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9年第03期
  • 怎样贺年
  • 一年一度,黄永厚先生总有一图寄来,从猴年开始。 今年己丑是牛年,图上一牛,掉首回顾,耸背前行。跋日:“有棉劲的赢了。”棉劲,通称绵劲,是一种绵长久远的力量。爆发力固然可喜,但在持久的角力中,总是有绵劲者胜。在今天的内外环境里,无论我们争取什么,追求什么,发展也罢,民主也罢,法治也罢,都无需用虚假的言辞安慰自己,也无需靠空洞的豪言欺骗自己,更不要轻言放弃。希望,存在于绵长持久地奋斗。
  • 抵抗的全球化:在实践中思考
  • 每次看到弗朗索瓦·浩达(Francois Houtart)教授,我总隐约看到他额角上贴的一小块胶布。二OO二年,浩达获邀列席“亚洲交流”(ARENA—Asian Regional Exchange for New Alternatives)在吉隆坡召开的会员大会,那是我们初次见面;送行时,我们坐在旅馆大厅等出租车来,闲聊间,我问他额角上贴的胶布是怎么回事。浩达摸摸前额,笑说,伤口已经结疤了,只为美观,才贴上胶布。是怎样受伤的?他又是一笑,说,每次出去开会,他会带上两箱书去展示和售卖,在机场,顾得上拖着两个箱子,顾不上撞到一根柱子上。
  • 重筑信仰与拥抱宪政
  • 英美法理学强调理性的法则(the rules of reason),却大大忽略了规则的理由(the reason of rules)。我们参与的社会经济-法律一政治博弈,只有根据其规则才能做出经验描述。但是我们中间大部分参与博弈的人,并不理解或评价这些规则,例如它们是如何产生的,它们是如何实行的,它们又是如何被改变的,特别是如何对它们做出规范性的评价。
  • 一个传统,两次革命——关于西方科学的渊源
  • 我的老朋友陈方正兄费了多年功夫,终于完成了这部巨著:《继承与叛逆——现代科学为何出现于西方》。早在撰写期间方正便已约我为此书写序。虽然我是一个十足的科学门外汉(ignoramus),当时却一诺无辞,大胆地接受了这任务。这不仅仅因为我们之间存在着半个世纪的友谊,更因为本书的主旨涉及了我所关怀的中西文化异同问题。
  • 转轨度:新概念、新视角
  • 最近研读了南开大学张仁德教授等人新著《中外经济转轨度比较研究》(后称“新论著”)一书,感觉颇受启发。该书提出了经济“转轨度”这一全新概念,从契约主导制度、行政主导制度和国民权利与自由三个维度,构建了一个测度和评价转轨国家经济转轨进程的指标体系,并通过量化的方法,对中俄经济的转轨进程、转轨绩效等进行比较分析,提出了一些独到见解和新颖结论,引发了笔者对中俄转轨模式的思考。
  • 《开放时代》二OO九年第二期目录(月刊)
  • 另一个甘地
  • 伏尔泰与里斯本地震
  • 汹涌的波涛扑进港口,打碎了所有停泊的船只。火焰和灰烬盖住了大街小巷;房屋倒塌了,屋顶被掀跑了,房基也毁坏了;男女老少共三万居民,被压死在这些废墟之下。
  • 日本原古史纵论
  • 最近朋友辗转送来旅美学者吕玉新先生的著作《古代东亚政治环境中天皇与日本国的产生》(香港中文大学二OO六年,以下简称“吕书”),并嘱托做一书评。尽管本人自“文革”后进入大学以来一直与日本历史打交道,在大学里授课也讲过多次日本通史,但侧重点在战后日本,古代略知一二,谈不上研究,只能说点读后感,顺便贩卖些私货。
  • 相遇在中唐
  • 第一次读宇文所安、川合康三,在笔者的阅读经验里都是令人难忘的不期而遇。字文先生《自残与身份:上古中国对内在自我的呈现》一文,从身体与身份关系的全新角度,解读司马迁笔下自残复仇的刺客豫让、聂政故事,探讨从一个人的外表识别一个人与识别外表之下所隐藏的人,身份作为名字之“名”与作为名声之“名”、名誉之“名”等种种纠缠难清的问题。最后掉笔及于司马迁,
  • 赫胥黎与《圣经》
  • 自从严复编译出《天演论》,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一八二五——一八九五)这个名字,在中国便尽人皆知。《天演论》起首一句“赫胥黎独处于一室之中,在英伦之南,背山而面野。槛外诸境,历历如在几下”,便使这位进化论斗士霍地跻身周秦诸子的行列了。赫胥黎于一八九五年谢世,五年之后,他的儿子列奥纳多·赫胥黎编辑整理了一部《赫胥黎生平与书信》(Life and Letters of Thomas Henry Huxley),
  • 什么是诗歌精神?
