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8年第11期
  • 站在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十字路口
  • 一九七八年以来,中国已经走过了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行程。这场以进入和培育市场机制为主轴的经济改革,不但引发了中国经济三十年的高速增长,而且也导致整个社会体制、人们的交往方式和思想观念的巨大变化。二○○二年以来,中国经济已连续多年保持了两位数的年增长速度,从而中国经济总量近几年得到迅速的扩张。自一九七八到二○○八年,中国的人均GDP已经增长了近十倍。
  • 启蒙主体性与三十年思想史——以李泽厚为中心
  • 二○○八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古人以三十年为一世,盖有以焉。人间之事,凡三十年大概可作一小结。检讨这三十年前后的思潮兴替,对于不断流变、纷繁复杂的实际历史过程而言,是一条比较简明的考察线索。
  • 《风雨兼程——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访谈》
  • 作者选择了在改革三十年中,对我国经济改革进程和政策的制订产生过一定影响的经济学家十人,听他们讲述亲身经历的改革和自己经济改革理论与思想的演进过程。
  • “道统”的坍塌
  • 本文的写作乃是迫激于目睹中国知识界三十年之怪现状,同时忧愤于国人的视而不见与麻木不醒。三十年怪现状积累有年,不时呈两极摇摆多动之症候,从“极左”跑到“极右”,从极度的反传统翻转成极度的保守,或从极度的现代漂移至极度的后现代,心态失衡者更是表露从极度的自卑到莫名其妙的自恋之症状。尤觉可怕的是,种种怪现象并非单独发作,而是纠葛并发,终成不良病灶。
  • “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从立法主义到法律适用主义
  • 曾经在和学友交谈中说我们可以预言一下,三到五年,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会全面转向规范法学,从而高度重视法律适用。若干个月以及一年前,我们也说过这样的话,但不是说三五年,而是类似“五年之后规范法学问题就会明朗了”。学友认为我天真得可以。近些日子,看到贺卫方教授从北大去浙大的南飞告别讲话,反复论说的一点就是“保证法律正确实施的问题是当前最迫切的问题”,
  • 《改革三十年:经济学文选》(上、下册)
  • 这本文选根据大量的改革文献和资料进行编选,侧重点是:一、力求反映中国经济改革三十年理论推进的进程;二、过去和当今一直在讨论并且是人们关注的具有一些现实意义的问题。
  • 马克思在东亚
  •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当中有一段预言性的文字:“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一切神圣的都被亵渎,人们不得不冷静地直面他们生活的真实状态与他们的相互关系。”这段文字,是马克思对工业革命之后欧洲的社会发展所进行的判断。马克思一生当中尽管也曾参与共产国际的创建,不过,他更多的时间则是花在分析资本主义的发展逻辑及其内在矛盾之上,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超脱资本主义社会的革命之道。
  • 想起了“无缘无故的爱”
  • 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现在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一九九一年,年轻的克鲁格曼获得美国经济学会克拉克奖,一时名声大噪。至少我们知道,美国经济学家获得克拉克奖的机会,要比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小。随后,他在刘遵义教授等学者关于东亚奇迹没有包含多少技术进步的经济计量研究的基础上,准确预言了亚洲金融危机,虽然曾经惹得马哈蒂尔十分恼火,
  • 荒野无言
  • 约翰·缪尔(John Muir,一八三八——一九一四)没有留下深奥而系统的理论,但他的奇异经历,他的社会实践活动,以及他的那些关于美国自然景观和国家公园的著述,都使今人难以忘怀。
  • 郊区与环保
