有自己特殊的表意技术:首先是他频繁使用的“搬运”——将彼时彼地之物搬运到此时此地中来,并进行改装、嫁接和重写。不仅仅是把一些著名的“空间场所”,如万神庙、五角大楼、古罗马竞技场,搬到美术馆中来,同时,也将中国的佛教用品商店搬到美术馆中来。除了这些建筑空间外,还有一些“经典”物件,如喇嘛教中的转经筒、佛教中象征性的大象、
  • 文明化·体育化·净化
  • 近年来,随着《文明的进程》、《个体的社会》、《论文明、权利与知识》、《莫扎特的成败》等著作相继在国内翻译、出版,埃利亚斯其人渐受关注,“文明化进程”理论渐为人们所熟知,有关研究文章也时有可见。这是非常可喜的现象。在西方,埃氏几乎用他九十三岁的漫长一生才苦等到学术界的承认,而在国内,通过这些著作,我们也得以及时领略到一位大师的学术风采。
  • 吴佩孚,吾佩服
  • 近日看到网络上盛传“一位房地产商”和北京房地产协会会长的高论,说将紫禁城炸掉,改建为住宅区将如何如何。这不禁令我想到了吴佩孚。吴氏在中国近代史上多被称为“军阀”,更因镇压“二七”大罢工而恶名昭著。但他一生至少有两件事无负国人。第一是他在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北平等地沦陷时表现出了民族气节,拒绝与日伪合作。第二是在北京紫禁城宫殿面临被北京政府“现代化”改造的关头,他挺身而出,致电反对。
  • 读《动物农场》(二)
  • 我在一九三六年以后写的每一篇严肃的作品都是直接或问接地反对极权主义和拥护民主社会主义的,当然是根据我所理解的民主社会主义。(奥威尔:《我为什么写作》)
  • 另一种建设
  • 刚读完《再造魅力故乡》,副标题为“日本传统街区重生故事”。此书源自日本十七个小镇的保护与重建,真切地述说了十七个故乡再造的小故事,正是村民“自觉”、“自建”与“自治”的实例。著者西村幸夫是城市设计与古迹保护的学者,然而其视野并非仅止于此,更过人之处是他的学术根植于社区建设。他在“前言”中写道:“……地方的魅力,
  • 孔子与当代中国
  • 儒家视角下的雇主和保姆
  • 十年前,一个好朋友到香港看望我,这个朋友现在是美国一个著名大学的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得知我家雇佣了一个住在家里帮忙照看小孩、做家务的保姆后,似乎感到很吃惊。他刚刚从另外一个城市转到香港,因为要在我们家待几天,我就告诉他把脏衣服放到洗衣房筐子里,让保姆帮他洗。但朋友拒绝了,说他要自己洗。我当时没有反驳,在喝了几杯后,我再提这件事,他就同意了。
  • 历史与小说之间
  •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报纸、杂志、电视、网络随时随地向人们传布各种知识,叫人目不暇给,甚至有不堪负荷之感。
  • 作为诗的物与作为物的诗
  • 《终朝采蓝——古名物寻微》是扬之水《古诗文名物新证》之后又一本考证诗文名物的书,是追溯寻常物用在文化史中的变化与物本身的变化两条轨迹的交汇。文笔是作者一贯的风格,行云流水般,气韵淡远。内容从先秦到明清,多宋人故事,所述好像随机拍摄的平凡的生活特写,但镜头又总是落在这个文明恬静从容的瞬间,
  • “读书”读到“冯亦代”
  •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从杭州“晓风书屋”的收银台上,拿到了《读书》二0O八年第三期(总第348期)后,有一种光阴如水的感觉。三百四十八本《读书》,每月一期,这本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的刊物是在一九七九年四月复刊的,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三十年,《读书》满二十九周岁了。
  • “题材索引”与“主题索引”
  • 《读书》今年第四期《再次燃起的宪法寻根热忱》一文中,谈到“《麦迪逊文集》没有‘题材索引’,法兰德的《汇编》里有,有了这份索引,研究美国宪法的人,方便多了。例如,研究参议院的来历, 一查索引中的项目和对应页码.便可知道……”(44页)。
  • 瞿秋自的家乡在常州
  • 《读书》今年第七期文章《沈从文的三重传奇意义》中写道:“瞿秋白的家乡福建长汀。”实际上福建长汀乃是瞿秋白就义之地,至今那里还留有对他的纪念性建筑。瞿秋白的家乡在江苏武进。武进是当时的县名,现属江苏常州。瞿秋白的老家是在原来武进县(今常州市)青果巷的八桂堂。
  •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读书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