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09年第10期
  • 中国水利六十年(上)
  • 父亲带来的美国梦 马国川(以下简称“马”):我在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写的《院士自述》里看到,您的父亲也是学水利的。
  • 改革是共和国财政六十年的主线(下)
  • 财政改革的重点从收入转向支出 马国川(以下简称“马”):一九九八年你正式出任共和国第八任财政部长,接替了刘仲藜。
  • 村民自治:政治话语还是发展话语
  • 一段时间以来,由于村民自治的实践与理想中基层民主政治存在较大反差,导致村民自治作为乡村政治话语逐渐淡出学界。但近来中央将“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纳人中国特色政治制度范畴,使村民自治作为政治话语再度成为关注的热点。村民自治作为一种政治话语能否持久,并不在于它是否得到政治层面的明确,更在于它能否作为一种发展性话语体现公民权利和发展需求。
  • “吃饭要紧”
  • 九十年前,陈独秀写下“吃饭要紧”四个字时,这篇题为《立宪政治与政党》的随感算是写完了,几天之后的一九一九年六月十一日,他与高一涵、王星拱等人一起到北京香厂新世界游艺园散发《北京市民宣言》被便衣警探逮捕,而几天前他写的另一篇随感录《研究室与监狱》虽不是一语成谶,却多少预示了几天后的结局。胡适曾经后悔地说,如果独秀不被捕,不离开北大,他不会接受第三国际的鼓动,成立共产党。但这也只是胡适的一厢情愿。
  • 施特劳斯的启示
  • 列奥·施特劳斯传人汉语学术界已近十年,他的思想对汉语学术界很有教益,但并不是绝对真理,还有反省的空间。
  • 他们为什么告密?
  • 上世纪九十年代,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教授罗伯特·盖拉特莱(Robert Gellately)关于纳粹的研究取得多项重大成果。最初的成果是一九九0年问世的《盖世太保与德国社会:种族灭绝政策(一九三三——一九四五)》(The Gestapo and German Society: Enforcing Racial Policy 1933-1945) .
  • 法国重归北约的思考
  • 今年四月三日至四日,北约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成立六十周年庆祝峰会。作为东道主的法国已提前送上贺礼:当地时间三月十一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宣布,法国将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这不仅使人回想起一九六六年,时任法国总统的戴高乐致信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逊,宣布法国退出北约军事指挥系统的往事。
  • 法权与特权
  • 去年九月底,金融危机即将爆发时,美国密歇根大学商学院的琳达·利姆(Linda Lira)写道:“十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那些在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以不善管理和缺乏透明度为原因来威吓亚洲人的西方银行家和权威们,随着神圣的‘盎格鲁-美利坚金融系统’的崩溃,现在寄希望于从亚洲获得帮助.”
  • “习惯法”的当下中国意义
  • 伴随着殖民运动的层层推进,法律人类学在西方逐渐兴盛,对象是本国原住民与后发国族的生活样态。其例如马林诺夫斯基教授对于南太平洋岛屿的田野调查,呈现出的是现代西方视野下的异质文明的马赛克,而以初民社会的“习惯法”一言以蔽之。其后兴起的各种研究,包括作为前期立法准备、对于民间“风俗习惯”的调查,统归于“习惯法”或者“民间法”名下,多半不脱此臼。
  • 曹操奸雄的帽子谁戴的
  • 据《资治通鉴》载,曹操奸雄的帽子是自己跑上门去请当时的社会名士许劭给自己戴的,而且还挺高兴。
  • 曾彦修、刘大年关于《美国侵华史》的一次论争
  •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刘大年著《美国侵华简史》由北京新华书店出版。这是一本仅九十页、不到八万字的小册子。因其具有一定的学术底蕴,且高度契应了当时的政治形势,甫一问世即风行全国,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一九五一年四月,刘大年得近代史所同仁沈自敏、丁名楠之助,将《美国侵华简史》修订成近十七万字的《美国侵华史》,八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 一个生活在局内的局外人
  • 无论给何种背景的人物写传记,在我看来,为一名纯粹的学者作传总归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因为,他的思想就是他的一生。我们似乎很难在他枯燥的思想之外再找出什么值得读者感兴趣的事情。所以,为康德作传的几乎每一位写手都会把传主在柯尼斯堡生活时那风雨无阻、几乎分秒不差(乃至于当地的人们都将其散步时间参照成标准时间)的生活习惯娓娓道来。
  • 权力的谱系——从“麻风病模式”到“鼠疫模式”
  • 在福柯著《不正常的人》的译者序中,译者钱翰先生对“麻风病模式”和“鼠疫模式”的观点提出异议。此番议论事关福柯思想体系的基石范畴,或者更为准确地,借用阿尔都塞的“问题式”概念,事关福柯“怎样追问的理论生产方式”,即作为“问题式”的“权力”。
  • 世间已无刘铁云
  • 一部中国近代史,风云变幻,能人辈出。在这个动荡而充满机遇的时代里,如果说到对中国文化的诸多方面都有所钻研,在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都有所开拓的人物,刘鹗应当是其中之一。
  • 棘手的悖论
  • 在中国现代作家中,若论国际交游之广泛,徐志摩鲜有人能及。他曾经面见过哈代、曼殊斐尔,与罗素、狄更生、韦尔斯是朋友。在泰戈尔来华期间,他又一路陪同,担任翻译。徐志摩在一九二0年写给父母的信中说,“儿尤喜与英国名士交接,得益倍蓰,真所谓学不完的聪明”。
  • 感念夏征农同志——写在《辞海》二00九年版面世之际
  • 夏老离开我们快一年了,《辞海》二00九年版的编纂出版工作在新任主编陈至立同志的领导下也已经完成并面世了。此时此刻让我想起了夏征农同志。
  • 两位同时代的数学大师(下)
  • 天各一方瑜亮无争 华罗庚访苏是当年中国知识界无人不晓的事件,因为他撰写的三万字日记在上海《时与文》周刊上连载了四期,这家杂志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十分红火。在苏联,罗庚见到神交已久的维诺格拉朵夫。几年前,罗庚和省身早年的得意门生、数学家徐利治谈到两位恩师时认为,他们都是入世的。
  • 保守着前卫——写在剑桥大学建校八百年之际
  • 不曾想,离开剑桥的这一年竟是如此特别——二00九年,剑桥大学建校八百年,达尔文诞辰二百年。
  • 国家、资源、竞争与族群冲突
  • 进入现代社会,世界上的主义、思想、运动、潮流等可谓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但似乎只有民族主义却像不老的精灵,从殖民时代到后殖民时代、从“冷战”到“后冷战”一路走来,在促成被殖民国家独立后又成为诸多第三世界国家以及后共产主义国家的梦魇,使得国家动荡、民族撕裂、兄弟相残。为什么会如此?为什么第三世界多族群国家那样容易遭致民族主义畸变的冲击?