  • 《乡村里的推土机:郊区蔓延与美国环境主义的兴起》(以下简称《乡村里的推土机》)一书,是美国环境史学者亚当·罗姆的成名作。该书于二○○一年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是久负盛名的“环境与历史”丛书中的一册。亚当·罗姆现任教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曾师从著名环境史学家唐纳德·沃斯特(Donald Worster)。《乡村里的推土机》出版以后,好评如潮,并于二○○二年荣获美国历史学家组织颁发的年度最佳图书奖——特纳图书奖,
  • 《开放时代》2008年第6期 目录
  • 林中路——王炜先生琐忆
  • 王炜先生过世已三年多了,每年四月先生的忌日,总会有北大学子到八达岭陵园扫墓。也常会听到出版界、学界的朋友提及王先生的只言片语。还不时看到博士论文、硕士论文或新出版专著的“后记”里,回忆王先生古道可风,感谢他的恩惠。然而,大家的记忆却不尽相同,出版界津津乐道的是“风入松”书店的创始人,“人,诗意的栖居”、一位儒雅、成功的书商。
  • 夸豪斗富
  • 中国历史上所谓盛世,大多短促。“文景之治”,凡数十年之积聚,经不住武帝一朝的耗费,便已走向中衰。“开天之治”,由初到盛到衰,总共不过四十来年。就是被今人津津乐道的“康乾之治”,称得起“盛”的日子,不过几十年,花团锦簇已被雨打风吹去。大致积聚的时间长而耗败的时间短。
  • 革命尚未成功——读《中国改革三十年》
  •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但这三十年的变化却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所未曾有过的。 一切的变化集中体现在GDP上。一九七八年,当邓小平同志提出到二十世纪末,国民收入翻两番时,除了孙冶方先生坚决支持外,许多人心存疑虑。但事实比小平同志设想的还要快。过去三十年间,年均增长率高达9.7%,GDP不到十年就翻了一番,
  • 《拥抱战败》
  • 研究日本战败后被美国占领期间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状况的权威著作。是相关领域的必读书。该书荣获包括普利策奖在内的多项大奖。全书凡七十万字,从英文原著直接翻译,并附有大量珍贵图片。
  • 黄永年先生二三事
  • 一九九六年春节刚过,我所在的单位办一个国际学术研讨会,邀请到黄永年先生,让我去火车站迎接。那之前我和他没见过面,出发前,我特地把他的大名写在一张纸上。
  • 来燕榭书跋
  • 《晞髪集》明代凡四五刻,然皆诗文,无《西台记注》、《冬青引注》,有之以此康熙壬午平湖陆大业亥4为最旧。周叔瞍丈曾有明钞两注,前此曾未墨版也。今日过市,于架上得此册,其诗文十卷则已佚去,固无伤也。四日前曾登子陵钓台,今年曾两游,归而遇此,不可谓非胜缘。此一残册,复蛀裂,悬价石米之值,不可谓非“奇货”。因跋此以识岁月。庚申冬至前四日,黄裳记。
  • 跟踪/失踪
  • 天山北行
  • 准噶尔盆地本来仅仅是读小学时地理课本中的一个地名,空间上和时间上都十分遥远。当我置身盆地边缘、透过车前的挡风玻璃看到遥远的前方烟雾浩渺的湖水出现,现实与幻想的交织重叠使我的大脑陷入混沌。湖水出现的地方当为准噶尔盆地东端的底部,但那里不可能有水,我看到的只能是海市蜃楼。果然,汽车再往前行驶一段,湖水就消失了。远远近近依然是苍凉的戈壁滩,光秃秃的丘陵连绵起伏。
  • 少年胡适及其早年小说《真如岛》
  • 胡适早年曾打算撰写一部长篇的章回体小说,这篇题作《真如岛》的小说共计四十回,刊登在清末的《竞业旬报》上,但后来因故只做到十一回,便没有再写下去。当时,胡适还只是十几岁的少年。“真如岛》的故事情节颇为连贯,但每一回基本上都有一个主题,分别着力批判了早婚、近亲结婚、阴阳八字、果报轮回和诵经拜佛等。其中提及的一些桑梓风俗,直到晚年,仍然时常勾起他的回忆。
  • 《体制转型论》
  • 写给失意的得意之作——走进王朔《和我们的女儿谈话》
  • 讲当代文学,无论从哪个角度展开,都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王朔。他的成功及其被普遍认可,说到底是源于他的“俗”。王朔的俗很彻底,无论是语言还是内容,完全向北京底层的小市民看齐。他从不避讳北京人日常生活中的市侩气息和庸俗趣味,既不附庸风雅,也不冠冕堂皇,而是以冷眼旁观的姿态审视生活在皇城根下的芸芸众生。然而,如果王、朔的作品只剩下“俗”,那他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拥有众多“粉丝”的畅销书作家而已。
  • 《北京苦住庵记》
  • 本书以思想传记的形式考察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期间周作人的个人经历和思想演变。除了依据大量取自台湾、香港和大陆的文献资料外,还通过咨询和走访当时活动于沦陷区北京的一些日本人当事者,获取了重要的第一手材料,为分析周作人抗战时期从一步步“落水”到与占领者既合作又抵抗的复杂过程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证依据。同时,作为发动侵略战争而导致周作人悲剧的日本国民,
