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09期
  • “作秀”的难处
  • 俳优登场,搬演故事,是为做戏。做戏的人,过去称戏子,现在叫演员或表演艺术家——这改变含有人格的尊重。做戏,时髦又称“作秀”,意思没有两样,只不过“秀”是洋文的音译,说起来更有洋味儿。时髦一把,题标“作秀”。
  • 从“吴市场”到“吴法治”(上)
  • 马国川(以下简称“马”):您因为坚持改革的市场经济取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被称为“吴市场”。那么,您对于市场经济的信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建立起来的?
  • 法学三十年:重新出发
  • “文革”落幕,法学重生,不知不觉已逾“而立”。三十年于人生、于学术积累与变革,不算短了。今天我们来回顾和展望,我首先想到两点常见的误会,可以敲敲,做个引子。第一,是说法学是“经世致用”的,法学院应当偏重职业技能训练。因此就拿实务部门的一些指标来衡量,结果如何可想而知;课本上的概念定义学理分析,也仿佛仅仅是纸上谈兵、教条主义了。
  • 物权法:诠释与过度诠释
  • 《物权法》获得通过后,硝烟至少在公开层面上已经散去。在巩献田教授的公开信通过网络发布以前,《物权法》在起草过程中的争论主要是民法学界内部就有关具体的制度和技术问题所进行的温和切磋。以公开信为引爆点,借助于日渐发达的媒体特别是网络空间,社会各阶层几乎都卷了进来。
  • 《江浙访书记》
  • 读《动物农场》(三)
  • 我们都是靠抢劫亚洲苦力才得以生存的,我们中间那些“开明的”人都认为这些苦力应该得到解放,但是我们的生活水准,因之也是我们的“开明”,却要求这种抢劫继续下去。
  • 《神保町书虫》
  • 遗忘的,被遗忘的
  • 晚清中国的新旧激荡,犹如阵阵涌来的巨大潮汐。一个浪头过去,总有一些人来不及追赶,被抛在时间之外。这个故事要讲述的,就是那个百废俱兴的年代里一群乡村寒儒的仓皇与叹息。
  • 曾经是“战友”:傅斯年和吴晗的一段学术交谊
  • 胡适的《说儒》(一九三四年五月十九日脱稿),是他重要的研究成果之一。在这篇文章的写作过程里,作为学生的傅斯年,尝与胡适屡屡交流对于中国古代史的看法(《傅斯年对胡适文史观点的影响》,王汎森著,《汉学研究》,第十四卷第一期,一九九六年六月),可以说,傅斯年是胡适完成这篇大文章的“烟士披里纯”(inspiration)。然而,就像胡适受益于傅斯年一般,
  • 《论语兵话》及其他
  • 我手头有一本日本学者编的《关于孔子〈论语)的文献目录(单行本篇)》。该书收录了自明治初年(一八六八)到二000年刊行的关于孔子、《论语》的著作,包括初版、改订、改版等。领域不限于学术研究,还涉及文学、戏曲等。尽管这本目录还不全面,但是该书附录的著者索引中所列索引项目达九百余条。
  • 敬告读者
  • 法律的成本——追求效率还是坚持正义
  • 提到法律的基础,人们几乎立即就会想到正义。的确,离开正义原则法律也就失去了意义。但逻辑的转向却使法律成为正义最后的载体,当前法律界因而时常要面临一些尴尬的事项,这也使得法律获得了自身所不能承受之重,如华南虎照片案就曾是这样的一桩。
  • 基本法之谜——香江边上的思考之十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九八二)在香港有效吗?在法理上这似乎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香港既然属于中国的一部分,岂能在香港无效。但,是这样吗?比如宪法第一条规定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后来修宪增加了“三个代表”的内容,如果说这些内容适用于香港,恐怕香港的资本家在八十年代就已经跑得差不多了。
  • 从“外国语文学系”到“外国语学院”
  • 如今,“外国语学院”在全国各地到处开花,在网络搜索引擎中以之为关键词一点,立刻出现形形色色的页面。这朵学界的“奇葩”开在大江南北,真是“风景这边独好”。
  • 新文学广告与文化斗争
  • 一九二八年,国民党完成统一后,逐渐加强了对文化领域的控制。一九三0年三月,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更引起了国民党宣传部门的紧张,查禁进步作品、逮捕或杀害进步作家成为压制、打击进步文化势力的常用手段。同时,文学界也进行了不屈的斗争。新文学广告成为文学界的斗争武器。下面以“丁玲被捕”事件为例来进行说明。
  • 天堂只是狗的吠叫
  • 摇滚乐最早出现在五十年代的美国。它与欧美的后现代主义语境有一定的关系,是当时流行音乐的派生物。一九五五年,一个名叫比尔·黑利的青年在吸收了美国乡村音乐与黑人音乐的元素以后,创作了一首题为《整日摇摆》的歌曲,令数千万青年男女为之倾倒,从此开创了一个新的音乐时代。在随后的几十年间,摇滚乐冲出了美洲大陆,在全球各地迅速传播开来,