  • 传统学术在现代社会的境遇——寻访城市丛林中的枕碧楼
  • 与世无争许自由,蠖居安稳阅春秋。——沈家本 纵有名山藏史稿,传人难遇又如何。——陈寅恪 枕碧楼,中国近代法学大家沈家本的藏书楼。记得,我第一次获悉枕碧楼,得益于拜读田涛先生《枕碧楼印象》一文。在文中,田先生用略带伤感的笔调,回忆儿时记忆中的枕碧楼:“楼为两层,坐北朝南,面对一片低矮院落,可谓览尽人间烟火。
  • 桃花源里的门宦
  • 一、京都的突围 自从日本战败,持皇国史观的主流学者,或遭驱逐或愧而辞职,新一代学人登上了教坛。他们带来马克思或韦伯的方法论,给饥渴的人以启发。哲学重归日本,尤其前资本主义时期各社会形态的理论,带来了新鲜的刺激。日本学术借助马克思主义重新站起,约十年后,它迎来了——与僵化的唯物史观的碰撞。
  • 关于日本近现代思想史
  • 在历史研究中,由于理论先行所引起的许多论争、发表的许多论著,不论作者的主观意愿如何,其出发点就决定了他的“研究”不是探求历史的真相,而只能是掩盖历史的真相;他的“成果”也称不上“历史著作”,只不过是对“我执”或“妄念”的一个注脚。史学理论的生命力来源于其解释史实范围的广度和阐发历史进程之所以然的深度。
  • 六十余年的性沧桑
  • 今年春天我到香港地区参加一个由香港岭南、上海复旦、美国哈佛——三个大学的中文系联合召集的中国文学六十年研讨会。会议本来谋划,由男作家一组谈文学与社会,女作家一组谈男人与女人,后来这个安排遭到了女作家们的抗议,掉了个个儿,改由男作家谈男女之大伦了。
  • 英国艺术家想象中的少年莎士比亚
  • 一九九六年我到洛杉矶参加世界莎学大会。大会期间有一个书展,除了展出琳琅满目的莎学图书外,墙上还展览着一套八大幅彩色铜版连续画《威廉·莎士比亚先生的生平和时代》。一位中年人站在画下张罗卖画。我想他就是这套连续画的作者了。这套画每张五百美元,我自然买不起。但我喜欢版画,就跟他聊起英国的木刻版画,谈得很投机。
  • 浪漫漫流大地——新疆音乐如是我闻
  • 新疆并不是一个纯一的所在。虽然它的全称叫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这个地区却不只有维吾尔族。这个占全国总面积六分之一的地方,民族种群特别丰富、多民族杂居现象极其普通。在多数人印象中,新疆音乐就是维吾尔族音乐,其实新疆音乐绝非单一乐种,而是混合与交融异常复杂的多民族音乐的综合体。
  • 也还是所谓对于将来的希望
  • 刘君的大著原是他的博士论文,几年前拜读时,我就知道了他立论时主要参照的材料里有我几乎十七八年前写的文章,并且在其第四章即最中心地位的篇章里跟几篇其他文章一起把我那篇作为要批判和克服的主要对象来对待。当时我极为高兴,因为觉得获得有这么高水平的理解能力的读者和朋友,实为不容易。
  • 蔡校长的教育伦理自觉
  • 实现德国统一的名将毛奇曾说过,德军的胜利当归功于学校教育和师生:“非吾侪之功,实彼等之力。”之所以如此立论,当然是因为看到了教育的意义。这很不容易,对于一个凯歌而还的军事领袖,他并未受过曾国藩的熏陶,就能够“功则归人”,这不能不承认也是德国教育成功的一个标志。再进一步追问则不得不归因于德国那代“大人物”的“远见卓识”。
  • 辨词析义
  • 学问先从识字始。识字不多,要称学问,难矣哉。这是说的过去。现在似乎不同,高谈学问者尽可信马由缰,只要说得好听:“小人”就是小孩子呀,不能有无心之“爱”呀,“致仕”就是想当官呀——说着说着,麒麟皮下的马脚就露了出来。这就是识字不多害的。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