  • 那些直截了当的话——赫尔佐格和他的电影
  • 这就是赫尔佐格,他说他就是他的电影。 他吃过皮鞋,因为打赌输了;他拍片时将演员催眠;在亚马孙拍片子,他用人力把大船从一条河流翻过大山拉到另一条河流;火山爆发了,人们在逃生,他和摄影师却往火山狂奔。
  • 《鲁迅与终末论》
  • 这是作者最重要的代表作,它对留日时代“初期鲁迅”的阐释和对《狂人日记》的解读,作为“伊藤鲁迅”的本体论,具有一个出色的学术模型所具有的优点。其对“竹内鲁迅”框架的继承与突破,其把鲁迅放在明治三十年代背景下的问题提起,其对鲁迅与尼采关系的微宏兼备的阐释,对《狂人日记》的处理,均是在既往研究的基础上道人之所未道,体现着学术的继承性、独创性、开放性和可能性。
  • 去势的儒学与信仰
  • 两年前,当张颐武宣称,一万个孔子不如一个章子眙时,引来一片哗然,网络讨伐声此起彼伏,张教授反复申明自己的原意为媒体所误解,但仍然有人不依不饶。
  • 暴露狂年代
  • 去年春天,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发生时,违反人类逃生本能,研究生阿尔巴古蒂(Jamal Albarghouti)不但没有迅速离开现场,反而拿出他的诺基亚手机,像个勇闯火线的战地记者往枪声连连的教室大楼匍匐前进,开始拍摄。不到半小时,他的四十一秒记录已经被有线电视新闻网重金买下,全球播放,同时也上载至YouTube网站以及他自己的博客,点击率当晚即累积百万人次。媒体与科技业者同声庆贺,这是市民记者时代的来临。
  • 老子的数学观念
  • 老子讲的是哲学,怎么出来了数学观念? 其实哲学与数学颇多相通之处,例如数理逻辑。不仅如此,哲学、数学、诗学都具有一种穷根究底、追问极致、严肃认真、高度发育精神能力而又极富想象力,构建了一个丰饶的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的特性。
  • 物权法与社会有机团结——读涂尔干《社会分工论》
  • 这个命题的原版本来自涂尔干,现实版本则来自中国当代社会的发展状况。即使没有涂尔干,这个问题的提出也是早晚的事情。可能不会提有机团结,但可以是其他有关中国社会在经济、社会、法权分化下如何维系的种种切问。
  • 更正
  • 《听杨绛谈往事》
  • 《听杨绛谈往事》实际上相当于一本杨绛先生的自传。作者吴学昭与钱锺书、杨绛乃通家之好,其父著名学者、教育家吴宓先生是钱锺书先生、杨绛先生清华大学时代的老师。在获得杨先生许可之后,作者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与杨绛先生对谈,对谈过程中作者刨根究底地问,杨先生仔仔细细地答,不厌其烦。书中记录了自杨先生出生至九十八岁的经历,叙述的方式是在大量杨先生口述的一手资料基础上,
  • “e-考据时代”的“二重证据法”
  • 王国维史学方法核心是“二重证据法”:“吾辈生于今日,幸于纸上之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种新材料,我辈得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此二重证据法,唯在今日始得行之。”(《古史新证·总论》)台湾历史学家黄一农《两头蛇》一书,有过“e-考据时代”的提法,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可以有效利用网络或电子资源来解决文史学问题。
  • “粪肥”与“英谚”
  • 翻看严复译述的《天演论》,读到这样一段话: 英谚有之曰。粪在田则为肥。在衣则为不洁。然则不洁者。乃肥而失其所者也。故豪家土苴金帛。所以扬其惠声。而中产之家。则坐是以冻馁。猛毅致果之性。所以成大将之威名。仰机射利之奸。所以致驵商之厚实。而用之一不当。则刀锯囹圄从其后矣。由此而观之。彼被刑无赖之人。不必由天德之不肖。
  • 稻草·狗
  • 老子《道德经》第五章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句。英译曰:“Heaven and earth are ruthless,and treat the myriad creatures as straw dogs.”(Lau,Tao Te Ching, The Chinese UP,Hong Kong,1963,9)——意为:天与地都是残忍的,将万物当做稻草狗对待。达斯汀·霍夫曼主演的经典暴力片《稻草狗》[Straw Dogs(1972)],片名就是取自这句话。
  • 向何时何地出发?
