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9年第01期
  • 写短些
  • 文章越写越长,值得研究。 书写工具的改进当然是原因之一。用刀子在竹木简上刻字很累人,自然越简越好。用笔写在绢帛或纸张上方便得多,文章也就长起来了。到了电脑普及的时代,能有一天数千字乃至数万字的写作速度,并非真有倚马之才,不过书写手段更为便捷罢了。
  • 走向开放的中国心智
  •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是人文社会科学的三十年。从“真理标准”到“市场经济”,从“民主法制”到“人权宪政”,从“民族国家”到“儒家传统”,从“经史子集”到“古今中西”,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知识分子一次次将关系社会发展和民族命运的重大问题提到了时代的风口浪尖,牢牢引领了这三十年来的社会想象和公共议题。
  • 用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应对经济危机
  • 从美国次贷危机开始的这场目前还不曾见底的全球经济衰退,给各国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对于美国的次贷危机很多人解释为政府监管不严,我不这么认为。问题很简单,为什么贷款者要把钱贷给那些没有能力偿还的人?还可以再进一步问,为什么世界第一大国会有那么多人经济状况如此恶劣?
  • 选择什么文学即选择什么前途
  • 二00三年离京赴西班牙前夕,我接到岩波书店的《世界》杂志。浏览一遍,我立即被其中的一篇吸引了。这是一篇批判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政治论文,但是着重回溯了这猖狂官僚的文学背景。我头一次知道,在石原发迹的路上,居然有过一场那么激烈的文学争论。
  • 勒克莱齐奥的世界视野
  • 刚刚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勒克莱齐奥,已经在我国读者群中掀起了在好奇与中立态度之外的完全不同的两种反应。在一些报刊文章中,我已经明确表示了自己站在那些轻易下结论的人的另一边。
  • 在兼容中锐化差异
  • 堂吉诃德以长矛刺穿风车的翼板并被吊到半空中的场面,在塞万提斯的小说中只占寥寥数行。我们甚至可以说,作者只把他的资源的一丁点儿放进这个段落。尽管如此,它依然是所有文学作品中最著名的段落之一。
  • 搜读人间未见书(上)
  • 郑振铎写过一篇小说,叫《书之幸运》,开头就说天一书局的伙计送来几部古书,如附了八页图的李卓吾评刻之《浣纱记》上册,褚氏原刻、头本有五十张细图的《隋唐演义》,四十回明刻本、每回有两张图的《隋炀艳史》,龙子犹原编、李笠翁改订的《笑史》。“这位伙计晓得他极喜欢这一类的书,且肯出价钱,所以一本本的指点给他看。”小说接着描写主人公的反应:
  • 一个人和三个时代
  • “我是一棵树,根在大陆,千在台湾,枝叶在爱荷华。”这是聂华苓先生为她自传体新书《三生影像》撰写的序言。如果说二十世纪是一座已无人人住的老屋的话,那么这十九个字,就是一阵清凉的雨滴,滑过衰草凄凄的屋檐,引我们回到老屋前,再听一听上个世纪的风雨,再看一看那些久违了的脸庞。
  • 杨刚之死
  • 在中国二十世纪的作家中,杨刚的身份最为复杂。她的身上曾有过各种头衔:建国前是《大公报》文艺副刊主编,建国后先后担任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秘书、中共中央宣传部国际宣传处处长、《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同时,她还是早期的中共党员、左翼作家、文学评论家、翻译家、国际问题专家……在中国二十世纪的女性作家中,杨刚的政治地位最高,
  • 邻家秋深
  • 我丝毫不掩饰对程千帆先生的崇敬之情。并世数十年,无缘一亲臀欺,由此我很感激程门诸弟子。
  • 斯人已逝,遂成绝响
  • 二十五年前,在北大法律学系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经常在校园里看到一位老师:他总是背着一个很大的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的是各种地图。这位老师在大饭厅吃午饭,和所有的学生一样,或者蹲着,或者站着,在拥挤的环境里怡然自得,总会有学生凑过去与他说话。有时,他站在三角地书店前的宣传栏,一边看着那些墨迹淋漓的海报,一边抽烟,若有所思。
  • “手绘的图纸”与许诺的“黄金世界”