  • 诗人痖弦
  • 直到诗人痖弦从二楼的客厅顺着室内木质楼梯缓缓走下,从那扇狭窄而低矮的门出去,被北美的阳光打在略显憔悴的脸上,步履蹒跚地登上一辆面包车的副驾驶的位置,由其女儿驾车离开彭册之先生的家时,我似乎还未完全找到与这位台湾诗人深谈的恰当形式,还在困惑于如何进入诗人的心灵世界——三个小时的相聚实在太短了。
  • 傲慢与自卑
  • 有些题目是不能探讨的,哪怕只探讨一次,也不能。有些题目,例如“傲慢”与“自卑”,是可以探讨许多年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感悟的累积和表达方式的精致化,这一探讨便日渐深入了。
  • 捕捉风的形状
  • 第一次听到自己的文字变成舞台上的声音,和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书本上的铅字一样新鲜。获得那种遥远的、奇妙的感觉是在北京朝阳区文化馆的TNT剧场(“九个剧场”中的一个)。二00七年十二月五日晚上七点半,日本剧作家松田正隆的剧本《海与阳伞》在那里举行首场演出,而我是剧本的中文翻译者。
  • 我们何时再歌唱?——为范竞马的《中国艺术歌曲集》出版而作
  • 去年初回大陆时,老朋友们聚会,竞马悄悄地来了。自二00三年在巴黎分手,一晃四年,知道他一直在国内耕耘着歌唱的田地,辛劳而执著。这次相见本有很多话题想谈,但我去国十七年,偶一回家,朋友云集,竟没有充裕的时间和他细谈。只在酒痕灯影中听他说起眼下正考虑出一盘中国艺术歌曲集。我心极喜,想这当然是很好的着力点。眼见大轰大鸣之下,
  • 《开放时代》二00八年第五期目录
  • 重新发明
  • 一九九六年,兰州的退伍军人王凡决定移居北京。他希望在首都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创作者,至少,找到一些观念相合的乐手,能够理解并演奏他的作品。在兰州,他只能找到演奏布鲁斯或者“鞭击金属”(thrashmetal)的乐手;整个音乐圈最新鲜的事是,有一支乐队在翻唱“电台司令”(Radiohead);另外,还有一个人知道约翰·佐恩(JohnZorn)是谁。但北京似乎也并没有充满怪人。
  • 凿壁偷光者说
  • 《流水别墅》的翻译是“抢”得的。 一是“抢活儿”。未见此书之先,既有的工作计划早让我无暇喘息,闻听它是大部头,绝没打算接手。不过受好奇心驱使,请出版社拿书来瞄一眼,可是翻阅一过之后我即一爪拍住,不许他人复伺此脔了。好在自居从不拆烂污,揽住这件活计也不心虚。
  • 《刘伯温与哪吒城——北京建城的传说》
  • 标志性建筑的五十年
  • 从上世纪中到今天,五十年过去了,同五十年前相比,我国的建筑文化出现了显著的变化,建筑文化包容广泛,而建筑艺术是其中重要而显眼的方面。从艺术学的角度看,建筑艺术是很特别的一个门类。黑格尔把建筑排在五种艺术之首(其后方为雕刻、绘画、音乐和诗),但明确指出“建筑是一门最不完善的艺术”(《美学》第三卷上册,朱光潜译,商务印书馆)。
  • 萨义德的《东方学》与西方汉学
  • 如何看待西方的东方学?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最时髦的说法莫过于后现代理论系统中的后殖民主义。在西方,汉学是东方学的一支,在讨论德国的汉学时,我们也回避不了如何看待作为东方学一部分的汉学这个问题。在后殖民主义的观点看来,西方的东方学是西方人对东方的想象,
  • 帝王研究中还有多少“真相”可以破解?
  • 起初,在得知孟宪实先生的《唐商宗的真相》即将出版时,窃意并不以为然。我暗中思忖,唐高宗,大唐帝国的第三位皇帝,论帝统,他既非创业垂统的开国之君,又不是拨乱反正的中兴之主,更不是唐帝国鼎盛辉煌的直接缔造者。论帝功,他之前有其父唐太宗的贞观之治,一代明君的事功,唐高宗自然难与相提并论。他身后又有女皇武则天。当政女主的横空出世,
  • 如何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
  • 塔勒布说,“假如你抛弃完全准确地预测未来的想法,祢有很多事隋要做,只要你记住预测的局限性。知道你无法预测,并不意味着你不能从未来的不可预测中获益”(《黑天鹅》,[美]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著,下引本书只注页码)。
  • 公共治理的视界
  • 公共政策作为当代公共管理运行的主要工具之一与核心平台,其重要性已经日益深刻地被人们所认知。在现代社会公共生活的生产与再生产的过程中,即人类生活的社会性和生物性的生产和再生产的过程中,人们在资源的获取、生产、分配或交换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在不同范围和层面产生利益矛盾、摩擦或冲突,需要有效的公共政策予以规制、导引或调控,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