  • 海陶玮(J.R.Hightower)如果至今健在,该是九十三岁高龄的老人了。早在一九四一至一九四二年间,他作为哈佛燕京学社成员来到北平。在华居留期间,他完成了汉代经学著作《韩诗外传》英译本的初稿。这本名为《韩诗外传——韩婴对〈诗经〉的教化应用的诠释》(HAN SHIH WAI CHUAN Han Ying’s Illustrations of the Didactic Application of the Classic of songs)的译著,
  • 关于艺术,我们真对吗?
  • 一九八○年我进初中,收音机里在唱《八十年代的新一辈》。老师说这很了不得,因为是八十年代,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当时懵懂,似信非信,因为七十年代开始时才几岁,没法比。到有一天,开占会讲八十年代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国家重大转型的过渡期.这时已经是很多年后,马路上、房间里和脑子中,东西早全都变了样。尽管那时对中国很多新格局的起步年幼无知,听讲的“四个现代化”和共产主义一样抽象,
  • “兰亭论辩”中的知识分子们
  • 去年是乡贤高二适先生逝世三十周年。提及高二适先生总是把他与一九六五年爆发的震惊学术界、书法界的“兰亭论辩”联系在一起。是的,高二适先生引发了这场大论辩,但这场大论辩也成就了高二适。当时正值“文革”前夕,时居高层的郭沫若先生写了一篇论文《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从内容到书法全面否定天下第一行书王羲之的《兰亭序》,此文一出,天下一片哗然,这是要从根本上否定千年书法,几乎要改写大半中国文化史。
  • 站在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十字路口(韦森)
    启蒙主体性与三十年思想史——以李泽厚为中心(丁耘)
    《风雨兼程——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访谈》(马国川)
    “道统”的坍塌(杨念群)
    “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从立法主义到法律适用主义(黄卉)
    《改革三十年:经济学文选》(上、下册)
    马克思在东亚(李政亮)
    想起了“无缘无故的爱”(王则柯)
    荒野无言(侯文蕙)
    郊区与环保(高国荣)
    《开放时代》2008年第6期 目录
    林中路——王炜先生琐忆(王炎)
    夸豪斗富(陈四益 黄水厚[图])
    革命尚未成功——读《中国改革三十年》(梁小民)
    《拥抱战败》
    黄永年先生二三事(张伟然)
    来燕榭书跋(黄裳)
    跟踪/失踪(赵汀阳)
    天山北行(董炳月)
    少年胡适及其早年小说《真如岛》(王振忠)
    《体制转型论》
    写给失意的得意之作——走进王朔《和我们的女儿谈话》(行超)
    《北京苦住庵记》
    那些直截了当的话——赫尔佐格和他的电影(郭熙志)
    《鲁迅与终末论》
    去势的儒学与信仰(蒋原伦)
    暴露狂年代(胡晴舫)
    老子的数学观念(王蒙)
    物权法与社会有机团结——读涂尔干《社会分工论》(舒建军)
    更正
    《听杨绛谈往事》
    [读书短札]
    “e-考据时代”的“二重证据法”(五明子)
    “粪肥”与“英谚”(王敦)
    [短长书]
    稻草·狗(王伟滨)
    向何时何地出发?(于淑娟)
    关于艺术,我们真对吗?(赵川)
    “兰亭论辩”中的知识分子们(曹洋)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