  • 什么是诗歌精神?当我想到这个句子,自己都哑然失笑。在号称后现代的今天,谁敢这样提问呢?对于习惯肢解诗歌器官的学者,这个问题太笼统了。对于热衷以小圈子划分地盘的诗人团伙,这个问题太宽泛了。简单地说,它太“大”了,大得容不下流行的诗歌分类学。这个问题,不是要在一首诗里翻读出一段时间、一种观念、一个流派。恰恰相反,它之提出,
  • 搜读人间未见书(下)
  • 由于郑振铎的直接干预,间接导致了徽州文书的第一次大规模发现。前文述及,根据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的指示,合肥、芜湖、电溪和安庆四地成立古籍书店,专门负责收集、管理该四地发现的古籍。一九五六年十月,与韩世保关系密切的书商余庭光受命筹建屯溪古籍书店。屯溪古籍书店创办以后,首先对当地一百多名古书商贩
  • 也说汪曾祺
  • 苏北老兄:得《温暖的汪曾祺》一册,漫读一过,颇有所感。曾祺弃世十年矣。还有人记得他,为他编纪念文集,这使我感到温暖。也许我的感觉不对,今天记得曾祺的人正多,只是未见诸文字、行动。年来闭户索居,耳目闭塞,为我所未见、未知。总之,曾祺身后并不寂寞,他的作品留下的影响,依然绵绵无尽,这是肯定无疑的。
  • 坐我光风霁月中——追怀萧差父先生二三事
  • 重阳节这天,也是萧蓬父老师走后的三七祭日。面对老师、师母的遗像,我噙着泪水,敬上三炷香,鞠躬礼拜。萧老师真的走了吗?三周以来,我总是以难以置信的态度反问自己。每有电话铃声,我迅速拿起听筒,总是企盼听到那熟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小郭……”
  • 不能遗忘的餐芳往事
  • 家里两年前种的那株玉兰终于在今春开了花,粉紫的花朵开得非常的健旺,大朵大朵的,花瓣晶莹肥厚,在春日的阳光下格外诱惑人的眼睛。
  • “我恨你!”
  • 卢梭和伏尔泰这两位启蒙运动的巨匠之间的恩恩怨怨,一直是欧洲思想史界脍炙人口的话题。在当今为数众多的论著中,法兰西院士亨利·古耶晚年力作《卢梭和伏尔泰——两面镜子里的肖像》已经成为经典。作者立意新颖:要求“研究者作自我审视”,暂时忘掉那些后世对伏尔泰和卢梭形成的观点,“制作《伏尔泰眼里的卢梭》和《卢梭眼里的伏尔泰》这两部影片”(Vrin版,8页。以下只注页码)。
  • 寻找一种谈论方式
  • 《秦牧全集》出版了增订版(广东教育出版社二OO七年版),赫赫十二卷。作为一种文化的积累,这自然有积极的意义。可是,爱读这些文章的人实在不多了。这书只印行了两千套。
  • “我从来没有超过那个高度”
  • 一九八六年,七十六岁高龄的著名文学史家林庚(一九一O——二OO六)先生在年轻于他五十岁的助手商伟的协助下,完成了他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版的《中国文学简史(上卷)》的修订后,重读了他于一九四七年五月在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文学史》(简称“厦大版文学史”),并颇有感慨地对商伟说:“当时虽然有些想法不够成熟,有些表述也还有待斟酌,
  • 上海的新娘与攻击的性格
  • 两次旅行西班牙,我的背囊里都有堀田善卫的书。《西班牙断章》,还有《热情的去向》。对照着他的描写,我踏遍了安达卢西亚的处处古迹。那时我以为堀田善卫是一名专写西班牙或异国情调的作家,后来读了他的《在上海》,我才发觉,这又是一个中国通。
  • 古闻来学 未闻往教
  • 一九三七年九月,淞沪会战失利,上海沦陷,日寇进逼杭州,马一浮(一八八三——一九六七)携外甥丁安期和弟子王星贤两家,共十五人,避寇南迁,辗转流离半年后,至浙江开化,再欲避难赣中而不得,处境十分困窘。马一浮迫不得已,写信求救于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时浙大已迁至江西泰和,希望竺能帮助觅车觅屋,转徙江西。竺可桢心领神会,不计前嫌,决定由浙大“收容”,
  • 一个废墟上的栖居者的思考
  • 比尔·雷丁斯(Bill Readings)的《废墟中的大学》(The University in Ruins)不是一本可从教育管理专业角度来评价的著作,他的专业领域是比较文学,生前是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而关于大学体制这样一个话题,正如乔纳森·卡勒所说,往往是大学中那些退了休的行政管理者才有资格去说的,但是,也正如卡勒所注意到的,出自那些人之手的同类话题的书,一出印刷厂,就只能在书店的处理图书柜台上销售,而出自雷丁斯这位非专业人士的著作,却引起反响,至今仍是热门话题。
  • 用反战蒙住眼睛
  • 《墙》英国乐队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一九七九年出版的作品。因为主创罗杰·沃特兹(Roger Waters)的父亲死于“二战”,因为录音里不时出现枪炮、空袭,骚乱,飞机的轰鸣、孩子的哭喊,因为题名为《墙》的巨型演唱会在东西德合并时在柏林墙原址上演,并且因为语言的障碍,《墙》经常被中国听众视为一张反战的唱片。
  • 蜗牛,不见得比鸟慢——当民众剧场遇上成人教育
  • 多年以前,基于对亚洲民众戏剧的热衷追求,经常往返于台北——菲律宾之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从一位民众戏剧组织工作者的手边,拿到一本实务操作的小册子,前言是一则寓言,大抵是这么说的:
  • 谁主沉浮
  • 一九一七至一九三七年前后,中国京剧艺术进入鼎盛时期。如果从京剧批评史的角度看,特别是从“五四”前后各路知识分子对戏曲的复杂态度及关系看,最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应该是出现了新的文人、学者与京剧艺术艺人的结合。有一批热爱传统戏曲的文化界人士自觉地投身到京剧界,从事京剧的编、导、演、评的工作。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