  • 以知识分子的身份、从“战略高度”“问政”的传统,在当代中国,似乎并不长。除了从党和政府的文件中体会“战略的高度”之外,知识分子在公共媒体中对“国家战略”指手画脚,不是风毛麟角,也是拐弯抹角、欲说还羞。九十年代末期以来,中国知识界的分裂和争论将关于对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理解、当前中国形势的判断,
  • 让考古报告走出象牙塔
  • 《读书》二00八年十期“短长书”栏目刊李航先生文《专业兼顾普及的尝试,是否成功?》,对文物出版社出版的《赫章可乐——二000年度发掘报告》提出评述意见。这是一部关于贵州夜郎时期一批地方民族墓葬的大型考古报告。由于该次发掘被评选为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所以近年这部报告尚在编撰过程中,就已经有一些学界人士予以特别的关注。
  • 我曾经历的“诗意”
  • 读罢周博先生《人道的栖居》一文(《读书》二00八年十期),我想起的是自己参与设计“栖居”的经历。
  • 忧患与批判
  • 因为独得二00八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再度成为全球关注的热门人物。虽然,这并不是他首次在世界上暴得大名。
  • 邂逅口述史,发掘口述史:苏联的人民记忆
  • 发掘口述史材料、做口述史研究是要有一点运气的。有两个比喻可以说明这大概是一种什么样的“运气”。一个是刻舟求剑,另一个是灯下寻物。一个人在船上把剑掉到河里,在船上划了一道印子,希望能在船停下的时候,按照这道印:子在河里捞回失剑。另一个人在黑夜里丢了物件,在有路灯光的地方来回寻找。有人问,你为什么老在这个地方转来转去。
  • 从冲绳看起
  • 冲绳原本不属于日本。在政治上曾与清朝及日本保持着对等关系的琉球,在一八七九年的四月四日变成了日本的冲绳县。冲绳不仅在日本帝国的地理面,甚至在政治面也处于边陲地带。冲绳自一九四五年至今,一直都是美军在东亚最重要的军事据点。从冲绳这个视点来解读战后的日本,也带有解读现今“帝国”化世界的意涵吧。
  • 地方主义与世界主义
  • 由于已有中译本问世,美国汉学家列文森的博士论文《梁启超与近代中国的心灵》(一九五三)和代表性三部曲——《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一九五八、一九六四、一九六五)已为中国学界所熟知。列文森书中“历史与价值”的解释模式更曾引发了中国学界的诸多讨论和质疑。然而,“历史与价值”的解释模式并不是列文森思想的全部。一九六五年秋,
  • 五千里恒河的游思
  • 读了《恒河——从今世流向来生》,觉得这是一部极为丰富的书,有血有肉,有诗有画,内容囊括印度历史、印度文化、印度习俗、印度自然风貌、印度社会现状。活活泼泼,三位一体,既是浸透着生命的游记,又是苦心孤诣的泰戈尔式的游思,还是优美传神的画卷。三者融合得十分自然妥帖。如果分开论说,仅第三项,
  • 走出“法学的托勒密体系”
  • 公元二世纪,天文学家托勒密在《天文学大成》一书中,阐述了宇宙的地心体系,这就是世人所艳称的“托勒密体系”。
  •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不是黑格尔的命题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成了一句流行语,在日常谈话中,在新闻媒体上,在电视剧里,都有人如是说。
  • “小产权”与“农民工”
  • 两次参加学术会议.旁听议论“小产权房”,因而琢磨“小产权”以及——连带着——“农民工”如何英译的事。两次都是这样,真是积习难改。翻译作业,转换词语,总不免端详词语背后的历史现实、社会文化,这一回因为身在学术的现场,听到的想起的比一向都多。当然,“小产权”英文怎样讲,也有年轻的媒体同仁问起。看来即使就媒体而言,“小产权房”之说也还是新鲜事。
  • 假如没有“文学史”……
  • 在我看来,“文学史”是一门既可爱又可疑的学问。为此,我写过不少文章,质疑国人根深蒂固的“文学史”情结(参见《重建“中国现代文学”——在学科建制与民间视野之间》,《现代中国》第八辑,北京大学出版社二00七年一月版)。从一九八八年追随王瑶先生思考“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进程”算起,我之关注兼及大学课程、著述体例、研究思路、
  • 把文学还给文学史
  • 新的世纪以来,关于“纯文学”、“文学史写作”等问题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尤其是小说《那儿》重新引起了人们对于文学的关注。在文学已经边缘化,以及作为一种知识变得越来越可疑和无力的今天,如何重新理解文学?同时,文学如何应对社会和现实?这成为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